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兴工具IPO牵出浙商“姻亲圈”,小小刀具撬动4亿生意经

2023-11-30 14:40:15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11-30

朱氏家族100%持股、上市前掏七成净利分红。

作者/刘钦文 编辑/李明玉 来源/野马财经

“江浙沪独生女,打工人最眼红的顶配人设。”社交平台上,“江浙沪独生女”的人设,突然爆红网络,成了“美好新生活”的代名词。“江浙沪独生女”在职场上之所以让人羡慕,是因为其拥有父母无条件的物质基础支撑,毕竟,实在不行了,还可以回到家里“继承家业”。

江浙沪一带,开厂子、家族经营、同乡之间互为上下游,是十分常见的商业模式。浙江欣兴工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欣兴工具”),就是其中的典型。背后实控人朱虎林,带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共同100%持股,现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刺。

全家人一起上阵来资本市场“掘金”,股民们会买账吗?

家族100%持股,13位亲属在公司任职

从一间小厂,到拟上市公司,欣兴工具可谓把“肥水不流外人田”贯彻的十分彻底。

1948年出生于浙江嘉兴的朱虎林,早年在石料厂、公社农科站、城建办、液压附件厂等多个单位工作。直到1992年北桥工具厂设立,朱虎林担任厂长,1994年北桥工具厂注销,注销同年,朱虎林成立海盐县欣兴金属制业有限公司(欣兴工具前身),北桥工具厂的人员及设备物资全部转入欣兴金属。

图源:罐头图库

这也是朱虎林创业的开端,这一年他已经48岁,拥有一双儿女朱冬伟、朱红梅。两人此时已经22岁、19岁,也进入工厂工作,朱冬伟担任车间主任,朱红梅担任车间工人。

朱冬伟、朱红梅还在工厂里完成了“内部消化”。朱冬伟妻子郁其娟、朱红梅丈夫姚红飞同样出生在浙江嘉兴,郁其娟1994年就在工厂担任车间工人,姚红飞1992年任车间工人,后历任技术员、技术中心负责人。

至今的近20年时间里,两对夫妻完成了各自分工,以朱冬伟夫妇为主,朱红梅夫妇辅助。朱冬伟担任公司董事长、妻子郁其娟负责国外销售;朱红梅负责国内销售、丈夫姚红飞负责技术中心、董事会秘书职务。

一家五口完成了对欣兴工具的牢牢把控。《招股书》显示,朱冬伟、朱红梅、姚红飞、朱虎林、郁其娟直接持有欣兴工具900万股、450万股、450万股、225万股、225万股,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0%;同时五人通过欣兴控股间接控制70%股份,达到100%控制,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除5人外,还有多位5人的亲属在欣兴工具任职。例如朱虎林的配偶、朱冬伟的表妹、姚红飞的父亲、郁其娟的姐姐等,担任职务从后勤采购到销售组长,从行政专员到证券事务代表均有所涉及,共有13人。

野马财经制图

“公司已经建立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并制定了内部管理及控制的相关制度。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亲属的任职符合《公司章程》和相关管理制度的要求,实际控制人及亲属履历符合相关岗位要求,具备相关工作的胜任能力,且勤勉尽责地履行工作职责。实际控制人亲属在公司任职不会影响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欣兴工具表示。

三年掏七成净利分红,家族爱投资、理财

从设立起,欣兴工具就集中于孔加工刀具赛道,聚焦于孔加工刀具中钻削刀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最初,其产品主要面向国外市场,根据国外客户的需求,自主研发并产业化生产钢板钻、孔钻等产品,向海外客户提供ODM服务。

2009年,欣兴工具开始逐步推广自有品牌“创恒”的产品,并且通过与国内各地区贸易商客户对接并销售的方式,实现向全国终端用户供货。产品被应用于秦山核电站、上海磁悬浮列车、东海大桥、美国旧金山海湾大桥、韩国釜山东大桥等国内外工程建设。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欣兴工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5亿元、3.85亿元和3.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1.71亿元和1.72亿元.

过去三年,欣兴工具分别分红1.73亿元、1.5亿元和0.4亿元,合计3.63亿元,相当于三年净利润的76%。因为朱虎林家族100%持股,也就是说朱虎林家族全额获得分红。

朱虎林家族的成员对于投资、理财颇有心得。3.63亿元分红款的去向中,7119万元用于增资,886万元用于买房,其余均为购买保险、理财、基金、股票、债券、结构性存款等理财产品。

购买的众多理财产品中,还包括“中植系”与“恒天系”的产品。朱冬伟、朱虎林多次增持“恒天系”产品,不过未公开盈亏情况。

图源:《招股书》

“向股东进行分红是公司长期以来形成的经营习惯,报告期内的历次分红未导致公司当期现金流的净流出,在未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影响的同时,满足了公司股东对合理投资回报的诉求,体现了公司长期以来重视对股东的合理回报的经营理念,有利于公司长期、稳定发展。报告期内,发行人股东取得分红后,不存在体外资金循环,流向客户、供应商,替发行人代垫成本费用等异常情形。不会影响公司的股权变动。”欣兴工具表示。

朱虎林一家人除了自己爱买,也利用欣兴工具投资。2020年-2022年,欣兴工具的理财产品投资收益分别为591.73万元、839.54万元、43.67万元,主要包括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等投资产品收益以及银行理财产品收益。

此外,朱家人还投资了多家公司,包括做钢材贸易的友创特种、投资运营分布式光伏电站的艾能聚光伏、基因检测的金弗康、汽车零部件的欣亿特等。其中友创特种、艾能聚光伏、金弗康均为和欣兴工具同地、浙江嘉兴的企业。

艾能聚光伏于2023年2月28日,在北交所成功上市,2022年营收4.33亿元,净利润6609万元。

图源:《招股书》

欣兴工具还对当地银行海盐农商行进行了投资,截至目前,直接持股5.01%。2020年-2022年、2023年1-6月,获得的分红收益为58.08万元、127.78万元、335.43万元和335.43万元,

和大客户合开小贷公司,给供应商放贷

在金融方面的投资不止于海盐农商行,朱家人还和欣兴工具的大客户、同乡一起合办小贷公司。

《招股书》显示,欣兴工具的第一大客户为三环进出口,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7.53%、27.63%及29.26%,2012年三环进出口成立之初发行人对其销售占比达66%。

2011年,海盐欣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欣兴小贷”)成立,成立之初,欣兴工具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三环进出口实控人吴月生持股10%,此外还有朱虎林配偶的弟媳陆顺英持股3%;陆顺英代朱虎林配偶沈留芬,持有欣兴小贷0.4%的股权,代顾保观持有欣兴小贷2.6%股权。

三环进出口同样为浙江嘉兴企业,百度地图显示,欣兴工具与三环进出口的距离约为17公里,驾车只需26分钟。

图源:百度地图

2021年1月,欣兴工具考虑到上市事宜,欣兴小贷业务繁杂,决定将20%股权以2469.79 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欣兴控股。爱企查显示,欣兴控股由朱虎林一家五口持股。也就是说,小贷业务的参与人从欣兴工具变更为朱虎林一家五口。

“由于欣兴小贷经营环境复杂,可能会给发行人经营带来不利影响。同时,考虑到介入小贷公司可能会分散公司的资金、管理 等资源,不利于主营业务的进一步做大做强。因此,发行人决定将欣兴小贷股权转让给欣兴控股。”欣兴工具表示。

图源:爱企查

2020年-2022年,欣兴公司及亲属方面合计获得股利1064万元。

和大客户合开小贷公司自然也引起监管注意,《问询函》中,监管部门要求说明欣兴工具、三环进出口、欣兴小贷及各自关键人员的业务往来情况和资金往来情况,是否存在不正当利益安排。

“除沈留芬、陆顺英直接自欣兴小贷处取得相应股利,三环进出口实际控制人吴月生作为欣兴小贷股东自欣兴小贷处取得相应股利,以及欣兴工具与三环进出口之间正常购销业务往来外,欣兴工具、三环进出口、欣兴小贷及各自关键人员之间不存在不正当利益安排。”欣兴工具表示。

2020年-2022年、2023年1-6月,欣兴小贷发放贷款10.04亿元、6.25亿元、4.09亿元和2.79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2011万元、1988万元、2053万元和92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137万元、1327万元、1387万元和628万元。

图源:《招股书》

欣兴工具的不少客户及供应商都曾向欣兴小贷借款,2020年,欣兴工具供应商海盐杭州湾国际酒店有限公司出于资金临时周转需求,向欣兴小贷借款500万元;2021年,欣兴工具客户浙江猛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于资金临时周转需要,向欣兴小贷借款270万元;欣兴工具供应商嘉兴市美克斯建设有限公司,3年合计向欣兴小贷借款2400万元等。

“欣兴小贷与发行人部分客户、供应商存在资金往来或业务往来,上述资金往来或业务往来均系欣兴小贷独立开展的业务活动,具有真实性,发行人不存在通过欣兴小贷替发行人承担成本、费用或者体外资金循环的情形。”欣兴工具表示。

江浙一带,抱团做生意、民间借贷一直十分常见,企业间互相拆借资金、甚至互相担保融资也是常用操作。创业初期,抱团在资金、资源、人力方面均有所帮助,但在后期,尤其是资本市场上,还会吃“抱团”这一套吗?你对欣兴工具和朱家人有何了解?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910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