逾13亿投资打水漂! 这家公司不止深陷阜兴系 还踩了草根投资的雷

互金咖互金咖
发布时间:2018-10-25 21:42:53

“到底是人傻钱多还是利益输送?”这是愤怒的投资人对公司提出的质问。

来源:新经济e线 (netfin888)



10月24日,华闻传媒(000793.SZ)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就有关方侵害公司投资款事宜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公告”称,公司逾13亿元投资款遭侵害,面临投资款无法收回的可能。

 

这一事情缘于2017年9月20日,公司曾以3.33亿元现金出资方式参与投资义乌商阜创赢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商阜创赢),同年11月10日,公司又以10亿元现金出资方式参与设立海南国文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文旅基金)。

 

据华闻传媒当天披露的公告显示,近期,公司从内部风险防控的角度对外部投资项目进行核查,在跟进各项目的投后进展情况过程中,发现文旅基金购买常州恒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恒琪资管)债权资产包项目中,交易对方恒琪资管存在违约情况,并可能涉嫌刑事犯罪,有可能间接导致公司10亿元投资款无法收回。

 

此外,公司发现公司投资的商阜创赢至今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且公司通过各种途径均无法与相关主体取得联系;商阜创赢的其他合伙人可能涉嫌挪用华闻传媒作为有限合伙人向商阜创赢支付的投资款3.33亿元。

 

鉴于上述情况,华闻传媒已于近日向海南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报案,但截至目前该案尚未立案。

 

迄今,文旅基金仅收回受让债权收益款项1763.0137万元,而交易对方恒琪资管发生违约且失联,受让的底层资产包相关方青联宝力及吉林经贸亦失联。

 

此前,华闻传媒根据《有限合伙协议》向商阜创赢实缴了3.33亿元投资款。华闻传媒向西尚投资、商城投资了解商阜创赢的投资运营情况,但通过各种途径均无法取得联系。

 

而且,公司投资商阜创赢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核算,投资文旅基金在“长期股权投资”科目核算,目前公司并未对上述投资计提减值准备。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阜兴系东窗事发之后,公司还曾一度极力撇清与阜兴系的关系。在第一次回复时,华闻传媒曾一口咬定“无法判断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为此,深交所二度下发问询函,直到今年10月16日,公司才勉强承认上述关联关系。

 

深陷“阜兴系”

 

据新经济e线调查,华闻传媒上述逾13亿投资打水漂背后,又与“阜兴系”有着莫大的关联。



据公司2017年9月21日的董事会决议公告表明,在本次认缴新增出资后,商阜创赢募集规模达到166800.00万元。其中,阜兴金控旗下商城投资和商阜投资作为普遍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认缴分别出资100万元和100000.00万元,各占总出资额的0.06%和59.96%。

 

此外,在商阜创赢的合伙人当中,商城投资由阜兴金控出资1020.00万元,持有其51.00%股权;小商品城(600415.SH)全资子公司义乌中国小商品城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商城金控)出资980.00万元,持有其49.00%股权。其控股股东为控股股东为阜兴金控,实际控制人为朱一栋。

 

而商阜投资则由阜兴金控、商城金控作为有限合伙人均认缴出资99800.00万元,各占认缴出资总额的49.90%。

 

实际上,对于华闻传媒与“阜兴系”的关联关系,深交所对此早有关注。早在今年7月30日,因“前海开源基金发起设立的三支资管产品与‘阜兴系’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而收到深交所的第一封《关注函》,在最后期限8月6日书面回复的同时,华闻传媒即对外公告了相关回复内容。不过,当时,公司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

 

10月9日,华闻传媒再度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仍然聚焦公司与“阜兴系”是否有关。直到10月16日,在这一份迟到的回复公告中华闻传媒称,“确认‘煦沁聚和1号’属于阜兴集团控制”、“常州煦沁应该与‘阜兴系’存在一定的关联”、“根据朱明华与徐祯华的合作关系,公司认为朱明华可能与‘阜兴系’存在一定的关联”。

 

公开资料显示,常州煦沁直接或间接通过前海开源基金发起设立的前海开源聚和、前海开源鲲鹏、前海开源凯悦三支资管计划,合计持有华闻传媒8.11%股权,系后者第二大股东。

 

天眼查信息显示,常州煦沁的合伙人为朱明华和徐祯华,后者在多家“阜兴系”关联公司担任董事、高管及法人代表。

 

此前,自“阜兴系”实控人朱一栋被捕回国后,其涉300亿元“私募跑路”案的审讯细节,至今仍未对外披露。

 

据相关机构在9月30日发布通报称,“已派出多个工作组,积极开展追赃挽损工作,目前对已掌握的阜兴集团持有的(包括已质押、抵押的)股权、对外投资项目、固定资产等以及集团、高管名下资产进行查封冻结,并仍在继续追查其他涉案资产。”

 

踩雷草根投资

 

如今,华闻传媒不仅仅是深陷“阜兴系”泥潭,也已不幸踩雷草根投资。



此前,自从今年7月底爆出逾期后,草根投资创始人金忠栲对外公开表示不清盘。为此,其还一度声称将继续执行集团上市计划。

 

10月18日,就在金忠栲投案自首的前一天,草根投资还在官网发布了《草根投资用户利益保障机制》并表示,金忠栲已获得2个增量资产,分别为吉林省某大型高品位石墨矿产,评估矿产储量近1000亿元;某香港主板上市公司股权,系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而草根投资自行公布的第三方机构的资产清查报告表明,目前草根投资待偿借款本金97.15亿元,出借人数12.96万人。

 

今年7月底,深交所在首次下发的《关注函》中,还提到了公司参投草根投资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的情况。

 

2017年2月,公司通过子公司山南华闻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山南华闻)以现金方式对浙江草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草根投资)增资10000万元。增资完成后,草根投资的注册资本由20000万元增至20207.8652万元,山南华闻持有1.0286%股权。

 

据媒体报道,在草根投资的转让项目区,一家名为杭州钡耐贸易有限公司(杭州钡耐)的企业多次借款,且数额巨大,杭州钡耐两大股东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与上海阜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控人分别为朱冠成与朱一栋,两人为父子关系,而草根网络C轮融资的正是由公司领投。

 

而公司当初回复则不置可否。彼时,公司称,草根网络仅为公司控股子公司持有1.0286%股权的参股公司,公司未委派董事和监事,未参与草根网络的日常经营管理,未能获得钡耐贸易通过草根网络融资的具体情况。

 

2017年2月公司通过子公司山南华闻增资草根网络是基于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拓展,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的投资风险。公司投资草根网络不是出于与朱冠成、朱一栋之间的关系,不存在其他利益倾斜情形。

 

10月24日,余杭公安最新发布了关于浙江草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情况通报。

 

通报显示,一是新增冻结相关涉案公司银行账户22个,资金3000余万元,合计己冻结银行账户155个,资金1.1亿余元。二是新增查封相关涉案公司位于衢州的店铺、写字楼、在建房产582处,面积总计10.07万平方米。三是新增查封相关涉案人员位于杭州的房产1套,面积约496平方米。

 

此前,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对草根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后,依法对该公司实际负责人金忠栲等25名涉案嫌疑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对此,有投资人直言,近年来,公司各种高溢价收购大多失败,给公司和股东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公司已经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对子公司的控制,已经无法全面而准确的掌握子公司经营状况。如草根投资的投资不过一年已经证明过了是失败的,金忠栲已经自首,一个多亿投资也很可能打水漂。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