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亿“海信系”拆芯谋第5家上市公司,高管重叠独立性受质疑

2023-01-16 10:27:09
野马财经
关注
2023-01-16

前后不到半个月时间,“海信系”筹划新增2家上市公司。

作者/苏影 编辑/高岩 来源/ 野马财经

进入2023年,“海信系”征战资本市场的步伐仍在继续。

1月12日,“海信系”旗下海信视像(600060.SH)公告称,正筹划将控股子公司青岛信芯微分拆上市。这是继乾照光电(300102.SZ)入主计划官宣后,海信视像半个月内对资本市场的再次出手。

来源:海信视像公告

如后续进展顺利,乾照光电和青岛信芯微将分别成为“海信系”第4家及第5家上市公司。

公告后的一个交易日,海信视像股价微涨,截至1月13日收盘,其股价为15.75元/股,涨幅1.22%,总市值205.96亿元。

青岛信芯微是谁?

事实上,在一众家电企业中,海信是最早涉足芯片研发的国内彩电厂商之一。早在2005年,就研发出了中国第一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并产业化的数字视频处理芯片——信芯,并在随后十几年间,推出了从高清到全高清、再到超高清显示的全系列芯片产品。

2019年6月,海信将原有信芯研发团队与收购的东芝电视及宏祐图像团队整合,并联合青岛微电子创新中心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此次上市事件的主人公青岛信芯微因此成立了。

截至2023年1月12日,青岛信芯微共有13位股东,除了持股54.95%的海信视像和持股11.39的青岛微电子之外,还有多家机构投资者也对其青睐有加,包括常春藤资本、联合资本、华虹虹芯、汇创聚新等。

来源:海信视像公告

从业务来看,青岛信芯微主要负责液晶面板控制芯片及超高清图像处理芯片的开发,旗下产品包括TCON芯片(显示时序控制芯片)和画质芯片等,广泛应用于电视、显示器及商业显示、医疗显示等应用场景。

仅2020年,青岛信芯微旗下的TV TCON芯片就实现了超4000万颗的出货量,累计出货超过1亿颗,以超过50%的全球占有率稳居第一。

海信视像介绍,截至2022年6月底,公司旗下的TV TCON芯片出货量依然保持在全球第一。

海信视像提到,本次筹划控股子公司分拆上市,有利于拓宽青岛信芯微的融资渠道,提升公司和青岛信芯微的核心竞争力。“但分拆上市事项尚处于前期筹划阶段,实施过程中仍然会存在各种不确定因素,需满足多项条件方可实施。”

管理层交叉任职,是否影响分拆上市?

而在分拆上市计划发出后,有媒体也提到,目前海信视像和青岛信芯微尚存在高管交叉任职问题。

中国证监会的《上市公司分拆规则(试行)》(简称:《规则》)介绍,上市公司分拆后,上市公司与拟分拆所属子公司的资产、财务、机构方面相互独立,高级管理人员、财务人员不存在交叉任职。

而青岛信芯微董事长于芝涛目前在海信视像担任董事兼总经理,青岛信芯微的监事张然然也在海信视像任监事。

来源:天眼查

对于管理层交叉任职是否会影响分拆上市,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A股上市公司要求“五分开三独立”,其中五分开中明确规定上市公司与大股东应实行人员独立,但这里的高级管理人员是指经营人员,不包括董监。所以母公司高管担任子公司董事长、母公司监事担任子公司监事,并不会影响分拆。但是兼职可能会分散人员精力、或许无法做到专注。

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律师也持相同观点,他介绍,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因此,若公司章程无明确约定,董事、监事并不在高管范畴之内,则监事张然然不属于《规则》禁止高管交叉任职的情形。

至于董事兼总经理于芝涛任职分拆所属子公司的董事长,并非兼任的高管职务,严格意义上讲,也不属于高管交叉任职。

但杨兆全同时也强调,上市公司与分拆所属子公司之间人员的混同,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上市公司与拟分拆所属子公司的独立性和规范运作的能力,为母子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关联交易等危害证券市场、侵害投资者权益等培育不良土壤。

800亿“海信系”将迎来第5子?

海信集团成立于1969年,旗下拥有海信视像、海信家电(000921.SZ、0921.HK)和三电控股(6444.JP)三家在上海、深圳、中国香港、东京四地的上市公司。

其中,海信视像是“海信系”最早的上市平台,1997年,海信集团剥离电视产业核心资产海信电器(海信视像前身)在上交所上市。2019年12月公司更名,同时大股东海信集团将公司控股权转让给海信控股,交易对价32.41亿元。目前公司实控人为青岛市国资委。截至2022年三季度,“海信系”旗下的上市公司总资产约为892.16亿元。

而就在2周前,海信视像刚刚官宣了第4子的入主计划,即通过增持股份拟最终取得LED厂商乾照光电的控制权。

来源:海信视像公告

海信视像首次在乾照光电露脸是在10个月前,2022年3月11日,海信视像曾参与乾照光电的15亿元定增,出资4.96亿元获配售6200万股,持股比6.93%,成为当时最大的发行对象。

从后续表现来看,很明显,海信视像对乾照光电的欣赏并不止于参股。定增官宣后的3月-12月期间,海信视像多次增持,斥资约9.26亿元拿下1.19亿股股份,跃升至乾照光电的第一大股东。

截至12月30日,海信视像在乾照光电的持股比为20%,前后总投资达14.22亿元。

来源:罐头图库

在此期间,与股权变更同步进行的,还有乾照光电近期密集的人事变动。

先是今年11月30日,在乾照光电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海信视像财务负责人王慧、海信视像助理副总裁李敏华被选举为乾照光电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而这也是“海信系”高管首次进入公司管理层。

一个月后,12月30日,乾照光电董事、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蔡海防及副总经理张先成宣布辞任。

蔡海防离任,董事会出现1名非独立董事席位空缺,海信视像因此提请召开股东大会,并提名了何剑出任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同日,崔恒平也被聘任为新的总经理。

具体来看,崔恒平是在2019年加入乾照光电的,任公司执行总裁一职。而与前两位新董事一样,被提名的何剑也是不折不扣的“海信系”,历任海信视像品保部副部长、模组整机部部长、青岛智动精工电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位,目前是海信宽带多媒体公司副总裁。

海信视像表示,何剑长期从事激光器、显示器件和模组相关工作,熟悉行业发展动态,拥有产业链资源整合能力,具备任职乾照光电非独立董事所需的必要经验。

世界杯热潮后,“海信系”舟行何方?

除了两次向资本市场进军带来的关注度外,事实上,最近两个月的家电市场,海信集团是当之无愧的顶流,这和其卡塔尔世界杯官方赞助商的身份有关。

12月18日,在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前夕,海信集团董事长林澜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全国客户大会上介绍,“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到现在,全球发生了很多变化,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需要一届世界杯”。据国际足联预测,本届世界杯的全球观看人数将突破50亿人,作为官方赞助商,海信也获得了有史以来全球最高的关注。

事实上,在国际体育赛事赞助方面,海信集团已经是老手,2016年-2022年的每一届欧洲杯、世界杯,海信家电都参与了赞助。单是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海信电器投入资金就在1亿美元左右。

而海信集团之所以大手笔赞助,也与其全球化战略息息相关。早在2006年,时任董事长周厚健提出了“海信未来发展,大头在海外”的国际化战略,并成立了国际营销公司。

过去几年,海信集团还在海外连续并购了日本东芝电视、欧洲厨电巨头gorenje、全球汽车空调巨头日本三电控股,成为世界产业并购市场最活跃的中国企业之一。

来源:罐头图库

而海信长期坚持国际化战略布局也为公司营收带来了不错的反馈,从集团数据来看,2021年,集团实现总营收为1755亿元,同比增长24%。其中,海信海外实现收入731亿元,同比增长33%,占比达到42%。

今年上半年,海信ULED电视在全球市场表现良好,在北美、澳洲、南非等重点市场涨幅超30%。

不过,重金投入的海外市场虽然为海信维持了营收增长,但盈利方面面临的压力也不容忽视。年报显示,2021年,海信家电实现净利润23.43亿元,同比下降17.68%;海信视像实现净利润15.95亿元,同比微增4.57%,与去年89%的增速也有着明显差距。

禹唐体育商业负责人李晨分析,企业参与世界杯赞助的背后,需要有产品、全球渠道网络、资金等各方面综合能力的支撑。要取得好的赞助效果,4年内企业至少要花相当于赞助费2到3倍的资金,并且把战线拉长,而并非世界杯那几十天的时间。“这是一场长线的投入,赞助世界杯仅仅是开始。”

只有企业能将赞助的巨额资金,转化为企业、品牌长期的竞争优势,并在营销体系搭建、跨界合作、线上与线下资源互补、特许商品开发等方面完成质变,或许才有笑到最后的资本。

而如今,无论是布局LED厂商乾照光电,还是分拆芯片子公司青岛信芯微单独上市,或均是海信集团为开拓、完善多元业务、提升全球竞争力做出的努力。

您买过海信品牌的电器吗?对于“海信系”对芯片子公司的分拆上市计划,您怎么看?欢迎评论区聊一聊。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野马财经
2123文章
·
0评论
·
106粉丝
野马财经——穿透资本迷雾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