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亿定增告吹,天齐锂业圈钱失败?

消费界消费界
发布时间:2021-01-22 11:54:52

资金链是企业的血液。

作者 | 妮蔻   

报道 | 消费界(ID:xiaofeijie315)



“一个头脑清醒的企业掌舵人,要把一半的时间花在资金的运用上”,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如是说。


资金链是企业的血液,是企业正常运转的保证。


当一家企业深陷负债泥潭时,还能活多久?


天齐锂业发展史


天齐锂业是国内最大的锂电新能源核心材料供应商,是我国锂行业中资源储备、产品质量领先的企业。

 

它成立于1995年,原名是射洪锂业,在2004年被天齐集团收购。

 

2007年,天齐集团与射洪锂业完成股份制改革,正式更名为天齐锂业。

 

三年后,天齐锂业在深圳交易所上市,目前市值899.41亿。

 

像铜、铝等有色金属资源一样,谁的供给端强大,谁就有定价权。

 

上市后,天齐锂业收购了上海航天电源20%的股权,开始布局锂电池产业。

 

2011-2014年期间,它先后取得了措拉锂辉石矿采矿许可证、收购了扎布耶锂业20%股权和泰利森母公司文菲尔德51%股权。

 

2015年天齐锂业斥资7170万美元并购澳大利亚银河资源有限公司。

 

2018年,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亿人民币)收购智力企业SQM23.77%股份。

 

此次收购后,天齐锂业元气大伤,负债累累,至今还没有恢复过来。

 

近期,天齐锂业又上了热搜,原因是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那么,天齐锂业为什么收关注函呢?

 

  · 股东上演“高抛低吸”戏码? ·  


2021年1月15日,天齐锂业发公告称,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9.26亿元。

 

公告称:将全部资金用于公司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以优化公司的资金负债结构,降低财务风险,改善财务状况。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指股份有限公司采用非公开方式,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行为。

 

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特点有:发行条件宽松、审核程序简化、信息披露要求较低、募集对象具有特定性、发售方式较为限制等。

 

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对象是公司控股股东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或其子公司。

 

定增股票定价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即44.92元/股)的80%,最终敲定发行价格为35.94元/股(上市公司最新股价报60.89元)

 

公告发布不久,天齐锂业便收到深交所发的关注函。

 

由于去年开始,天齐锂业股东多次减持公司股票,2020年5月19日,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天齐集团拟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886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

 

因此,深交所要求天齐锂业结合此次董事会决议公告前6个月内天齐集团减持情况,并对比此次定增价格,具体说明控股股东减持后又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的行为,是否实质上构成短线交易。

 

简言之,去年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多次高价卖出持有股份6%左右,之后天齐锂业又以现股价的80%低价卖给控股股东。中间存在一定的价格差。

 

深交所怀疑存在“高抛低吸”的短线交易嫌疑,需要天齐锂业作出解释。

 

收到关注函后两三天,天齐锂业马上终止了A股定增计划。

 

天齐锂业急于定向发行股票原因主要在于:负债率高,偿债压力大。

 

2017年-2020年9月末,天齐锂业的负债率分别为40.39%、73.26%、80.88%、81.27%,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具体情况如下:

图片

▲负债表


天齐锂业逐年上涨的高负债还得从一场“蛇吞象”收购说起。


  · “蛇吞象”收购,深陷债权危机 ·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锂金属储量约为1700万吨,按1吨金属锂制备5.322吨碳酸锂计算,为约9000万吨碳酸锂。

 

其中,70%锂矿资源来自卤水,卤水锂矿产量占比45%。

 

以盐湖卤水为主的南美洲占据全球50%锂矿石资源,主要由SQM、雅宝、Livent、Orocobre这几家控制。

 

SQM控制的阿塔卡玛(Atacama)盐湖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

 

多家巨头对它流露出购买意愿,比如说英澳矿业巨头力拓公司、加拿大Weh Minerals公司、天齐锂业、中国金沙江资本以及特斯拉。

 

SQM锂矿资源,天齐锂业垂涎已久。

 

SQM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由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的女婿庞塞(Ponce)家族通过Pampa公司控制。

 

2016年,天齐锂业想通过“竞购股权+购买股票和期权”的方式获得SQM的控制权。

 

但由于各种原因,庞塞家族反悔了,终止了该交易。此时,天齐锂业已购买了SQM公司2.1%的B类股权。

 

2018年,事情出现了转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加拿大萨斯喀彻温钾肥公司需要出售其32%的股份。

 

天齐锂业抓住契机,斥巨资40.66亿美元(约259亿人民币),收购了SQM23.77%股权,加上此前B类股,合计持有SQM25.86%股权。

 

这场被业界人士称为“蛇吞象”收购,显然是加杠杆行为。

 

要知道,当时天齐锂业的总资产不过187.15亿元,要完成这笔交易不得不向外界借款25亿美元左右,将面临巨大的还本付息压力。

 

天齐锂业称,这项交易共筹款42亿美元,包括自有资金约7亿美元(自有资金占比仅为16.7%)、境外金融机构筹资10亿美元、银团贷款25亿美元。


如果市场行情好,锂价持续走高,天齐锂业这种加杠杆行为也许可行。


不幸的是,遇上去杠杆和新能源车的低迷,锂价连续走低,差点将天齐锂业推向退市的道路。

 

很快,收购引发的债务危机也体现在天齐锂业的2019年中期财务报表上。


2019年上半年,SQM净利润为7000万美元,同比下跌47.5%,主要原因是锂产品价格走低。


同时,天齐锂业净利润1.93亿元,同比下降85.23%,同期财务费用增加10.1亿元,涨幅超6倍。


某财务人员称“天齐锂业的还款利率超过6%,属于高利率,公司利润仅够还息,还未计算本金。”


截至目前,天齐锂业仍受债务缠身的困扰,业绩虽有上涨,但始终难以cover债务。

 

根据新时代证券保守估计,在天齐锂业业绩持续保持高增长、锂价保持不变或者上涨、新能源汽车继续利好的情况下,2023年可还清债务,实现正收益。

 

两三年还很长,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好说,投资者们显然不会买账。

 

但如果大金主IGO的入场,天齐锂业的情况可能会有所转机。


图片

▲IGO方案


  · IGO入局,能否化解危机? ·  


IGO Limited(原名:Independence Group NL)是一家澳大利亚勘探和采矿公司。

 

根据2020年12月天齐锂业的公告显示,IGO将携14亿美元现金入场。

 

这场博弈得失如何?

 

天齐锂业付出的代价:

 

第一,泰利森25%股权;

 

泰利森位于澳洲,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拥有者及供应商,拥有全球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格林布什矿(Greenbushes)

 

2012年,天齐锂业募集了约38.76亿元收购了泰利森,成为泰利森控制方。


第二,泰利森矿产的优先供应权;


第三,奎纳纳4.8万吨氢氧化锂项目49%的股权。


奎纳纳是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拥有最优质的矿山资源。


天齐锂业得到的是:


第一,14亿美元现金;


其中,12亿用来还贷款,2亿用于奎纳纳提锂工厂的建设。


也就是说,还12亿美元本息后,加上银行的展期,天齐锂业就能渡过目前的债务违约危机。


第二,保持了泰利森控制权;


第三,引入澳洲本土企业IGO加快盘活奎纳纳。


目前,该方案仍在进行中,需要各方审批(中方、澳方、英国、银行等等),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有进展。

 

成也萧何败萧何,锂矿资源天齐锂业最大的价值,也是它最大的风险。

 

澳大利亚矿山Greenbush所有权风险大。

 

泰利森的Greenbush矿以最高矿石品位和最低的采选成本,天齐锂业提供了最低成本的锂精矿,270美元/吨的锂精矿使得天齐锂业的碳酸锂生产成本只有每吨3.6万元。

 

天齐锂业通过泰利森51%的股权包销了Greenbush的51%的产能,为9741万吨。

 

天齐锂业曾与泰利森签署过《分销协议》与《供货协议》等协议,如果天齐锂业在日常采购锂精矿过程中延迟支付货款的累计金额较大、逾期时间较长且未能及时补救,则可能造成违约。

 

违约的后果就是天齐锂业将失去Greenbush的使用权。

 

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28日,天齐锂业应付泰利森锂精矿货款逾期金额合计为7849.58万美元。目前来说,填补这部分缺口迫在眉睫。

 

图片


还有一点,澳大利亚于2020年6月5日宣布,修改有关外商投资的规定,其中包括:在外商投资引起国家安全方面的风险时,有权强制其退出投资。

 

如果未来中澳关系交恶,且澳洲政府宣布实行外商投资新规,有可能面临两个问题:

 

首先,Greenbushes采矿权2028年到期后,澳洲政府不给续约。

 

其次,澳洲政府通过法规要求天齐锂业退出。

 

智利SQM,为国有企业,资源税费高。

 

SQM单吨LCE生产成本大概3000美金/吨,加上资源税成本已经到5000-6000美金/吨,而且资源仅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到期需要续签面临风险。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外资IGO的入局,也是天齐锂业一种无奈妥协。


  · 资金链断裂,企业何以生存? ·  


“一个头脑清醒的企业掌舵人,要把一半的时间花在资金的运用上”,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如是说。

 

资金链是一个企业的血液,一个睿智的企业家,应该把三分之一的时间,甚至一半的时间花在资金运作上。

 

天齐锂业处于如今尴尬的境地,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资金链周转不行,不考虑自身的资金实力,光想拿下一流锂矿,导致自身负债累累,业绩增长总赶不上还本付息,预支了未来。

 

在现代企业发展过程中,决定企业兴衰存亡的是现金流,最能反映企业本质的也是现金流。

 

从古至今,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的公司不计其数。比如说风靡一时的ofo共享单车、熊猫直播等等。

 

导致企业资金链紧张或断裂的原因包括:

 

存货、应收账款大量增长占用营运资金,不仅容易造成公司资金链紧张,还会波及上游供应商。这点赊销类型的公司尤其需要注意。

 

高财务杠杆与大量借贷,比如说房地产、银行等金融企业,负债率普遍偏高。

 

还有像天齐锂业大量未偿还债务的公司,因此在资金链这块要更加小心谨慎。

 

盲目扩张与多元化,不少公司在经济景气的时候盲目收购扩张,特别是向非主营、陌生业务扩张,这些投资的投入产出比往往相距甚远,给企业资金链带来重大风险。

 

前几年,格力空调董明珠称要研发芯片,一直被众多投资者诟病,钱投了,就目前来看,尚未有实质性进展。

 

大量逾期担保,企业形成的担保链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旦受信任无法履行债务责任,便会被迫承担支付责任,承担过多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

 

资产价格泡沫破裂(特别是股票和不动产的价格),如果一家公司拥有大量的泡沫型资产,当这些资产泡沫破裂将使得财务报表上的资产价值严重缩水。

 

融资结构不合理,短贷长投是企业的通病,严重的融资会给企业资金链带来严重的压力。

 

严峻外部经济环境的冲击,金融危机或美债危机等宏观经济环境对企业资金面造成的负面影响。

 

企业控制人/控股人因素,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人可能对公司进行掏空、套现行为。

 

企业管理者要保证企业资金的物质性、周转性、增值性。

 

物质性指的是,资金作为企业再生产的物质条件,不管是有形财产还是无形财产。

 

周转性是指,企业资金的垫支与收回形成良性循环。

 

增值性,公司的资金必须投入生产,产生盈利。

 

目前,整个新能源锂业整体处于上行周期,主要原因包括新能源汽车市场景气、锂价格触底上涨,预计在2021年锂需求将持续上升。

 

同时,天齐锂业的优势在于布局了全球品质最高的锂矿和盐湖。

 

控股公司泰利森,拥有全球品质最高的硬岩型锂矿Greenbush;参股SQM,其拥有最优质盐湖Atacama开采权。

 

天齐锂业存在问题主要在于债务缠身,资金链紧张。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不得已引入IGO。

 

IGO能否化解天齐锂业危机,现在还不好下定论,但此事也给我们各大企业家提了醒。

 

资金链是企业的血液,需重视。否则,企业将举步艰难。



图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