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猪周期

德林社德林社
发布时间:2019-12-04 20:58:56

11月30日,北京迎来初雪。而在几天前,寒冷的气流早已飘到网易内部。

作者:杨万里

编辑:苏梦翔

来源:德林社


11月30日,北京迎来初雪。而在几天前,寒冷的气流早已飘到网易内部。


随着暴力裁员事件发酵,这家互联网巨头被推向了舆论风口。媒体纷纷指责网易轻离别,丁磊卷入了风暴中心。有意思的是,此前曾评价丁磊,说他是个养猪的料。


当互联网遇上猪,掀起的是一片水花。


2009年,丁磊宣布养猪。坊间传言,是源于丁磊涮火锅时吃了不洁的猪血。尴尬的是,丁磊起步并不顺利,开始就遇到了山东的猪流感。朋友劝丁磊放弃,丁磊严肃说,“扯淡,我相信中国人还是要吃猪肉的。”


为了考察养猪,当时网易农业的负责人出海考察养殖企业,请专家回国传授经验,甚至为了训练猪学会上厕所,还请教了马戏团团长。


网易的猪不但会上厕所,还有自己专属的音乐歌单,单日伙食标准是每猪40元,工作人员还要每天和猪互动,保证猪的好心情。



2016,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丁磊拿出“丁家猪”在乌镇宴请互联网巨头。细心的网友事后发现,那次聚会缺了一位重要人物,马云。


在错过“丁家猪”后,阿里后来做起了自家猪肉生意。去年2月,阿里云宣布与四川特驱集团、德康集团合作,拟推进AI养猪项目。网传,为研发智能养猪系统,阿里云的工程师曾在四川的养猪场里待了三个月。


同样利用科技养猪的还有京东。从去年成立京东农牧公司,到与吉林精气神有机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合作AI养猪项目。在今年618购物节前夕,首批AI猪肉正式面市。


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体系的发展,互联网巨头需要市场和场景将科学技术实地运用。“科技+猪”,成为了资本的新风口。


在互联网资本搅动猪产业之时,“猪疯狂”大戏同样在A股上演中。


一、疯狂的猪肉股


到河南新郑市薛店镇,走在世纪大道上,可以看到一个招牌--雏鹰农牧。


在雏鹰农牧未退市之前,每年都会有一批投资者过来调研。在下车呼吸一口猪粪味后,雏鹰农牧的接待人员会把他们拉到4800平米大小的“猪公馆”。巨大的养猪场模型、4只小猪环绕的大肥猪塑像,引来参观人员拍照纪念。


糟心的是,在猪年(2019年),雏鹰农牧却迎来了黑暗时刻。随着财报造假、现金流紧张、股票质押被平仓、信用等级被下调、用火腿来偿债等负面利空消息席卷而来,“养猪第一股”最终于2019年10月15日与A股告别。


猪肉板块2019年走势图


虽然雏鹰农牧谢幕,但养猪行业依旧红火,猪肉板块指数2019年最高涨幅超127%。众多养猪上市公司股价全面爆发,买了猪肉股票的股民乐得笑开花。


在养猪大户中,以温氏股份和牧原股份代表的猪肉概念公司是风向标。截至12月3日收盘,二者的市值分别为1907亿元、1945亿元人民币。


随着股价大涨,受益的还包括上市公司老板。此前,牧原股份实控人秦林英家族以1000亿元人民币资产,位居《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15位。


站在风口,猪都能飞上天。随着非洲猪瘟发酵,全国不少地区出现大量的猪死亡事件。农村农业部也表示,短期内猪肉市场供给依然偏紧,预计元旦、春节前猪肉价格将保持高位运行走势。


由于供给不足,养猪成了最大的风口。


二、上市公司扩产、跨界养猪


养猪造富如此梦幻,至此,扩产养猪、跨界养猪成为了A股上市公司的“奋斗目标”。扩产派以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为代表,跨界派以康达尔为代表。


(1)扩产派


上市公司温氏股份(300498)是一家以畜禽养殖为主业、配套相关业务的跨地区现代农牧企业,经营范围是肉猪类养殖和肉鸡类养殖。


2019年11月4日,温氏股份与华统股份共同投资4个亿设立浙江温氏华统牧业有限公司,预计三年内实现浙江省内以及江苏省内肉猪年出栏分别达到 100 万头以上。


上市公司牧原股份(002714)是我国自育自繁自养大规模一体化的较大生猪养殖企业,也是我国较大的生猪育种企业。


在2019年11月9日,牧原股份与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拟投资210亿扩大生猪养殖规模。为了配合以上计划,牧原股份还采取了两大措施,一个是月薪2万元招聘名校大学生养猪,另一个是向915名员工授予新限制性股票5338.81万股股票。


上市公司新希望(000876)是我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兼做禽产业、食品和猪产业。


2019年7月4日,新希望公告称,拟公开发行可转债40亿元,募投资金将全部投资于生猪养殖项目。随后,该公司董事长刘永好在一次活动上公开宣布,新希望计划在未来两年养超过2500万头猪。


(2)跨界派


上市公司康达尔(000048)的主营业务包括饲料生产、公用事业、房地产、金融投资等多种产业。


这是一家有故事的公司,在资本市场草莽时代,康达尔一度为庄家吕梁操盘下的庄股。吕梁出事后,罗爱华和其丈夫管理的华超集团接盘。紧接着,华超系”与京基集团延续了长达5年之久控制权争夺,最终,“华超系”出局。


虽然康达尔不是专业的养猪公司,但在猪风口诱惑下,自今年8月开始,康达尔展开了一系列大动作,期间签约生猪项目规模达540万头,投资数额高达154亿元。


三、危险的猪周期


在“二师兄”比“唐僧肉”还值钱的2019年,股民好奇地提问,猪为什么会飞上天?这就要联系猪周期。


猪周期的一般规律是“肉价下跌——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以此循环”。


资本是一场游戏,养猪公司喜欢玩大游戏。当他们乐观式扩产之际,股民的担忧随即而来。


猪周期红火和冷淡时间段分别是红火一年、平半年、冷清半年。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14年4月至2016年5月是上涨期,猪肉波动幅度达99.33%;2018年5月至12月,猪肉价格是下跌期间。而自2019年上半年开始,猪肉又开始了一轮上涨。


如今,猪肉价格处于历史高位,随着专业养猪公司不断扩产,有可能会错过猪肉价格高点。同时,由于非洲猪瘟尚未完全消除,耗费大量资金养猪,后续能不能保证本金安全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养猪产业受政策影响较大,一旦政府放松进口猪肉或者实施其它政策,对猪行业影响不容小觑。市场监管总局谈猪肉价格表示,将严查串通涨价哄抬价格行为。近日,农村农业部召开党组会议强调,确保今年底前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止降回升,确保元旦春节和全国“两会”期间猪肉市场供应基本稳定,确保明年年底前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常年的水平。


如果说周期效应是影响猪价的关键因素,那上市公司基本面则是影响其能否适应周期变动的重要条件。


数据显示,温氏股份前三季度货币资金为12.7亿元。同期,该公司短期负债、长期负债、应付债券分别为17亿元、18.43亿元和29.85亿元,皆高于账面资金。目前,温氏股份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例为73.08%。


温氏股份流动负债/总负债比例图


再看牧原股份,前三季度该公司货币资金为38.79亿元,其他流动资产13.89亿元,预计可以动用资金最多不超50亿元。同期,牧原股份的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合计数额达70.76亿元,同样高于账面资金。目前,牧原股份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例为82.98%。

 

牧原股份流动负债/总负债比例图


新希望的财务情况更严峻,该公司前三季度货币资金仅为56.74亿元,但短期借款高达137.5亿元,资金缺口较大。


在猪价高企之际,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新希望借助扩产提高未来的盈利水平,但从另一方面看,一旦猪价下降,预期盈利可能会下降。同时,在资金量有限的条件下,自身的财务将变得更加严峻。


养猪公司现阶段大幅扩产是利是弊,仍待进一步观察。


顺便提示一下,养猪行业盈亏有一个“猪粮比”指标,即生猪价格与饲料玉米价格的比值。国内把6∶1定为盈亏平衡点。如果养猪公司高于这一比值,就实现盈利;如果低于这一比值,将实现亏损。


对于跨界养猪的康达尔而言,不仅要操心育种、饲料、人工授精、疫苗、大气污染、水污染等问题,还要考虑提升料肉比、PSY(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仔猪头数)、商品代存活率等指标,无论是技术还是养殖成本都很高。


如果未来猪周期出现变动,例如猪价下降,康达尔投资百亿养猪能否保持在盈亏平衡点上方,同样存在不确定性。


结语


资本天生逐利,在“二师兄”市场被追捧之际,大量资金涌入养猪产业。老牌养猪公司牧原、温氏扩产,康达尔等公司大笔投资投资养猪。此外,网易、阿里、京东跨界培育科技猪....


养猪,可能吹起财富目标,也有可能形成一个泡沫。养猪公司们面临的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有政策变动,等等。最终,这一系列因果都会与猪周期挂钩。


待潮水退去,还看谁在裸泳?变化的是养猪公司,不变的一直是猪周期。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