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遭实控人指责“三宗罪”,拉夏贝尔内讧背后是什么?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1-01-03 19:58:07

“三宗罪”的指控下,公司两次延期回复监管函,到底为了什么?

图片


作者 | 王洪臣

来源 | 野马财经


一位是实控人,一位是董事长,走在退市边缘的拉夏贝尔被夹在了两位大佬中间。


从牵手到闹翻,邢加兴和段学峰只用了7个月。当初将总部从上海迁到新疆,3换董事长,6换总裁,股权悉遭冻结的邢加兴没少折腾,手握资源的段学峰也没少出力,如今却落得公开反目。


“三宗罪”的指控下,公司两次延期回复监管函,到底为了什么?



三国演义中,益州刘璋面对北方曹操的威胁,力邀同宗兄弟刘备入川相救。但不久之后他就发现刘备要“鸠占鹊巢”,后悔莫及。

 

拉夏贝尔(即*ST拉夏,603157.SH)董事长段学峰是不是刘备不得而知,但公司实控人邢加兴已经像刘璋一样后悔,甚至不惜自行召开股东大会,也要将当初亲自请来的“援军”赶走。

 

请神容易,送神难。

“三宗罪”背后另有深意?

1月3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对于近期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的《关于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自行召集股东大会有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公司对有关内容和资料仍在进一步核实、补充及完善中,申请延期至1月6日之前回复。


在此之前的2020年底,公司已申请过一次延期回复。而这件让拉夏贝尔多次延期回复的“尴尬事”,即公司实控人邢加兴将于2021年1月11日自行召开股东大会,罢免现任董事长段学峰。


 

对于为什么要将当初亲自请上门的董事长扫地出门,邢加兴给出了三个理由:


1、任职期间,段学锋未能深入了解公司的业务营运及管理以及在其任期内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下降;


2、未能根据其职责建立稳定的内部管理结构,亦未能确保本公司稳定经营;


3、为其本身或其他人士经营与拉夏贝尔相同的业务。

 

总结一下就是,邢加兴认为段学峰积极性不够,无所作为、三心二意,相当不称职。

 

但是,相较于邢加兴列举的“三宗罪”,上交所对这场内讧背后真正的原因更为关注。监管函明确指出,要求拉夏贝尔说明,邢加兴与段学锋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协议或安排?公司控制权到底在谁的手上?

 

对此,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指出,实控人罢免董事长“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利益冲突,尚待进一步观察。”

 

公告显示,作为持股比例25.91%的大股东,邢加兴曾于11月27日向公司董事会发出关于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请求,但在10天内董事会未作出任何回应。之后,邢加兴又在12月8日提请监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同样未见回应。

 

于是,邢加兴决定自行召开股东大会。

 

不难发现,邢加兴虽然名为实控人,提案却遭到董事会、监事会齐刷刷的无视,也就难怪上交所对公司控制权提出质疑。

 

对于上交所提出的双方是否存在“其他协议或安排”的另一质疑,普通投资者也有所议论。有投资者甚至直接指出,段学峰的目的是将自己的资产运作上市,任职董事长期间之所以不作为,其实别有深意。

                    图片

图片

图片来源:社交平台

 

那么,段学峰到底是怎么上位的?又是做了哪些事情,让投资者对他有这样的观感?

别有“家业”的董事长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2月,邢加兴向董事会提交了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包含公司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

 

辞职之前,邢加兴在个人债务与公司运营之间左右挣扎。2019年11月,邢加兴质押给海通证券的股份出现爆仓。同一时期,他直接持有拉夏贝尔的股票全部遭到冻结。

 

另一方面,拉夏贝尔在他的带领下连续两年亏损,2019年更是亏损21.66亿元,披星戴帽,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辞职后,邢加兴原本提名擅长“炒壳”的陆尔穗接任公司董事长,但双方并未谈妥。

 

今年4月份,投行出身的段学峰被邢加兴提名为非独立董事。随后,邢加兴被选举为拉夏贝尔董事长。

 

不难发现,无论是陆尔穗,还是段学峰,强项均为资本运作。而据《国际金融报》报道,邢加兴邀请段学锋担任董事长,目的是希望后者提升公司管理能力以及协调落实政府招商引资。段学锋也曾表示,拉夏贝尔落户新疆,会得到政府端的各项政策支持。

 

资金,对于债务缠身的拉夏贝尔来说尤为重要,而在段学峰加入后,一度也看到了希望。

 

2020年7月8日,拉夏贝尔更名为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由上海迁入新疆。几天后,在2020年新疆金融支持纺织服装产业发展银企对接会上,拉夏贝尔、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尔富”)、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疆恒鼎”)与当地多家银行、新疆交易集团签约,共计获得50亿元综合授信。

 

但是,拉夏贝尔能够从50亿元授信中拿到多少资金,至今仍是一个未知数。曾有投资者向公司询问相关情况,至今没有看到相关公告,似乎这50亿元授信与拉夏贝尔并无关系。

 

图片

图片来源:社交平台

 

但是,当初与拉夏贝尔一道签约,主营有机棉开发的迈尔富,此后却有大动作。

 

公开信息显示,西雅衣家商贸集团为瑞士知名快时尚品牌C&A中国运营公司,2020年10月,西雅衣家的股东变更为中科通融,也就是说,中科通融收购了C&A的中国业务。

 

图片

图片来源:天眼查

 

中科通融正是迈尔富的大股东,也是段学峰的老东家。而在担任拉夏贝尔董事长的同时,段学峰还担任着迈尔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图片

图片来源:中科通融官网

 

邢加兴认为,C&A与拉夏贝尔已形成同业竞争,而上述关系也成为他罢免段学峰的第三个理由。

 

其实,迈尔富收购C&A中国业务早有计划,而且拉夏贝尔也有参与。

 

2019年8月,在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下称“乌高新”)2019年第二批集中签约上,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与迈尔富签订合作协议,拟通过并购世界知名服装品牌落地乌高新,建立面向亚太、辐射全球服装企业总部,并着力打造乌鲁木齐现代化纺织服装产业园。

 

2019年10月28日,乌高新与迈尔富、拉夏贝尔共同签署三方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发起成立供应链公司,依托迈尔富及拉夏贝尔品牌资源、采购、生产管理、仓储配送、门店运营等实体产业为核心,打造新疆棉纺织供应链服务行业第一品牌。

 

此外,前文提到的新疆恒鼎是乌高新旗下企业与迈尔富的合资公司,负责以金融和科技赋能服装上下游供应链。

 

不难发现,从主营有机棉开发的迈尔富,到C&A的国内业务,再到新疆恒鼎的供应链服务,围绕段学峰,已经形成了一条颇为完备的服装上下游产业链。

 

此时,负债累累的拉夏贝尔,除了“A+H”这个很特别的“壳”之外,能够讨价还价的资本似乎已经不多。

 

“拉夏已经没什么可聊的了。”资深行业人士季明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对于公司能否成功保壳,季明认为“够呛”。

 

这样的背景下,前述部分投资者对段学峰产生“别有深意”的观感,似乎也并不奇怪。

 

但是,亟待“保壳”的拉夏贝尔已经等不及了。

债务重重的“中国版ZARA”

昔日的“中国版ZARA”,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公开信息显示,拉夏贝尔成立于2001年3月14日,是一家多品牌运营的自有品牌服装连锁零售企业,主要从事服装自主设计与研发、外包生产、品牌推广和直营销售。

 

创始人兼实控人邢加兴1972年出生于福建,在他筹备创业时,曾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一个叫La Chapelle(拉夏贝尔)的法国小镇,被当地的浪漫氛围感染,就将“拉夏贝尔”命名为自己的服装品牌。

 

2003年,服装行业受“非典”冲击,多数品牌纷纷撤销生产订单,而拉夏贝尔却逆势而上,加大马力生产,随后在市场的报复性消费中一炮而红,打响了名号。

 

邢加兴立志要将拉夏贝尔打造成“中国的ZARA”,对款式、设计和潮流的迅速反应,一度受到年轻女孩的追捧,是80后、90后女生的集体记忆。

 

图片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2014年,拉夏贝尔在港股上市。2017年,公司成功登陆A股,成为服装行业唯一一家“A+H”股。

 

也就是在上市前后,拉夏贝尔开始急剧扩张。数据显示,公司门店数量从2012年的1800多家,快速增长到 2017年的9400多家。

 

2018年,公司营收规模突破百亿元,但营收的翻倍增长却没有带来好的业绩,同年公司出现首亏。

 

2019年,拉夏贝尔的业绩迅速下滑,全年关店约4400家门店,平均每天关门13家。同时,因财务问题,拉夏贝尔不仅将总部大楼出租,旗下子公司还遭遇变卖或申请破产。

 

年报显示,2019年,在营业收入下降24.66%的同时,公司净亏损达21.66亿元。因连续两年亏损,拉夏贝尔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对于拉夏贝尔的衰落,季明认为有三个原因:团队老化、盲目扩张和缺乏创新。宋清辉也指出,拉夏贝尔等这些落败的快时尚品牌有共同的失败原因,就是都显得创新不足。“千篇一律的样式使消费者彻底失去了信心,创新对于快时尚领域尤为重要。”

 

目前,拉夏贝尔的债务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据最新的公告显示,自2019年12月9日至2020年12月9日,公司累计诉讼涉案数量为439起,涉案金额约15.23亿元。银行账户冻结情况方面,其实际冻结金额账户数共计85户,实际冻结金额合计约2.05亿元,公司被查封不动产账面价值合计12.97亿元。

 

面对债务危机,拉夏贝尔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将继续推进资产处置事项和争取外部融资等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增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

 

作为公司实控人,邢加兴的日子也不好过,其持有的25.91%上市公司股份,以及一致行动人、第二大股东上海合夏的8.25%,目前因股票质押回购违约,均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邢加兴与段学峰联手,将公司注册地迁往了新疆。而在过去一年中,拉夏贝尔总裁已经连换6人,这一现象在段学峰上任后也并未改变。

 

就在不久前的12月10日,接手总裁刚满一个月的章丹玲也选择了辞职,由张莹接任。

 

公司动荡之际,邢加兴、段学峰之间爆发内讧,宋清辉指出,这对“拉夏贝尔的负面影响很大,使其面临着前所未有严峻挑战。”

 

但是,两位公司重量级大佬不惜将拉夏贝尔置于这种风险之中,真正的诉求又是什么呢?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