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元当“岛主”?那些斥巨资买岛的人,有的获利千万,有的成了“老赖”

金融街侦探金融街侦探
发布时间:2020-08-03 16:29:23

​“疫情期间,买卖私人岛屿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疫情期间,买卖私人岛屿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岛王”林东还告诉侦探君,玩岛的人一般要么是企业老板,要么是艺术家,大多数岛主处于“亦玩亦商”的状态。

 

上午11点,象山某会议厅里,宁波商人黄益民穿着自己最满意的西装,搭配红领带,大踏步的走上“领奖台”。


从领导手中接过那张硕大的“1号”证书,黄益民难掩喜悦,他说:“我自小在海边长大,一直都有‘岛主梦’。”


这是我国第一本无居民海岛使用权证书,黄益民也成了名正言顺的“黄岛主”。


不过,这个身份可不便宜,为了拿到象山旦门山岛50年的使用权,黄益民花了344万元。



01富豪的“避疫港湾”? 


近日,辽宁省发布《关于调整海域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征收标准的通知》引发热议。无人岛明码标价出征,让一众做着“岛主梦”的人又蠢蠢欲动。


据了解,辽宁省无居民海岛共589个,其中尚未开发利用的无人岛有391个。


参考自然条件等因素,辽宁省将这些岛屿划分成6个等级。按照不同的用岛方式、用岛类型,使用金也大不同。最贵的每年要支付2455万元/公顷,最便宜的才1200元/公顷。



不过,你买的只是使用权,还有期限,也不能在岛上“随心所欲”。比如:沙滩上禁止建造永久性建筑;岛上全部道路只允许通电动车、自行车等无污染交通工具......


国内玩岛的门槛高,只能局部作为私人用途。不少爱好者把目光转移到国外,加拿大、斐济、印尼等都是热门目的地。


侦探君注意到,7月初,爱尔兰南部的私人小岛“马岛”(Horse Island),被英国一位富商以55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570万元)的价格拿下。富商买岛的方式也相当壕气,看都没看,直接“电视购物”。


“疫情期间,买卖私人岛屿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中国岛主联盟”发起人林东告诉侦探君,“今年2月以来,收到了不少买岛咨询,有买岛结婚的,有买来投资的,也有想提前退休体验荒岛求生的......”


林东在圈内被称为“岛王”,从1999年开始,已经买了超过40座小岛。“买个小岛发发呆”依旧是他最向往的平凡生活。


白天摇着小木舟到万绿湖中心,听鸟叫,看鱼跃;晚上拾掇拾掇盆栽,约三两好友喝茶聊天。疫情期间的日子,平静但也惬意。


林东和岛主在巴淡岛考察


最先掀起“岛主风”的是好莱坞。


海盗船长约翰尼·德普拍完《加勒比海盗2》后,便斥资350万美元在巴哈马群岛购买了利特霍尔唐岛(《加勒比海盗》里埋藏琼斯心脏的那个小岛),当成与家人的度假地,希望借此逃避媒体跟拍。


很多富豪也在低调买岛。财经作家吴晓波早在1999年,就斥资50万元买下千岛湖半岛,并命名“杨梅岛”。杨梅岛上种了大片杨梅树,吴晓波用杨梅酿了不少好酒。


他戏称,1999年Jack马和Pony马都拿着50万的启动资金创业成功,现在成了首富,而他则早早“预订”了退休后的生活。


(“邓文迪第二”、功夫足球创始人......想知道“岛主圈”都有什么人?搜索新金融街侦探(ID:JRJZT2019)或扫描文末二维码添加关注,后台留言“圈子”获取。)


近年来,海岛拍卖也变得火热起来。


2019年,单是阿里法拍上,就有5个岛屿参与了竞拍。2015年“双12”,一个在淘宝上进行拍卖的马尔代夫海岛吸引了上万人次围观,最终被一名浙江土豪以576万元拍下。



私人岛屿正成为富豪的“海上后花园”。


02“没有几个亿,别玩岛!” 


“玩岛”的人一般分两类,要么是企业老板,要么是经济实力不错的艺术家。林东说,大多数岛主处于“亦玩亦商”的状态,不少岛主最大心愿是玩的同时能有收益。


吴晓波在买下“杨梅岛”后,将岛上自产杨梅制成杨梅酒在“吴晓波频道”中售卖,5千瓶酒33小时售罄,获利百万,成为岛屿开发的经典案例。


著名的“炒岛客”尼古拉斯凯奇,2006年用300万美元买下巴哈马南部小岛,后来以700万美元出售,净赚400万美元。


似乎只要拿下岛屿,就是成功。


2019年6月,“14元购岛”的消息刷屏岛主圈。“接了超过50个电话,500多人加我微信,美国和丹麦的岛主也来电话了。”林东的微信突然响个不停,皆为询问“14元购岛”的消息。


原来,广西发布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无居民海岛使用权出让评估办法》,根据《办法》,广西各等级无人岛中,离岸最远的六等林业岛每公顷只要14元。


有网友调侃,省顿午饭钱就能买座岛。


其实,很多明星、富豪买的岛,你咬咬牙,也能买得起。比如,张韶涵买的岛才150万。



只不过,买岛容易养岛难。 


广西海洋局澄清,14元只是依据国家的规定公布的最低单价,单位是元/公顷·年,并不是“买岛”只需14元。


“没有几个亿,不要玩海岛。”林东给对方泼一盆冷水,“光是修个码头,没有几千万元也很难搞定。”


1996年,中国第一批拥有私人岛屿的画家朱仁民花费9万元取得了舟山边上一座荒岛40年的使用权,取名“莲花岛”。他在岛上的投入已超过2300万元。 


林东经常和有意投资海岛的人士强调,海岛的开发和规划,和陆地上开发规划房地产、旅游酒店是截然不同的。很多投资者一开始都是以“陆地开发模式”的思路去投资,结果往往是“抱憾而归”。


他告诉侦探君,买岛也有很多学问,你需要看这个岛的沙滩、生态环境、淡水资源、岛屿结构等各种条件。


想做岛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海岛开发有诸多限制,通电用水都是麻烦事,对于植被绿化、垃圾处理等方面也有诸多要求。


据他观察,目前进行海岛投资开发的企业或是个人,大多是在“烧钱”,亏钱的多赚钱的少。


03亟待转售的“烫手山芋” 


有岛主在买单后发现,在私人小岛上长居并不像当初想象中那么单纯美好。小岛常常断水断电,还面临高昂的日常生活成本。甚至有时还得对付野兽或者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


很多先前被买下的小岛,成了亟待转售的“烫手山芋”。


据某岛屿售卖网站显示,目前全球大约有660座私人岛屿待售,价格在2.5万美元-1.6亿美元之间。其中不乏曾出现“价格腰斩”的岛屿。


当年引起轰动的“全国无人岛第一拍”大羊屿,如今也不好过。


2011年11月,宁波高宝投资有限公司以2000万元买下了这座小岛50年的使用权。2013年6月底,大羊屿正式动工。


根据规划方案,大羊屿项目计划投资5亿元,分3期进行施工建设,未来将打造成为以游艇业为主,具备特色休闲和度假项目的高端旅游海岛。


然而,大羊屿开工建设一期酒店项目,就因资金短缺,被迫中断。随后,公司法人也发生了变更,法定代表人就由“杨伟华”变更为“刘北丹”。


2012年12月成立的游艇公司——宁波高宝游艇俱乐部有限公司,也于2018年9月进行了清算。


大羊屿规划图(上)大羊屿酒店现状图(下)


在成为“黄岛主”的几个小时前,黄益民还带着朋友到旦门山岛实地考察。岛上有沙滩、度假建筑,植被以草丛为主,有少量稀疏针叶林,还有全国并不多见的丹霞地貌。


“目标是要将旦门山岛打造成高端旅游休闲基地。”黄益民信心满满,2020年前,投资额将不少于10亿元。


然而,还没等到建成“拥有沙滩高尔夫、海滩泥浴”的高端旅游场所,黄益民就因为资金不足,多次向银行借款。


2017-2020年间,黄益民及旗下多个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总计执行标的达近亿元。


有钱有闲,你会选择买岛当岛主吗?评论区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