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削藩”,4.0京东仍无“二号”|| 深度

无冕财经无冕财经
发布时间:2021-01-06 14:24:52

刘强东淡出公众视线后,京东推出“铁三角”执掌支柱业务,但如今一人离职、一人远离一线,剩下徐雷,其地位也仅是看似稳固。

图片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苏楠

编辑:陈涧

设计:布冬

实习生:郭曼怡


2020年最后10天内,刘强东两次出手,对京东数科和京东物流掌门人做出闪电调整。两位老臣,要么离职,要么远离一线。


从中关村创业至今,京东团队进入4.0时代,但有一点毫无改变,就是在刘强东治理下,京东从来没有“二号”。


业务“素人”执掌物流和金融板块,难以对决虎狼之师。拼多多后浪汹涌,徐雷在京东看似稳如磐石,如果有一天突然告退,其实也不会令人意外。


 两度“削藩”,铁三角瓦解


2020年12月30日,京东物流CEO王振辉由于个人原因宣布辞职。


和不久前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离任,但出任副董事长和集团幕僚长相比,王振辉这是“裸辞”。既然京东并没有表示王振辉“另有任用”,则其在加盟京东10年后就此告别也就毫无悬念。


因为2018年8月底“明州事情”,刘强东负面新闻缠身,媒体不时报道案件进展,这让刘强东不得不较长时间内淡出公众视线。


2019年1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刘强东罕见缺席,徐雷、陈生强、王振辉首次集体亮相。


图片

▲陈生强(左一)、徐雷(中)、王振辉2019年初集体亮相。


这向外界透露出重要信号,京东集团作为控股公司,旗下零售、物流和金融板块作为三根支柱,已成气候。同时,刘强东作为集团掌舵人,麾下三员大将组成“铁三角”格局。


达达集团、京东健康虽上市更早,但达达集团并非京东实际控制,而京东健康更像是京东商城分拆出来的业务,所以CEO蒯佳祺、辛利军没能和“铁三角”一起组成“五虎将”。


不过此格局维持时间并不长,最终在2020年最后10天内宣告瓦解。


2020年12月21日,经京东集团提议,拟报京东数科董事会批准,任命陈生强为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10天后,王振辉离职。


王振辉曾在联想集团、怡亚通任高管,2010年4月加入京东。2017年4月,京东集团组建京东物流,时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商城运营体系负责人王振辉出任京东物流CEO。到他离职,执掌京东物流大约三年半时间。


陈生强一直追随刘强东,其离职有大背景原因,即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监管部门严肃整顿互联网金融,京东金融在敏感时期投放广告涉嫌歧视被批。乐观点看,陈生强此时明升暗降,或是刘强东在风口浪尖中保护他。京东数科虽提交招股书,上市进程因大环境变化,似乎也按下暂停键,这也为刘强东整饬京东数科提供较多时间。


王振辉离职则毫无征兆,职场中“个人原因”默契达成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故事。因为物流业务发展未达预期,还是和刘强东发生严重分歧,已无法共事?


市场预测2021年,京东物流也将登陆资本市场。作为高级经理人,王振辉深耕京东逾10年。即使作为物流板块掌门人,也掌舵超过三年,参照陈生强持股京东数科超过4%股比,王振辉本来借助物流IPO获得财务自由。


与马云在阿里巴巴B2B上市后对十八罗汉“杯酒释兵权”不同,京东物流筹谋上市,刘强东此时“削藩”,王振辉未能完成上市敲钟仪式——属于职场人的高光时刻,也是壮志未酬。


 12大高管卸任,团队进入4.0时代


京东20多年发展史中,其管理团队大致分为四个时代。


京东创业早期,“十几个人,七八杆枪”,刘强东和兄弟们在中关村忙时搞业务,闲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是京东1.0时代,其实也不怎么需要管理,有事情主要靠吼。


随后外部资本进入,在资本帮助或者是要求下,京东积极引进外脑,为做大以及上市做准备。管理队伍中是除了首席执行官(CEO)由刘强东担任外,京东所有其他“0”字辈高管,都从外界引入。京东管理进入2.0时代。


京东集团完成上市,融资通道打开,现金流充足,多年孵化的旗下业务,京东金融、京东物流、京东健康先后完成分拆,独立发展,分别融资,筹谋再上市。


京东每个版块掌舵人,陈生强、王振辉、辛利军以及京东零售CEO徐雷,作为一方诸侯,分别管辖一块业务,呈现“赛马”态势,也意味着京东管理进入3.0时代。


当封疆大吏王振辉离职,陈生强至少暂时被架空。余睿掌管京东物流、李娅云看管京东数科,两个80后走上业务管理一线,这时京东团队进入4.0时代。


大致整理了一下近年从京东离职的重量级高管,包括副主席兼首席战略官(CSO)赵国庆、首席财务官(CFO)黄宣德、首席运营官(COO)沈皓瑜、首席营销官(CMO)蓝烨、首席技术官(CTO)张晨、首席人力资源官(CHO)隆雨。


图片

▲京东近年来高管变动情况。


这支京东“毕业”大军中,还有高级副总裁李大学、王笑松、胡胜利、副总裁裴健,以及最新加入的王振辉、陈生强,共12名重量级高管。


而仅在2019、2020两年内,就有8大高管离任。


 “素人”难对决虎狼之师


接任京东物流CEO的余睿,为京东原首席人力资源官,是京东从管培生体系挖掘出来的80后。接任京东数科CEO的李娅云,2017年12月加入京东集团,先后担任京东集团法务负责人、审计监察负责人、首席合规官等职务。


两高管领衔人力资源,合规和审计业务是支持条线,余睿、李娅云也是刘强东最信任的高管之二。


“最信任”背后,通常是和“一定时间内”联系在一起。在蜜月期内,任何高管都可能是刘强东最信任的人。


京东这批80后管理者,以管培生为代表,职业经历此前为白纸,成长主要在京东,京东给他们着墨,他们也视刘强东为偶像,掌舵一块独立业务,也重在坚决服从100%执行,而少有战略性思考。


而且,物流和金融板块面对的竞争,不比电商领域弱。金融业务端,京东数科要对决蚂蚁集团;物流大红海,三通一达和顺丰,以及阿里菜鸟网络,都对京东物流虎视眈眈。


业务“素人”余睿、李娅云强调公司价值观和文化,或许合格,但面对瞬息万变的商战,能及时做出调整乃至提出有价值建议,就勉为其难。刘强东对所有结果负责,但这不正说明,京东依旧是刘强东“一个人的京东”吗?


刘强东重用80后,或向外界表明,其正值壮年,此时无需考虑接班人。职场老司机和管培生一代相比,经历和阅历丰富,非后者可比。


王振辉和陈生强先后卸任,刘强东安排心腹,而不是业务高手接盘。让“搞人”的人来“搞事”,无冕财经特约研究员宁愿相信这是京东在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而不是刘强东头脑发热,一条道走到黑。


京东各自板块的护城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固,“素人”长时间挂帅或埋下隐患。


 京东无“二号”


陈生强和王振辉离任,表明刘强东牢牢控制公司,京东始终没有“二号”人物,也不需要“二号”。


至少有三个理由,有助于做出这种分析。


首先,京东商城2018年7月推出轮值CEO制度,被认为刘强东有意在培育接班人。该制度推出已有两年半时间,目前只有徐雷在“轮值”中,没有其他人“过瘾”。


京东轮值CEO制度,乍看学习华为。不过华为轮值董事长时间仅一年,京东没有提出轮值CEO具体任职时间。没有实际运转,或没有明确规则,可认为不存在制度。这与公众眼中,京东是刘强东“一言堂”,非常契合。未来谁来接任徐雷,充满了偶然性,都在刘强东一念之间。


其次,在京东数科发生广告投放歧视事情后,京东集团也正式道歉。无冕财经特约研究员注意到,在短短300多个字道歉信中,出现5个感叹号。这极有可能出自刘强东——即便不是手写,也是口授。否则,无论是京东集团公关部还是法务部,谁有资格对正在筹划上市的京东数科“指手画脚”呢?


图片

▲京东集团就京东金融视频广告投放问题道歉。


从这封道歉信出炉,同样可判断,刘强东将道歉(也是批评)公布于众,不留情面外,是其对京东集团各个板块的强控制。


再者,所谓公司“二号”通常有两种人。


第一,虽是外请高管,但资历较深,得到创始人或实际控制人乃至公司上下信任,比如2005年加盟腾讯的现任总裁刘炽平,或者是阿里蔡崇信,以及2007年8月就加盟的现任董事长兼CEO张勇;


第二,他本就是公司创始人之一,既有大量股权,同时一路打下江山,战功显赫。前者意味着财务自由,继续工作是爱好或使命感;后者可让他们在下属、公司高层面前保持权威。比如美团原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虽无总裁之名,也有“二号”之实。再比如拼多多创始人之一、现CEO陈磊,也属此列。


但徐雷并非京东“二号”,这和其职务有关。京东集团层面并无总裁,徐雷现担任京东商城CEO,和王振辉、陈生强层级相同。也和其履历有关,2009年加入京东的徐雷,曾经离开过京东,和刘强东共事中存在空白期。


徐雷主要从营销层面推动京东发展。京东广告全年满天下,花钱的事情,往往会简单点,京东战略,不是徐雷强项。换言之,其他低级别也熟悉营销业务的高管,可以随时取代他。


昔日徐、陈、王“铁三角”中,徐雷仍在职,所谓伴君如伴虎,从来不存在稳坐泰山之说,“三观”都正外,业绩也是重要因素。


图片

▲京东市值被拼多多赶超。


京东最近几年进步有目共睹,但拼多多跑得更快,活跃买家数早就超过京东。一年前,拼多多市值比京东少80亿美元;截至1月3日,拼多多市值领先京东800亿美元,坐稳电商第二把交椅,而这正是徐雷的“一亩三分地”。


既然王振辉因“个人原因”离职毫无征兆,如果哪天徐雷因“身体原因”辞职,又有什么奇怪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