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康国宾实名举报!掀与美年健康6年“新仇旧恨”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20-11-16 15:35:52

爱康国宾实名举报国信证券分析师一事,掀开了两大体检巨头的“新仇旧恨”。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爱康国宾实名举报国信证券分析师一事,掀开了两大体检巨头的“新仇旧恨”。 


4年前,爱康国宾私有化之际,竞争对手美年健康携巨资搅局,欲加入爱康国宾的私有化收购,爱康国宾匆忙拉起盟友阿里巴巴,最终却成就了马云布局大健康的梦想。美年健康功败垂成,以退出收购转身离场。


4年后,美年健康已是阿里囊中物,阿里的减持,却让美年健康身处浪尖。这个时候,国信证券分析师跳出来,暗指爱康国宾或作为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美年健康。


不服气的爱康国宾火速应对,不仅发声明撇清合并传闻,而且给国信证券送去了律师函。


涉事方的美年健康还未就此回应,不过同在“阿里系”这条船上,爱康国宾和美年健康是否合并,或许阿里有发言权……

 

 

实名举报


11月12日晚间,爱康国宾发文称:鉴于国信证券(002736.SZ)两名分析师谢长雁、朱寒青“发布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的上市公司研究报告”,已向中国证监会、深圳证监局、中国证券业协会实名举报投诉。

 

图片来源:爱康国宾官微

 

这次的实名举报源于11月初美年健康(002044.SZ)的股价跳水,而国信证券11月6日发布研报《美年健康:大跌事出有因,探寻阿里战略(重大事件快评)》,并作出有关“爱康国宾资产注入”的猜测。

 

 

针对国信证券的观点,爱康国宾表示,国信证券分析师从未向爱康国宾求证或进行咨询,且爱康国宾与美年健康之间不存在任何合并或重组意向。

 

11月8日,爱康国宾向国信证券方面发去了律师函,并表示将根据国信证券的回复决定是否向证监主管部门进行举报。

 

图片来源:爱康国宾官微

 

一则研报,让两大体检巨头成为话题中心。11月13日0点48分,国信证券针对“研报门”表示公司一直以来都依法合规的发布研报,由于各方对研报的个别表述解读不一致所以产生了误会,接下来会积极沟通消除误会。

 

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联系到这几家公司。

 

爱康国宾表示,目前可以对外披露的所有信息都已经在公众号做了发布。而国信证券的媒体总监苏磊则回复称,针对爱康国宾向证券监管部门等的投诉,我们也会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工作。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公告,美年健康于2020年6月15日通过董事会决议,聘任江维娜女士为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但在加入美年健康之前,江维娜女士曾为国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

 

因此,爱康国宾也曾要求国信证券确认江维娜女士是否示意或暗示该等证券分析师撰写以上报告。

 

对此,“研报门”事件中一直没有发声的美年健康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该研报所引发的问题牵扯到美年健康的董秘江维娜女士,江维娜女士也感到很无辜,其他方面暂不做解释。

 

 

鹬蚌相争


一则“研报”,引出了两大体检巨头的“新仇旧恨”。

 

我们现在常说起的体检两巨头也就是爱康国宾和美年健康,然而在2015年前,国内体检行业正经历着“三分天下”的局面。

 

另外一个巨头,就是诞生于2002年3月中国第一家专业健康体检服务机构——慈铭体检。

 

一直到2006年,美年健康实控人俞熔从上海卫生局手里拿下了20%的国宾体检的股权,才成立了美年健康。

 

而爱康国宾的张黎刚一出场就“自带光环”,他不仅身兼哈佛、哥伦比亚、复旦大学三校的学术背景,还是搜狐的创业元老。1999年创办艺龙;2004年创办爱康网;2007年,国宾医疗和爱康网宣布合并,各占50%股权,俞熔则顺势退出。这是双方第一次正面接触。

 

但2014年,美年健康并购慈铭体检后,剩下的两家巨头难免正面冲锋。

 

2014年4月9日,顶着“中国体检第一股”光环的爱康国宾(股票代码:KANG)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后,爱康国宾股价表现十分强势,四个月涨幅高达63%。 

 

然而好景不长,伴随着在美上市中概股整体沦陷,爱康国宾的股价也开始疲软,2015年8月24日盘中一度跌至10.2美元的最低价格,一年之间股价腰斩。

 

2015年8月31日,张黎刚宣布对在美上市的爱康国宾进行ADS私有化,报价为17.8美元/ADS。

 

不高的报价,引来了竞争对手美年健康。俞熔在2015年11月提出22美元/ADS的私有化要约价格,随后再度加价至25美元/ADS,进一步拉大了差距,意在拿下爱康国宾。

 

在张黎刚的眼中,俞熔所代表的买方团显然“来者不善”,是一场趁火打劫的“恶意收购”。

 

于是,攻守双方轮番上演36计,一场精彩程度不亚于“宝万之争”的资本攻防战就此拉开序幕。

 

为了乘胜追击,2015年10月,美年健康作价55亿借壳江苏三友上市,成为A股体检业头号。

 

此后,为了应对美年健康的攻势,爱康国宾曾在2015年12月份抛出“毒丸计划”:当任何个人或团体获得10%或更多爱康国宾A类普通股会触发毒丸计划,或者任何收购方以要约收购或其他形式公开宣布收购或换股获得50%或更多的爱康国宾A类普通股,也会触发毒丸计划。

 

一旦毒丸计划被触发后,股东将会获得认股权,以半价购买新增发的股票,这会大大稀释收购方的股权,也将导致收购成本进一步抬高。

 

然而,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曾与华泰联合投行部一位资深人士进行过交流。对方表示:“毒丸计划之所以被冠以“毒”字,实则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无奈之举。但实际上从美年健康入局开始,爱康国宾就输了,因为,要么美年健康并购了竞争对手,要么爱康国宾私有化付出了更高的成本。”

 

2016年,爱康国宾因发现公司客户不正常流失等情况,且公司销售反映美年大健康销售人员已经完全掌握爱康国宾商业投标的价格及商业计划。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起诉了包括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等5个主体。

 

最终,美年大健康广州区负责销售管理岗位的牟元茂判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4个月。

 

此后,爱康国宾还在3个月内两次起诉和举报美年健康。其一,认为俞熔未经反垄断审查违法收购慈铭体检的行为;其二,认为美年健康侵犯其软件知识产权。 

 

2016年6月7日形势陡转。“双雄争斗”的过程中,阿里巴巴借机入场。

 

阿里旗下的云锋基金向爱康国宾提起私有化要约,拟以20-25美元/ADS的价格收购爱康国宾发行在外的100%的流通股。

 

但一直到美国时间2019年1月18日,爱康国宾才发布公告称完成公司私有化。

 

 

合作共赢还是各走各路?

 

阿里的入局,暂停了两大巨头的白热化竞争。不过,曾经和阿里同抢爱康国宾的美年健康,在2019年也成为阿里的囊中物。

 

2019年10月,“阿里系”收购美年健康股东16.16%的股份,成为美年健康的第2大股东。目前,“阿里系”对爱康国宾持股2%;对美年健康持股13.03%。

 

据2019年年报显示,目前爱康国宾有120个体检中心,而美年健康拥有703家体检中心,其他品牌若想超越他们已是很难。

 

因此,如今的民营体检行业,实际上就是美年健康与爱康国宾两大巨头之争。而两大巨头,都站在“阿里系”的阵营里,阿里在其中已经尽可能的做到资源高度配置利用。

 

一方面,阿里近年来在大健康生态领域全面布局,阿里健康自2014年10月成立之日起就不断加码,其六大板块已然是一个不同的“物种”,可见阿里对大健康生态的重视。

 

另一方面,爱康国宾在私有化后,阿里并未干涉爱康国宾的经营决策,反而在阿里88VIP生态会员体系中将爱康国宾和美年健康都纳入进去。甚至在阿里的参与下,两家体检机构的价格也日渐趋同。

 

医疗分析师苏璇表示:“实际上,爱康国宾在与阿里合作后,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其线上客流,弥补线下门店数量上的不足,能够更好的整合企业资源。而阿里战略入股美年健康也有助于提升公司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水平和提升整体管理与服务体系。”

 

因为同属“阿里系”阵营,享受着阿里大健康生态的优势,所以市场上认为两家公司还是有合并的可能性。不过,两者到底是合并共赢还是各走各路,市场声音不一。

 


大健康产业分析师张晓婷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从“阿里系”的角度看,两家公司目前已均属于同一阵营。且阿里未来很有可能会逐步扩大产业链,我们应当用合理、长远的眼光来分析。实际上这两家公司都在探索数字化、高端健康管理领域。其行业人才、潜在客户,以及商业模式都是趋同的。在此情况下,选择合并共赢还是针锋相对,这个话题早晚是要拿来讨论的。”

 

对于两大巨头未来的发展,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从资本运作的角度上来讲,合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实现利益最大化。而且双方同属于“阿里系”,但合并后,很可能会产生垄断,要想避免这种垄断发生并非易事,只有通过税收控制等措施,把垄断的危害降到最低。”

 

事实上,市场的猜测是一回事,企业的意愿又是另一回事。不久前,阿里减持美年健康股份,让两家巨头合并的可能性降低。而此次“研报门”事件,爱康国宾也明确表示“与美年健康之间不存在任何合并或重组意向”。

 

你觉得同处阿里生态下,两家巨头最终会一起发展还是各走各路?你使用过哪家的体检服务?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