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炮轰沈晖,年薪12亿掏空威马,王兴预言成真

2022-09-28 14:20:44
易简财经
关注
2022-09-28

威马危险了。

来源/易简财经

9月26日,威马创始人沈晖薪酬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

去年,在威马巨亏82亿元的情况下,沈晖的薪酬竟有12.6亿元,其中薪金和花红201万元,受限制股份/购股权开支12.59亿元。

而同期威马的营收仅有47亿元,沈晖一人的薪资就占据当年收入的近三成。

还没上市,就开始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沈晖还想不想好好造车了?

答案,呼之欲出,曾经领跑新势力的威马,如今早已掉队。

投资人炮轰沈晖:掏空公司

对于沈晖的“高薪”,有网友表示:“损公肥私,公司亏,老板赚,最终割的是韭菜的羊毛”。

也有网友认为:“图小利,管理不善,根本没有做强做大的打算……”

加华资本董事长宋向前也表示,威马董事长如果真的拿了近营收1/3的年薪及待遇,依据何在?公司的内部控制何在?这么多知名外部投资人,为何约束不了这么明显的掏空公司的游戏?中国式创业,资本的游戏,果真是劣币驱逐良币吗?这是对中国信用的盗刷,对勤勉认真,正心诚意的企业家文化的戕害。

图片

今天,针对高额年薪,沈晖在朋友圈回应称:“有些事情,脚趾头想想就知道真假,不值得花时间解释。”

或许对于沈晖来说,确实没时间解释,但是留给威马的时间却也所剩无几了。

新势力交付榜上没有威马

曾经的威马,可谓风光无限,一度被称为造车新势力“四小龙”之一。

威马拥有先发优势,它是最先拥有自主生产基地,首批交付量产车的新势力车企。比起“蔚小理”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9年,威马一直是造车新势力中交付冠军,直到12月被蔚来超越。威马全年累计销量为16876辆,仅次于蔚来。

资金方面也从不是问题。截至目前,威马完成融资12轮,累计融资额达350亿元,相比其他新势力的百亿融资,手头宽裕得多。

而如今,威马早已掉队,上一次披露交付还是去年总交付量,4.4万辆,与前三名的9万余辆相差甚远。

而据汽车之家,今年1-8月,威马年内累计交付智能纯电乘用车29140辆,每月平均交付不到4千辆,更不是万辆俱乐部玩家的对手。

在销量上,威马已经追不到头部新势力的车尾灯了。

销量乏力,威马的财务数据也很糟糕。2021年,其营收为47.4亿元,亏损高达82.1亿元。也就是说,平均每卖一辆车要亏损8万元。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净亏损逐年扩大,合计亏损达到174.35亿元。同期,毛利率为负值,分别为-58.3%、-43.5%以及-41.1%。

而蔚小理早在2020年,实现全年毛利率转正。

资金储备方面,截至去年底,威马所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41.6亿元,而蔚小理则高达数百亿。

研发方面。2019-2021年,威马的资金投入均在9亿左右,占营收比例由50.7%降至20.7%。而去年,蔚小理的研发已高达32-46亿元。

可以说,威马已经从各个方面落后于几家头部造车新势力。

既有钱有钱,又是抢跑选手,为什么威马现在却掉队了呢?

这和创始人沈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不爱和同行交流

沈晖在新势力的创始人中,是最懂新能源的一个,而且履历堪称完美。

他高考的时候,分数远超清华北大,但为圆建筑梦,选择华南理工,却因色弱进入了工程力学专业。大四时,沈晖以优秀的成绩,被美国名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录取,在1992年开始异国求学。

之后,他考取UCLA的结构工程专业硕博连读项目,但在读博期间中断了学业,以硕士学位毕业。

紧接着,他又进入财富500强公司TXU和伊顿,世界500强博格华纳,世界著名车企菲亚特工作。

这些经历,让吉利的李书福看在眼里,特地邀请他加入,帮助收购沃尔沃。这一空前重大的收购案,让沈晖成为了中国汽车领域的传奇人物。

可以看见,沈晖的经历碾压了很多人,这种长期的领先优势,让他产生了骄傲的心态。

两年前,在一个活动上,沈晖和其他两家新势力的副总裁都在场,但全程都没有和他们交流。

这在任何行业里,其实都是很少见的。在同一个圈子里,同行交流能快速打开新思路,在经验和想法上互相借鉴,取长补短,能获得更有价值的信息。

同在造车行业上,又是智能电动车发展的初级阶段中,沈晖或许认为其他的玩家看法、做法,没有太多意义。这种傲慢的态度,延伸到了他对威马的认知和判断。

反其道而行之

创立威马,沈晖有很大的野心,从命名就可以看出。

“威马”,德语为Weltmeiste,译为世界冠军。成为第一,很符合沈晖的行事风格。

对于威马的高度期盼,沈晖还容不下别人说一句不是。

沈晖曾和美团创始人王兴有个赌局。

2020年1月,王兴对蔚来车企的格局做了一个判断:“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除了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和3家民企,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和小鹏。”

这唯独摘掉了“四小龙”中的威马。

两天后的一个活动上,沈晖隔空则发起了赌约,“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TOP3,我希望王兴能亲自给我送一份外卖上门;相反,王兴可以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一辆车,不管多贵我买一辆送给他,不一定非得是一辆威马汽车。”

沈晖气势之足,已经坚定王兴要打脸了。

而此时,威马的口碑正遭受严重的质疑。车辆自燃,高管离职,被吉利认为侵犯商业秘密索赔21亿元,威马的口碑跌到冰点。

沈晖不仅不能摆正威马的位置,在市场格局上,也没看清楚形势。

2020年,造车新势力纷纷布局C端,威马则坚持B端市场,甚至还提高了大客户的集中度。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曾表示,B端只占新能源车市场的10%-20%。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沈晖在内部信中表示,威马有着自己的发展赛道与节奏。

现在看来,沈晖要做自己的风格,固执己见,已经偏离市场选择了。

结语

在交付榜单上,沈晖的威马没有如愿成为TOP 3,而薪酬方面却远高于其他新势力创始人。

其部分薪资以受限制股份形式发放,折合人民币约为12.6亿,只有在企业上市后,沈晖才能真正收入囊中。而这种事儿,雷军也干过。

可如今面临销量、营收、研发的掉队,创始人还要拿这么多钱,威马想顺利冲刺IPO恐怕难上加难。而这种局面,都由沈晖个性造成。

长江商学院的副院长张晓萌表示,企业家要有韧性,“那些叱咤风云的企业家还原为“人”的本质时,答案便逐渐清晰——韧性的力量。在人生的起起落落中,韧性对于每个人来说,无论年龄、职业和身份如何,都是我们持续从不确定性中受益、一生向上生长的力量。”

而对沈晖来说,这种跌宕起的变化在他的人生的经历中较少,过的太顺,骄傲更容易产生。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易简财经
149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易简财经是大湾区领先的财经新媒体,擅长资本市场研究,连续3年获新浪财经最佳A股新媒体,并获经观深度财经新媒体、二十一经济报道金V等奖项。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