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果汁衰败简史

2021-07-23 11:55:56
深蓝财经
关注
2021-07-23

从之前的莲花味精,到汇源果汁,国民品牌似乎都逃脱不了下坡路。

来源:深蓝财经

7月19日,据企查查APP显示,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1)京01破129号,申请人为山东德源国际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图片


事实上,汇源果汁传出破产新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第一个登上央视新闻的快消品牌,到港交所上市的风光无两,再到“卖身”可口可乐、港股退市、被破产,这个国民果汁品牌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从面临倒闭的罐头厂,到港股上市的国民品牌

汇源果汁是我国改革开放后最早的一批民营企业之一,其创始人朱新礼的经历也不平凡。

朱新礼出生农民,但从小就有经商头脑,小学时就经常去山里挖中草药、爬树捡蝉蜕卖给供销社赚学费。1981年前后,朱新礼通过承包汽车把家乡的水果拉到南京、上海去卖,用赚到的钱买了两辆车继续跑运输。两年后他就赚了30多万元,成为沂蒙山区第一个家里装电话的人。

图片


随后,在村里人的动员下,朱新礼卖掉自己的车当起了村主任。他号召村民将土地交出来集中经营,大规模种植水果。这个决定遭到大部分村民的抵触,但是在他带领村民实地考察了大规模种植葡萄的胶东平度市后,村民们都认可了他的决定,纷纷交出了土地。

也有人依旧对他不满,写信把他举报到国务院。国务院派人调查,批评朱新礼不种地,种水果是“不务正业”,这导致朱新礼失去了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的资格。但最终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靠种葡萄,村子第二年每亩收入从200多涨到了5000多元,第三年涨到1万多元。1986年,全村800户人中,有400多户成了万元户。

1988年,朱新礼来到山东经济管理干部学院脱产进修了三年。进修后,朱新礼继续回到沂源县,被安排到沂源县外经委做副主任。1992年,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激励下,从小就有经商头脑的朱新礼觉得自己必须干点事,虽然家人认为他好不容易有了城市户口、干部身份,强烈反对他下海,但是朱新礼最终还是毅然决然的下海经商,在当时沂源县水果罐头厂的基础上成立汇源果汁。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际当时朱新礼接手水果罐头厂的过程非常艰难。当时沂源县水果罐头厂欠下1000多万元债务,7个银行的贷款无法偿还。当时沂源县政府整体评估下,决定以550万元把罐头厂出手,朱新礼和县政府签了个合同,要求他在3年还完这笔钱,之后工厂就归朱新礼。

为了凑钱,朱新礼跑到厦门、青岛、临沂等地,找朋友、同学、亲戚挨个借钱。终于凑够资金买设备、给员工发工资。

但马上,朱新礼迎来了他创业路上的第一个危机。1993年,由于经济过热,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从7月开始宏观调控,国家银根紧绷,出现了大量的三角债。但是汇源有2000多万元的三角债,去法院打官司要债,但却没有要到,反而还被罚了钱。

1994年,出于多方面考虑,汇源从沂源县搬到了北京顺义。当时汇源的团队一共才30多人。

直到1995年,汇源才终于实现有利润。此前的所有资金都用于投入和还债。朱新礼曾回忆称,这两年是汇源最难的时候。

不过也是在这最艰难的时候,汇源拿到了“第一桶金”。1993年,朱新礼带着汇源参加德国慕尼黑食品产销会,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顺利拿到了瑞士公司价值500万美元的浓缩果汁出口订单。

1996年,汇源以7000万元的价格中标央视1997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成为第一个跻身“黄金播段”的北京企业。由此,汇源果汁一炮打响了知名度,在竞争激烈的快消饮料市场中占领了领先地位,成为国民果汁品牌。

图片


2006年,汇源又以2.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汇源果汁35%的股权,引入法国达能等投资者,融资完成后,汇源果汁的估值上涨至6.28亿元。随后,2007年,汇源果汁顺利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上市当日股价便大涨66%。

一时风光无两。

“当儿子养,当猪卖”,汇源在跌宕中由盛转衰

汇源沦落如今的结局,可以说和朱新礼的“大农业”梦有很大关系。

出生农民,并且年轻时曾通过号召村民集中种植水果走上致富之路的朱新礼,虽然下海创办了汇源,但是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大农业”梦,想布局果汁行业上游,经营果园和水果加工。也因此,他曾多次想卖掉汇源获得资金,从竞争激烈的果汁成品市场全身而退转战上游原料市场。

朱新礼最初想转战上游原料市场,或许也与此前德隆系不无关系。

早在1999年,汇源就开始筹划上市,彼时果汁市场群雄逐鹿,竞争激烈,但相关手续迟迟没有拿到。这时,“德隆系”向汇源抛出了橄榄枝。

2001年,德隆系与汇源成立合资公司,德隆系出资5.1亿元,占股51%,汇源资产出资持股49%。合资公司成立,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施拳脚之际,德隆系却出现了危机。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汇源在与德隆合作期间长期投资近40亿元,德隆除收购股权支付约3亿元外,再无资金注入。相反,德隆系从汇源陆续借走不少钱以缓解自己的资金链危机。在2002年底,唐万新已累计从汇源借走资金3.8亿元。

幸好,在德隆系崩塌前,朱新礼提出对赌,带着筹集到的5.3亿元现金,终于在最后一刻成功摆脱德隆系的掌控。2003年4月,德隆系退出汇源,不过此时的汇源也已是负债累累。

2005年,汇源公开招标寻找合作对象,其中不乏法国达能以及众多外国投行等外资,但最终朱新礼还是选择台湾统一集团。2005年3月,统一与汇源组建合资公司,统一出资3030万美元,在当时约为2.5亿人民币,占股5%,汇源则以果汁业务资产入股。但在双方签约4个月后,因台湾方面的非商业因素,合作被迫终止。

这才使法国达能等资方在2006年顺利入局。

2008年,是汇源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彼时可口可乐报价24亿美元,宣布拟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权,收购价为每股12.2港元,是当时可口可乐历史上第二大并购案,也是我国当时最大一笔外资收购内资企业控股权的交易。

因为可口可乐认为双方销售渠道存在严重重合,为了配合可口可乐的收购,汇源砍掉了16年建立起来的销售体系,裁撤商超渠道、省级经理以及大量基层销售。员工总数也从9200多人裁至不到5000。

但汇源却万万没想到,这笔股权交易最终会被迫流产。因为收购不符合《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该收购案被商务部紧急叫停。

刚大刀阔斧砍掉自己销售体系的汇源又紧急调整架构,增加销售人员,到了2009年末,汇源的销售人员从2008年末的1160人暴涨至13000多人。

朱新礼无论怎样,都没能把汇源成功卖出,获取资金来支持自己向果汁行业上游发展的梦想。

不过朱新礼在这之后却突然开始大规模布局果汁上游。但也正是由于在没有充足资金的情况下大举扩张上游,这也给之后汇源资金压力过大埋下祸根。

一方面,下游渠道裁剪,导致汇源的营收开始出现下滑,另一方面,上游大规模扩张导致资金大量涌出。支出增大,营收减少,这使汇源的现金流开始紧张。

2009年,汇源业绩首次出现亏损,净利润为-0.99亿元。虽然此后很快就又扭亏为盈,不过因为大举并购其他品牌,营销费用持续扩大,导致汇源果汁的债务规模越来越大。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汇源果汁营收规模从28.33亿元上升到53.82亿元,但同期负债合计却从22.64亿元扩大至114.03亿元,资产负债率也从32.01%增加至51.77%。

朱新礼曾在2008年时回应卖身可口可乐时称:“做企业就是当儿子养,当猪卖。”这个回应似乎给此前汇源的种种卖身给出一个理由,也让此后汇源的扩张,逃不开“养猪卖钱”的猜测。

任人唯亲,管理混乱,汇源急速失速

汇源的家族管理模式一直受人诟病。朱新礼的儿子、女儿、胞兄、胞弟、女婿等亲戚都曾在汇源出任要职。而正是因为家族式管理,导致了汇源如今的局面。

除了朱新礼亲戚担任公司要职之外,汇源内部还曾被曝出拉帮结派的现象。有媒体曾报道,汇源但是全国的分厂厂长和大区经理基本上都是山东人,在汇源内部形成了“山东帮”与“非山东帮”,甚至“山东帮”内部又分为沂源帮、菏泽帮、济南帮等。网上流传的一封汇源员工写给朱新礼的公开信中也曾爆料,称汇源裁员会优先裁掉非山东籍员工。

此外,该公开信还曝出配料罐里发现异物等质量问题。事实上,汇源出现类似的食品安全问题并不是少数,厂家篡改生产日期、果汁中出现异物、工厂偷排污水等新闻也曾多次出现。

2012年,汇源还曾曝出高管私自将商标授权给多家公司的丑闻。涉事的高管正好是朱新礼的侄子朱胜彪。据当时经济参考报获得的合作协议显示,朱胜彪在这次商标授权中获利200万元,此外,中间人王淑平个人获得好处100万元。当事公司卡瓦格博公司董事长祝强还表示,全国还有28家企业上当受害。

这起事件终于让朱新礼注意到家族式管理的弊端。2013年7月,朱新礼辞去了总裁的职位,启用职业经理人,但仍然保留了执行董事及主席职务。其女儿朱圣琴也在2014年开始担任执行董事。

虽然之后聘用了职业经理人来打理公司,但职业经理人实际上拥有的话语权并不多。朱新礼高薪聘来的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上任之后就大刀阔斧改革,但收效甚微,一年后便辞职了。之后聘用的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职业经理人也都没能坚持多久。

另一边,从2013年开始,汇源果汁开始与关联方出现大量关联交易。而真正导致汇源危机的是一笔42亿的贷款。

2018年3月,汇源果汁公告披露称,公司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也没有签订协议,更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违规向集团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饮料提供42.82亿元的短期贷款。

由于违背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汇源果汁被港交所要求停牌自查,并表示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将取消其上市地位。

但在停牌自查期间,崔现国、赵亚利等6名高管相继从汇源离职。朱新礼也在2019年2月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终于在2021年1月14日,汇源果汁公告称,联交所宣布,自2021年1月18日上午9时起,公司的上市地位将被予以取消。在被取消上市地位一年后,汇源果汁终于正式向资本市场告别。

破产重整,或难有资本接手

虽然在2020年2月,朱新礼及其女儿朱圣琴就双双退出董事会,不过目前朱新礼依旧把持公司的绝对控股权。

因为汇源的负债问题,朱新礼也持续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据企查查显示,目前为止,朱新礼共有7则列为被执行人的记录,当前被执行总金额高达26.26亿元。被限制高消费的记录 多达13条。

图片


汇源集团也被各类纠纷案件缠身。企查查APP显示,截至目前汇源集团有失信记录67条;被执行人记录8条,被执行总金额232725.92万元;限制高消费记录90条。

图片


如今汇源果汁上市公司主体北京汇源饮料食品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有业内人士表示,因为汇源复杂的债务问题以及家族式管理等因素,或许很难找到接手的资本。

此前天地壹号曾拟与汇源成立合资公司,汇源将包括汇源果汁商标在内的资产作价24亿元出资。不过很快就以条件尚未成熟,没了下文。

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曾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一些资本有意朱新礼退出汇源才肯接手。

虽然不知道朱新礼具体会如何取舍,不过如果能将汇源股权卖掉换取资金,或许朱新礼还能从果汁行业下游全身而退,重拾自己的“大农业”梦,享受自己本应该到来的退休生活,而不是无法乘坐高铁、飞机的“老赖”。


点赞
收藏
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深蓝财经
99文章
·
0评论
·
0粉丝
深蓝财经,发源于深蓝财经记者社区,由国内优秀财经记者联合打造,曾多次荣获财经媒体微博20强、经济观察报优秀新媒体等奖项。
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