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围堵总部,蘑菇承认没钱,多地加码严控“长租短付”与租金贷

独角金融独角金融
发布时间:2021-02-09 11:48:04

长租公寓又闻惊雷!

图片

  

作者:戴鄂

编辑:吴婷婷

来源:独角金融


长租公寓又闻惊雷!

 

先是有传闻称,蘑菇租房平台上属于房东的租金提现被延期,而且延期已经长达近2个月,随后大众网报道,2月3日,蘑菇租房位于上海静安区的总部被几十名公寓房东围堵,要求讨回没有提现的公寓租金。

 

事态越来越紧张,蘑菇租房创始人兼CEO马晓军在2月4日凌晨发了一封给房东们的公开信,确认公司真的没钱了。


1

运营没钱了,新战投也失了信心


2014年蘑菇公寓诞生,当时是做自营公寓业务。2015年转型为蘑菇租房平台,向大小房东推出蘑菇伙伴管理系统。

 

根据马晓军的介绍,2016到2018年的发展还是不错的,获得了多轮融资。但是,从2019年初开始,第一轮资金危机就出现了。

 

表现是计划内的融资未能到位、战略上的失误、人力成本激增,致使蘑菇租房陷入了经营危机。后来,公司通过调整战略、裁员、推出收费业务等各种手段熬过了这一次危机。

 

然而,2019年底的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了长租公寓行业,蘑菇租房CEO表示自家也未能幸免。

 

马晓军说:“为了应对挑战,公司核心高管团队停薪、员工欠薪缓发、我和创始团队向银行贷款、找朋友借钱筹集了千万元资金借给公司,机构股东也给予数千万元贷款支持,情况得到好转。”

 

那为什么现在又没钱了呢?

 

马晓军说,本来有2家战投要给钱了,但是近期发生的房东上门讨债,及引发的暴力事件让投资者丧失了信心。

 

图片

 来源:马晓军公开信

 

马晓军表态,蘑菇租房2月3日起已经关停了在线支付业务,所有高管不会离开上海,公司及高管将随时配合政府相关部门的调查,并欢迎有钱的投资人来收购蘑菇租房。他还表示:“公司正在积极与潜在合作方洽谈,我们会通过公告与大家同步最新进展。”

 

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就此事电话联系了蘑菇租房运营公司及其子公司,其中深圳市蘑菇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的一位徐女士介绍说:“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已经介入了(蘑菇租房事件),后续情况(蘑菇租房)会公告出来。”

 

虽然现在很窘迫,但是从过去的几轮融资来看,蘑菇租房还是有过一段时间的高光时刻。


2

多轮融资,有“大金主”来了又走


公司官网介绍,2014年1月,蘑菇公寓就获得了平安创投和IDG的3000万元A轮风险投资。当年10月,又获得了海通开源基金领投,IDG、平安创投跟投的B轮2500万美元风险投资。

 

图片

 

到2015年8月,蘑菇的B+轮融资又得到了KTB的3000万美元投资。

 

接下来的C轮、C+轮融资,都可以看到马云实际控制的蚂蚁集团的身影,史玉柱也通过巨人网络参与进来。其中C轮融资,蚂蚁集团投入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巨人网络集团、蚂蚁集团跟投。

 

天眼查显示,蘑菇租房运营主体是上海朔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在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中,第2号股东上海鼎创智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平安集团的背景,平安人寿、平安财险分别持股24.33%;海通开元、云锋投资、巨人网络依然在列。

 

图片

 

蚂蚁集团100%持股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2019年7月8日将所持18%的股权转回给了马晓军,至此退出了蘑菇租房。

 

图片

来源:上海朔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报

 

融资能力尚可,30000家公寓出租机构有一大笔租房收入放在蘑菇平台上,那么上门讨钱的公寓房东们他们的钱去了哪儿呢?

 

2015年初完成转型滞后,蘑菇公寓变成蘑菇租房,这个时候的公司已经成为了一家轻资产的综合租赁平台。

 

蘑菇租房为公寓商家提供公寓SaaS管理系统,为租客提供真实租房平台。它对接了支付宝平台,可以实名认证,可信度较高。蘑菇租房推出过无押金租房的模式,芝麻信用达到一定的分数便可以享受这种服务。

 

资金流方面,租客使用蘑菇租房系统交付租金,每一笔扣除一定的服务费(千分之三),然后公寓商家在蘑菇租房平台上提现。

 

此前,租客交付租金之后,公寓方往往一天左右就可以提现,2020年下半年开始,部分公寓方发现提现难到账,到账期逐渐延长到1个星期。近日,发生了租金提现期被延长到了2个月,这也成了矛盾爆发的原因。

 

既是“轻资产”,公寓无法提现的租金的去向更加令人匪夷所思。

 

长租行业继蛋壳事件后,临近春节又出现蘑菇租房事件,这再一次触动了监管敏感的神经。

 

3

严控资金池、租金贷


2月初,闻风而动的北京、上海、深圳监管部门又出新规,压缩了长租公寓行业“长租短付”模式的生存空间,抑制了“资金池”的形成,并再度点名严控“租金贷”。

 

图片

 

2月1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就《关于开展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为期10天。

 

该通知提出,深圳市内住房租赁企业要在商业银行开立专户,用于收取租户的押金及租金。超过4个月租金数额的部分资金,开户银行要监管,或者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银行保函进行担保。

 

对于租金贷,该通知要求,贷款资金必须由金融机构拨付到租户个人账户。

 

2月2日,北京市住建委、市场监管局、网信办、地方金融监管局、北京银保监局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本市住房租赁企业经营活动的通知》,自3月1日起施行。

 

北京市的要求更加直接了当:比如住房租赁企业预收租金数额原则上不得超过3个月租金,贷款机构不得将承租人申请的“租金贷”资金拨付给住房租赁企业。

 

2月4日(马晓军公开信当天),上海市发布《关于进一步整顿规范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实施意见》,提出了十分详细的措施。该意见特别提到了租房押金的管理,另一方面关于“租金贷”,要求原则上不得新增该项业务,“确保2022年底前贷款金额调整到占企业租金收入比例15%以下”。

 

图片

 来源:上海市住建委网站

 

长租公寓未来能够良性发展吗?蘑菇租房能否走出困境?你怎么看?欢迎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