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佬涉亿元非法集资,被悬赏10万通缉!曾开高档餐厅“收割”煤老板

金融街侦探金融街侦探
发布时间:2020-07-02 21:43:20

从资产过亿的“鲍鱼大王”到负债累累的“老赖”,上官军乐终究还是押错了“宝”。

 

从资产过亿的“鲍鱼大王”到负债累累的“老赖”,上官军乐终究还是押错了“宝”。


2012年1月3日,零下11度的太原,西北风肆虐。

 

长治路上的“豪门吉品鲍府”门前,一大早排起长龙。场面壮观程度,不亚于腊八节时的北京雍和宫。

 

不过,他们不是来“拉动GDP”的,而是来“蹭”鱼翅的。1000份鱼翅,不到50分钟,全部被领完。

 

同一时间,太原以外的其他三家分店,免费吃鱼翅活动也在井然有序上演。

 

餐厅的老板叫上官军乐,中等身材,长相富态。身家过亿时,也不过而立之年。

 

前不久,山西朔州警方发布通缉令,悬赏10万元“捉拿”上官。“消失”多年后,上官军乐因涉嫌非法集资,重回公众视野。


 


01

“舌尖上的劳斯莱斯”横空出世



地图上,陕西榆林、内蒙古鄂尔多斯、山西朔州串联起来的三角区,被称为“煤炭金三角”,也是中国能源财富神话的诞生地。

 

有人借着煤炭的东风先富了起来,有人为煤老板解决吃喝也富了起来。

 

有一次,一个山西煤老板带着10万元现金,到一家装修豪华的餐厅吃饭。末了结账时,被告知吃了足足20万元。

 

煤老板想刷卡,对方坚持只收现金。双方争执下,煤老板一个电话打出去,两辆装满1元钱的豪车停在了餐厅前。

 

煤老板拉来两车1元纸币 图片来源:贴吧

 

这家餐厅正是上官军乐的豪门吉品鲍府(以下简称“鲍府”)。

 

鲍府第一家店开在朔州招远路2号,三层楼高,2000多平米,一期投入了近2000万元。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上官军乐买来的古董、字画。大堂没有位子,只有12个贵宾厅,里面放置着全自动音乐喷泉餐桌。步入座位,服务员先递香巾,后斟茶水。吃饭时,还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小姐姐。

 

“送寿星年代酒,帮客人要明星签名照......在当年,鲍府的服务是其他饭店没有的。”曾去鲍府吃过饭的朋友十分怀念。

 

鲍府是一家顶级珍馐食府,为了打造“唇齿间的奢华”,上官军乐在食材选择上极为讲究。日本吉品鲍、伊朗鱼子酱、法国松露、西班牙火腿......他想做的,是将鲍府打造成“舌尖上的劳斯莱斯”,做一个有“中国味道”的奢侈品餐饮品牌。

 

极致服务、“奢华”食材加持,一顿饭下来,钱包分分钟被掏空。一名曾在鲍府消费过的食客称,那里一顿饭至少上万元,一次消费几十万也算正常。

 

鲍府朔州店刚开时,店里门可罗雀。偶尔有几个客人,往往是看完菜单就起身离开。有人说自己请的客人不来了,也有人直接说自己吃不起。

 

不过,上官军乐的目标也不是这些人,财大气粗的煤老板才是他的“韭菜”。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打开了原煤出口路;2002年,发改委解除对发电用煤干预,煤炭价格疯长,煤老板身价直上云霄。2005年“胡润能源富豪榜”上,有11位煤老板入选,其中9位来自山西。

 

人有了钱,怎么花钱就成了问题。普通消费过于婉约,煤老板们走的是豪放派。除了到北京买别墅,去三亚度假不开“琼B”开“贵A”,在吃饭上也要够“豪横”。

 

“豪门”鲍府符合他们的审美。

 

随着煤老板的光顾,鲍府生意越发火爆,餐厅门口几乎每天都停满了各种豪车。

 

朔州街头巷尾,人们开始谈论鲍府传说,“今天有一桌上了十万”,“我听说还有三十万的”......上官军乐一边数钱,一边偷乐。

 

开业一个月后,营业额超过百万。不到5年时间,上官军乐把鲍府开到了太原、吕梁、运城,他也成了身家过亿的“鲍鱼大王”。

 

后来,上官军乐买了一辆真·劳斯莱斯,花几十万弄了个尾号001的北京车牌,还在顺义后沙峪购入一套别墅,和王菲、李亚鹏做起了邻居。

 

图片来源:上官军乐微博

 

(“顺义妈妈”住的后沙峪,被称为五环外的“比弗利山庄”,也是北京顶级富人区。想知道最早搬到这里的大佬是谁吗?搜索新金融街侦探(ID:JRJZT2019)或扫描文末二维码添加关注,后台留言“豪横”获取。)

 



02

“鲍鱼大王”高调做慈善的意外收获

 


晋商走西口的“西口”,就是朔州的“老虎口”。矿产资源未开发之前,朔州和其他中国西部小城一样,安静而破败。

 

1997年,南风化工在山西朔州招收一线业务员。

 

那时,19岁的上官军乐正在运城一个小山村里给学生上课,一个月挣几十块钱。

 

当他听到“工资下不保底,上不封顶”的消息后,内心开始蠢蠢欲动。思索良久,上官军乐卷起铺盖,背上行囊,决定孤身前往离家六七百公里的朔州。

 

在此之前,上官军乐从未远离过山村,充满了对繁华都市的向往。

 

但眼前这个朔州,街道破旧,方言又晦涩难懂。上官军乐带上干粮,挎着水壶,骑着一辆脚踏三轮车,辗转于朔州的小卖部、商场,推销“奇强”洗衣粉。“那辆三轮车,经常自作主张地掉链子!”回忆起往事,上官总是淡然一笑。

 

虽然辛苦,但收入翻了不少,一个月能挣三四百。为了在推销员中脱颖而出,上官军乐“斥巨资”买了一台传呼机。当时,传呼机还是个稀罕物,很多客户因此记住了这个拿传呼机的精神小伙儿。

 

 

他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人物。

 

由于业绩出色,一年半后,21岁的上官军乐升任南风集团朔州经销部主任。后来,公司改制,南风集团撤销了朔州经销部。上官军乐离职后,开始琢磨创业。

 

有个老科长提点他:做服装,赚得多。

 

上官军乐考察一番后,觉得靠谱,“高档服装店日后肯定能火”,于是在朔州开了第一家高档服装专卖店,只是选址略显荒凉。好心人提醒:“百货大楼都卖不出去,这地方咋能行呢?”

 

上官军乐不信邪,一口气砸进几十万,连开三家店。

 

新店开张当日,两件千元T恤瞬间卖完,七八百的卖得也不错,最便宜的却无人问津。

 

当时,山西GDP增速从2000年的全国倒数第一,增至2003年的正数第一,人们的消费欲望空前高涨。有一天,店员打来电话:“今天一万多。”上官很兴奋:“哇,今天又卖了一万多?”店员说:“不是,今天利润一万多。”

 

上官军乐意识到,自己的商业开荒成功了。如今,这条街已成了朔州最繁华的购物街。

  

“小河里的大鱼很自在,能保证你过上还不错的生活;但大河里的小鱼能看到小河里永远看不到的风景。”上官军乐想要游到大河去。他把服装店交给老婆打理,开始寻找新的商业机会。这一次,他看中了2万亿市场的餐饮业。

 

就像当年在荒凉的街道开高档服装店一样,2007年9月,豪门吉品鲍府率在朔州横空出世。在这座小城,鲍府宛如一座金碧辉煌的“皇宫”,装修奢华至极。这一年,上官军乐才29岁。

 

豪门吉品鲍府 图片来源:官微

 

2012年12月,第四届晋商年会举行,现场宣布了百名优秀晋商人物榜单,与上官军乐一同入选的,还有他的运城老乡李兆会、孙宏斌。

 

晋商作为最早的金融家、银行家,明清时期,以经营盐业、票号等生意闻名世界。改革开放后,山西煤炭产业迅速发展,外界对山西商人的印象,多为“煤老板”、“暴发户”。其他晋商为求低调,棱角愈发不那么鲜明。

 

上官军乐是少有的“高调之人”,尤其是在慈善上。

 

2011年秋天,一位叫皇甫江的人在微博拍卖一柄象牙古剑,拍卖所得的善款将用于捐助一位因车祸导致双腿残疾的女孩。上官军乐6.6万元拍得古剑,并通过皇甫江结识了更多慈善界朋友。

 

2012年5月,他在微博上发起“周行一善”活动,宣布每周捐出5000元。有人称赞他是“山西好人”,也有人说他是“山西陈光标”。

 

上官军乐看望艾滋病患者 图片来源:上官军乐微博

 

“当公益成为我的另一张‘名片’,无意间就扩大了我的营业额。”在上官军乐看来:“高调也没什么不好。”

 

 


03

涉亿元集资背后:撑不起的“高端餐饮”


 

上官军乐“慈善家”身份越发响亮,鲍府的热闹却正在消退。

 

2012年,“国八条”出台,高端餐饮市场风云突变。上官军乐的弟弟回忆,一些高端餐饮店生意惨淡,鲍府的经营也陷入困境。“当时,运城分店已经装修完了,却一直开不了门。”

 

央视《创业天使》高端餐饮专场栏目中,有投资人分析,鲍府风险较大,很难规模化,中高端餐饮能否被广泛接受是一个挑战。

 

(上海外滩有家餐厅,被称为“最性感中餐厅”,即便背后大佬是亿万富豪,仍没能熬过新冠疫情下的寒冬。想了解更多,关注新金融街侦探(ID:JRJZT2019),后台留言“恰饭”获取)

 

不过,上官军乐并不认可,他多次公开宣称自己看好高端餐饮市场,并会坚持做下去。


2013年端午节期间,鲍府推出“吉品松露鲍鱼粽”,价格高达9999元:“香米是泰国进口的、火腿是西班牙的、松露是法国的、干鲍是南非的,为了保证粽子的品质,方便顾客携带,购买这款粽子的顾客还会获赠一台价值800元的车载冰箱......”

 

鲍府“天价粽子” 图片来源:鲍府前高管韦妍秀微博

 

“天价粽子”引发热议,《焦点访谈》在做端午节粽子市场调查时,把鲍府的粽子作为案例进行了跟踪报道。

 

面对质疑,上官军乐不仅没生气,反而很满意。他在个人微博、鲍府官微上大肆宣传,“我们推出这款天价粽,意在宣示将一直坚持我们的高端路线。”

 

然而,不到半年,鲍府卖起豆浆油条,还推出了100多元的优惠套餐。上官军乐和朋友创立快餐品牌“锅嫂”,卖起砂锅小吃。

 

“高调”的上官军乐低调起来,微博也不更新了。一位熟识他的朋友说,“那时候他很忙,压力大,脸上都起了火疙瘩。”饭桌上,上官军乐总是心不在焉,一个人喝闷酒。

 

资金链断裂,成了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官军乐的一位朋友称,为了生意周转,他不停的向外借钱。裁判文书网上有多条关于他的借贷纠纷,其中不乏工行、光大银行、中信银行。

 

在个人微博最后一次更新中,他留下一段话:“因个人原因,终止每周一善活动。”2013年末,上官军乐彻底“失联”。紧接着,豪门吉品鲍府宣布破产。上官军乐被限制高消费,成了一名“老赖”。

 

如今,朔州警方的悬赏通告,似乎对他的“失联”作出了最新解释。

 

通告称,2014年3月10日,朔州警方依法立案侦查一起非法集资案。经查,上官军乐有重大嫌疑。

 

当时,上官军乐好友耿某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裁判文书网显示,上官军乐指使森焱小额贷款公司股东耿建忠,向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及金额1亿多元。上官军乐于2013年12月9日潜逃,至今下落不明。

 

昔日辉煌的鲍府餐厅,门前挂上了出租横幅。房东称,上官军乐还欠他百万房租。屋内曾展示的字画、古董,也被当地相关部门扣押了。而鲍府的员工,则开始了漫漫讨薪路。

 

上官军乐曾说,他从来不做股票,也不喜欢打牌和赌博。他说自己不好赌,不愿意押宝在自己左右不了的事情上面。终究,他还是押错了。

 

失联前,上官军乐曾频繁出入北京,为他的第六家分店选址。他雄心壮志:“未来几年,在做好餐饮的同时,可能会进军地产,我还对制造业有兴趣,我想应该会继续成功。”

 

只是,没等到进军京沪,“豪门”梦先破碎了。

 

有人说,餐厅不能把饮食拔高到审美和艺术层面,吃饭就是吃饭。对于高端餐饮纷纷“接地气”你怎么看?评论中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