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涨停后实控人宣告破产,股价跌落神坛“铁牛系”何去何从?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0-10-09 23:06:06

经历7个涨停板后,铜峰电子股价从6.77元/股,一路下跌至4.59元/股。与此同时,公司控股股东铜峰集团宣告破产,股份将被拍卖,实控人或将变更。


    

作者 | 武占国

来源 | 野马财经


经历7个涨停板后,铜峰电子股价从6.77元/股,一路下跌至4.59元/股。与此同时,公司控股股东铜峰集团宣告破产,股份将被拍卖,实控人或将变更。


应建仁是铜峰电子的实控人,他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众泰汽车,如今也深陷债务泥潭。众泰汽车曾经因为“模仿”而出名,被网友戏称为“山寨车王”。众泰汽车因为接连亏损“披星戴帽”,应建仁不复往日荣光。



铜峰集团宣告破产


9月29日,铜峰电子(600237.SH)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铜峰集团转发的法院宣告集团破产的《民事裁定书》,该裁定自2020年9月27日生效。


来源:铜峰电子公告


这也意味着,铜峰集团持有铜峰电子的股权即将被拍卖,如若拍卖成功,那么铜峰电子将迎来新的实控人。   


5个月前,铜峰电子发布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8.22亿元,净利润为亏损1.53亿元,股东陷入债务泥潭的同时,公司业绩也是大幅下降。


不过公司的股价却在一月份出现了一次异乎寻常的上涨。


2020年1月22日,春节前夕,铜峰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2019年预计亏损1.3亿元至1.7亿元;早些时候,2019年末,公司控股股东因债务违约,更是被冻结了所持股份。


不过,多重利空之下,自2020年2月4日开始,公司股价连续上涨,公司股价从2.71元/股,上涨至6.77元/股,股价翻了近3倍,对应总市值涨至近40亿元。


当时,市场人士分析称,主要是因为该股票是超级电容龙头,和近期特斯拉概念相关,所以连续涨停。


铜峰电子所处行业为电子元件制造行业,主营业务为薄膜电容器及其薄膜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然而,从2014年开始,公司的便开始陷入盈利少,亏损多的窘境。


公司2014年亏损8345万元,2015年盈利1401万元,2016年亏损2.1亿元,2017年盈利1404万元,2018年盈利953万元,2019年再次亏损1.53亿元。


铜峰电子历年净利润 来源:同花顺


与此同时,2019年8月30日,铜峰电子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铜峰集团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原因是铜峰集团此前向安徽正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尚有2636万元仍未归还,因此上述租赁公司申请冻结铜峰集团股份。


同年12月,公司更是多次收到控股股东股权被轮候冻结的通知书,经征询铜峰集团,一次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原因是铜峰集团涉及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另一次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原因是铜峰集团未归还到期借款,逾期金额为5395万元。


面对股价的异常上涨,当时铜峰电子证券部亦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强调,目前暂无待披露的重大事项;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的情况及对上市公司的影响,还要看接下来的处理方式与进展。



实业大佬的资本坎途


铜峰集团的股权被轮候冻结,事实上早有预兆。


据天眼查显示,铜峰集团的全资控股企业为铁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铁牛集团”),后者由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分别持股90%、10%。


从名字看,铁牛集团并不像是一家做资本投资的公司,更像是一家做实业的公司名字。的确,应建仁早年是做五金实业起家,后来才进入资本市场,成为了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应建仁1962年生人,高中毕业后,本会和祖辈一样以打铁为生。上世纪90年代,应建仁在外打拼多年后开始创业。他拿着借来的8万块钱,在4台冲床的小作坊里,开始了在五金行业的摸爬滚打。


1996年,应建仁与妻子共同创立铁牛实业,并正好赶上了中国汽车业的起飞期。2003年开始,应建仁和几个做汽车零部件的合伙买了台湾一条汽车生产线,开始从汽车零部件向造车领域延伸。


与此同时,应建仁逐步入主上市公司,成为金马股份的控股股东。至此,应建仁开始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图片来源:网络


2016年,铁牛集团借铜峰电子增资扩股之机,成功入主,并在后续三年时间,逐步巩固了控制权。


同样是在2016年,已经停牌半年的金马股份(现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将出价116亿收购铁牛集团等23名股东合计持有的永康众泰100%股份。


消息一出,该收购案便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深交从收购价格之高等多个方面做了质询。毕竟,此前吉利收购沃尔沃也才花了18亿(按当时汇率折算也就100亿人民币多一点)美元。此后,虽然金马股份对并购方案进行了调整,但是收购价格仍为116亿元。



“铁牛系”面临重整


以逾百亿元的交易对价,众泰汽车成功装入上市公司,这家车企也很快跃入大众眼帘,一时间名声大噪。2016年,众泰汽车销量达到33万辆,还因为销量猛增,被称为“中华神车”;2017年,上市公司净利润达12.56亿元,同比暴增超十倍。


众泰汽车历年净利润 来源:同花顺


然而,兴亡忽焉。在近年传统汽车市场红利消失,业绩整体下滑的大背景下,众泰汽车也未能幸免。2017年开始,众泰汽车销量就开始出现下滑迹象,2018年全年销售23.4万辆,2019年更是只剩11.67万辆,同比继续腰斩。


与此同时,由于对市场的错误预判,一时间尾大难掉,众泰汽车2018年实现净利润8亿元,同比下降36.34%;2019年更是预亏超60亿至90亿元,而且有着大量上下游供应链欠款,讨债风波、官司不断。


更加难受的是,重组上市之初,众泰汽车签订了一份利润补偿协议,承诺2016年到2019年归母扣非净利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如此看来,完成对赌已成奢望。


不仅如此,已更名为*ST众泰的众泰汽车,也正在面临着债务重整。


4年前,116亿元的天价收购案一时风光。2017年,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荣登胡润百富榜。如今“铁牛系”却面临破产重整的窘境,让人唏嘘。


不过随着,“铁牛系”的退出,上市公司将迎来新的控股股东,是否会给上市公司带来新的变化?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