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首富”陷资金困境!旗下药企被列评级观察名单,存短债压力

债市观察债市观察
发布时间:2020-07-13 14:10:47

医药行业多富豪,比如执掌恒瑞医药的江苏首富孙飘扬家族、凭借辅仁药业拿下河南首富称号的朱文臣、多次蝉联吉林首富的修正药业掌门人修涞贵……

医药行业多富豪,比如执掌恒瑞医药的江苏首富孙飘扬家族、凭借辅仁药业拿下河南首富称号的朱文臣、多次蝉联吉林首富的修正药业掌门人修涞贵……


手握誉衡药业、信邦制药两家上市公司,誉衡集团实控人朱吉满也曾问鼎“黑龙江首富”。如今,誉衡集团拟破产重整。信邦制药被评级公司列入评级观察名单,同时也面临一定的短债压力。

 



作者 | 雷晨

来源 | 债市观察


01

受大股东牵连,被列评级观察名单


7月8日,贵州信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信邦制药”,002390.SZ)公告称,新世纪评级将公司列入评级观察名单,目前公司主体及债项信用评级为AA级。


新世纪评级关注到,信邦制药7月7日宣布,收到控股股东西藏誉曦一致行动人誉衡集团的通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债权人对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


图片来源:新世纪评级公告

 

目前,信邦制药的控股股东是西藏誉曦,誉衡集团持有西藏誉曦100%股权。朱吉满、白莉惠夫妇通过誉衡集团,控制着誉衡药业(002437.SZ)、信邦制药两家上市公司。


在誉衡集团走上破产重整的道路之前,朱吉满堪称医药界的“投资并购狂人”,并一度问鼎“黑龙江首富”。


朱吉满1964年出生,是地道的陕西商人,从西安医科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眼科大夫,他的夫人白莉惠便是在医院工作时的同事。1993年,朱吉满辞掉“铁饭碗”,开始下海创业。


药品代理销售是他创业后的第一笔生意,2000年朱吉满凭借做医药代理商的资金积累,以168万元买下了濒临破产的黑龙江康复研究所附属药厂,并改名为誉衡药业。


医生出身的朱吉满似乎在资本运作和企业管理上更有天赋。凭借多年积累的医药销售渠道,朱吉满逐渐将昔日小药厂改造成为了“正规军”。2010年,誉衡药业在深交所上市。


誉衡药业上市后,朱吉满开启了外延式并购扩张模式,先后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澳诺制药、上海华拓等40多家药企,上述公司并表之后的业绩卓然,支撑着誉衡药业高速增长。



02

实控人陷资金困境,曾为“黑龙江首富”


2018年,坐拥105亿身家的朱吉满夫妇再次成为“黑龙江首富”。但同样是在这一年,誉衡集团陷入资金困境,2018年2月,朱吉满质押的誉衡药业股权爆仓,首次出现被动减持。

 

拖累“誉衡系”现金流水平的,正是其曾经令市场刮目相看的一系列资本运作。

 

2017年5月,誉衡集团通过并购基金,以近5倍杠杆、作价30亿元收购信邦制药21%股权。当时,誉衡药业总资产比信邦制药少近30亿元,这起交易也被称为“蛇吞象”。

 

收购完成后,誉衡集团将其持有的信邦制药全部股份质押给信托计划;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1.289亿股誉衡药业股权也质押给单一资金信托计划。

 

入主信邦制药,一定程度上导致“誉衡系”资金变得拮据,同时还不得不处理一系列“后并购时代”的衍生问题。

 

然而不巧的是,2018年年初,誉衡制药和信邦制药股价连续下跌,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触发并购基金违约条款。随后,誉衡集团屡遭司法冻结,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天眼查


如今,誉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信邦制药的未来又会怎样呢?

 

信邦制药在公告表示,与誉衡集团、西藏誉曦为不同主体,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与其均保持独立,誉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不过,信邦制药目前面临的短期偿债压力也不容忽视。



03

现金无法覆盖短债,存续3亿债券


信邦制药成立于1995年,总部位于贵阳,2010年深交所上市,公司目前主要从事医疗服务、医药流通及医药工业三大业务,其中医药流通业务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6.55亿元和12.46亿元,同比增长1.14%、-20.22%。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归母净利润1301.6万元,同比下滑121.06%。

 

“17信邦01”是信邦制药唯一存续的债券,发行于2017年12月,发行规模3亿元,期限为5年,票面利率6.18%,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性。


图片来源:企业预警通

 

债市观察(ID:bondreview)注意到,“17信邦01”附第3年末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及投资者回售选择权。也就是说,今年12月它将面临回售问题。然而,当前来看信邦制药偿债能力不容乐观。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信邦制药总资产103.19亿元,总负债53.71亿元,资产负债率52.05%。信邦制药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50.09亿元,占总债务比93.26%。

 

在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37.51亿元、应付票据9684.84万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500万元、597.4万元的应付利息,合计达到38.79亿元。

 

与此同时,截止今年一季度末,信邦制药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5.66亿元,即便加上未使用授信额度16.55亿元,与所需偿还的短债规模存在差距。

 

截止目前,信邦制药控股股东西藏誉曦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质押并被司法冻结。


图片来源:信邦制药一季报


信邦制药的短期偿债压力较大,年底还面临3亿债券回售压力,如今又因誉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而被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市场投资者也在关注公司实际控制权是否会发生变动的问题。

 

你对信邦制药的未来发展怎么看?欢迎在文末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