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监狱风云》再添“拉链大王”!借25亿入主浔兴股份,王立军前脚离职后脚入狱

财经女记者部落财经女记者部落
发布时间:2019-08-13 15:16:24

前有新城控股董事长猥亵儿童被抓,后有“商界木兰”罗静、暴风冯雷入狱,一连串的董事长和实控人“到位”,这出2019年度A股《监狱风云》大戏似乎越来越精彩。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cjnjzbl)


前有新城控股董事长猥亵儿童被抓,后有“商界木兰”罗静、暴风冯雷入狱,一连串的董事长和实控人“到位”,这出2019年度A股《监狱风云》大戏似乎越来越精彩。

 

更为精彩的是,在一片调侃“现如今上市公司董事长是高危职业”声中,仍有不少A股董事长陆续地参与到这部大戏中。8月11日又多了一位,福建浔兴拉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浔兴股份”)晚间发布公告称,实控人王立军因涉嫌内部交易罪,已被重庆市公安局实施逮捕。

 


而上一次浔兴股份发布公告恰是关于王立军辞职一事。8月6日,浔兴股份公告称,王立军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等职务,同时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现在来看8月6日的这则公告,应了那句俗话“事出反常必有因”。一直在A股以高杠杆运作资本出名的王立军在2016年不牺借了25亿高溢价受让浔兴股份25%的股权。当年大费周章入主浔兴股份,三年后又岂会走得如此干脆?

 

A股市场从来不缺胆大、胃口更大的资本玩家,王立军便是其一。

 

25亿入主浔兴股份背后:钱都是借来的


福建浔兴拉链股份有限公司,顾名思义,就是做拉链起家的。自2006年上市后,蛰伏十年,突然在2016年11月被刚刚成立两个月的汇泽丰盯上了。汇泽丰欲受让浔兴集团所持的8950万股,占浔兴股份25%。且每股定价高达27.93元,是当时浔兴股份股价12.68元/股的2.2倍,溢价率为120%。

 

实际上,根据深交所发出的问询函,截至2016年9月30日,汇泽丰10亿元注册资本尚未缴纳,资金、负债总额均为零,净资产为-4520元。


一经对比便可知,几乎是“倾家动产”进行高溢价操作,这意味着背后操纵者必得的决心。但同时如此激进的方式,也为浔兴股份今日的事端埋下了一颗危机种子。

 

汇泽丰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就是今天事件的主角王立军。天眼查显示,1972年7月出生的王立军,曾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唐山分行,任天津东土博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Golden East(Singapore)Pte.Ltd董事。

 

根据当时收购的公告,25亿元全部来自于一家叫祺佑投资的公司。2016年11月14日,汇泽丰与祺佑投资、王立军曾任职过的中国农业银行唐山开平支行签订了《一般委托贷款合同》,汇泽丰以期限4年、年利率4.5%借来25亿元收购款。交易完成后,汇泽丰将手中的浔兴股份25%股权全部质押给祺佑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这桩25亿收购案中重要的出资方祺佑投资,仅于双方签订借款合同一个月前成立,其中汇泽丰以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持有39.98%的份额。

 

虽然其为王立军收购浔兴股份提供了资金,然而,据祺祐投资2018年财报,该公司资产为21.80亿元,负债为21.79亿元,净利润为958.96万元。据此计算,祺祐投资资产负债率也已经达到了99.95%。不过这都是后话。

 

2016年12月16日,股权转让过户登记手续办理完毕。2017年2月10日,王立军终于成功当选上市公司董事长,并成为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坎坷的转型之路:王立军10亿梦碎“价之链”


刚接盘浔兴股份不足一年,资本玩家王立军便蠢蠢欲动谋求转型。当初本就是高杠杆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方式入主的浔兴股份,控股不到一年又斥资进行资产收购,按理王立军此时更需要资金的支持。否则一旦失去资金输血来源,此前全部质押的股权就即将面临易主的风险。

 

而在这时退缩,就不会是当初能够借25亿入主浔兴股份的王立军了。愈是激流,愈要勇进,于是,王立军又花10亿收购了新三板公司——价之链。2017年9月22日,浔兴股份发布公告称,作价10.14亿元完成对甘情操夫妇等21名股东所持公司价之链65%股权的收购,将之纳入浔兴股份合并报表。

 


价之链官网显示,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品牌电商+电商软件+电商社区”为主营业务的跨境出口电商企业。

 

不同于上次豪掷25亿入主浔兴股份,王立军此番转型之路则显得尤为坎坷。

 

早在收购时,价之链曾承诺2017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2.5亿元。结果,收购完成当年,价之链的业绩承诺就没有实现。

 

2018年10月9日浔兴股份公告中指出,价之链2017年净利润9686.96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上半年发生重大亏损,净利润-1907.58万元,且经营状况持续恶化,所承诺的业绩已不可能实现。



受到此事影响,2018年,浔兴股份因收购价之链付出了7.48亿元商誉减值的代价,净利润亏损达到6.5亿元,同比下降646.02%。

 

为此,浔兴股份意欲索赔,向仲裁委员会申请10.1亿元的业绩补偿款,以及53万元的违约金,同时申请将价之链业绩补偿方名下212.6万股浔兴股份质押给指定方。

 


但价之链方面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2018年10月11日,价之链及其负责人甘情操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回应认为,浔兴股份在三年业绩承诺期未到之前申请仲裁不符合合同约定。浔兴股份迄今为止支付给本人的所有款项税后不足2亿元,仲裁索要10亿元,没有根据。双方争论一度陷入白热化。

 

而此前一个月,浔兴股份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终止重组并结束了长达近10个月的停牌期,但复牌后,公司股价却迎来了七个一字跌停。股价甚至由停牌前的16.31元/股跌至5.62元/股。期间,浔兴股份大股东汇泽丰质押股份已经触及平仓线。

 

高杠杆叠加资本运作,王立军难逃“杠杆劫”


杠杆是把双刃剑。上市公司运营良好时,投资回报率高,适当的杠杆可以放大收益;而当公司经营困难时,杠杆则会加速公司问题的恶化和爆发。

 

据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分析,继25亿元杠杆贷款之后,再次的贷款收购加大了浔兴股份的资金压力。根据汇泽丰之前的计划,打算收购完价之链之后,就将原来的拉链业务作价12亿元,彻底剥离给浔兴集团,转型跨境电商业务。但是重组的终止,让公司的算盘落空了。

 

截至2018年末,浔兴股份已对价之链支付了逾8亿元的股权收购款,而收购款中5.5亿元系来自信托机构的并购贷款。

 

纵观2016年至2019年一季度,高杠杆运作下的浔兴股份负债率也一路高涨,从22.71%、56.44%、68.08%到68.51%。


迄今为止,网络上有关王立军入主浔兴股份之前的信息少之又少,更是无从得知其如何周旋于汇泽丰、祺佑投资和中国农业银行唐山开平支行之间圈揽25亿元,外界只见他在高风险边缘,一次次借他人的资本谋划自己的商业版图。

 

早在汇泽丰买壳之后,浔兴股份的股价曾连续出现6个涨停,但最高价也只达到22.48元/股,并未超过受让单价。更不要谈今日触底开盘,截至目前,已跌至4.91元/股。


王立军只是众多资本玩家之一,A股大洗牌仍在继续,这部年度大戏还将会更加精彩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