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0万元骗贷案当事人被判15年,子洲农商行连遭巨额骗贷

独角金融独角金融
发布时间:2020-09-27 15:37:58

一位银行原职工通过违规操作先后骗取了所在农商行91笔资金,实际诈骗贷款达到4282万元。


作者:戴鄂

编辑:缪凌云

来源:独角金融


一位银行原职工通过违规操作先后骗取了所在农商行91笔资金,实际诈骗贷款达到4282万元。

 

不久之前,这家农商行还遭遇内部一对夫妻职工非法挪用资金665万元,其中丈夫畏罪自杀,妻子面临牢狱之灾。



1


4200万骗贷案,有人事发后寻短见

 

近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份刑事裁定书,事关一家地方农商行——陕西子洲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子洲农商行)的一起巨额骗贷案。

 


来源:裁判文书网

 

该案被告人苏权利用其工作便利,以及他的弟弟苏某某的工作便利,在子洲农商行实际诈骗贷款共计4282万元。

 

其中,苏权利用工作便利诈骗贷款共计63笔3115万元(归还的贷款35万元已经予以剔除),苏权利用弟弟苏某某工作便利诈骗贷款共计28笔1167万元(归还的贷款65万元已经予以剔除)。

 

苏权骗贷的起因是贷款还不上。

 

2006年8月到2013年7月,苏权获得了子洲农商行总部累计1520万元的贷款发放,苏权将这些钱的一部分用于投资房地产、开办砖厂、租地种植农产品。

 

可是投资失败,苏权陷入资不抵债的窘境。

 

此时,苏权便起意欺骗他人充当贷款人和保证人,并违规操作骗取子洲农商行资金以弥补投资失败带来的亏损和贷款窟窿。

 

在苏权的91笔骗贷记录当中,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6月9日至2015年3月31日苏权在子洲农商行营业部骗取的16笔贷款,共计800万元。

 

陕西高院的刑事裁定书指出,这一段时间充当贷款人、担保人角色的竟然是一些涉毒人员、残疾人、白血病人、重症病人、刑满释放人、低保户等10人和多名没有偿还能力的农民。

 

苏权骗贷的“雪球”越滚越大,最终泥足深陷。

 

2017年7月4日,苏权被刑事拘留。

 

随后,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苏权犯贷款诈骗罪一案。

 

榆林中院指出苏权的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2020年2月27日,榆林中院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处苏权有期徒刑十五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违法所得继续予以追缴,不足部分责令继续退赔。

 

宣判后,苏权不服,提起上诉,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维持原判。

 

由于该案涉案金额巨大,子洲农商行受到舆论关注。实际上就在不久前子洲县人民法院还审理判决了另一起子洲农商行的骗贷案。

 

被告人李某某此前是子洲农商行财务部职工,其前夫李某1(已亡)是子洲农商行三川口分理处柜员。

 

2019年11月14日到15日,李某某帮助前夫李某1通过空存、拿现金等方式套取了子洲农商行资金665.85万元。

 

后来,李某1又指使赵某等人将该款转到自己的银行卡内,打给苏州市允岚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厦门沣象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厦门薪合勒贸易有限公司用于赌博,给子洲农商行造成665.85万元的损失。

 

2019年11月17日,子洲农商行报案。

 

此前一天的11月16日早上,李某1、李某某失踪。经过查找,在子洲县金鸡山上发现李某1自杀身亡,李某某受伤,送往子洲县医院住院治疗。

 

2020年7月30日,子洲县人民法院宣判,李某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骗贷案连续发生,子洲农商行到底怎么了?



2


揭开子洲农商行的面纱

 

天眼查信息显示,子洲农商行成立于2000年6月1日,位于子洲县大理路西段,前身是子洲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现在的法人代表是高志功。

 

子洲农商行宣传片中介绍,截止2018年末,该行的各项存款余额为33.79亿元,占县域金融机构各项存款市场份额的52.51%;各项贷款余额22.92亿元,占全县金融机构各项贷款市场份额的80.28%。该农商行的主要贷款产品有个人经营贷、农户经营贷、工薪贷、家福贷、惠农贷、商信贷、阳光贷、小微企业流动资金贷等。

 

通过股权穿透可以看到,跟许多农商行一样,子洲农商行的大股东是自然人集体持股。

 

其中,曹永清等541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达到50.42%,而韩亚军等185名职工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达到14.04%。

 

其它股东持股比例在5%以下,多是榆林或子洲的地方企业。

 


子洲农商行股权结构(来源:天眼查)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业资深人士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表示:“农村商业银行是由辖内农民、农村工商户、企业法人和其他经济组织共同发起成立的股份制地方性金融机构。主要任务是为当地农民、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促进城乡经济协调发展。大量辖内农民聚在一起,联合工商户、企业等组织,交上资本金,开好股东大会,向监管提出申请,农商行就可以开业。”

 

上述资深人士还介绍道:“农商行很多是从农信社改制而来,有历史包袱,有独特的生态体系。一些较小的农商行,虽然已经纳入银保监会的监管序列,但是依然很容易受到当地人情关系的影响。另外,小型农商行贷款的行业结构单一,大多以农商为主。小型农商行被局限于县(区)内,信贷集中度很高,行业风险较难分散,尤其在一些经济不发达地区,区域性风险很高。”

 

那么这些特点,与子洲农商行骗贷案频发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3


本地宗族势力深厚是农商行骗贷案频发的土壤


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注意到,实际上不只是子洲农商行骗贷乱象丛生,在百度上搜索“农商行 骗贷”关键字,会发现类似的案例不在少数。

 

 

2020年9月份以来,国内骗贷案被曝光的农商行除了子洲农商行之外,还有河南汝州农商行、湖南邵阳昭阳农商行、吉林延边农商行、湖南岳阳农商行洛王支行、山东滨州农商行,等等。

 

前述资深人士向独角金融解释说:“贷款有三查,贷审分离,做到任何一点,都不会出现骗贷。骗贷频发,说明一些农商行管理松懈、制度不健全、法律意识淡薄,尤其是违反宏观审慎原则。”

 

以子洲农商行苏权骗贷案为例,该资深人士指出:“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管理,正规来讲,都是要不同部门来做的。这个人(苏权)可以一个人做两个环节,很不正常。实际上也说明这个农商行管理失职。银行有授信审批部、风险管理部,都是要独立运作的。而且(银行本部)要有很强的穿插到分行的管辖权。”

 

对于国内一些农商行管理、风控方面的缺失,他分析说:“农商行作为基层银行,存在管理人员道德、能力水平层次较低,员工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农商行‘人治’痕迹明显。”

 

小型农商行人才稀缺,员工学历程度较低、年龄较大。以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农商行为例,在岗员工279人,40岁以上员工占60%,本科以下学历员工占60%。这些农商行位于县乡镇等偏远地区,他们大多数只能招聘当地的人员,市场化的优秀人才不愿意去这些地方。这导致农商行缺乏创新的发展思维,也缺乏风险管理的优秀人才。

 

他进一步指出:“农商行来源于小规模的农信社合并,农商行的分行往往就是原来的农信社,而农信社主任有很大的势力,总行(农商行本部)对于分行管理得很松,或者说很难管理。农商行面临县乡镇很庞大的宗族势力的左右,行里员工得罪不起,即使觉得某个贷款有问题,往往也不敢说话。”

 

对于行业乱象,比如子洲农商行的巨额骗贷案,该资深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将会对涉事银行采取严厉的监管整改措施,涉事银行也将承担对应的惩罚。

 

你有去附近的县乡级农商行办理过业务吗?对于农商行骗贷乱象有什么体会?欢迎评论区交流。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