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又一供应商冲刺IPO,温州田氏家族浮出水面

2023-01-16 10:30:53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01-16

年入14亿的壹连科技爱用“学生工”?

作者/刘钦文 编辑/武丽娟 来源/野马财经

乘着新能源的东风,近几年,不论是蔚小理等整车厂商,还是以宁德时代为领头的电池企业,均迎来了业绩和二级市场的“一路上扬”。相关产业链企业也纷纷竞逐资本市场,期望进一步做大。A股也迎来了诸如“宁德时代供应商IPO潮”“特斯拉供应商IPO潮”等。

但这些企业也往往面临着大客户依赖,深度绑定下游客户企业等风险。深圳壹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壹连科技”)也是一员,既是小鹏汽车、北汽新能源、零跑汽车、威马汽车等整车厂商,也是宁德时代、亿纬锂能、蜂巢能源等电池企业的供应商。

拥有着众多知名客户的壹连科技,背后是温州人田王星的创业史。田王星能否带领壹连科技走出一条新路?

年入14亿,六成来自宁德时代

壹连科技是一家集电连接组件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产品提供商。

所谓电连接组件就是将各种电子部件通过焊接、压接、铆接等方式组合在一起,实现电芯间串并联,并采集温度信号和电压信号。或是实现整车内各模块设备间的大电流传输等。

壹连科技的主要产品涵盖电芯连接组件、动力传输组件以及低压信号传输组件等各类电连接组件。可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工业设备、医疗设备、消费电子等多个领域。

市场需求下,壹连科技形成以新能源汽车为发展主轴,医疗设备、消费电子等为辅的格局。下游客户包括宁德时代、小鹏汽车、北汽新能源、威睿电动、零跑汽车、威马汽车、欣旺达、亿纬锂能、深澜动力、瑞浦能源、蜂巢能源、迈瑞医疗、尼得科、多美达等国内外各领域知名企业。

图源:《招股书》

其中宁德时代常年位列壹连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壹连科技超过60%的营收均来自宁德时代。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2022年1-6月(下称“报告期”),壹连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7.35亿元、6.99亿元、14.34 亿元、10.56亿元。其中宁德时代分别贡献59.71%、62.38%、64.72% 和63%。

2021年壹连科技能够突破十亿大关,实现营收的翻倍增长,同样少不了宁德时代的助力。2020年至2021年,壹连科技对宁德时代的销售金额大幅增长,从4.36亿元增至9.28亿元。

“宁德时代供应商扎堆IPO,一方面说明宁德时代的快速发展带动了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共同发展与成长,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些拟IPO的供应商在看好未来并在寻求发展中面临资金压力的同时,对于市场过于集中于宁德时代也存在一定的担忧,因而希望通过上市来分散投资风险。”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

同时,在2021年6月,宁德时代通过长江晨道间接投资入股壹连科技。

2021年6月23日,壹连科技与员工持股平台厦门奔友,以及投资机构长江晨道、宁波超兴签署《投资协议》。长江晨道、宁波超兴的增资价格为18.13元/股,三者合计出资9697.6万元。增资后,长江晨道持股比例9.01%,成为壹连科技第四大股东。

长江晨道的主要投资领域为“对新能源产业投资”,备案时间为2017年11月28日。长江晨道共有11位出资人,其中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问鼎投资有限公司为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持有长江晨道15.87%份额;北京华鼎新动力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湖北长江招银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湖北省长江合志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 3家为宁德时代股东,合计持有长江晨道的38.09%份额。

违规使用“学生工”,

部分员工未缴纳五险一金

面对日益增多的订单,壹连科技雇用了许多劳务派遣工和实习大学生来降低成本。《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壹连科技的劳务派遣人数分别为70人、250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4.67%、12.65%。

根据《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用工单位应严格控制劳务用工数量,企业使用派遣的劳务用工比例不得超过10%。

“根据《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和用人单位违反本法有关劳务派遣规定的,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按每人5000-10000元的标准处以罚款,吊销劳务派遣单位的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如果用人单位对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劳务派遣单位和用人单位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以使用2000名员工的企业为例,可用人数为300人,超额使用1700人,劳动部门可处以最高1700万元罚款。”宁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彤律师表示。

劳务派遣工被限制后,壹连科技与河池市技工学校、桂林技师学院等职业学校合作,在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2021年7月至2022年2月期间使用了许多“学生工”。

“学生工”的岗位为总装员或检验员,用工周期为1-6个月,平均每小时单价为15元左右,劳务派遣的平均单价为20元左右,劳务外包为22元左右,正式工为27元左右。

图源:《招股书》

经测算,若以正式员工替代实习生,2020年、2021年、2022年1-6月,壹连科技增加的费用差额分别为2.68万元、337.06万元、62.27万元。

且壹连科技子公司溧阳壹连还存在未与职业学校及学生签订三方协议的情形,不符合《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相关规定。

除用工问题外,壹连科技及其控股子公司,未给部分员工缴纳五险一金。《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壹连科技的员工总人数分别为1500人、1976人、2228人。截至2022年6月30日,有599-769人未缴纳社会保险,689人未缴纳公积金。大部分原因为新入职人员或个人原因放弃缴纳。

图源:《招股书》

以实际工资测算,报告期内,壹连科技的五险一金差额均在在1000万以上,2022年1-6月的差额为1478万元,占到当期净利润的16.81%,2021年甚至占到21.28%。

“有很多企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降低人工成本,提高企业利润。劳务派遣工和实习生可以用,但是应符合国家规定,遵守比例要求。其次,从企业的发展来看,这种用工方式对于企业的长期发展是不利的,使用大量短期工没办法及时提高人工素质,来提高生产效率以及生产质量。并且披露之后,对于企业的品牌度,美誉度,也必然会造成影响。”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颜景辉表示。

壹连科技则在《回复函》中表示,“曾存在的劳务派遣用工人数超过用工总量10%、未与职业学校及学生签订三方实习协议的情形已消除,被有关部门处罚的风险较小,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对本次发行上市不构成实质性障碍。”

田氏家族浮出水面,关联交易引问询

壹连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为田王星、田奔父子。田王星1958年出生于温州,高中学历。于1991年创办深圳侨云电子有限公司(壹连科技前身)。目前,田王星为壹连科技董事长,田奔任董事、总经理。双方合计支配81.43%表决权。

图源:壹连科技官网

田氏家族中,田王星的妹妹田海平一家也做着和壹连科技相近的业务,黄献川为田海平配偶,黄田为田海平、黄献川之子,江苏侨云由黄献川持股100%,上海侨云科技由黄献川持股15%、黄献川之子黄田持股85%。两家公司为线束生产商,主要产品为工业设备类、消费电子类及医疗设备类低压线束。其中田王星、田海平还曾在上海侨云科技担任董事,于2021年1月辞任。

一个家族在同一片土地做着相近的业务,难免会有业务交叉和关联交易。

2019年-2021年,壹连科技与上海侨云科技的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47.91万元、619.47万元和217.78万元,采购内容为原材料。

除了关联采购之外,双方还有不少的同类业务,存在部分业务重合。报告期内,江苏侨云、上海侨云科技两家公司累计同类业务收入合计7.16亿元,占壹连科技累计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18.47%,累计毛利润为2.04亿元,占壹连科技的累计主营业务毛利润比例为23.75%。

业务重叠,必然也存在客户、供应商重叠。双方的重叠客户交易额均比较小,重叠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则相对较多。报告期内,壹连科技向与江苏侨云、上海侨云科技重叠的供应商采购金额占其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20.21%、20.23%、15.3%、14.55%。

图源:罐头图库

这也引来深交所问询,要求壹连科技说明,“关联方企业与重叠客户、供应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交易定价的公允性,是否存在资金闭环或特殊利益安排。”

“经向重叠供应商确认,其与壹连科技、江苏侨云、上海侨云科技的交易是独立进行的,不存在联合议价、捆绑采购的情形;交易按照市场价公允定价;不存在关联方代垫成本费用、利益输送或特殊利益安排。”壹连科技表示。

此外,2019年时,田奔配偶的父母通过持有的广州晟峰建设有限公司,向壹连科技提供装修工程服务,金额281.55万元。

“家族企业通常的运行轨迹是,在初创期由于信任成本相对比较低,便于企业快速发展。当家族企业运行到相对成熟的阶段,有了一定利润或利润丰厚之后,家族企业应当健全公司治理结构,完善激励机制、完善监督和约束机制,不断提升家族企业管理水平,规避家族成员参与企业经营带来的寻租风险。”家族信托董事总经理程万芳表示。

你对宁德时代供应商扎堆IPO有何看法?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123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