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终于低头,“以旧换新”活动,能否挽回股价下跌之势?

锌财经锌财经
发布时间:2019-01-03 14:45:24
苹果股价华为

苹果这一次“放下身段”肉搏能够挽回颓势吗?

文/杨洁 何星莹

编辑/刘小玲


一向高冷的苹果,这一次把自己“放低”了。

近日,苹果在其官网低调打出堪称史上力度最大的“以旧换新”活动,甚至连安卓手机也被包含在内。

对此,不少业内人士解读为,这是一种含蓄的降价促销方式,目的是提振苹果销量,拉拢新用户。

然而用户似乎并不是特别买账,根据苹果公司相关方面人士向锌财经透露,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远没有达到苹果内部的心理预期”。

随着国产手机的崛起,苹果手机在国内市场份额下滑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数据统计,华为超越苹果成为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的第二位。

当时锌财经还写了《苹果超万亿,华为超苹果》的文章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探讨,然而自从今年8月3日创下的市值超万亿的最高点,苹果的股价近4个月来一直跌跌不休,跌幅甚至超过30%,市值蒸发超过了3500亿美元。

“创新力不足”、“用户体验下降”等等,外界唱衰苹果的声音也一直不断,再加上与高通的专利纠纷,造成的“禁售”阴云,苹果今年无疑雪上加霜。

如果时间拉回到2010年5月26日,苹果市值首次超越微软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纽约时报将这一描述为”一个时代的结束和下一个时代的开始。”而在2018年12月1日,微软时隔八年超越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众人唏嘘。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属于苹果的“黄金时代”结束了?苹果这一次“放下身段”肉搏能够挽回颓势吗?

对此,锌财经找到了经济学家、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六度智囊金融组高级顾问、汇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伙人刘建民,新湖资本助理总裁郭剑,共创物联网创始人、湖畔大学一期学员林恒毅,六度智囊TMT组高级顾问汪兵,聊一聊他们的观点和看法。

跌跌不休的股价

与高通的官司纠缠,不断下跌的手机销量,大环境的不确定性,自今年8月突破万亿市值之后,苹果的股价便一路滑坡。虽然不能完全否定未来的可能性,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已经让苹果不堪重负,至少短期内股票是最直接的体现。

ZN:

苹果手机的销量会直接影响到苹果的股价吗?投资者更看重什么?

刘建民:

手机销量肯定会影响股价的。智能手机有两大体系,一个是安卓,一个iOS,在安卓手机阵营里,竞争对手有很多,华为,小米,三星;但是iOS只有苹果一家,所以它是自成体系的,那么它只能自己跟自己竞争,自己当一个先行者,当先行者是很难的。苹果它所有的生态系统都是建立在手机销量上,手机销量越大,那么整个iOS生态环境越大。

相反如果苹果手机的销量没有增长,那么其他业务就相当于是无根之水。而股价这个东西长期的话看公司经营,短期的话看市场和预期。所以说,在短期内,苹果的业绩不尽如人意,那就没有支撑股价的利好,那么处在高位的苹果就很容易跌下来。

ZN:

苹果在今年成为全球首家市值破1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却在三个月后市值大跌,你能谈谈个人看法吗?

郭剑:

第一,这其实是整体纳斯达克的问题,不光是苹果,其它的像Google,Facebook,Twitter,以及国内的创业板也在跌,这是全球性的现象。到现在,苹果整个市值还是比较大的,目前的状况跟苹果公司的经营有一定的关联,但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第二,这次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美联储加息。全球央行都在收缩货币,中国央行也有表现。总体上来说,全球货币减弱的时候,股票制裁,价格下跌是很自然的现象。

第三,当一家公司整个市值比较高的时候,再保持快速的增长是不太可能的,它还在成长,但是成长速率下降了,绝对额还在增长,未来会变成一种蓝筹股,这个时候,市场对于这个公司的估值,自然会下降。

林恒毅:

在乔布斯眼中,苹果本质上是一家“软件”公司,只是其他人的硬件配不上,所以自己做。但从iPhone横空出世以后(严格说起来是iPhone3GS吧),硬件收入一路狂奔,当然也带动了Appstore的收入,硬件的超级溢价和完善的软件生态,最终以20%上下的智能手机市占率,获得了80-90%的产业利润。这是一个时代的力量,正如同当年PC时代的因特尔,甚至一度的惠普,互联网时代早期的思科一样。

最终当硬件的升级不能带来更大价值的时候,客户换机的动力就下降了,表面上还包括外观上的设计创新,从乔布斯逝世后,这块就逐年为人诟病,而同期安卓手机的外观设计在众多厂商争奇斗艳下,颜值上已经走出至少差异化的道路,安卓系统本身也在逐步提升,让Appstore的生态优势下降,也对苹果手机造成一定影响,尤其新用户和App轻度用户的换机。在这个结构之下,当硬件(手机)销量不如预期,市场对苹果的未来发展自然就存疑,从而影响股价。

刘建民:

首先是大环境,苹果最大跌幅接近40%,同时间,道琼斯指数也是从26900点跌到21700点,跌幅18%,纳斯达克从8000跌到6000,跌幅20%,大环境指数下跌是一个最大的驱动性因素。除此之外,贸易战的影响,像苹果这种市值级别的公司,他们很多时候会受到国家之间政治博弈的影响。

其次,苹果作为一个龙头企业,那么龙头企业一般涨的时候先涨,跌的时候先跌,这个机构资金预期是比较强烈的。在经济环境动荡不安的情况下,那么苹果受到机构资金撤离是很明显的。

当然,苹果手机的销量也是其中一个影响因素。苹果手机整个生态都建立在手机的销量上,那么如果手机销量没有增长,那么它整个IOS的生态和生态链服务的意义就不那么强了。

ZN:

苹果的市值是否过高?市盈率现在12倍,是不是在一个合理的区间范围内?

郭剑:

从苹果目前来说,目前整个的市盈率并不太高。但考虑到苹果有大量的现金储备,并没有那么悲观,只能说放缓。

从投资角度来说,这一类现象始终会重复的,苹果的利润率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的90%以上。从这个角度来说,苹果还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不能单纯用高科技公司的高增长率去定义它。稳健经营,高现金流的公司跌40%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接下来,会有更多的投资机构介入,缓解其困境。

刘建民:

现在苹果的市值,价格是157美元,这个价格已经不算高了,之前高价的时候大概是232美元。目前苹果的滚动市盈率是12.5倍,其实苹果的历史估值大概是从10倍到20倍之间去波动,12.5倍的情况,是比较偏于估值下限的。

根据苹果2018年的财报,苹果2018年回购是大概有730亿美元,一般公司都是在公司股价非常低的时候回购,苹果今年大幅度回购股票,是因为今年的股价非常有利。目前苹果的市值是有一定的业绩支撑,在美国,iPhone8包括8Plus,用户总体满意度高达98%,同时在iPhone的服务业方面,包括订阅和其他的收费性项目上,2018年的Q4收入也达到了99亿美元,同比增长17%,占总营收15%,数据超过了手机销量。所以苹果在2018年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去开发其他服务业。

根据这几点,我预计苹果永续增长2%,那么WACC还是取10%,通过自由现金流测算出来的话,在目前的情况下,合理的估值是11800亿美元,它目前的市值是七千多亿美元,所以我认为还是有很好的增长空间的。

余丰慧:

12倍绝对是偏低的,苹果市盈率不高,是因为苹果有盈利和现金流在支撑。

苹果的困局

当其他手机与苹果的差距不断缩小,当其自身寻找新的创新点越来越难,在消费者用脚投票的同时,苹果迫切需要寻找新的突破口,当先行者很难,一直当先行者更难。

ZN:

你怎么看苹果此次以旧换新活动?是一种变相降价吗?

汪兵:

我觉得从实质上来讲,这就是一种降价促销的方式,只是说它没有像其它安卓手机的年度促销或者双十一那么直接,就是稍微含蓄一点,这应该是苹果史上最大力度额一次促销活动。

刘建民:

苹果这个活动,其实它肯定是种变相降价,如果你们去跟踪的话,会发现“以旧换新”苹果早就有这个活动,但是今年这个活动力度特别大,大概力度是以前的两倍。一方面是因为今年苹果的销量确实不好,也需要提升一点热度;另一方面,今年它以旧换新的活动增加了对安卓这个手机的一个兑换,包括像华为和三星,这也是为了吸引新客户。根据苹果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报告会发现,在它发布了iPhone XR和iPhone XS之后,很多购买的用户是从安卓转过去的,所以说这个活动还是有一定的成功性的。

ZN:

你觉得苹果现在是处在一种瓶颈期吗?包括它跟高通的专利官司,苹果是不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汪兵:

我觉得苹果目前阶段肯定是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在中国市场,国产手机崛起的当下,这样一个比较惨烈的红海市场里面,变数比较大,压力也比较大。

现在整个下行比较明显,从各个行业的分析来看,都会看到这样的状况,包括现在大家提到的消费降级,很多公司都在裁员,这会造成消费力不足,对高端机需求疲软。跟高通的专利战,也会导致整个需求来讲,就会变得比较不稳定。其实专利战也好,诉讼也好,没有赢家,只要两方一开始打,双方的股价其实都会有下行的压力,所以我觉得近期称之为暴跌也好,称之为大幅下降也好,其实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大家恐慌的情绪。

不过,从整个经济的周期性来讲,19年下半年到20年上半年来讲,可能会慢慢走出一个低谷期。随着5G时代来临,苹果要做的还是如何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提高,把自己的差异化体现出来,这是苹果突围的一个关键思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汪兵为化名)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