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历史!包商银行破产,储户权益有保障

独角金融独角金融
发布时间:2020-11-25 11:54:04

包商银行曾经是知名资本系族“特猫肉”在银行领域的一枚重要落子。


作者:吴婷婷 戴鄂

编辑:缪凌云

来源:独角金融


包商银行曾经是知名资本系族“特猫肉”在银行领域的一枚重要落子。

 

2020年11月23日下午,银保监会公布了一则消息:同意包商银行进入破产程序。



1


再见,包商银行


在批复中,银保监会还提醒了包商银行接管组“如遇重大情况,及时向银保监会报告”。

 

 来源:中国银保监会

 

走到这一步,与包商银行目前的经营状况有着直接关联。

 

10天前,包商银行在中国货币网上发了两份公告:

 

一个是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认定了包商银行发生了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因此包商银行2015年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要进行全额减记,一个就是包商银行确认减记的通知。

 

 来源:中国货币网

 

全额减记,意味着包商银行不会支付已发行的65亿元“2015包行二级债”的所有本金,以及尚未支付的5.86亿元利息。

 

11月12日,包商银行通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注销了该债券。银保监会批复包商银行破产的落款日期也就是在这一天。

 

而到11月23日,包商银行已经被接管足足一年半的时间。

 

2019年5月24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决定对包商银行接管一年。期满之后,又因为疫情的缘故延长了半年的接管期。

 

来源:中国银保监会

 

在这一年半时间内,包商银行清产核资、改革重组的工作有序推进。新设立的蒙商银行,以及徽商银行收购承接了包商银行的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

 

原则上,包商银行总行及内蒙古各分支机构的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由蒙商银行承接,内蒙古以外各分支机构的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由徽商银行承接。

 

今年4月29日,徽商银行收购包商银行北京、深圳、成都、宁波四个分行的交易同一天获得了相关地方银保监局的批准,上述包商银行的四个分行同时更名为徽商银行。

 

也是在同一天,内蒙古银保监局批准了蒙商银行的开业申请,核准注册资本为200亿元。

 

批复还核准了蒙商银行承接包商银行的现有外汇、信用卡、基础类衍生品、资产证券化等业务资格,以及理财、理财直接融资工具等业务。包商银行在内蒙古地区的242家分支机构,持有的村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股权,也由蒙商银行承接。

 

一天之后的4月30日,蒙商银行发布设立公告,与此同时,包商银行接管组发布包商银行转让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的公告。

 

此时,包商银行已经走上了“离开”的路。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向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分析到:“包商银行资金被大股东违规占用,负债端利用同业存单进行监管套利,加上流动性风险监测体系不完善等,其内外源资金补充难度加大,形成流动性风险隐患。”

 

他还介绍,2019年5月包商银行被接管后,中小银行出现了明显的信用分层,进而引致流动性分层现象。在央行和监管部门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之后,一触即发的流动性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备受关注。



2


银行不再是“万能保险箱”?


一直以来,银行都留给我们一种“大而不倒”的刻板印象,以致于很多投资者对银行盲目信任,认为“钱放银行最安全”、“购买银行理财万无一失”等等。

 

而近年来多起银行风险事件,都在向外传递着银行并非是“万能保险箱”。

 

事实上,包商银行并不是国内第一家出现重大危机乃至面临破产的商业银行。

 

1998年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称关闭海南发展银行,原因是“钱荒”。彼时,这家海南省唯一一家有独立法人地位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成立不足三年。

 

1995年8月18日,海南发展银行正式开业,但开业之初就承接了股东约50亿元债务。尽管“负重前行”,海南发展银行的发展势头仍是不可低估。

 

1997年5月,海南省多家信用社因为大量储户挤提存款致信用社陷入支付危机,负债累累。海南发展银行化身“骑士”,接收上述信用社。1998年,挤兑危机又发生在海南发展银行身上,央行为其提供了40亿元贷款也未能避免其关门命运。

 

而目前因为经营危机而重组的银行也有一些,总部位于山东烟台的恒丰银行经历了一轮重组。

 

2017年前后,恒丰银行两任董事长——姜喜运、蔡国华先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加之随后曝光的经营管理问题等诸多因素影响下,恒丰银行陷入经营危机,走上重组的道路。

 

锦州银行此前一直算是城商行中的王者,直到2019年,锦州银行2018年报和2019半年报接连陷入“难产”。在最终披露的财报中,人们才惊觉这家银行的经营发展远不像前些年“蒸蒸日上”的财务数据那么乐观。

 

2017年,锦州银行净利润高达90.9亿元。2018年,突然巨亏45.38亿元。2019年前半年,亏损8.68亿元;至2019年6月末,锦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近300亿元,较2018年末增110亿元。巨额亏损、流动性风险等一系列问题暴露,锦州银行突然就从“绩优股”变成“高风险金融机构”,随之而来的就是被重组。

 

 

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央行评级结果为8-10级和D级(已倒闭、被接管或撤销)的金融机构被列为高风险机构。2019年,8-D级的高风险金融机构545家,其中,农合机构(农商行、农信社、农合行)风险最高。报告还指出,部分中小银行对整体信贷资产质量恶化的抵御能力较弱。

 

董希淼说:“包商银行被接管打破了银行同业刚兑预期,部分资质较差的中小银行受到影响。”这样看来,包商银行破产不是国内首例,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例。

 

根据包商银行的案例,破产之后,个人储户、公司储户的存款将由新成立的蒙商银行,与徽商银行来承接,并予以兑付。

 

同时,这些存款由存款保险基金依法保障,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50万元,存款超出最高偿付限额的部分,依法从投保机构(银行)清算财产中受偿。

 

你在包商银行办理过业务吗?欢迎留言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