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白马股遭遇中年危机,“亨通系”在跌宕中找寻新方向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0-09-08 12:06:13

在国内资本系族版图中,蛰伏着一股深沉而又神秘的力量。由于处于产业上游不直接面向市场与消费者,因此知名度相对较低。不过细数其历程,依然可以从该系族的创始人和发展之路上发现许多故事。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在国内资本系族版图中,蛰伏着一股深沉而又神秘的力量。由于处于产业上游不直接面向市场与消费者,因此知名度相对较低。不过细数其历程,依然可以从该系族的创始人和发展之路上发现许多故事。


这便是本文的主角——崔根良与他的“亨通系”。



敢为人先,崔根良扶“亨通”上马

 

崔根良生于1958年,祖籍江苏吴江。如果用八个字来总结他的发迹之路,可以说是“扎扎实实、兢兢业业”。

 

崔根良曾经是部队的一名通信兵,后来下海经商,如今旗下除了亨通系的核心资产亨通光电(600487.SH)之外,还参股吴江农商行(603323.SH)、国融证券、国都证券、横琴华通金融租赁等公司。

 

亨通集团的前身是成立于1991年的吴江市光电通信线缆总厂。当时这家号称380万注册资本的企业实际到位的资金只有100多万,连带着120多万的债务。在这种情况下,场地破败狭小,生产设备陈旧、技术落后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样一家毫无希望的企业,在崔根良的带领下,一步一个台阶的壮大起来。

 

五年通讯兵经验积累的通信知识,让崔根良决定要打破国外垄断,消除技术壁垒,进军国内光缆市场。

 

接下来,他四处腾挪求援,先以股权和技术为对价取得与江苏省通信线缆总厂的合作,使得企业顺利投产并迅速获得回报。


随后,与邮电部武汉邮电科学院、日本妙香园株式会社等组织企业携手合作,先后成立了长江光缆联合公司和吴江妙都光缆有限公司。


三年后,企业更名为江苏亨通集团公司,“亨通系”正式出道。

 

“小目标”已然完成,崔根良还有更大的“野心”。


当时中国的干线网虽然已初步实现各地相连,但由于国内企业无论是在材料还是技术方面都存在较大缺陷,故所用光缆均为国外进口。想要突破这一瓶颈,提高自主研发光纤预制棒的能力成为了企业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

 

新技术的突破意味着巨大人力物力的耗费。自2006年开始,崔根良耗资6亿,搭建技术桥梁。最终,经过200多名科研人员1500多个日夜的不停探索,四年后打着“亨通”大旗的国产光纤预制棒隆重问世。

 

而这一技术的突破也使得亨通集团成为当时中国唯一掌握光棒尖端技术及自主知识产权的民营企业。

 


亨通上市,华为参股

 

企业稳定之后,崔根良主要忙于三件事情:做慈善、上市、投资参股。

 

自打亨通集团成立开始,崔根良在慈善上投资的金额达数亿元,这些慈善也为他赢得了诸多荣誉,包括第六届中华慈善奖“最具爱心内资企业”称号、江苏省授予他的“最具爱心慈善捐赠楷模”称号等。

 

慈善之外,亨通光电的上市是他又一大成就。


2003年8月,亨通光电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资本市场,当年亨通光缆产销量已位居国内第二。


虽然亨通光电是崔根良的得意之作,不过他并没有出现在管、治理层中,而是在幕后运筹帷幄。

 

公开数据显示,在亨通光电的股东构成中,亨通集团以18.91%的法人持股牢牢占据着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崔根良个人持股10.93%,为实控人,双方合计持股近30%。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技术也以手握2.44%限售股的方式参与其中。

  

亨通光电上市之后,发展平稳,并于2008年净利润达到1.84亿元,首次破亿。2016年终于突破10亿大关,达到13.16亿,2017、2018年度更是上蹿到了21.05亿及25.32亿元。公司的股价也自2014年5月30日2.9元/股涨至最高价33.36元/股,3年半增长10倍,是当时公认的白马股。

 

2015年11月,亨通光电董事会通过了《关于全资子公司亨通光电国际有限公司收购PT Voksel Electric Tbk 30.08%股权暨签署框架协议的议案》,同意其子公司以3125亿印尼盾的对价收购PT Voksel Electric Tbk2.5亿股股份。收购完成后,亨通光电国际有限公司成为印尼公司控股股东,股权占比达到30.08%。

 

在收购印尼公司一年后,该公司业绩暴涨,以20223亿印尼盾的营业收入及1593.91亿印尼盾的净利润实现了26倍涨幅,而这业绩为亨通光电整体经营成果增光不少。

 

但真正能让“亨通系”发展壮大的,还是亨通的投资策略。

 

2019年6月4日,亨通光电发布公告称筹划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华为技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为投资)持有的华为海洋网络(香港)有限公司(简称“华为海洋”)51%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华为海洋是全球第4大的海底电缆工程商,主要负责电缆的铺设与维修,其中华为投资持股51%,英国企业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持股49%。


华为海洋2017年的实现营收16.58亿,实现利润2.44亿;2018年华为海洋为华为公司贡献了3.94亿,贡献净利润1.15亿。

 

这显然是一家利润可观、市场利好的公司。亨通光电若是真的啃下华为海洋这块骨头,预计也将是名利双收。



收入利润双下跌,暴露“多元化”之殇

 

企业观察员杨建远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与其他企图大包大揽获得控制权的资本系族不同,“亨通系”运用的是财务投资,少量参股的投资策略。通过参股吴江农商行、国融证券、国都证券、横琴华通金融租赁等公司,着实获利不少。

 

其中,吴江农商行及国融证券的投资价值较高。亨通集团持有吴江农商行6.93%股权,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吴江农商行在全国农商银行中属于领先者,已于2016年11月29日实现A股上市,2019年度收入达到35.2亿元,净利润9.13亿元,资产高达1260亿元。

 

亨通集团同时还是国融证券第四大股东,持股2.47%。数据显示,国融证券2019年末总资产140.86亿元。

 

虽然看似遍地开花,但“亨通系”近几年的转型之旅并不顺遂。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亨通光电这几年来试图在新能源汽车、大数据及商品贸易领域做文章,但效果并不理想。为了造势,企业陆续筹资214亿,但目前来看并不出彩,反而使公司陷入现金不足的泥潭。


为了缓解压力,亨通光电又不得不将新能源汽车板块剥离。

 

2020年6月19日,亨通光电发布公告称,将所持有的国充充电科技江苏股份有限公司51%股权、江苏亨通龙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亨通新能源,转让对价分别为2.4亿元、980万元。

 

7月13日,证监会审核通过了亨通光电3月份提交的50.3亿募资申请,使得企业松了一口气。可进一步追溯过往的话,可以发现其实早在2019年12月,亨通科技就已经谋划引入工银投资、建信投资、中银资产及中鑫国发等几位金主,以募集资金20亿元。


至于再早之前以1700万处置科大亨芯70%股权的事项,则是亨通光电在业务领域的另辟新章。

 

不停跌宕给企业的经营业绩带来了很大影响。


实际上,在2013年亨通光电便显现出经营现金流的问题。数据显示这一年亨通光电的经营现金流为1.13亿元,同比骤降83.7%,高速扩张的隐患初现。而2018年前三季度,亨通光电短期借款较年初增加近37亿元。


截至2018年9月末,亨通光电短期金融负债高达101.8亿元,而临时性流动资产仅约50余亿元,营运资本筹资政策非常激进。


由于应收款项增多,资金链紧张,亨通光电利用定增21亿以及发行可转债缓解资金压力,也导致了亨通光电的高额负债。


2019年亨通光电营业收入为317.6亿元,同比下降6%,归母净利润下降46%达到13.6亿元;17%的毛利率为近10年新低,而净资产收益率较2018年度下降10%,跌落至9.9%。

 

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其业绩增速仍未回到上升通道,报告期内,亨通光电营收跌幅扩大至12.55%,净利润则同比下跌48.89%。


图片来源:同花顺


此外,截至2020年一季度,亨通光电短期借款为94.50亿元,应付票据为58.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74亿元,短期债务总规模已经达到156.39亿元。


这样的表现难以引起投资者的满意,市场一度有亨通光电向关联方输送利益的传言。不过,作为上市公司,业绩为王是不变的真理。优异的经营业绩是打破一切质疑的有力武器,只是不知“亨通系”找到合适的方向重回荣耀之巅还需要多久。


你之前听过“亨通系”吗?你看好亨通光电的发展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