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携《酱园弄》归来,掀开陈可辛的资本江湖

2024-06-03 10:26:03
野马财经
关注
2024-06-03

杀死那个“老公”!

作者/ 刘钦文 编辑/李白玉 来源/野马财经

身着一席紫黑透视长裙,获红毯两分钟清场待遇,时隔多年重返戛纳的章子怡笑容明媚,以“熹妃回宫”之姿,成为这两天华语圈的热点话题人物。

随着#不愧是国际章#、#章子怡戛纳红毯#、#戛纳红毯出圈妆容#等话题轮番登上热搜,章子怡此次登上戛纳携带的作品《酱园弄》,也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

图源:《酱园弄》官方微博


作为集齐了章子怡、雷佳音、杨幂、赵丽颖、李现、易烊千玺、张子枫、谢娜等多位当红艺人的电影,《酱园弄》背后的出品方欢喜传媒(1003.HK)、猫眼娱乐(1896.HK)热度上涨,尤其是主控出品方欢喜传媒,在《酱园弄》戛纳首映当日股价涨超9%,截至5月31日收盘,欢喜传媒市值达19.38亿港元。

图源:微博

但《酱园弄》不仅仅是欢喜传媒(1003.HK)、猫眼娱乐(1896.HK)等上市公司的一大布局,更重要的,也是陈可辛资本大布局的第一颗棋子。

《酱园弄》成当红“炸子鸡”,

后劲如何?

事实上,如今备受瞩目的《酱园弄》已经筹备7年。

于2017年就立项的《酱园弄》,开拍时间历经多次变更,直到2023年才正式开机。故事原型为上海滩“民国四大奇案”之一“詹周氏杀夫案”,讲述了关于一位妇女詹周氏,因不堪多年凌辱,持刀杀死虐待自己多年的丈夫詹云影并分尸的故事,可以说自带话题和看点。


图源:《酱园弄》官方微博

虽然筹备过程中充满曲折,但《酱园弄》作为“名导”陈可辛与“影后”章子怡合作的女性题材影片,携带了极高的关注度和期待值。在未登上戛纳之前,《酱园弄》就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关于女二的位置,多位“85花”都传出接触传闻,包括杨幂、赵丽颖、倪妮等当红明星,倪妮方很快进行辟谣称,“此项目与我们无关。”《酱园弄》女二之争也被网友称为“丽幂的猜想”。


图源:《酱园弄》官方微博

关于杨幂、赵丽颖谁是女二,又是否会同框的讨论始终高居不下,多个话题超过上亿阅读,双方粉丝争论不断。这也引起了央视电影频道官方账号的批评,指出“番位”是写进合同的既定标准和事实,也是对整个电影进行全盘考虑后最恰当的分配,今天的争论完全是“捕风捉影、子虚乌有”。

图源:中国电影频道微博

对此,《酱园弄》官方微博发布公告表示,“由于本片角色众多,拍摄难度不低,至今仍在搭配组合过程中,为保证台前幕后所有主演、主创全力以赴专注拍摄,我们将待阵容齐整后,再择机与大家分享更多影片信息,官宣全部阵容,主演排序会以其所饰角色的出场顺序为准。唯望不负大家期待。”

图源:《酱园弄》官方微博

集齐众多明星的《酱园弄》不仅在国内获得极大关注,在海外也备受瞩目,成功入围第77届戛纳电影节的非竞赛展映单元。

“戛纳电影节的两大环节,一个是竞赛单元,一个是非竞赛单元。非竞赛单元主要是提供平台给更多类型的影片,给一个被大家看到的机会。十几年前,非竞赛单元主要是给那些文艺片,但是现在,更多的商业片也进到这个非竞赛单元来了。《酱园弄》选择戛纳的非竞赛单元,其实就说明这个片子它本身不是为评奖来的,更多是为了展示这部作品,然后获得一些行业的美誉。”一位在影视行业从业多年的从业人士表示。

“还有一个不选择竞赛单元的原因,可能是想避开章子怡戛纳终身评委的身份,毕竟又当主演又当评委显然并不合适。进入非竞赛单元既能避免口舌之争,也能借章子怡的身份打开国际市场。”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表示。

虽然影片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超高的关注度和热度,但影片首映后观众的口碑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这是大时代更迭进程中的众生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芒;章子怡演技炸裂、忘不掉那双眼睛。但也有观众指出,《酱园弄》作为大女主电影,男性角色戏份过重;节奏拖沓、剧情冗余;台词尴尬、油腻等等。

图源:豆瓣

众多资本与陈可辛合作密切

集齐了章子怡、王传君、易烊千玺、梅婷、赵丽颖、雷佳音、章宇、杨幂、彭昱畅、尹防、陈国庆、张建亚、周野芒、大鹏、徐祥、李现、孙强、范伟、此沙、王阳、张子权、谢娜、孔令美、周思羽、张羽霖、白宇帆、林永健、张雪迎等一众艺人的《酱园弄》,也集齐了众多资本。

图源:《酱园弄》官方微博

影视投融服务平台“欣煌影投”显示,《酱园弄》的出品公司包括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我们制作有限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嘉映春天影业有限公司(下称“嘉映影业”)、我们壹加影视制作(上海)有限公司、亿伽亿(上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弘道影业有限公司。

其中不少都是和陈可辛深度合作的企业。《酱园弄》主控出品方欢喜传媒成立于2015年,由董平、宁浩、徐峥联合创办。相较于其他影视公司,欢喜传媒最大的不同是采用“导演合伙制”,即让导演成为股东,陈可辛即为导演股东之一。

年报显示,2016年,欢喜传媒与陈可辛签订合作协议,陈可辛有条件同意向欢喜传媒提供电影及媒体制作相关的服务、投资及其他权利。

图源:欢喜传媒财报

据年报显示,欢喜传媒拥有至少两部由陈可辛执导或共同执导电影的投资权,最高投资额为每部作品投资总额的60%。2023年年报中,欢喜传媒多次提及《酱园弄》,表示计划于2024年或2025年上映的电影包括《酱园弄》《戏台》等重磅项目。

5月27日《酱园弄》全球首映日当天,欢喜传媒午间涨超13%,收盘后涨幅达9.43%,截至5月31日,欢喜传媒报收0.53港元/股,总市值19.38亿港元。

2023年,欢喜传媒总营收达到13.32亿港元,同比2022年暴涨约97倍,且扭亏为盈,实现盈利1.59亿港元,同比增加171.3%。

《酱园弄》的另一出品方猫眼娱乐,为欢喜传媒的第六大股东,持有欢喜传媒股份5.7%。

图源:罐头图库

嘉映影业与陈可辛也合作多年。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你好,之华》《李娜》,陈可辛徒弟曾国祥执导的《少年的你》《七月与安生》,嘉映影业均为出品方。

我们制作有限公司则是陈可辛自己的公司,2008年,陈可辛北上和内地第五代导演的代表黄建新合作,成立“我们制作”。此前上映的《喜欢·你》和《七月与安生》,“我们制作”公司即是制作方,也是投资公司之一。

《酱园弄》投石问路,

陈可辛布下“资本棋局”!

事实上,《酱园弄》只是陈可辛资本大布局中的第一步。

2022年,陈可辛在釜山国际电影节宣布,自己创立了一家泛亚洲制片公司Changin'Pictures,已从亚洲渠道筹集了大量资金,将开发和制作原创剧集内容,无需依赖OTT平台(Over The Top TV,通过互联网传输的视频节目)的资金和拍摄许可,再售卖给流媒体平台。其立志拍出“全世界人都看的中文剧”。

也就是说,不依赖平台给钱,也不拘泥于国内的钱。且面向海外市场制作,力争拥有较大的创作空间。

据“36氪”报道,为了确保新公司的独立性,陈可辛自己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并筹集了近亿美元的资金。其表示,大部分资金来自香港和新加坡,或来自中国内地以外的渠道。其还表示,不会接受股权被稀释成少数股权的情况。

“资本对于电影的干预,尤其是内容的影响是挺大的,这种情况有好有坏。在行业好的时候,大家还能够互相妥协,但是行业不好的时候,内容就会受到平台的很大影响,其实是不太好的。因此也有一些专业的影人比较抗拒,所以成立这种公司走境外的资本,更大程度上是为了保证内容创造能完全靠导演掌握,而不是靠资本掌握。”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Changin’ Pictures表示,计划推出20部不同类型的剧集,将与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泰国和日本等地的团队合作。签约来自亚洲个地球的资深电影制作人和新生代人才。

釜山国际电影节上,陈可辛官宣了Changin’ Pictures首批五部新剧。除了已在戛纳上映的《酱园弄》外,还有由甄子丹主演的奇幻动作剧《败北之人,隐藏大师》,陈可辛2002年监制影片《见鬼》的续作《The Eye》,以及改编自韩国网络漫画的《ONE:高中英雄》和《2班李喜舒》。

图源:《酱园弄》官方微博

《败北之人,隐藏大师》主要讲述了一个亚裔美国人的故事,与前不久爆火的《瞬息全宇宙》类似;《The Eye》,则是陈可辛和泰国的三位知名导演合作,分别为执导过《灵媒》《鬼影》的班庄·比辛达拿刚,《天才枪手》的纳塔吾·彭皮里亚,《仇恨标签》的柏德潘·王般。

《ONE:高中英雄》聚焦于校园霸凌,《2班李喜舒》则是同性爱情剧,两部原作漫画在韩国都拥有一定人气,将分别由韩国公司Covenant Pictures和Film K制作。

实际上,陈可辛这种挖掘本土内容、让本土团队制作,包括使用本土导演、编剧、演员等,再由自己进行推广、包装的方式在海外已经十分成熟。例如韩国团队+Netflix推出的《鱿鱼游戏》。

流媒体无疑有着巨大的市场想象空间,据专业研究公司“亚洲媒体合作调查”(MPA)最新报告显示,“亚太地区正在经历从电视到网络流媒体的转变。2023年整个亚洲地区的流媒体业务猛增13%,达570亿美元。”

但是向凯也提出,“陈可辛的这种想象是好的,但东方电影一定有东方电影特殊的文化或印记、有它的标签,曾经也有很多中国一些大的制片人、导演也试图趟过亚洲这一条河,跨向这个太平洋,实行东西合并,但是结果呢?都是失败的。”

图源:罐头图库

“这样的故事能不能在被国内观众吸收的同时,被外国观众也更好的接受,我觉得这是个挺大的挑战。因为现在很多故事在国内好,但是在国外未必好。有些呢,在国外票房很好,在国内不好,其实他就有一个东西方文化,或者说是形式的差别,现在看起来,这一块儿挑战其实还蛮大的,就看陈可辛能不能越过。”该行业人士表示。

《酱园弄》便是这一大布局的第一关。“如果《酱园弄》这第一步,在商业当中没有获得好的收益,可能对他后期的资本有很大的影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于,可能对他后面的内容、制作方向,也会有一个大的改变,20部作品题材不一定都符合当今观众的观影需求。当市场有所反馈后,势必也要去做出调整。”向凯表示。

“《酱园弄》可以说是投石问路之作,如果这种模式成了,后面无论是融资、还是立项等,都会更容易一些。”该行业人士表示。

在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陈可辛公开表示,近年来韩剧、泰剧发展势头迅猛,非英语剧在奈飞(Netflix)等流媒体上逐渐占有一席之地,这股浪潮中应该有华语电影的声音,“华语电影不应该只追求内地几十亿票房,而是能让全世界的观众看到”。

基于亚洲、面向全球,陈可辛可以说是布了一个大局,从离开香港北上、再到拥抱流媒体,61岁的陈可辛依然雄心勃勃。陈可辛选择的主演们也卯着劲试图证明自己,再摘大奖,这么一个“极具野心”的组合,期待带给观众更多的惊喜和启示。

你打算去电影院看《酱园弄》吗?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910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