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和小散的胜利!华丽家族议案全部被否,该长点心了

2023-05-19 10:15:23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05-19

“私募总舵主”的影响力犹在。

作者/张凯旌、武丽娟 编辑/高远山 来源/野马财经

江湖人称“私募总舵主”的徐翔号召力有没有因为入狱5年半减弱呢?答案是:没有!

5月17日,华丽家族(600503.SH)公告称,公司2022年年报、2022年董事会工作报告等18项非累积投票议案均未获得通过,提名的董事、监事等也全部未当选。国浩律师事务所出具法律意见书认定,本次股东大会形成的决议合法有效。

华丽家族的二股东是徐翔的“泽熙系”。此前,徐翔曾因对华丽家族基本面不满,向公司递交临时提案,希望派董事入驻董事会,监督公司向新兴高科技行业转型。其还罕见地通过媒体发声,称自己对华丽家族已经“忍无可忍”。

然而华丽家族与徐翔却没能达成一致。就在股东大会召开当日,公司一纸公告称徐翔的提案程序存在瑕疵,希望二股东在解决自己的股权争议(被冻结)后再进行提案。这才有了股东大会上“小散”倒戈的场面。

而这场风波,也引来了上交所的监管函。上交所要求华丽家族核实股东投否决票的原因,并说明对否决议案的后续安排及具体解决措施。

这场暂时的胜利,已经引发了股民的“狂欢”。5月18日,华丽家族开盘后不久便涨停,过去的12个交易日里累计涨幅已超30%。这会推动华丽家族走上徐翔预想中的发展道路吗?

“泽熙系”硬刚华丽家族谁赢?

从少年时期以散户身份手持3万元入市到坐拥200多亿身家的私募一哥,徐翔的故事在资本市场几乎无人不晓。而“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东方索罗斯”这些称号,更是为徐翔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在此背景下,尽管其曾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入狱,但仍受到了大量散户的追捧。

事实上,仅从股权结构上来看,“泽熙系”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原本处于下风局面。毕竟华丽家族股权分散,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创始股东南江集团和泽熙增煦外,剩下的只有东兴证券、牛散徐开东等自然人和一家基金,看上去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

不过,也正是由于股权分散,才让散户有了挺身而出的机会。

从华丽家族披露的“现金分红分段表决情况”可以看出,持股5%以上普通股股东投同意票的比例达55.89%,反对票比例44.11%;但在持股1%以下、市值50万以下普通股股东中,反对票的比例都超90%。

来源:华丽家族公告

同样,在选举新一届董事会人选时,5%以下股东投同意票的比例均在个位数,甚至没有一个人的同意比例超9%。

“中国证券资本市场的里程碑事件”“庶民的胜利”“可以考虑增加忍无可忍概念了”……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发出当晚,华丽家族股吧热度空前。

来源:股吧

值得注意的是,另有不少法律人士认为,徐翔的临时提案虽然被指有瑕疵,但这本来也是一项合理的诉求。

徐翔推出这份议案,依据的是华丽家族股东大会议事规则: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可在股东大会召开10日前提出临时议案并书面提交召集人——董事会。

虽然提交后召集人还可以对该提案进行形式审核,但上海海汇律师事务所律师娄霄云表示,“临时提案只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不属于股东会职权范围的情形下,才能不通过。作为股东,如果董事会不给提案权且不涉及这几种情形,可以起诉。”

此外,泽熙增煦股权虽然还在冻结期内,但理论上这并不影响股东的提案权利,除非公司章程明确规定,股权冻结情形下不许提案。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此次事件体现了股东大会在公司决策治理中的决定性和关键性作用。对于制约大股东操纵公司,和防止大股东与实控人损害公众投资者利益具有一定的纠偏作用。

短期来看,如果其他股东坚持自己在大会中的看法,一直对公司议案投反对票势必会形成决策僵局,各方互不妥协的话也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造成内耗。但长远来看,这还是有助于推动公司朝好的方向发展,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现在这批董事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公众投资者信任,因此与公众股东寻求和解与妥协,甚至改选董事会才是更为理性的选择。”柏文喜表示。

从20亿到3亿,徐翔深套于华丽家族?

徐翔与华丽家族的缘分始于2010年。这一年,房地产市场发生不少大事儿:中央“重拳”持续调控楼市、国资委勒令78家央企退出房地产、房地产税酝酿试点……随之而来的是房地产市场交易萎缩。

诞生于群雄争霸的上海滩,擅长开发中高端楼盘的华丽家族也受到影响,开启变卖旗下资产的发展模式,包括将上海弘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出售给SOHO上海投资有限公司,获得投资收益4.76亿元;2012年再次转让剩下20%弘圣地产股份,获得2.26亿元投资收益等等。

也是这一年,华丽家族与私募一哥徐翔“相遇”了。

来源:华丽家族官网

“中国经营网”曾报道,2010年10月,华丽家族董事长王伟林为解决资金困难,决定套现华丽家族的股票,让时任董秘金鑫找人接盘,于是找到了徐翔。双方商定减持底价每股16元,徐翔收取减持总金额2%的管理费。二者密谋下,2010年12月20日起,徐翔开始控制泽熙的产品购买华丽家族股票,一直到2011年8月9日,将华丽家族的股票价格拉升了73.75%。也就是说,双方通过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华丽家族股票和控制华丽家族发布信息,共同操纵了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在资本市场一番“眼花缭乱”的操作后,2014年,华丽家族宣布“去地产化”。年报显示,华丽家族分别在石墨烯新材料、临近空间飞行器、智能机器人、金融期货、生物医药等产业展开投资。在这一年,华丽家族再次与徐翔产生交集。当年9月,华丽家族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徐翔旗下的泽熙增煦,成为认购最大户,认购上限9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华丽家族沦为徐翔概念股,“泽熙系”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5年1月20日,停牌三个多月后,华丽家族发布重组预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6.66亿元,用于布局机器人、石墨烯等热门领域。当日收盘价为6.65元,全天涨幅5.25%。1月27日,公司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继续停牌”公告。

同年5月6日复牌,华丽家族迎来13个涨停板,市值逾360亿元。从发布 “定增预案”当日的7.26元/股到5月28日最高上涨到30.91元,17个交易日内,股价上涨了350%。当年泽熙增煦参与定增的价格是3.67元/股,以华丽家族5月28日27.95元/股的收盘价,泽熙增煦9000万持股市值已超过20亿元。

华丽家族在资本市场的风光只维持了半年光景。2015年徐翔因内幕交易、操纵股票锒铛入狱后,大多数“徐翔概念股”也随之被打回原形。这一年12月31日,华丽家族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其后股价连续下跌。

截至2018年底,华丽家族石墨烯业务未盈利,机器人业务、临近空间飞行器业务几乎没有进展。2019年3月26日,针对2015年“三大概念”炒作,上交所对华丽家族及有关责任人下达了通报批评的纪律处分决定。

这期间,华丽家族股价整体震荡下跌,只在2020年7月有过5.07元/股的短暂小高峰。

2021年7月9日徐翔的出狱,并没有给股民带来好消息。华丽家族继续下滑,截至2023年5月18日,报收3.43元/股,市值55亿元。较泽熙投资2015年9月抄底时的股价跌超六成。而泽熙投资持股市值仅为3亿元,较此前高峰缩水17亿元。

来源:Wind数据

另外,2020年以来,华丽家族业绩连年下滑。2022年,营业收入为2.11亿元,同比下降59.71%;净利润为6989.06万元,同比下降20.54%;扣非归母净利润为7315.67万元,同比下降12.31%。

股价和业绩双双遇冷,难怪徐翔“忍无可忍”,开始了资产保卫战。

“泽熙系”再度活跃?

这并不是徐翔出狱后首次成为市场的焦点,不久前其与应莹的离婚案才刚刚迎来争议判决。但从徐翔对外屈指可数的公开表态不难看出,其重心依旧放在自己旗下的几家上市公司身上。

2021年11月,出狱4个月的徐翔首度发声,就是为了否决文峰股份(601010.SH)提出的资产收购方案。

当时,文峰股份子公司文峰汽车本拟斥资5.38亿元收购四家标的公司。不过蹊跷的是,四家公司只有一家净利润为正,且在双方签署的《补偿协议》中,出售方承诺的业绩还出现了负数。同时,标的公司还存在被文峰集团占用资金的情况,文峰股份若想买下标的,还需先替文峰集团还债。

来源:文峰股份公告

在此背景下,徐翔公开怒斥上市公司,称“标的资产估值过高,质量平平,文峰股份大股东涉嫌掏空上市公司利益。坚决反对此次收购方案。”

作为公司二股东,徐翔的发声自然不能被公司忽略。最终经历一波三折后,文峰股份终止了对四家公司的收购。

此后,徐翔便再度沉寂,甚至离婚案宣判时也未表态,直至华丽家族业绩出现危机。罕见发声的背后,也说明了事件的严重程度。

不过,徐翔虽然鲜少露面,但这并不妨碍其继续投身于自己热爱的资本市场。

应莹曾在离婚上诉状中称:“徐翔出狱至今已快两年,双方并未共同居住,也鲜少联系,连接触都没有。”而据“市界”报道,接近徐翔的知名人士称,出狱后的徐翔正在参与上市公司相关的工作,提高公司管理水平。

目前,“泽熙系”持有的上市公司除文峰股份、华丽家族外,还包括宁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等。2021年下半年以来,这些“徐翔概念股”都变得比以往更活跃了一些。

如宁波中百,其先是在2021年9月与中建四局达成和解意向,借此冲回负债3.15亿元;随后又将大量资金投向股票定增市场,标的包括谱尼测试、科翔股份和派能科技;同时,宁波中百还多次出售旗下房产,用以回笼资金。

今年3月,宁波中百已经清仓了谱尼测试股份,套现1.14亿元;5月,宁波中百又在高位精准减持西安银行(600928.SH),累计套现1.49亿元。减持后,西安银行股价急转直下。

来源:宁波中百官网

大恒科技也曾多次做出投资举动,包括购买私募基金产品(已终止)、投资半导体领域的股权投资基金、参与谱尼测试定增等。

同期,备注为“上海泽熙”“泽熙投资”的机构,还多次现身上市公司调研的公告信息中。

种种迹象表明,蛰伏已久的“泽熙系”正在重出江湖,而坐过牢的徐翔也开始敬畏市场和监管,或许从长远角度看,挫折对于高歌猛进的“泽熙系”是个反思的机会,有助于其未来更健康、良性的发展。一定程度上来讲,徐翔要求华丽家族转型的新兴高科技行业,也正是目前市场的热点方向,但投资与实业之间始终存在不小差距,徐翔能否将股市中的神奇转化到公司业绩上,目前看来还存在变数。

你对出狱后的徐翔有怎样的印象?支持华丽家族转型吗?评论区聊聊吧!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871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