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信托夸大业绩被罚45万!人均年薪108万

券业观察券业观察
发布时间:2020-09-21 15:31:06

新官刚走马上任,就收到监管层一份“罚单”......

新官刚走马上任,就收到监管层一份“罚单”......



作者 | 徐明辉

编辑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从心理学上讲,吹牛逼就是把自己理想中的样子表达出去,通过有计划、成体系的手段,让人们相信。


但是,吹牛逼这个事,需要节制。否则,可能会被处罚。



1

因夸大业绩被罚45万


近日,浙江银保监局公布了一张针对中建投信托的罚单。


罚单显示,中建投信托涉及两项违法、违规事实:未按监管规定及时进行信息披露;推介信托计划时存在对公司过去的经营业绩作夸大介绍的情况。


根据相关规定,中建投信托被罚款45万元。


(图片来源:因保监会官网)


这也是今年以来,第10家被处以罚款的信托公司。


而在这份处罚决定下达数日前,中建投信托刚刚换了新的董事长刘功胜。刘功胜之前,中建投信托的董事长为王文津。


据券业观察了解,中建投信托上次一被罚款还是在2017年。彼时,王文津履职不到一年。


2017年8月29日,中建投信托因“违规以信托财产为自己牟利”、“利用受托人地位赚取不当利益”,被罚款70万元。


(图片来源:银保监会官网)


当时,有业内人士曾推测,可能和违规收取财务顾问费有关。


不过,中建投信托并未正面回应,相关负责人称,公司尊重监管层做出的处罚决定,下一步将进一步强化全员合规经营、稳健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中建投信托始创于1979年,总部位于杭州,前身是浙江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国投”)。


2007年4月,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投”)收购了浙江国投的全部股权;2018年5月,浙江国投更名为“中建投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


而中国建投的股东为中央汇金,妥妥的“贵族血统”。


2019年报显示,中建投信托实现营收24.23亿元,同比增长24.06%;实现净利润8.8亿元,同比减少3.68%。截至2019年末,中建投信托总资产104亿,信托管理规模突破1800亿元。


在“用益信托研究院”公布的信托公司综合实力排名(2019-2020年)中,中建投信托排第25位,较去年上升1位,处于行业第二方阵。(排名权重:资本实力16%、盈利能力19.5%、业务能力21%、理财能力21.5%、抗风险能力22%。)


(图片来源:用益信托研究院)



2

多款产品出现风险,涉诉讼金额93亿元


相比王文津,刘功胜的公开信息和履历较为简单。天眼查显示,刘功胜曾在中国建投旗下多个子公司任职,也算得上是中国建投的“老将”,但任职公司性质均未涉及信托行业。此外,并无过多介绍。


(刘功胜曾任职的公司,图片来源:天眼查)


刘功胜刚上任,就迎面而来一张“罚单”。而等待刘功胜解决的或不止如此。


其大股东中国建投在2020年半年报中披露,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建投信托共有15起金融借款合同等纠纷,共涉金额75亿元,包括政信类项目、工商企业类项目、地产类项目等。不过,现有多起纠纷均已达成和解。


中建投信托出现风险的项目中,地产项目涉案金额最高。


其中,与北京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维地产”)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涉案金额高达37亿元;与上海静安协和房地产有限公司的纠纷,涉及金额12亿元。


而中维地产是陷入流动性困难的泰禾集团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8月22日,中维地产为满足项目运营的资金需求,中建投信托为其提供了不超过50亿元的贷款。


(图片来源:中国建投2020年半年报)


此外,前不久(半年报披露之后),中国建投再次发布关于子公司中建投信托的重大诉讼公告,也与房地产项目有关,涉案金额高达18.03亿元。


(图片来源:中国建投公告)


中建投信托出现风险的项目除了上述与地产有关的,还有三个涉及贵州政府平台诉讼的集合信托产品。


融资方分别为贵州新蒲经济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蒲经开”)、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黔南东升”)和六盘水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六盘水建投”),涉及金额近4亿元。


其中,与新蒲经开、六盘水建投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已经达成和解,与黔南东升的纠纷已完成立案及财产保全,待开庭。


(图片来源:中国建投2020年半年报)


业内人士告诉券业观察,很多逾期项目,担保方都不愿意还钱。信托公司起诉后,才愿意“先还一部分”和解,这也是一种变相延期。


据券业观察了解,中建投信托的信托资产运用较为集中,多分布在基础产业和房地产产业。


(图片来源:中建投信托2019年年报)



3

人均年薪108万元


除了多个项目出现风险,中建投信托还被员工吐槽“未发年终奖”。


前不久,微信公号“上海信托圈”发布的《中建投信托新董事长刘功胜走马上任,多起风险事件待解》一文,不少自称中建投信托员工、知情人士的网友纷纷留言反映自家信托公司存在的问题。


其中,有网友抱怨“中建投信托2019年终奖一直没有发放”。


(图片来源:上海信托圈)


不过,券业观察并未在其他平台搜索到关于“中建投信托拖欠年终奖”的事情,该信托公司也并未对此消息作出相关回应。


一直以来,信托经理都被形容为低调的金融圈“高富帅”,信托从业人员的薪酬也经常拿来和券商、银行从业人员做对比。

由于各信托公司在公司业绩、股东背景、激励机制等方面存在差异,年终奖的发放机制也有所不同。公开信息显示,今年春节期间,已有部分信托公司发布了年终奖。


据2019年报显示,中建投信托应付职工薪酬为4.87亿元,员工数为452人,人均年薪107.64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97%。



信托从业人员告诉券业观察,信托行业收入是和业绩挂钩的,基本上收入是业绩的10%。如果项目出现风险,信托经理的薪酬就会发生很大变化。


中国裁判文书网曾公布一起与中建投信托有关的劳动合同纠纷,其中提到,信托经理薪酬的30%会作为风险金,延期发放:次年支付70%,另外30%预留作为风险金,按每年10%的比例延期三年滚动支付。


业内人士表示,信托从业门槛较高,全行业也才2万多人。因为人均利润高,对应的人均薪酬自然就会高于其他行业。


刘功胜刚走马上任就收到监管层一份“罚单”,而且从目前中建投信托的情况来看,摆在刘功胜面前需要解决的问题似乎不少。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