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被约谈、网络小贷出新规,蚂蚁百亿小贷何去何从?

独角金融独角金融
发布时间:2020-11-04 20:58:27

蚂蚁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独角兽,又在冲刺全球史上最大IPO,并不缺少话题。11月刚开始,马云等蚂蚁集团高管被监管约谈,就奉上了一个舆论热点,与此同时,即将出台的网络小贷监管规定正在征求意见,也对蚂蚁集团也有着深远影响。

  

作者:戴鄂

编辑:缪凌云

来源:独角金融

 

蚂蚁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独角兽,又在冲刺全球史上最大IPO,并不缺少话题。11月刚开始,马云等蚂蚁集团高管被监管约谈,就奉上了一个舆论热点,与此同时,即将出台的网络小贷监管规定正在征求意见,也对蚂蚁集团也有着深远影响。

 

这是因为以支付宝起家的蚂蚁集团,目前最重要的业绩增长点不在支付业务板块,而在于微贷科技平台的收入增长驱动。

 

2020年6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上海高级金融研究院的线上会议上曾透露:“两家小贷公司为蚂蚁金服每100亿元净利润中贡献了45亿”。

 

新规如果出台,微贷业务未来还是马云最重要的“吃饭的家当”吗?

 


1

蚂蚁高管遭监管约谈,网络小贷要出新政


昨天晚上9点整,中国证监会官方微信发布了一条引爆舆论的消息:“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有关人员”。


来源:中国证监会微信号

 

四个部委分别是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以及国家外汇管理局,被约谈的蚂蚁集团高管包括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和总裁胡晓明。

 

蚂蚁集团正在冲刺科创板IPO,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这则消息的出现,或许会让参与蚂蚁集团上市的投资者捏一把汗。

 

几乎同时,另一则对于蚂蚁集团更具实质性影响的消息,也在网络上传开。

 

同样是在11月2日,银保监会联合人民银行共同发布了关于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12月2日。

 

 来源:中国银保监会官网

 

 来源:中国银保监会官网

 

该管理暂行办法试图明确六大方面的重点内容:

 

一是厘清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定义和监管体制,明确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应当主要在注册地所属省级行政区域内开展,未经银保监会批准,不得跨省级行政区域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

 

二是明确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在注册资本、控股股东、互联网平台等方面应符合的条件;

 

三是规范业务经营规则,提出网络小额贷款金额、贷款用途、联合贷款、贷款登记等方面有关要求;

 

四是督促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加强经营管理,规范股权管理、资金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等,依法收集和使用客户信息,不得诱导借款人过度负债;

 

五是明确监管规则和措施,促使监管部门提高监管有效性,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六是明确存量业务整改和过渡期等安排。

 

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注意到,大量约束条件的出现,将限制一些不合规网络小贷公司目前的业务模式,正如第六条所指出的:一些存量业务适应新规,需要整改和过渡期。

 

至于监管方面之所以推动新规出台的原因,一些官媒也给出了解释:金融科技巨头的“单兵突进”存在大量潜在风险。

 


2

官媒认为巨头“单兵突进”存在潜在风险


11月1日,央行主管,央行、银保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指定信息披露媒体——《金融时报》在其客户端发布了资深学者周矍铄《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与监管》一文。

 

文章在肯定了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服务领域产生了积极影响的前提下,指出了五大风险:分别是垄断和不公平竞争、产品和业务边界模糊、信息技术可控性稳定性风险、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系统性风险。

 

同时,该文章还提出了从五个方面“加快建立我国大型互联网企业有效的监管框架”。

 

对比之下可以发现,这五大风险与五条措施,与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正在征求意见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前后相继、互相呼应。

 

《经济日报》今天刊文《金融科技,不能“单兵突进”!》,指出了国家层面对于金融和科技之间交叉领域的表态,称这是“为金融创新既不能也不该脱离金融安全‘跑单帮’定下了基调”。

 

 

而作为最大的金融科技独角兽,蚂蚁集团主要高管被监管约谈,或许具有政策指向性。


对此,亚联咨询研究员刘福生向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表示:“现在的金融监管比以前更严了,监管部门对待蚂蚁集团要跟银行等金融机构保持一视同仁的水准,所以出现这种监管也是必然的。蚂蚁的平台已经足够大了,如果风险不抑制的话,会冲击现在的银行体系。”

 

 来源:胡润研究院

 

根据2020胡润中国10强金融科技企业排名,蚂蚁集团以2.1万亿的价值雄踞榜首,价值超过了第2到第10名金融科技企业价值的总和。

 

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注意到,现在蚂蚁集团业务收入、利润的最大来源,就是集团金融科技平台下的微贷科技平台的创收、盈利。


 

3

微贷平台是蚂蚁“吃饭的家当”


日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的一份发言稿“剧透”了一些蚂蚁集团的背后故事:

 

一是马云去重庆办了两家小贷公司,蚂蚁金服(后来改名为蚂蚁集团)的100亿利润中有45亿来自这两家小贷公司;

 

黄奇帆发言(来源:新浪专栏·意见领袖)

 

二是资产支持证券(ABS)融资模式在互联网的网贷中快速运转,极大放大了杠杆率和风险,马云只要求ABS有3倍就可以了。

 

黄奇帆发言(来源:新浪专栏·意见领袖)

 

这两条信息很好地概括了蚂蚁集团现在业绩增长原因。

 

根据蚂蚁集团IPO招股书,报告期各期内蚂蚁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53.96亿元、857.22亿元、1206.18亿元和725.28亿元。

 

 蚂蚁集团字金融科技平台的收入贡献(来源:招股书)

 

其中,微贷科技平台收入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9%和87%,并在2020年上半年实现同比增长59%,势头惊人。

 

微贷科技平台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从2017年的24.75%上涨到今年上半年的39.41%,促成了所在的金融科技平台板块的收入贡献超越了其它板块,成为第一营收支柱。

 

黄奇帆提到的两家小贷公司分别是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蚂蚁商诚)、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蚂蚁小微)。


蚂蚁集团在招股书中并未单独列出这两家公司报告期各期的利润数据,而单个公司来看,招股书列出了2019年度和今年上半年的利润数据。


当然,这一数据不能够与蚂蚁集团整体利润进行直接比较,不过可供参考。


这两家公司都是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中蚂蚁商诚的注册资本40亿,2019年度净利润接近12亿;蚂蚁小微注册资本12亿,2019年度的净利润为15.8亿。

 

 

 

它们主要经营的产品不是别的,正是大众所熟知的“借呗”、“花呗”。

 

此外,蚂蚁集团微贷科技平台还有2家做微贷相关技术服务的公司“重庆万塘”、“蚂蚁智信”值得关注。

 

 蚂蚁集团业务板块及对应子公司(来源:招股书)

 

重庆万塘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2019年净利润达到了令人吃惊的12.42亿,而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就达到了28.6亿元,为2019年的两倍以上。

 

蚂蚁智信注册资本同样是1000万元,2019年净利润为32.81亿元,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已经超过了73亿元!

 

2019年蚂蚁集团的净利润为180.72亿元,4家微贷平台公司净利润合计约为73亿元,占比达到40.4%。而今年上半年,随着4家公司的净利润增幅快于其它业务,这一占比还在提升。



4

消费信贷直接贷款余额只有2%,新规出台后还能持续吗?

 

蚂蚁集团微贷科技平台创收模式是这样的(可参见下图):

 

 来源:招股书

 

平台促成的贷款,主要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独立发放。

 

金融机构等合作伙伴通过蚂蚁集团的微贷平台放贷获得利息收入,蚂蚁集团按照一定百分比收取技术服务费。

 

蚂蚁集团的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包括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等100家左右的银行。

 

因此,这类收入主要与蚂蚁集团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及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相关,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含网商银行)和蚂蚁集团控股的金融机构子公司的相应信贷余额、以及已完成证券化的信贷余额这几部分组成。

 

截至2020年6月30日,蚂蚁集团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20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为4217亿元。

 

在蚂蚁集团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17320亿元中,98%的信贷余额均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实际进行贷款发放,或已经完成证券化,由蚂蚁集团子公司直接提供信贷服务的表内贷款占比仅仅约为2%。

 

也就是说,蚂蚁集团自身只直接承担很小的一部分坏账风险。虽然如此,蚂蚁集团的信贷产品的利息率事实上并不低。

 

蚂蚁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与银行业合作伙伴均在统一的花呗、借呗产品及品牌下,向客户提供信贷服务。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间,约有5亿用户通过蚂蚁集团的微贷科技平台获得了消费信贷。

 

到2020年6月30日,花呗用户的平均余额约为2000元。

 

花呗、借呗日利率最低约万分之二,大部分贷款的日利率为万分之四左右或以下。小微经营者大部分贷款的日利率为万分之三左右或以下。

 

如果把日利率年化的话,万分之四的日利率相当于14.6%的年利率,这样看来,对于消费者来说,资金使用成本并不低。对比之下,蚂蚁集团与其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的获利空间也不小。

 

现在,监管部门对网络小贷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进行公开征求意见,如果对于网络小贷公司直接贷款余额占比、资产支持证券(ABS)融资放贷次数规模提出限制,那么蚂蚁集团现行业务模式将要进行大幅度调整,业务增长速度与盈利能力也将面临考验。

 

亚联咨询研究员刘福生认为,蚂蚁集团的小贷业务需要作出一些改变:“有利的一面,是让蚂蚁集团规范运作,对于以后的发展是好的。不利的一面,是小微平台要跟银行的大平台融合一致,会有一个适应期,有一些合规的问题需要采取整改措施。怎样平息这种影响,考验平台的整合能力和管理者的领导力。有利和不利这两个方面实际上是一个整体。”

 

倚靠ABS进行扩张的模式,也会发生改变。

 

刘福生说:“金融过度创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经济下行,在金融严监管的情况下,整个国家都在收缩杠杆,以前利用ABS杠杆扩张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一点,蚂蚁集团在IPO招股书当中也有预见。

 

 


来源:招股书

 

你对蚂蚁集团的微贷平台生财之道,有何感想?欢迎评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