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投行20年沉浮录

券业观察券业观察
发布时间:2020-10-09 23:06:25

深圳“保荐王”中途掉队,还能抢回“投行一哥”的荣耀吗?

深圳“保荐王”中途掉队,还能抢回“投行一哥”的荣耀吗?



作者 | 徐明辉

编辑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狼性团队!”


化纤业龙头荣盛石化(002493.SZ)的董秘全卫英评价国信证券(002736.SZ)投行部。


十年前,国信投行18个业务部“各占山头”,百名保代如饿狼寻食,瓜分市场份额,尤以深市为主。股票承销数连续多年排名前三,国信证券也被称为“保荐王”。


然而,风头正盛,却频有投行高管以身试法。2018年因华泽钴镍(000693.SZ)项目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国信投行多个保荐项目被暂停,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更是创历史新低。


IPO江湖风云变幻,国信证券、平安证券、广发证券“三足鼎立”的局面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新三大天王”中金公司、中信证券、中信建投。


如今,随着创业板注册制的实施,老牌券商重回主战场。国信证券投行业务成功“突围”,保荐数量冲进了前3名。



1

“三胡”捧出“保荐王”


国信证券“出生证”上的日期,比深交所、证监会都要早。


1989年,深圳罗湖区人民南路一处名叫熙龙大厦的物业楼里,诞生了第一家“深国投”营业部。彼时,深圳共有三个证券交易窗口(特区证券、中行证券、国投证券),俗称“老三家”。


国信证券的前身便是国投证券。1997年,香港回归,国投证券完成第一次增资扩股,随后更名为国信证券。


时任深圳证管办副主任的胡关金请命挂帅,为国信证券开疆扩土。在他的带领下,1999年10月,国信证券第二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达到20亿元,当时在全国券商中排名第四。


2002年12月,胡关金将总裁之棒交到胡继之手中。胡继之掌舵后,国信证券投行业务迅速崛起。


据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不完全统计,2006年、2008年、2009年,国信证券的股票承销数分别为14家、14家、21家,在券商股票承销数中,3次喜提第一名的好成绩;2010年、2011年,国信证券股票承销数分别为40家、41家,行业排名第二。


券业观察制图 数据来源:中国证券业协会


2010年,国信证券完成31个IPO项目。其中,九州通(600998.SH)上市,诞生了新的“湖北首富”刘宝林,也催生了近50个百万富翁;2011年,由国信投行业务十七部负责的荣盛石化项目,成了当时国信证券“最大的一单IPO”,首发承销及保荐费用1亿元。


此外,2007-2012年,国信证券连续六年被深交所评为“最佳保荐机构”。


国信投行走的是“小单多量”的路线。与IPO业务共同“称雄”的,还有国信证券的投行队伍。


早在2011年,国信的投行团队已经接近500人。其中,保代超过100人,准保代约50人,保代数量连续12年(2006-2017年)位居行业前三。


“18支凶猛部队各占山头,500投行像饿狼寻食。”《理财周报》曾这样形容国信证券的投行团队。


据了解,国信投行被外界称为“独联体”,业务部门之间财务独立,各自承揽项目并完成,采用的是项目组承包制。国信证券的很多高管都是从这样的团队中成长起来的,包括原国信证券投行部总裁、江西新余的文科状元胡华勇。


对于这种独特的运营模式,胡华勇解释到:“这是针对市场形势采取的特定举措,并依靠严格的后台风险控制保证其高效运行。”


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国信证券多个保荐项目出现变脸。



2

保荐王or变脸王?


“物是人变,感慨良多。”胡继之离开国信证券时表示。


2014年12月,国信证券在深交所上市。而半年前,胡继之辞任总裁之位,完美错过了敲钟仪式。接替他的是“北大才子”陈鸿桥。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胡继之卸任的2014年,国信证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排名第5位、第4位。而到2018年,国信证券在上市券商中的营收和净利润均位列第11位、第8位。


不仅如此,国信证券最“骄傲”的投行业务,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也从2014年的第4位下降到2018年的第10位。尤其是2016-2018年,无论是股票承销家数、股票承销金额,还是投行业务收入、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都呈下降趋势。


券业观察制图 数据来源:中国证券业协会


2019年,国信证券股票承销家数为23.5家,投行业务收入为14.03亿元,虽有所回暖,但仍与几年前差距较大。


投行业绩下滑,国信证券保荐上市的多家企业也出现“业绩变脸”。


深圳某证券从业人员告诉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国信证券的投行团队庞大,保荐代表人多,所以在质量控制上很难统一。”


据统计,国信证券早期IPO项目中,不乏上市一年就出现“业绩变脸”的情况。2010-2012年,国信证券保荐上市的83家公司中,20家公司上市首年出现净利润下滑,8家公司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


图片来源:人民网


2013年初,证监会掀起了IPO财务核查风暴,强压之下,不到半年时间,200多家企业主动撤单。其中,国信证券撤单量高达9%,保荐项目撤单量第一。


人民网痛批,“保荐王”还是“变脸王”?直指国信证券应该“躬身自省”。


图片来源:人民网



3

投行业务踩雷,老将内幕交易被处罚


因为对项目把控存在疏漏,国信证券的投行业务也时有“踩雷”。


2018年12月,宁波东力(002164.SZ)收购的年富供应链申请破产清算,而本次收购项目的财务顾问正是国信证券。宁波东力公告称,国信证券自始至终都未发现年富供应链财务数据存在问题。


2018年6月,华泽钴镍因涉嫌虚假记载、重大遗漏,时任其财务顾问、保荐机构的国信证券,被证监会“没一罚三”,共计罚款2800万元。


图片来源:证监会


证监会查明,华泽钴镍2013年和2014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截至2013年末,华泽钴镍通过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达8.2亿元。截至2014年末,华泽钴镍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1.5亿元。


然而,国信证券出具的《华泽钴镍恢复上市保荐书》记载,“华泽钴镍不存在资金、资产被实控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占用的情况。”国信证券出具的持续督导工作报告书亦写道,“承诺人不发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资产”、“未发现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等情形。


对此,证监会对国信证券及其从业人员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其中,保荐业务被没收业务收入100万元,并处以300万元罚款,负责该项目的保代龙飞虎、王晓娟分别被罚款30万元;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被没收业务收入600万元,并处以1800万元罚款,该项目主要负责人张苗、曹仲原分别被罚款10万元。


华泽钴镍被多名投资者告上法庭索要赔偿,国信证券也受到牵连。裁判文书网显示,饶某因华泽钴镍虚假陈述事件损失88.5万元,国信证券在40%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该处罚还波及了国信投行在审的其他项目,这也直接导致国信证券2018年承销保荐收入创了历史最低记录。2018年,国信证券股票承销家数14家,行业排名第10;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8.52亿元,行业排名第10。


此外,国信证券还有多名投行老将利用工作之便搞内幕交易领罚单。


例如,2015年6月,时任国信证券投行部业务六部总经理、副总经理的戴丽君、刘兴华,因借用他人账户突击买入天润曲轴(002283.SZ)原始股,并在公司IPO成功后违规获10倍收益(获利1.43亿元),遭证监会罚没上亿元及禁入市场10年。


国信证券正是天润曲轴2007年上市时的保荐机构,上述被罚的戴丽君为该IPO项目承揽人和协调人,刘兴华是项目负责人。


中国证券业协会显示,戴丽君、刘兴华2004年就已经进入国信证券,也就是说,截至案发,两人在国信证券至少工作了11年。


图片来源:中国证券业协会


2016年5月,时任国信证券投行部业务三部负责人的罗先进“故技重施”,最终被罚没共计2255万元及终身市场禁入。中国证券业协会信息显示,罗先进在国信证券至少工作了12年。


深圳创业投资工会秘书长王守仁曾向《时代周报》表示,“国信证券队伍大,保荐人多,但在在内部管理已经失控,所以才会接连出问题。”


据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不完全统计,2016年国信证券违规事项达十余件,2017年-2018年发生违规事件超过5起,其中不乏营业部风险管理不合规、代销金融产品业务违规、内控不完善等“老生常谈”的问题。


国信证券部分处罚信息 图片来源:企业预警通



4

保荐数量再冲3,老骥能否行千里?


《孙子兵法》云:“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曾经辉煌的人生绝不会甘于黯淡,等的只是一个绝地反击的机会。


11年前,创业板推出,大批公司赴深交所上市,国信证券IPO迎来小高潮;11年后,注册制实施,创业板迈入2.0时代,国信证券迎来新的机遇。


截至9月30日,深交所已经受理了381家企业的创业板注册制首发上市申请。据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统计,中信证券的保荐数量为32家,排名第1;中信建投27家,排名第2;国信证券、民生证券均为24家,并列第3。


其中,中信证券IPO项目中有15家中止审核;中信建投13家;民生证券14家;国信证券10家。如果剔除中止审核的项目,国信证券的保荐数量将与中信建投并列第2位。


国信证券担任保荐机构的企业 图片来源:深交所


国信证券大有重回巅峰的势头。


2020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国信证券实现营业收入80.39亿元,同比增长23.03%;归母净利润为29.46亿元,同比增长13.38%。其中,投行业务增幅最大,实现营收6.37亿元,同比上升27.46%。


国信证券在财报中表示,公司以注册制为重点,积极把握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科创板市场持续发展等重大市场契机,聚焦粤港澳大湾区,全力做好项目培育及申报。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国信证券投行业务前几年有所下滑,但若按总量来算,依旧让其他券商羡慕不已。


截至今年上半年,国信投行累计完成541家股权融资项目,累计融资4668亿元。其中,完成中小板IPO项目107个,完成创业板IPO项目61个,均居于市场第一。


与此同时,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注意到,2018-2019年,国信证券保荐的14家上市企业中,11家企业股价较上市时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其中,捷佳伟创(300724.SZ)的股价增幅高达424.61%。


券业观察制图 数据来源:同花顺


此外,今年5月,国信证券发公告称,原证监会发言人、上市部副主任邓舸接替即将退休的岳克胜,担任国信证券总裁职务。


作为资本市场的老兵,邓舸有着20多年的监管经验。在上市部工作期间,邓舸曾牵头负责并购重组监管工作。


业内人士热议,邓舸或将带领国信证券重现投行业务当年的荣耀。


对于国信证券的投行业务,你怎么看?你认为国信证券能重回“投行一哥”的位置吗?评论中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