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亿纠纷、81亿债务,陨落的康得新和掉“坑”里金融机构们该如何“自救”?

券业观察券业观察
发布时间:2020-10-09 23:08:54

退市的康得新和它的特(金)殊(融)股(机)东(构)们。

退市的康得新和它的特(金)殊(融)股(机)东(构)们。



作者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9月28日晚间,康得新(002450.SZ,后更名为“*ST康得”,现已被暂停退市)公告,公司可能存在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强制退市。这也意味着,符合条件的股民可以正式提起索赔诉讼。


从下海寻觅“致富经”到将康得新打造为近千亿市值的白马股,钟玉用了约30年时间。然而,一份债券违约公告让这多年的努力瞬间“瓦解”。


当真实的康得新暴露在阳光下,人们惊觉,这匹“大白马”早已败絮其中(如2015年-2018年间虚增利润约115.3亿元,扣除虚增部分,实际利润已连续四年为负)。


随着真相陆续浮出水面,康得新在泥潭中越陷越深。除了被套牢的小股民叫苦不迭,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发现,不少金融机构也被“雷”得不轻。


截至6月底,康得新涉诉金额高达111.63亿元,有息债务合计81.15亿元。涉诉方和债权人名单中出现多家金融机构,其中,涉及金额不乏以亿为单位的,严重影响到公司业绩,更有多家金融机构“被”成了退市股康得新的股东。


目前,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第二大股东“华福系”的持股比例极为接近,且康得集团所持股权几乎悉数处于质押、冻结状态,实控人钟玉被查。康得新是否会面临“易主”?“易主”后又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秋意渐浓,等待康得新、股民、以及债权人的是寒冬还是春暖花开?



1

法院:康得新无可执行财产


近日,华福证券发布公告称,与康得新的一起纠纷案终结,涉案金额5262.9万元,但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康得新暂无可供执行财产,案件终结。


对此,华福证券称,该案件涉案金额占公司金资产比例较低,对公司偿债能力影响较小。


华福证券2020年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净利润分别为21.7亿元、9.45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569.32亿元。



据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了解,华福证券和康得新这起纠纷源于2018年4月,华福证券购入5000万元“18康得新SCP001”债券。该债券也成了康得新危机爆发的导火索。


2019年1月,债券到期,康得新却声称资金周转困难无法兑付。该债券的发行规模为10亿元,待偿付本息共计10.41亿元。


(截图来源:康得新“18康得新SCP001”未按期兑付本息的公告)


但根据当时康得新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康得新流动资产合计253亿元,其中货币资金高达150亿元。按理说10个“小目标”不在话下,怎么突然连一个“小目标”都拿不出来了?


此事迅速引起市场和相关部门的关注,康得新财务问题被踢爆,很快便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不久,康得新披星戴帽;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逮捕;一系列违法违规问题逐一暴露……


9月28日晚间,康得新公告称,收到证监会下发的两份《决定书》,公司可能存在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强制退市;实控人钟玉等多位相关责任人被予以警告、罚款、禁入市场的处罚决定。


和华福证券一样,因购买康得新债券造成经济损失的金融机构并非少数。


康得新在2020年中报披露,公司因债券交易陷入近30起纠纷,券业观察粗略估算,涉案金额合计约为20亿元左右。如康得新与广发基金的纠纷金额为2.64亿元,与中银国际证券的纠纷金额为2.09亿元,与中信保诚人寿保险的纠纷金额高达近4亿元……



据券业观察不完全统计(数据来源于“企业预警通APP”),截至目前,康得新旗下债券(包括票据等)累计违约金额约为17.83亿元。


康得新成立以来共发行17只债券。目前已到期债券15只,其中有2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15.63亿元亿元;未到期债券两只,债券余额合计20亿元,但企业预警通显示,两只未到期债券也已触发违约条款。


(券业观察自制)

(存续期债券,截图来自:企业预警通APP)


而这只是康得新债务的冰山一角。康得新中报显示,截至6月底,康得新涉诉金额高达111.63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约为97.37%),有息债务合计81.15亿元。




2

被埋的金融机构


康得新危机爆发前,其财务问题就遭受诸多质疑,尤其是其账面现金流非常充裕,却频频向市场融资一事。“康得新究竟有没有钱”一度成为资本市场未解之谜。


除了发债、发新股融资,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及其实控人钟玉,频繁质押股票融资。截至2020年6月30日,康得集团持有20.4%康得新股权(全部被冻结),所持股份逾99%处于质押状态。


《中国基金报》曾做过一个粗略估算,康得集团通过股权质押获得的融资可能在60亿以上。券业观察梳理发现,质押方涉及招商证券、华福证券、东吴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华西证券、中泰信托等多家中介机构。



而随着康得新危机爆发,股价一泻千里,那些和康得新达成股票质押融资交易却未能及时完成回购的金融机构悉数被“埋”。


正如上述法院所说“康得新无可供执行财产”,部分金融机构们的融资本金要不回来,质押标的(康德新股权)卖不出去,就这样不少债权人“被”成了康得新股东。


康得新公告披露,自2019年11月至2020年8月,康得集团共通过执行法院裁定将共计4.64亿股康得新股票划转过户予其它账户,占公司总股本的13.12%。



其中,金生未来七号穿透后由中国民生银行工会委员会实际控制。


上海兴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兴瀚资管”)与上述表格中两只信托计划为一致行动人关系,而兴瀚资管由华福证券控股。按此计算,“华福系”合计持有康得新10.11%股份,仅落后康得集团约0.82%。


目前,康得新前六大股东分别是康得集团、兴瀚资管、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金生未来七号、中国证券金融股份股份有限公司和中信证券,分别持股10.93%、8.31%、7.75%、2.57%、2.48%和1.61%。


中信证券持有的股权也系股权质押交易违约而来,债务人到期无力归还本金,以股权代还欠款。


未来,康得集团所持股权比例或将继续减少,康得新是否会“易主”?



3

康得新和特殊股东们该如何“自救”?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向券业观察表示,按目前的状况,康得新很可能会“易主”,易主后对康得新会产生什么影响要看未来究竟谁会拿到控股权。


事实上,据券业观察(微信公号ID:quanyeguancha)了解,过去确实出现过债权人被成为退市股控股股东后,通过重组等,又让退市股重返资本市场的案例。


如ST毅达(600610.SH)。因连续两年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于2019年7月19日起被暂停上市。今年8月,ST毅达重返资本市场,还成功“摘星”,恢复上市后首个交易日大幅高开逾110%。


而不少业内人士和媒体分析,ST毅达“死而复生”和其控股股东信达证券不无关系。信达证券和ST毅达同样因股票质押业务“结缘”,ST毅达危机爆发后,无力偿还信达证券融资款,债权人信达证券化身实控人。


利空出尽的康得新能否“逆天改命”?


宋一欣律师认为,康得新想要恢复上市有点难。


不过,有康得新投资者向券业观察表示,如今康得新正常运营,只是因为资金链紧张,采购受到限制,所以产能受影响。


同时,康得新2020半年报披露,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试图化解危机。如寻求债务重组、破产重整等债务一揽子解决方案;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化解公司困境;降本增效,提升盈利能力;加强内控建设及合规运营;积极配合证监会立案调查等。


秋意渐浓,等待康得新、股民、以及债权人的是寒冬还是春暖花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