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系”城商行改姓“华君系”?揭70后实控人资本局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0-11-13 11:43:43

素有“低调富豪”之称的孟广宝一手打造了“华君系”。孟广宝曾直言,若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素有“低调富豪”之称的孟广宝一手打造了“华君系”。孟广宝曾直言,若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


“华君系”在孟广宝的掌舵下,确实先后多次涉足A股上市公司,却均未如愿实现控股。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一次,营口沿海银行股东构成之谜又与“华君系”扯上关系。

 

 

营口沿海银行改姓“华君系”?


营口沿海银行(下称“沿海银行”)成立于2010年,由海航酒店等9家企业作为股东共同发起组建,初始注册资本15亿元。

 

当时“海航系”是沿海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沿海银行也成为“海航系”金融布局的重要一环。不过,2018年,沿海银行注册资本增至20.5亿元,有新的股东进入。此次增资后,“海航系”的持股比例从最初的逾50%下降至23.41%。

 

而这家曾经的“海航系”城商行,如今的股东构成却暗流涌动。

 

工商资料显示,沿海银行目前第一大股东是海航酒店,持股14.63%;第二大股东是“华君系”的核心华君控股,直接持股13.9%,此外华君控股还间接持股4.2%,如此推算累计持股18.10%。

 

事实上,“华君系”能够控制的股份远不止于此。

 

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68)查询发现,在营口沿海银行的股东中,有多家公司与华君控股有密切联系。

 

企查查数据显示,持股比例为4.9%的金实雅丽涂料联系电话与华君地产(营口)有限公司、华君地产(辽宁)有限公司的电话一致。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数据显示,金实雅丽涂料的实控人是孟广柱,其所持股份已经质押给了“华君系”的公司。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此外,持股沿海银行4.4%的维信物流和持股4.23%的恒固物资的电话也是同一个,且与华君控股、昌达广告电话一致。同样的,这两家公司的实控人也将股权出质给了”华君系“的公司。

 

图片来源:企查查


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拨打了上述几家公司的电话,欲了解其与“华君系”的关系,却发现这几家公司在几个公示平台留的是同样电话,且目前都是空号。

 

此外,沿海银行还有5家法人股东与“华君系”有着密切关系。

 

早在2015年,华君控股就是富邦文化的大股东,现如今富邦文化实控人是包丽敏,后者在百度百科的介绍是“华君系”公司的首席风控官;持股沿海银行4.5%的澳海文化实控人李俊波曾任“华君系”公司监事一职;持股4.8%的当代集团实控人于晶为“华君系”高管。

 

“华君系”与沿海银行股东的交集远不止于此。

 

持股沿海银行4.6%的欧克装饰和持股4.5%的朗丰建设都属于欧克集团,而“华君系”控股的保华实业在2018年7月31日之前,曾是欧克集团旗下欧克建筑的全资公司。

 

图片来源:企查查


值得关注的是,华君控股、富邦文化和澳海文化在今年9月先后成为了另外5家公司的控股股东。

 

按照上述情况,从下图总结的数据来看,如果将与“华君系”有关的这些公司所持沿海银行股份比例相加,“华君系”能够施加影响的股份达到71.89%,远超于“海航系”23.41%的持股。

 

并且沿海银行的股东中,除了“海航系”相关公司之外,就仅剩一家持股比例为4.7%的地方国资公司。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整理(数据来源为启信宝、企查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百度词条)


那么,这些公司与“华君系”之间是否有着更加密切的关系?野马财经致电华君控股的官方电话,并未接通。

 

对此,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表示:“营口沿海银行这家属于“海航系”的银行,其17家股东中,有多家公司有迹象表明与“华君系”的公司有关联关系,可以像图片中那样理解为,营口沿海银行已经改名换姓了。并且,在多年内通过这样的方式直接或间接的入股,是否有其他的目的,还有待观察”。

 

事实上,“华君系”对沿海银行的最初入股,发生在2014年。6年的时间,当初悄然入股的“华君系”,如今已经成为沿海银行的大股东。

 

虽然,沿海银行年报以及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报告,都明确表示该行“无实际控制人”。不过,企业观察员孙艺源向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表示:“在资本市场上,有些公司看似没有实控人,但其实并非如此,有的实控人可能会通过分散持股的方式来间接的控制上市公司。”

 



“华君系”初长成


现在的“华君系”以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华君(00377.HK)为平台,控制了多家涉及印刷、装备、健康、地产、金融等行业的非上市公司。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而“华君系”的掌舵者孟广宝,于1972年出生,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后,回到营口老家,在一家名为“华君”的国有律所做律师。

 

当时遇到集体企业转制,需要律师提供专业服务。于是,孟广宝将一些没人要的企业转过来一批,后来又通过一系列债权重组,1993年,孟广宝的第一家企业华君物流成立了。这是他人生中一次重要的机遇。

 

此后,他与好友又通过打包购买不良资产等方式使得华君集团雏形慢慢形成。

 

让华君国际能够发展成“系”的重要一步,就是收购港股上市公司。

 

时间拨到2014年6月,一家主营印刷业的港股上市公司新洲发展(0377.HK),在2012年亏损895万港元后,2013年收获盈利1.2亿港元。



图片来源:同花顺

 

两个月后,新洲发展公告称,本公司获卖方通知,卖方、要约人及孙先生已订立买卖协议,以5.84亿港元出售公司62.62%的股份。其中的“要约人”为孟广宝旗下华君国际,“孙先生”则为香港著名“仙股”、“壳王”的孙粗洪。

 

孙粗洪何许人也?在香港的资本市场,孙粗洪因为入主多只仙股大赚被称“仙股大王”。坊间传言,称孙粗洪也是辽宁人。

 

也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孟广宝透露,并购新洲印刷“这场交易前后不过三天时间。”

 

拿到股权后,新洲发展更名为“华君控股”。2014年,上市公司实现净利润2.42亿港元。一时间让华君控股带上了业绩暴涨的光环。

 

此后,“华君系”便开始了资本扩张。

 

2015年开始,华君控股大举收购,但公司拟收购的资产质量却令人疑惑,且从经营情况来看,仅上半年就亏损了3.89亿港元。

 

其收购的三家公司分别是浙江林海机械有限公司、营口翔峰置业有限公司、大连保兴达实业有限公司,但收购质量却让人疑惑。

 

但这家花费7320万港元的保兴达实业净资产高达负3.999亿。光这部分就产生了3.13亿港元的商誉。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当年,华君控股最终以实现营收13.75亿港元,却仅盈利2709万港元的成绩,成功扭亏。这全都要凭借下公司半年出售保兴达获益4.05亿、与出售营口万合实业获益1.25亿,合计高达5.42亿的出售附属公司收益。

 

可见,华君控股的资本运作方式实在是高明,刚买进转手就卖出,还能大赚一笔。接下来,“华君系”瞄准了上市公司。



 控股上市公司失利


除了依托港股的上市平台并购扩张外,从2016年起,“华君系”曾多次尝试收购A股上市公司,但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这要从当时差点要暂停上市的*ST海润说起。

 

2015年,海润光伏由于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年净利润为亏损,在当年4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从“海润光伏”变更为“*ST海润”。

 

而孟广宝在海润光伏没有大股东的时候,作为担保人帮助公司周转资金渡过难关。

 

2016年1月,在*ST海润的定增预案中,“华君系”旗下华君电力认购了海润非公开发行的5.91亿股股票。发行完成后,华君电力便成为海润的第一大股东。

 

当年4月,孟广宝也被登上了董事长之位,“华君系”初尝A股甜味。

 

但不久,孟广宝就因海润光伏对其提供的大额担保饱受争议。

 

2017年,海润光伏独董徐小平提出罢免董事长孟广宝。原因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2016年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2016年内控报告被出具了否定意见,孟广宝作为董事长对此负有直接主要责任。

 

最终,以孟广宝辞职、“华君系”代表退出董事会收场。

 

和海润光伏有了恩怨纠葛,孟广宝曾总结经验:今后若再涉足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

 

2018年6月,孟广宝再度重返海润光伏。但2019年6月29日,海润光伏公告称,孟广宝作为时任董事长、总裁,主导、决策了资金占用、资金往来等事项,隐瞒与相关公司的关联关系,不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江苏证监局拟决定对孟广宝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当年7月,海润光伏就被终止上市。孟广宝控股上市公司未能如愿,这是孟广宝在A股的第一次“折戟”。


图片来源:天眼查

 

次年,“华君系”再次谋划A股。

 

2019年1月,中来股份(300393.SZ)与“华君系”旗下的华君实业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华君实业将以协议转让的方式成为上市公司股东。但当年6月,该协议就宣告终止。这也使得“华君系”的A股布局生变。

 

与此同时,“华君系”的多家重要企业存在“失信被执行”、“限制高消费”、“在其他企业持股被冻结”等情况。孟广宝也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持有的部分股权也被执行冻结。

 

知名经济学家陈璜向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表示:“虽然两家公司仅说终止合作协议是一致协商的结果。但若结合同一时期“华君系”的外部“名声”来看,刚经历了实控人因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被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很有可能造成了这次A股布局的失败。“

 

纵观”华君系”在资本市场的运作,通过对外扩张这种方式,谋求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一如孟广宝所言,“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控股,否则不去。”

 

不过,孟广宝在两次控股A股上市公司折戟后,通过“曲线入局”的方式,控制沿海银行,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截至2020年9月末,沿海银行总资产1130.06亿元,同比增长14.25%。沿海银行的资产规模在辽宁本地15家城商行中居中间梯队。前三季度,沿海银行投资收益为2.52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约6亿元。此外,其净利润为3.14亿元,同比减少58.68%。

 

你觉得“华君系”还会布局A股吗?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