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吨黄金造假”主角被判无期,诈骗的200亿去哪儿了?

2024-05-30 10:30:52
野马财经
关注
2024-05-30

80吨假黄金“瞒天过海”,200亿资金“去向成谜”。

作者/ 赵普 编辑/高岩 来源/野马财经

“80吨黄金造假案”终于迎来宣判,“中国黄金首饰第一股”的实控人贾志宏被判无期!

5月2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武汉金凰”)、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合肥渤银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及贾志宏等18名被告人依法公开宣判。

其中,对被告人贾志宏以合同诈骗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三年二个月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对被告单位武汉金凰、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合肥渤银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判处相应罚金。

贾志宏“黄金造假案”可以追溯到2020年,当年多家金融机构发现贾志宏旗下公司用于贷款质押的黄金实际为“铜合金”,因此向法院起诉对其追讨债务。

面对金融机构的起诉,贾志宏曾对《财新》否认黄金有假,并称:“东莞信托如果发现有假,赶紧报警抓人就完了”。现在,贾志宏也算“得偿所愿”了。

早在2017年就用“假黄金”骗贷

企业预警通信息显示,2016年~2017年,武汉金凰每年只有1笔信托融资。但从2018年开始,武汉金凰的融资次数增加,当年就有11笔融资信息,包括信托融资8笔和动产抵押融资3笔;到了2019年更为“疯狂”,信托融资数量达到30笔,动产抵押融资1笔。

被武汉金凰牵涉进来的信托公司很多,包括长安国际信托、中国民生信托、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四川信托、东莞信托有限公司、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昆仑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航资本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等等。

图源:企业预警通

除了融资次数密集,武汉金凰融资的另一个特点是融资期限短,大部分信托融资都只有1年,少部分信托融资期限为2年,动产抵押的融资年限略长,但最多也只有2年半,比如与昆仑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的3亿元融资期限为2018年11月16日至2021年05月16日。

2019年下半年起,上述信托机构对武汉金凰的融资产品陆续到期,但武汉金凰却无法按期支付,一些信托机构打算将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变卖兑现,但“开箱验货”后却发现,这些所谓的黄金只是“铜合金”。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东莞信托,2018年11月,东莞信托发行“东莞信托-金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16亿元。宣传资料称,这是市场唯一有实物黄金(上金所AU999.9标准金)质押信托计划,最高10%收益,季度付息。

2020年2月,东莞信托在随机抽验武汉金凰的抵债黄金时,发现这只是表面镀金、内部成分为“铜合金”的假黄金。

图源:罐头图库

但从长安国际信托与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的公开案件信息来看,武汉金凰用假黄金骗贷的时间更早。

早在2017年10月,武汉金凰就向长安国际信托融资10亿元,并以约4.78吨Au999.9足金黄金抵押。2019年10月,上述信托计划到期后,武汉金凰珠宝未能按期还款,延期六个月后仍未能偿还,在长安国际信托准备将抵押黄金变卖兑现时,这才发现了这些黄金都是“铜合金”。

对武汉金凰借款最多的是“泛海系”的民生信托。据公开报道,民生信托牵涉其中的资金超过40亿元,武汉金凰“爆雷”后,民生信托只好自行垫资兑付。这导致2020年泛海控股计提约25.2亿元信用减值损失,占其利润总额的比重达56.1%,当年净利润由盈转亏。

2020年6月,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公告,宣布取消武汉金凰的会员权限。

据“财联社”等媒体报道称,武汉金凰共获取金融机构约200亿元融资,对应质押黄金超过80吨。

追债无果,贾志宏无资产可供执行

武汉金凰的“假黄金”骗贷手段其实并不繁琐,综合“中新经纬”、《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称,武汉金凰的“黄金质押”有两层保险,一是由武汉金凰实际控制人贾志宏提供个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二是由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等提供企业财产险。

此外,具体监控措施为,质押黄金直接保存于武汉本地商业银行保管箱中,保管箱封存;质押期间内,不进行查库,保管箱不开封,做到静态质押。

这其中,为何没能及时检测出“假黄金”,仍是目前大众关心的话题,相关律师表示,具体案情还需等待权威机构发布。

图源:罐头图库

“假黄金融资”事件爆雷后,东莞信托、长安信托、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建元信托等多家信托机构向法院起诉武汉金凰、贾志宏等被告。

除了上述信托机构,恒丰银行也“踩雷”武汉金凰。据裁判文书网显示,贾志宏实控的武汉金凰、武汉唯秀首饰有限公司、烟台东群商贸有限公司未偿还恒丰银行烟台环山路支行的贷款本金合计约8.61亿元,对应利息也未偿还。

裁判文书网信息还显示,上述公司用于向恒丰银行贷款抵押的“黄金”约7.38吨,法院在查封并鉴定后发现,这些“黄金”也是“铜合金”。

图源:裁判文书网

问题在于,当时的法院裁定书显示,这些“铜合金”处置意义不大,或无法处置。此外,部分案件的裁定书还显示,被执行人所持有的股权,已被相关法院已冻结,在另案中进行处置,需等待处置结果。

比如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曾向法院起诉,要求对武汉金凰、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贾志宏作为被告人进行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金额为2亿元及其对应利息等。但相关法院表示,经查询被执行人名下房产、车辆、银行账户、工商登记,未发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上述这些案件的裁定书最晚为2021年11月底,至今已经过去2年多,相关股权执行情况尚未公布。

据天眼查数据,作为历史被执行人,武汉金凰被执行总金额高达255.37亿元,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被执行总金额178.91亿元。

200亿去了哪?

投资遍布汽车、互联网、医院……

天眼查数据显示,贾志宏拥有171 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其中武汉金凰、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烟台东群商贸有限公司、武汉金凰互联网有限公司、武汉金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武汉金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是控股比例较高的几家公司。

目前,贾志宏还是A股上市公司襄阳轴承(000678.SH)的实控人。

查阅贾志宏的对外投资记录,他的资本版图曾遍及氢能源汽车、投资管理、房地产、商贸、生物技术、互联网、矿电缆甚至医院,其中又以黄金首饰业务为核心。

图源:天眼查

贾志宏实控的武汉金凰曾是国内前三的黄金首饰制造商,2002年8月成立于江岸开发区内,是集设计、生产、制造、批发于一体的民营企业,2007年10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武汉金凰曾计划在A股上市,代号“金凰珠宝”,但最终未果。据当年招股书显示,2006年公司黄金首饰销售量位居全国第二位,市场占有率为3.23%,采购商中包括了周大福珠宝金行、谢瑞麟珠宝公司、上海老庙黄金有限公司等知名零售商。

2010年8月18日, 武汉金凰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证券代码KGJI,即Kingold Jewelry Inc。当时《长江日报》曾以“中国黄金首饰第一股”对其进行报道,文中还引用时任公司总经理赵彬的回复称,“预计一年内将可募集到4亿多美元。”

图源:媒体报道

美股上市后,武汉金凰成为当地政府座上宾,后来还参与了国企混改。

2018年,武汉金凰母公司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凰集团”)出资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非上市公司三环集团)有限公司99.97%股权,进而间接控制上市公司襄阳轴承。

天眼查显示,金凰集团成立于2016年,大股东为贾志宏,持股比例65.20%;东莞信托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34.78%;贾志宏全资控股的武汉金凰持股比例0.02%。

2019年4月14日,金凰集团又与三环集团、湖北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湖北氢阳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等签署《氢能交通应用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三环集团负责汽车整车及零部件制造;民生信托和金凰集团负责金融支持和市场推广。

天眼查显示,贾志宏目前仍是8家公司股东,这些公司大部分是2015年至2017年成立,包括武汉金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烟台东群商贸有限公司等。

值得思考的是,贾志宏成立金凰集团不到2年,就出资近70亿元收购三环集团,其间还成立上述多家公司控股或全资持有,这和上文提到武汉金凰从2018年~2019年开始密集信托融资的时间是比较接近的。

图源:天眼查

当年的贾志宏可谓风光一时,但时至今日,贾志宏持有的武汉金凰、金凰集团、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对贾志宏所涉案件,襄阳轴承公告称,控股股东三环集团表示,该判决为一审判决,尚未生效,未收到关于该判决的相关法律文书,不排除该案终审判决影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最终以法院生效判决文书为准。

图源:企业公告

随着贾志宏被判无期、个人资产被全部没收,当年欠下的那些债务,还有多少可以偿还呢?

武汉金凰保真吗?评论区聊聊吧!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910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