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老师下海卖“电子纸”年入12亿,和大客户“数据打架”信谁?

2023-11-30 14:40:13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11-30

“辽宁富豪”的电子纸生意经。

作者/刘钦文 编辑/李明玉 来源/野马财经

你的Kindle还在吗?2023年6月30日,陪伴国人10年的Kindle电子书店在中国停止运营,无法再购买新的电子书。无论如何,Kindle的出世,使得电纸书阅读器大大被普及,电子纸也成为一门“掘金”生意。

生产电子纸的浙江东方科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科脉”)不仅年入12亿,如今又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刺。巧的是,东方科脉的大客户汉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汉朔科技”)在其两天前递交了《招股书》。

两者不仅同时递交《招股书》,并且都是属于浙江嘉兴的企业,有意思的是,两者的“初始基因”并不在嘉兴,而是一个在大连,一个在北京。究竟是什么让从产地、到创始人都毫无干系的两者相交,甚至愈发紧密?值得注意的是,两人虽前后脚一起冲刺,却出现了“数据打架”情况。本该“哥俩好”的两人,出现“分歧”又是因为什么?

前大学讲师“接盘”,靠电子纸年入12亿

虽然是Kindle打开了电子纸的市场,但电子纸早已不止运用于阅读领域。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以及电子纸核心原材料电子墨水薄膜的成本下降,电子纸的应用场景逐步打开,首先在电子纸标签市场迎来快速增长。

电子纸标签最直接的生活场景,就是运用于商超、百货,不仅可以提升商品展示效果,也能提高销售效率。此外,还有智慧办公、智慧教育、智慧物流、智慧交通等领域,也有所涉及。

图源:《招股书》

根据科技产业研究机构“洛图科技”数据,2022年全球电子纸标签出货量约为2.4亿台;东方科脉基于自身销量及上述市场数据推算,2022年其电子纸显示模组出货量全球市占率约为20%。

高市占率的情况下,东方科脉营收迅速增长。《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东方科脉分别实现营收4.77亿元、8.64亿元、12.1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869.09万元、8911.22万元、9187.61万元。

不过如同Kindle在中国从微时到繁盛再到衰落的过程一样,东方科脉也经历了十分曲折的故事,控制人更是一度更换,也为后来和汉朔科技相遇的故事埋下伏笔。

东方科脉最初的实控人为赵景罡,其自1993年起在平板显示器件行业工作,2000年至2004年在日本留学,因看好行业的发展前景,2005年,赵景罡联系维纳贸易以及其兄赵景广、其嫂汤红经营的佳井精工,共同投资成立大连东方科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即东方科脉前身。

成立之初,东方科脉的定位为新型显示屏及模组设计制造企业,主要产品为工业级液晶显示屏及模组。

然而由于科脉有限成立后经营发展未达预期,2008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同在大连的周爱军。

周爱军1968年出生于辽宁大连,为大连理工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的硕士,1990年-1998年在大连铁道学院(现大连交通大学)担任讲师,后又辗转于大连市信息产业局、大连泰富数码、惠普沈阳分公司等多家公司,2008年接手东方科脉后,逐步走向如今的电子纸领域。

2018年,东方科脉在大连制造基地的基础上投产嘉善制造基地,彻底完成了主营业务产品向电子纸显示模组产品的转移,液晶显示产品业务逐渐收缩停止。

嘉善制造基地正位于浙江嘉兴市嘉善县。2018年起,东方科脉就在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先后设立了富申科技、富涌科技等子公司。

和大客户在A股相遇,现数据打架

选择千里迢迢的奔向嘉兴,一定是有更吸引人的地方。

长三角地区汇聚了全国40%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智能终端产业集聚优势、产业化配套优势明显。微电子产业是嘉兴科技城的三大主导产业之一。

比东方科脉去的更早的,是其大客户汉朔科技。

汉朔科技的创始人侯世国,1975年出生于北京,曾在华为当过7年的开发代表,2011年成立北京汉朔,2012年,侯世国结合自身在芯片领域多年积累的经验,以电子价签系统作为零售领域的切入口,做电子价签系统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成立了嘉兴汉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2023年6月28日,汉朔科技向深市创业板递交《招股书》,2020-2022年,汉朔科技营收分别为11.9亿元、16.17亿元和28.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82亿元、-0.06亿元和2.08亿元。

图源:汉朔科技《招股书》

电子价签正是东方科脉的下游领域,电子纸产业链主要由上游电子墨水薄膜等原材料、中游电子纸显示模组,以及下游电子纸终端应用及解决方案等产业链环节组成。

两家企业在2016年通过行业展会建立业务关系开始合作,并不断深入。东方科脉《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东方科脉对汉朔科技的销售额分别为31423.53万元、29396.99万元、32735.45万元,营收占比为65.84%、34.04%和26.97%,位列第一大、第一大和第二大客户。

但据汉朔科技《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其对东方科脉的采购金额为31528.79万元、29323.81万元、32766.26万元,分别为第一、第一、第二大供应商。

两家公司的披露的金额差分别为105.26万元、73.18万元、30.81万元。

“上述差异原因系东方科脉与汉朔科技的部分交易采用美元计价并结算,双方在进行外币业务折算会计处理时选择的汇率存在差异,导致折算的记账本位币人民币金额存在差异。”汉朔科技表示。

“根据我们的经验,如果是可以解释的差异,那么即使存在差异金额也是正常现象,比如供应商和公司的事实相同但是统计口径存在差异,或是差异金额占比极小且原因清晰,亦或是存在差异的科目对其他数据的准确性无明显影响,且会计师已关注并采取相应措施。当然,存在差异本身仍值得关注,一是可能暴露潜在的业务流程和管理制度存在问题,二是可能影响其他数据的准确性,一根线头牵扯出其他问题。”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昇立表示。

加上汉朔科技,东方科脉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为88.75%、86.61%和93.31%。

供应商入股,现金流不稳

和大客户情况类似的是,东方科脉向前五名供应商的合计采购金额同样居高,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7.53%、87.74%和 89.64%。

其中元太科技始终为第一大供应商,主要向其采购电子墨水薄膜、TFT基板、PS保护膜等,2020年-2022年,采购金额分别为1.65亿元、3.06亿元和4.28亿元,采购占比分别为41.8%、37.75%、46.19%。

元太科技成立于1992年,注册地位于中国台湾,是中国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票代码:8069.TWO),全球电泳式电子纸显示技术的领导开发商与供货商。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元太科技子公司川奇光电以10.75元/股的价格入股东方科脉,目前持股2.73%,为第11大股东。

入股当年,东方科脉向元太科技采购的电子墨水薄膜金额从188.14万美元涨到344.95万美元,TFT基板采购金额从37.24万美元涨至138.96万美元。

“2018年有所增长,主要系电子纸显示产品在商用端应用逐渐放量,公司电子纸业务客户需求增长,因此向元太科技采购规模相应增长。”东方科脉表示。

图源:罐头图库

行业人士认为,对客户、供应商依赖,也意味着话语权相对偏弱。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东方科脉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49亿元、0.91亿元和2.41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1%、14.95%和32.83%。2021年之所以大幅降低,是因为当年的应收账款中,2675.81万元用于融资,列报在应收款项融资科目所致。

这也导致东方科脉的净现比(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和净利润的比值)常年小于1。

“净现比是衡量一个企业‘真实’盈利能力的核心指标。经营性现金流入减去经营性现金流出就是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也就是公司经营成果‘落袋为安’的那部分,可以称之为企业的‘现金利润’,因此反映的是企业最‘真实’的盈利能力。资金回笼越高效的企业,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越接近净利润,也就是净现比会越接近于1,还有,考虑到增值税以及预收账款等因素,净现比会出现大于1的情况,此类企业的盈利质量很健康。”财税专家马靖昊分析。

wind显示,2020年、2021年,东方科脉的净现比为-2.39、-1.55,2022年转正为0.72。

图源:wind

这也导致2022年东方科脉的现金流为负,《招股书》显示,2022年末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313.39万元,2023年1-6月,转正为3941.4万元。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的原因,主要系存货及应收账款规模随公司经营规模的扩大而增长,采购付款与销售收款存在一定的时间差,且部分客户采用信用证或银行承兑汇票进行货款结算。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的情况不能得到有效改善,可能导致公司面临流动性风险。”东方科脉解释。

电子纸虽微不足道,却在同一时间内,让两家上下游企业同时冲A。东方科脉从辽宁大连到浙江嘉兴,从赵景罡到周爱军,一路成长至如今的电子纸显示模组行业龙头。汉朔科技也以一定的速度快速生长。

你对东方科脉和汉朔科技同时冲A有何看法?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910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