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开发者要上市:阿里“撑腰”,3年半入账8.62亿

2023-01-21 09:59:58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01-21

与供应商数据“打架”?

作者/于婞 编辑/武丽娟 来源/野马财经


在过去的三年中,“健康码”一直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存在,无论是外出吃饭、乘车、娱乐还是工作,出示健康码成为进入场所的固定动作。


大汉软件就是健康码背后的一家服务商,承接了上海、天津、江苏等多地的健康码开发和运维工作,还参与了“国家个人健康信息码”国家标准起草。在疫情刚开始的2020年,大汉软件营收大涨34%。


2021年,大汉软件向上交所科创板发起了上市申请,历经两轮问询后终止IPO,转而又向深市创业板发起冲击,并在近日回复了深交所的第二轮问询。


如今,随着政策的转向,健康码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除了养老院等一些特别场所,扫码不再被强制要求。


失去健康码的业务后,大汉软件还剩多少底牌?能否支撑起一个IPO?

3年半入账8.62亿


大汉软件是一家电子政务软件行业软件开发商和技术服务商,主要为我国各级政府及其组成部门提供“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数字政府门户平台建设及相关运维服务等。


它过去三年负责的一个产品我们几乎每个人都用过——健康码。


《招股书》显示,2020年初以来,大汉软件承建或参与建设了国家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上海随申码、天津健康码、江苏苏康码、山东省电子健康通行卡和广西健康码等的开发建设和运维保障工作。

来源:大汉软件《招股书》


对健康码相关的承建或参与工作,使得大汉软件迎来了自己业绩的小高峰。


2019年-2021年以及2022年1-6月(下称“报告期”),大汉软件的营业收入分别是2亿元、2.68亿元、2.93亿元、1.01亿元。


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661.02万元、7780.66万元、7009.76万元、1443.28万元。


其中,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34%,净利润同比增长37%。这也是报告期内业绩增速最快的一年。


从细分业务来看,“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是大汉软件报告期内的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增长27.77%,2020、2021年的营收占比都在57%以上,2022年有所滑落,占比47.97%。


“互联网+政务服务”又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一网通办、互联网+监管、互联网+督查、健康码。

来源:大汉软件《招股书》


数字政府门户平台建设在报告期内的营收占比逐年降低,分别是37.14%、26.02%、23.17%、8.31%。


同期,运维服务的营收占比逐渐升高,分别是9.42%、14.96%、16.8%、37.34%。


如今政府门户平台等系统建设逐渐完善,健康码也在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运维服务占比越来越高的趋势下,大汉软件成长性如何?


在深交所的问询中,大汉软件表示,“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市场还会向乡村延伸、线上线下融合不够,以及网站建设的使用需求都在发生变化,这都说明该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量。


阿里“撑腰”


大部分人都有过使用健康码或网上政务服务的经验,可以发现,这些应用程序的操作很大一部分都在微信或支付宝上进行。


事实上,作为终端客户,部分地方政府并不直接与大汉软件数字政务商合作,而是与阿里云、腾讯云等集成商签订总包合同,再由其对相关项目进行分包。


而大汉软件能揽到健康码等开发运维的工作,或许正因为阿里的背后支持。


2019年1月,大汉有限(大汉软件前身)股权转让,云鑫创投以3876万元的转让价款拿到了公司6%的股权;同年2月,大汉有限增资,云鑫创投又认购1.41亿元股权,并一举成为了大汉软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19.4%。


此外,云鑫创投持有远景数字48%的出资份额及持有远景数字普通合伙人金蚂投资10%的股权,而远景数字持有大汉软件3%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云鑫创投正是阿里旗下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来源:罐头图库


在云鑫创投入股大汉软件次年,其关联方阿里云等即成为大汉软件前五大客户。疫情发生时,大汉软件也很顺利地承接了部分健康码的开发运维工作。


报告期内关联销售金额也大幅增加。《招股书》显示,公司与支付宝及其阿里云等存在关联销售及关联采购,报告期内分别为1.72万元、2177.35万元、3024.73万元和1003.96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0.01%、8.13%、10.32%和9.89%。


与供应商数据“打架”


背靠大佬,大汉软件的上市之路并非就能高枕无忧。


早在2021年6月,大汉软件就曾申报过沪市科创板。但经历了2轮问询后,以失败告终。


对于终止的原因,大汉软件表示,上交所曾对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提出过疑问,为了加快上市进程,转而由科创板转向创业板。


然而,在最新的申报中,大汉软件还出现了信披数据“打架”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在新三板挂牌的科睿特(836679.NQ)同时为大汉软件的客户和供应商,其中2021年大汉软件向科睿特的销售金额为193.81万元。

来源:大汉软件《招股书》


但从科睿特披露的年报数据来看,2021年其对大汉软件的采购金额为140.71万元。双方披露数据相差53.1万元。

来源:科睿特年报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柏文喜表示,与供应商数据打架的问题表明公司可能存在数据失实疑点,容易让市场对公司的诚信问题产生联想,对公司IPO十分不利。


不过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张昇立律师指出,如果是可以解释的差异那么即使存在差异金额也是正常现象,比如供应商和公司的事实相同但是统计口径存在差异,或是差异金额占比极小且原因清晰,亦或是存在差异的科目对其他数据的准确性无明显影响且会计师已关注并采取相应措施。当然,存在差异本身仍值得关注,一是可能暴露潜在的业务流程和管理制度存在问题,二是可能影响其他数据的准确性,一根线头牵扯出其他问题。


如今背靠阿里的大汉软件,能否在健康码退场之后,顺利入局资本市场?你用过大汉软件开发运维的健康码吗?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123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