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自然人溢价拿下5%股份,嘉应制药股权之争再起波澜?

2024-06-24 15:26:57
环球老虎财经
关注
2024-06-24

刚平静一年的嘉应制药迎来了新的变动,一名自然人斥资2.35亿元拿下其超过5%的股权。这也让市场充满疑问,黄俊杰是谁,为何要溢价接盘?虽然嘉应制药对黄俊杰的介绍寥寥数笔,并无特别之处。不过巧合的是,在嘉应制药2016年的公告中同样出现了一名为黄俊杰的自然人,且与上市公司创始人黄小彪、董事黄雅敏相熟。而黄雅敏旗下的多处资产中,也出现了黄俊杰的名字。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一则股权转让公告再次将嘉应制药置于聚光灯下。

6月18日,嘉应制药表示持股5%以上的股东刘理彪与自然人黄俊杰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前者将其持有的2551万股转让给后者,涉及资金2.34亿元。

9.2元/股的转让价相对于当日7.49元/股的收盘价溢价23%。

公告未披露黄俊杰的具体背景,不过巧合的是,嘉应制药此前的公告中也同样出现过一名叫黄俊杰的自然人,彼时指出原控股股东黄小彪筹划股权转让事宜之时,陪同在侧的是黄俊杰以及黄雅敏。

而黄雅敏与黄俊杰同为三家公司的重要人员。由此来看,二者同属于一个人的概率较大。

被自然人黄俊杰看上的嘉应制药一直处于动荡中,当前是无主状态。自2016年起,其大股东就至少变化了三次。黄小彪之外,其余4位原创始人也在股权争夺战中逐步退出。

明面上,创始人对嘉应制药并无影响力,细究之下尚在这家公司保留有一丝话语权。且黄雅敏作为此前的董事,也与5位原创始人极为相熟。

神秘自然人溢价拿下

嘉应制药5%股权

6月18日,嘉应制药公告,持股5%以上的股东刘理彪欲将其持有的2550.51万股转让给自然人黄俊杰,涉及资金2.35亿元,完成该次交易后,刘理彪不再持有该公司的股份,而黄俊杰也顺理成章成为该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

这次9.2元/股的交易价格相比较18日的收盘价7.49元/股,溢价率约为23%。

根据梳理,刘理彪所持股份来源于2021年11月原股东的转让,彼时信息显示,黄智勇与黄利兵将其持有的所有股份转让给刘理彪。其中,黄智勇转让2499.78万股;黄利兵转让50.72万股,转让总价款为2.14亿元,黄智勇与黄利兵是堂兄弟。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黄俊杰,嘉应制药披露的公告未有详细的介绍,仅有其通讯地址,即深圳市南山区。

外界也对这次交易充满好奇,黄俊杰受让股权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为何要溢价接盘?公告给出的回答是,该次的交易是基于中成药行业和嘉应制药发展前景的看好。

有意思的是,从嘉应制药的过往来看,其主要人员也巧合地与一名为黄俊杰的自然人有过交集。根据这家公司2016年发布《深圳老虎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其中指出,2016 年 11 月 20 日,老虎汇实际控制人冯彪与嘉应制药控股股东黄小彪先生在深圳见面商谈股权转让事宜,与黄小彪同行的还有梁健锋、黄俊杰及嘉应制药董事黄雅敏。

根据嘉应制药2018年的报告,就在当年8月13日黄雅敏任期满离任。此前该公司在2008年4月25日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黄雅敏被提名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并于2008年5月27日召开的公司2007年度股东大会上当选为公司董事。

企查查显示,从嘉应制药的历史主要人员来看,董事黄雅敏旗下资产较多,而多处资产的主要人员名单中,也有黄俊杰。

具体来看,深圳市红犇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珠海横琴湾商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客商汇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均为黄俊杰,黄雅敏在这三家公司中则是实控人/股东的位置。

此黄俊杰是否是彼黄俊杰,目前尚无直接证明,不过二者大概率是同一个人。

黄氏家族在嘉应制药的“影响力”

被自然人盯上的嘉应制药目前处于无主状态。

从其股权结构来看,第一大股东为方正证券,持股比例为11.28%,二股东为陈少彬(持股比例为10.01%),若完成该次交易,黄俊杰则成为嘉应制药的三股东。

据悉,这家公司的原始股东有5位,即黄小彪、陈泳洪、黄利兵、黄俊民、黄智勇。其中,黄雅敏或与陈泳洪、黄利兵相熟。根据2017年年报,在黄雅敏任职董事期间,陈泳洪、黄利兵系该公司董事。

从这家公司当前前十大股东来看,并无任何创始人的身影,但是实际上在董事会席位中,或仍有创始人的影响力。

当前董事会成员陈程俊以及黄志瀚系陈泳洪以及黄利兵之子。

而二股东陈少彬也与这家公司的原始股东极为熟悉。企查查显示,梅州市嘉应制药有限公司(已注销)的主要人员中包含了上市公司嘉应制药的5位创始人以及陈少彬。

除尚无实控人之外,这家公司的资质并不佳。

资料显示,嘉应制药有5种剂型共70个药品品种,主要涉及骨科类、咽喉类、感冒类、清热类中成药。

从其业绩来看,也并不理想。2023年,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5.33亿元、3432.02万元,同比下降19.11%、21.88%。到2024年嘉应制药的业绩也并没有好转,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9441.54万元、518.22万元,同比下降26.52%、57.47%。

二级市场上,股价更是极为动荡。Choice数据显示,近一年其股价变动幅度为-8.52%。

夺权风波中的嘉应制药

控制权的不稳,或是嘉应制药成立多年依旧步履蹒跚的罪魁祸首。

自2016年开始,嘉应制药一直处于动荡中。

据悉,在2016年1月份,嘉应制药原控股股东黄小彪和知名牛散冯彪旗下的老虎汇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11.27%公司股份转让给老虎汇,涉及金额10.47亿元。次年2月下旬,上述股份已完成过户。彼时,老虎汇顺利成为嘉应制药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即便花费数十亿上位成为第一大股东,但当时的董事成员并没有老虎汇提名的董事,因此其在嘉应制药的存在感也极为微弱。

而随着创始人黄小彪抛售手中股份,这家公司开始飘零。

从嘉应制药当时的情况来看,当时持股比例仅次于老虎汇的二股东陈泳洪是董事长,总经理为黄利兵。面对老虎汇的大举进攻,二者开始联合反击。

2018年7月下旬,嘉应制药称陈泳洪与黄利兵分别跟中联集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表决权委托协议》。该次协议期间为30个月,签订后中联集信通过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取得16.01%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嘉应制药的第一大股东。就在签订公告的当日,嘉应制药进行董事会改选,中联集信以6个席位成功掌控该上市公司。

此后2021年1月,三方签署补充协议以延长表决权委托至2021年7月25日,不过就在同年2月下旬,各方解除了该协议。

由此,老虎汇被动成为嘉应制药第一大股东,不过其当时选择了偃旗息鼓。根据上市公司2021年6月17日的公告,老虎汇与广东新南方医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南方”)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这也意味着后者成了嘉应制药11.27%的委托权,为期两年。

与此同时,嘉应制药原股东方也萌生退意。

同一时期,上市公司称筹划向新南方医疗投资发行1.52亿股股份,新南方医疗投资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全部股份,发行完成后,新南方医疗投资占公司总股本的持股比例、表决权比例将分别达到23.05%、31.72%。

7月份嘉应制药董事会改选,朱拉伊、冯彪、徐胜利、黄晓亮、陈程俊、黄志瀚就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非独董,肖义南、徐驰、郭华平就任公司独董。其中,以朱拉伊为首的新南方或占3席,以冯彪为首的老虎汇或占3席,陈程俊、黄志瀚则分别为股东陈泳洪、黄利兵之子。

不过就在同年的9月17日,老虎汇突然反口,单方面宣布解除上述协议,10月26日新南方发函表示同意了解除表决权委托相关事宜。定增事项也在2022年宣布终止。

之后,老虎汇与新南方系陷入争夺嘉应制药的拉锯战中。

而这场闹剧也在2022年10月以老虎汇的失败而停止。由于冯彪自身陷入困境,老虎汇持有的股份数量被拍卖,东方证券拿下了这部分股份,并且在今年2月份完成过户。

如今随着黄俊杰杀入,嘉应制药或有新的变动。

责任编辑 | 陈斌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环球老虎财经
425文章
·
0评论
·
1粉丝
让你成为战胜市场的人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