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收巨头永雄股东再变更!分子公司大多注销 新设公司涉农业领域?

2022-10-01 12:48:58
科技金融在线
关注
2022-10-01

上市之路屡遭折戟的催收巨头永雄最近有了新动向。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继今年4月份股东阵容发生变化后,催收巨头湖南永雄日前又迎来一波工商信息的大变更。不仅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纷纷提升,同时股东行列还新添5位新面孔,包括一家注册地疑似在美国的外资企业。

上市之路屡遭折戟的催收巨头永雄最近有了新动向。

继今年4月份股东阵容发生变化后,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雄)日前又迎来一波工商信息的大变更。

不仅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纷纷提升,同时股东行列还新添5位新面孔,包括一家注册地疑似在美国的外资企业。

随着监管日益趋严以及对暴力催收的不断打击,再叠加疫情冲击以及复杂内外部环境的影响,催收“越来越难干”已成为行业共识。

在此背景下,即便是行业巨头的永雄,也在不断调整自身结构试图适应催收行业的巨变。

不过,即便多次变更股东,永雄仍旧掌控在谭曼及其妻子周小芳的手中,二人仍占据永雄绝大部分的股份比例。

疑似引入外资,又新增5家股东

日前,催收巨头永雄发生多项工商信息变更引起外界关注。其中,变更的项目包括注册资本、实收资本、企业类型、股东阵容等等。

此前,永雄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人民币,实收资本仅为970万元人民币。此次变更后,永雄的注册资本升至7493.5369万元人民币,实收资本增至6000万元人民币。

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的增资比例分别达24.89%和518.56%。

股东阵容方面,变更前的永雄只有三大股东。而此次增资,永雄引入了5家新股东,股东数量增至8家。

据企查查显示,这五家新晋股东分别是长沙良哲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长沙恒聪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长沙创尚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长沙标贤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EP NEXT CHINA FUND I,LLC。

其中,最后一家疑似是一注册地位于美国的外资企业,不过详细信息未能查询到。同时,永雄的企业类型也由原先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变为“有限责任公司(外商投资、非独资)”。

企业类型中多了“外商投资”的标签。

图片


不过,即便股东行列中新引入了5家企业,但查看五家企业对永雄的持股比例会发现,持股份额均较小。

其中,新增股东中持股比例最大的是长沙良哲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永雄的持股比例为10.665%,然而这家企业由谭曼妻子周小芳持股99%实际控制。

而其余四家新增股东对永雄的持股比例均小于5%,背后大多也都有周小芳的身影。

年内股东频繁变更,分子公司大多注销

事实上,在本轮工商信息大变更之前,永雄的股东阵容在今年内就已发生多次“换血”。

在今年1月份,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从永雄股东行列中退出。

此后,永雄由谭曼持股85%实际控制并担任总裁;二股东为谭曼、周小芳合计持股逾93%的湖南裕雄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15%;三股东是持股3%并担任董事长的周小芳。

然而,时隔三个月,永雄再次发生股东变更。担任永雄董事长职务的周小芳退出永雄股东之列,其直接持有的永雄3%股权,由长沙永雄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沙永雄)承接。

当然,承接周小芳3%永雄股权的长沙永雄,也由谭曼、周小芳夫妇控制,二人对这家公司分别持股70%、30%。

只不过,经过此次变更,担任董事长的周小芳由直接持股永雄变为通过法人企业间接持股。

据了解,间接持股有利于节税、公司股权稳定,同时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如果股东存在抽逃出资、滥用公司人格等行为,需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自然人股东直接承担连带责任,而法人股东则以公司资产承担有限责任。因此,法人股东有利于背后的股东规避风险。

即便屡屡变更股东,但永雄的绝大部分股权仍集中在谭曼、周小芳夫妇手中。股权穿透后,二人在永雄的最终受益股份合计接近94%。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股东频频更换之余,永雄还在不断缩减对外投资以及旗下分支机构的数量。

企查查显示,永雄目前对外投资的子公司有27家,然而处于存续状态的只剩下7家,其余20家子公司已全部被注销。

而被注销的子公司中,有的甚至成立时间才刚满一年。

图片


分支机构方面,企查查显示,永雄在全国开设有40家分公司,遍及近30个城市。

但是目前,40家分公司中已有19家处于注销状态,占比接近半数。

行业寒气逼人,或谋求转型之路

湖南永雄成立于2014年,公司成立后快速发展催收业务,主要承接一些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无力催回的借款,美其名为“不良资产管理”。

由于催收属于典型的轻资产业务,据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永雄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催回应收欠款总金额分别为14.36亿元、20.54亿元和15.56亿元。

到了2020年,永雄的催回欠款一度达到40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催收巨头。

随着催收回款的不断攀升,永雄的收入空间也在持续走强。

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永雄分别实现营收7.58亿元和5.1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7.3%和75.8%。

业绩亮眼的情况下,2015年在国内上市受挫的永雄,再次展露奔赴资本市场的野心。2019年10月,美国SEC官网披露永雄的招股说明书,然而不久后,永雄又撤回了IPO申请。

一边是谋求IPO再次折戟,而另一边则是行业寒冬的来临。

众所周知,由于早期的催收行业门槛较低,催收手段也颇为暴力。

有的从业者对欠款人一天能打出几十个电话进行催收,甚至有从业者人员会采用一些暴力恐吓的极端手段,骚扰欠款人家人、朋友,以破坏其形象并让其丢面子的方式,来达到更好的催收效果。更有甚者,可能还会团队出动,对欠款者围追堵截。

面对如此行业乱象,有关部门对催收的监管力度日益收紧。2021年12月,《信用卡催收工作指引(试行)》出炉,对催收提出进一步的合规要求。其中,便有未经债务人同意,严禁在晚上10点后至早上8点前进行电话、外访催收;严禁使用“呼死你”等方式频繁致电催收。

而永雄的招股书显示,其主营业务正是信用卡逾期款催收,开展业务主要通过远程方式(例如电话和短信)或远程收款提供催收服务。

此指引的落地,对以电催为主的传统催收机构自然是沉重打击。此外再加上近两年疫情的影响,金融行业不良整体呈现抬升之势,合规催收的工作难度越来越大。

在此背景下,催收公司只有顺应监管调整公司结构,提高公司整体素质,保证更加合规合法的催收,才能得以生存发展。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永雄旗下全资子公司湖南卫成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于今年8月成立新化卫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范围显示为家禽饲养、谷物种植、农副产品销售等等。

此外在去年5月,永雄还成立了一家100%持股的湖南云程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永雄董事长周小芳。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也是农产品销售;谷物、水果、蔬菜种植等等。

图片


或许,在行业寒气逼人的情势下,催收巨头永雄也在向其他行业展开尝试,以图找到催收业务以外的第二增长点。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科技金融在线
130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科技金融在线——运营团队来自于专业财经媒体,致力于提供最有价值的资讯与观点。为用户精挑细选有价值的新闻报道与分析文章,了解科技金融最新动态,从科技金融在线开始。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