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池大王”问鼎福建首富,4700亿的宁德时代还能“称霸”多久?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0-07-28 15:17:29

站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风口上,宁德时代随风起舞,成立9年,市值超过4500亿元,成为当之无愧的“电池大王”。

 

作者 | 资本市场部

来源 | 野马财经


站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风口上,宁德时代随风起舞,成立9年,市值超过4500亿元,成为当之无愧的“电池大王”。

 

如今,宁德时代发展依旧强劲,业绩与股价起飞。200亿巨额定增,成为资本市场的一场盛宴,引无数资本竞折腰,不论是投资机构、同行还是个人投资者争相入场。

 

然而,在宁德时代的光环之下,随着新能源汽车“风口”的消退,作为霸主的宁德时代,正被群雄环伺,前有国际巨头LG化学和松下争霸,后有比亚迪、国轩高科猛攻,属于宁德时代的“最好时代”正在远去。


近日,“电池大王”宁德时代(300750.SZ)200亿定增,引发市场狂欢。38家投资机构参与,累计申购金额高达千亿元,甚至有叫“黄晓明”的出现在申购名单,最后才发现此黄晓明非演员黄晓明。

 

在宁德时代公布的最后9家入围者中,明星机构高瓴资本出资100亿元,挺入宁德时代前十大股东之列。另外,知名车企本田出资37亿元,和宁德时代联姻。

 


痛失“电池一哥”之位


受定增等消息的影响,宁德时代股价不断攀升,7月23日收盘于213.5元/股,市值4712亿元,稳居创业板市值一哥之位。

 

此次定增,宁德时代最终发行价格为161元/股,较发行底价129.67元/股,溢价24%。在认购对象中,除了本田是实业投资者,其他均为金融机构,包括高瓴资本、太平洋资管、国泰君安等。

 

 图片来源:西南证券研报


定增完成后,高瓴资本持股2.27%,成为宁德时代的第九大股东。

 

 图片来源:西南证券研报


机构纷纷抢注宁德时代,有券商人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一方面,新能源汽车代替燃油车已成大势,而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成本的关键,宁德时代作为“电池大王”,受市场欢迎是自然的。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跨国车企频频参入股中国动力电池市场,比如奔驰入股孚能科技,大众入股国轩高科,也在促进动力电池行业本身的发展。所以,这一次本田入股宁德时代并不意外。“未来,得动力电池者得新能源汽车的天下”。

 

宁德时代也在公告中表示,此次募集资金用于扩充产能,三个项目扩建产能为52GWh。

 

此前,有声音质疑宁德时代融资扩建产能的合理性。宁德时代解释称,电池系统新增产能建设通常需要2-3年的建设期,动力电池业务需前瞻性布局产能建设和技术研发,以满足市场需求。

 

无疑,200亿的巨额融资就是宁德时代在电池系统的提前布局。而宁德时代作为“电池一哥”,随着动力电池市场竞争的白热化,也无法高枕无忧。

 

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累计出货32.5GWh,占据全球市场近三成份额。

 

到今年一季度,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的统计数据显示,长期霸榜的宁德时代,以17.4%的市场占有率退居全球第三。其中LG化学和松下的市场份额分别是27.1%和25.7%。

 

这也意味着,宁德时代失去了全球“电池一哥”之位,这是一次偶然,还是其业绩发展的转折点?

 


问鼎福建首富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主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当时国产新能源汽车也已进入高速发展期,新能源汽车的利好消息不断释放。显然,宁德时代一出生便踏进了风口。

 

到了2017年,宁德时代的动力锂电池出货量已高达11.84GWh,位居全球第一。稳居“电池大王”多年宝座的比亚迪被拉下马。从成立到晋升“电池大王”,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与他的团队一共才花了6年时间。

 

曾毓群,福建宁德人,1989年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被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仅仅工作三个月后,曾毓群嗅到改革开放的春风,辞去“铁饭碗”南下,进入广东一家电子厂做工程师。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曾毓群)

 

在这家电子厂,曾毓群一干就是十年,凭着出色的能力,31岁时便成为最年轻的工程总监。此后,曾毓群联手工作伙伴梁少康、陈棠华等人,于1999年在香港成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并在广东东莞成立了首家工厂。

 

2011年,曾毓群看到了车载动力电池业务蕴含的商机,决定进行二次创业,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在家乡福建宁德成立纯中资公司CATL即宁德时代,专注于电动汽车、储能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

 

由于有ATL的技术背景,宁德时代很早便得到市场认可。2012年,华晨宝马决定与宁德时代展开合作,这也令宁德时代的技术水平得到了质的提升。

 

时值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支持政策频出,推动新能源汽车从2014年开始爆炸式增长。在宁德时代股东背景更加清晰之后,政府补贴和国有资本开始涌入宁德时代,公司迅速腾飞。

 

2015年,宁德时代的全球出货量已超越两家韩系电池企业,达到了全球第三,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研发人员数量以及锂电专利申请数位居全球前列。2018年,电池界“独角兽”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匹“超级黑马”。

 

宁德时代的飞速发展,让曾毓群迅速跻身百亿富豪之列。在《胡润2018百富榜》上,曾毓群以“黑马”之姿首次进入福建富豪榜便位列第二,身价400亿元。

 

今年,曾毓群以760亿身价成为福建区首富,位列《2020中国最富1000人榜》的第30位。

 

上市之后,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一直保持在40%以上,可谓“一家独大”,如今市值更是超过4500亿,成为动力电池领域的巨头。

 

投资者追捧背后,宁德时代的股价和业绩齐飞。2019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57.88亿元,同比增加54.63%;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加34.64%。

 

股价则从上市时30.17元/股的发行价,飙升至如今的207元/股,两年增长近7倍。

 

 图片来源:财信证券研报

 

然而,随着补贴政策的逐渐退出,宁德时代赖以腾飞的最大助力也即将消失。

 

更重要的是,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大势下,宁德时代前有国际巨头LG化学和松下争霸,后有比亚迪、国轩高科猛攻,宁德时代本身的市场正在被蚕食。

 

“风来了,猪都可以飞起来。”如今风要停了,宁德时代的未来正面临考验。

 


“霸主”的忧愁


2017年4月,宁德时代的员工都收到了一封来自曾毓群的公开信:《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在信中,曾毓群要求那些洋洋自得,躺在温室之上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

 

彼时,宁德时代风头正劲,蒸蒸日上,而曾毓群却已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政府计划于2020年以后完全取消对电动汽车的补贴政策。而就在2019年6月,工信部废止了《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针对宁德时代等一批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设立的“白名单”正式取消。

 

随着补贴完全退坡,国际电池巨头“摩拳擦掌”,已然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市场,动力电池产业已然进入洗牌期。目前,日韩电池企业产品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全球化车型配套布局广泛。

 

率先打响冲锋的是誓要回归中国市场的日本巨头松下。2018年全球汽车动力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排名中,松下在全球市场占比为20.75%,仅落后宁德时代1.89%。2019新年前夕,这家曾经的全球霸主已斥资数亿美元在中国新建两条生产线,其产能提升80%。

 

而就在去年年底的松下创业百年纪念会议上,松下掌门人津贺一宏曾发表过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圆桌讨论,核心即如何在中国“开疆扩土”。

 

就在松下开启在华扩张之时,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LG化学、三星SDI等紧随其后加入战局。一向为奔驰、通用汽车供应电池的韩国电池,在价格、性能及稳定性方面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同时,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厂商面对更多的选择,也已开始出现“改换门庭”的趋势。比如去年3月,吉利汽车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外透露,吉利将选定第二家电池供应商,用作备货供应商。该供应商为日韩企业,双方将会采取合资方式。

 

而除了虎视眈眈的“强敌”之外,宁德时代自身的问题或许更为致命,比如其自身产能不足、产业结构单一等问题。宁德时代曾在招股书书中直言,“产能不足是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尽管一直在扩充产能,但仍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

 

不同于比亚迪拥有整车、储能、信息电子、云轨等多种业务,宁德时代仅有电池和储能两项业务支撑业绩。面对危机,曾毓群选择与上游车企进行深度绑定,以巩固自身地位。

 

过几年,宁德时代与上汽、广汽、吉利、东风、一汽等头部自主品牌均建立合资公司,还与特斯拉、宝马、大众,乃至戴姆勒等国际巨头签署了相应绑定协议。

 

 图片来源:东吴证券研报

 

此次定增,本田入股宁德时代,也是双方合作的深度绑定。就在定增结果发布前一周,宁德时代宣布与本田签署合作协议。本田将为宁德时代带来大量订单。这也是在新能源汽车销量可能不达预期的前提下,宁德时代给自己留的后手。

 

而从业绩来看,在2020年一季报中,宁德时代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国家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

 

从2016-2019年,宁德时代毛利率分别为43.7%、36.29%、32.79%、29.06%。2020年一季度降到了25.09%,而净利率更是比2017年巅峰时腰斩。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欲就此咨询宁德时代,电话未能接通。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财信证券在研报中认为,一方面新能源汽车销量不达预期风险,另一方面动力电池行业降价幅度过快,或对宁德时代产生影响。

 

内忧外患之际,宁德时代发起200亿的定增,试图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市场布局的主动权。在群雄环伺的激烈竞争中,宁德时代是否会失去其霸主之位?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