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董明珠罗永浩张近东……2020年“翻车”的十大企业家

财视传媒财视传媒
发布时间:2021-01-23 15:06:15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财经传媒(ID:caishiMV)


2020年,疫情突如其来,给本就不景气的全球经济蒙上一层冰霜,九成企业受到疫情影响,业绩出现下滑。环球同此凉热,身处其中的企业家们也未能幸免。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我们梳理了2020年“翻车”的十大企业家,其中或因个体原因,或受环境影响。有的企业家倒在了自己一手设的困局里,有的则在时代的车轮下终成为一粒灰,不少企业家甚至无法逃脱曲终人散、锒铛入狱的命运,令人唏嘘。当然,更多企业家的翻车是暂时的,他们仍将以坚韧的毅力涅槃重生、负重前行。

 

卡死了!董明珠直播首秀销售额仅22.53万元


4月24日晚8点,董明珠在抖音开启直播首秀,向观众介绍格力总部、旗下产品,顺带卖卖货。据统计,董明珠直播带货当晚,全网累计有431万的观看人数,但她带货的销售额仅仅只有22.53万元。究其原因居然是因为直播间太卡了。一场精心准备的直播首秀,因为直播故障导致画面极度卡顿,翻车了。直播1小时,格力的直播间近半时间页面卡、声音画面不断重复。观看人数如同过山车,最高峰值时14万人观看,一卡掉到了4万人。网友甚至在评论区直接留言,“格力总部用的是3G网络吗?”


原以为是王者,没想到是青铜。董明珠自己坦然表示“很失败”,这次首秀理所当然登上当天热搜。


西贝贾国龙“百元功夫菜”被疯狂吐槽


疫情以来,西贝贾国龙因为“哭穷”、“715”等言论屡次成为焦点,仍乐此不疲,继续在“作妖的路上”前进。2020年11月,以贾国龙名字命名的贾国龙功夫菜落地北京世纪金源购物中心。然而仅仅一个月,功夫菜就遭遇口碑滑铁卢,有顾客调侃说“花了200块吃了一顿外卖”、“也许是包装费功夫”。该店没有厨师,没有厨房,所有菜品都是半成品。就餐时,店员从保鲜柜取出半成品,放在卡斯炉上加热后,连着“锡纸盒”直接端上了桌。这样的就餐方式惊到了不少消费者。


消费升级的趋势下,消费体验越来越重要。如何提高食物的质量、提升食客的用餐体验,是线下餐厅赢得更多顾客的关键。贾国龙“功夫菜”借用噱头营销思维盲目开店,后续却无法提供等价的菜品支撑起这场营销,翻车是必然。食客总是爱“现做现吃”大于“加热”,难怪花了百元的消费者惊呼:“为什么我下馆子还吃不上现做的、热乎的?”


菜量少、菜价贵,“百元功夫菜”想不翻车都难!


学霸君资金链断裂,张凯磊梦碎在线教育


2021年元旦晚间,张凯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承认学霸君经营不下去了,并承诺学霸君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2020年12月27日,一张关于学霸君已经倒闭、员工工资拖欠不发的朋友圈截图引爆网络。许多任课教师和学生家长发起讨薪和退费。这一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12月29日,学霸君CEO张凯磊通过钉钉回应,公司目前正在筹钱、安置员工,并向政府汇报。


学霸君是张凯磊的第二次创业,张凯磊两度创业于教育培训行业,却两次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失败,令人唏嘘。2017年,是张凯磊最风光的一年。这一年,张凯磊入选了《财富》中国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和他一同入选的,还有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美团创始人王兴、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张凯磊是榜单中唯一一位教育领域的创业者。学霸君跻身行业头部,张凯磊频繁接受采访,谈论着如何将AI和大数据应用到在线教育产品中。


学霸君的崩盘之路,始于全力押注一对一模式。其它在线教育公司多从大班课、小班课入手,但大班课赛道过于拥挤。张凯磊决定另辟蹊径,走一对一模式,抢占细分市场。这种思路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忽视了一对一模式的重教师质量、高成本的问题。这种模式对教师资源有更高的要求,为了保证教师数量,就会降低教师招聘的门槛,师资力量大打折扣。一对一模式下,教师质量下降,直接体现为学生的学习成绩提不上去,家长的退费率就会升高,进而导致资金短缺,离崩盘也就不远了。


优胜教育爆雷,陈昊艰难自救收效甚微


2020年优胜教育爆雷,创始人兼CEO陈昊陷入“携款潜逃”漩涡。10月21日晚,陈昊在直播平台表示自己没有跑路,还向家长、员工及加盟商汇报了当日工作安排。同时承诺从10月22日起每天都会在个人抖音号直播,已有大型机构愿意帮助,让大家放心。陈昊曾在《非你莫属》boss团中担任职场酷评家,因其特立独行外加犀利的言论,一时成为“明星”酷评家。从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家变成了如今受人唾弃的管理者,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优胜教育爆雷的直接原因,是创始人陈昊过于自信,未能及时做风险预案,给公司增加现金储备。疫情期间,很多企业都在降薪裁员,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优胜教育不但没有这么做,只给总部降薪了20%,7月恢复正常之后还涨薪了。随着学生开学,公司收入骤减,资金链彻底断裂。更深层的原因,还是因为模式易被复制。优胜教育采取加盟制,除了10万的加盟费外,还有每个月收取加盟校区当月营业额的10%作为管理费。许多刚加盟的校区刚开始不太了解教培行业,但是做一段时间后基本上就可以摸清这个行业的套路和模式。于是很多加盟校区都抛弃了优胜教育,自己另起炉灶,并带走了原来的师资,导致优胜教育逐渐在市占率上失去优势。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华晨汽车祁玉民落马


12月4日傍晚,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正式落马被查。中纪委官网转引辽宁省纪委监委的消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距离华晨汽车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仅过去了2周。


2005年,祁玉民接手华晨汽车,这是华晨汽车连续亏损的第三年。祁玉民通过降价等手段,将华晨集团旗下汽车销量迅速抬升,2006年华晨汽车业绩明显好转,亏损同比下降38.69%。多方分析认为,华晨汽车过度依赖“拿来主义”使其始终缺少核心技术,失去前进动能,是造成其经营恶化的根源。这跟祁玉民本身不懂造车有关。《半岛晨报》在2006年采访祁玉民时,发现他不懂车型的排量、配置、价格、同品竞况等技术和市场,放言说只管大的战略发展方向,战术由总经理和下面负责。所以2009年华晨中华的销量走下坡路时,祁玉民不断推出新车型,新品牌,把能抄的都抄了,唯独没有核心技术,最后在市场上激不起浪花。而吉利、长安们早就掌握了核心技术,能制造出高性价比的原创车型,越来越懂车的消费者自然并不会再去买华晨的“拼凑”产品。


守业不成、严重掉队,燕京啤酒董事长赵晓东下台


2020年10月8日晚间,燕京啤酒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赵晓东因涉嫌职务违法,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不能正常履职。


赵晓东于1998年加入燕京啤酒,从负责设备管理、饮料产品研发开始,做到2017年9月被选举为燕京啤酒董事长。可以说,赵晓东是和燕京啤酒一起成长的。从李福成手里接管燕京啤酒时,燕京啤酒正处于业绩接连下滑的低谷期,外界对这个“70后”少帅寄予厚望。但是三年下来,燕京啤酒没有取得佳绩,还与华润啤酒、青岛啤酒的差距越拉越大,如今市值已被重庆啤酒反超。


据“AI财经社”的报道,啤酒专家方刚认为,燕京啤酒作为一家国有企业,有一些老国企的通病,市场化转型和创新意识都不够,保守被动、转型缓慢,啤酒行业是一个高端市场化的产业,掉队在所难免。燕京啤酒的文化血液里缺少闯进,理念保守,赵晓东又是一个守业董事长,缺少市场化的视角。赵晓东的管理风格也延续了燕京啤酒以往的风格,以保业绩为主,变革的动力不足。过去三年间,国内啤酒行业向高端化、品牌化发展,燕京啤酒在赵晓东的领导下仍墨守成规,已不太匹配行业的发展。


掉进大坑,罗永浩直播卖假货


刚上演完“真还传”(还债)的罗永浩笑不过3秒就翻车了。2020年11月28日,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了“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但几位消费者反馈,收到货的衣服不是纯羊毛,是假货。随即,罗永浩团队回收了五件羊毛衫送检,结果显示确实为非羊毛制品。罗永浩方面称,已经报警处理,在我们发起维权的同时,即刻起,对所有购买了该产品的消费者,代为三倍赔付。


对于出现假货的原因,交个朋友直播间解释为,是渠道贸易商成都淘立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供货方——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伪造文书,涉嫌伪造假冒伪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诈。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解释说,假货羊毛衫是因为仓库出错,发错了产品批次,将全力配合交个朋友直播间,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参考辛巴卖假燕窝被曝光,这次事件的余波至今仍未完全散去。对于直播团队来说,做好选品和审核,选择好合作伙伴,才有可能稳妥地在这个行业发展下去。


马云失言遭“群殴”,连累蚂蚁集团IPO


2020年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发表演讲,公开批评金融监管体制,称之为"当铺思想",炮轰“巴塞尔协议是老年俱乐部”。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要求加强监管,维护稳定。随后,中央深改委会、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等多部门联合出台文件,直指蚂蚁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和套利模式。11月2日晚间,一行三会集体约谈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次日,上交所、港交所相继发出公告,暂缓蚂蚁上市。几天前,群众还叫马云“马爸爸”,几天后,人们叫他“万恶的资本家”。


马云翻车,外界推测导火索是其在上海外滩峰会的自负发言。马云的这些观点,与峰会上强调的“坚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序处置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等观点针锋相对。而坐在台下的正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构建者们,马云这次发言捅了“马蜂窝”。


2017年,支付宝变成蚂蚁,蚂蚁变成大象,在其中流动的巨额资金直接挑战了国家主导的银行体系。身为巨无霸的国有大型银行怎么也想不到,蚂蚁这样的小对手有一天会来抢走自己的利益。他们已经意识到要把这样的局势扭转过来,马云的高调发言,无疑吸引了监管的火力。


时也?命也?张近东二度“卖身”阿里


2020年12月4日前后,张近东父子把所持有的苏宁控股10亿股的股权,以及苏宁置业的6.5万股,尽数质押给了阿里系的淘宝软件。苏宁对此回应:苏宁控股集团持有苏宁易购3.98%的股权,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对苏宁易购战略发展和正常经营无实质影响。


苏宁集团已经成为了张近东的“一言堂”。2010年开始,线上经营模式如火如荼发展,张近东不愿放弃线下门店增长速度,错过了发展线上的最佳时机,曾经仰慕自己的刘强东创立的京东成为了苏宁不可忽视的对手。


线上不给力,线下烧钱,过去几年,苏宁处于现金流紧缺的尴尬境地,与阿里握手言和也被外界解读为“另有打算”。2015年8月,阿里投资约283亿元人民币参与苏宁的非公开发行股份,成为苏宁的第二大股东。此前,苏宁与阿里一直暗中较劲。有知情人士表示,张近东心里未必认可马云,无论是质押股权,还是出售非公开发行股份,都是其无奈之举。苏宁与阿里联手,是出于现金流紧缺所迫。2017年苏宁出资200亿元增资恒大,这笔战略投资随着恒大回归A股梦碎,也成了一笔暂时收不回来的巨款。


资产负债表发出预警,现金流捉急,留给张近东的时间不多了。


瑞幸咖啡自曝造假,陆正耀帝国坍塌


2020年4月2日,被称为“国货之光”的瑞幸咖啡自曝造假,一时间舆论哗然。2017年10月,陆正耀听从神州优车COO钱治亚的建议,开了第一家瑞幸咖啡门店。在不计成本的疯狂扩张中,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赴美上市。创立一年半即成功上市,瑞幸咖啡创下最快IPO纪录。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瑞幸咖啡砰然坠地,将陆正耀的“神州系”资本版图砸得摇摇欲坠。


中美关系僵化,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概股的日子本来就十分难过。“2011年开始,对于中概股的监管就在讨论,特别是近几年,中美之间的摩擦不断加剧,很多中概股受到了非正常性的干扰。”携程前CFO、百度资本前管理合伙人武文洁曾表示。瑞幸咖啡自曝造假之后,做空机构一度掀起了针对中概股的“做空狂潮”。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