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润祝义财“归来”:为父出殡,悼文写哭路人……

杨秀娟杨秀娟
发布时间:2019-01-31 10:22:25
祝义财

谜一样的案件。

今日,雨润控股集团掌舵人祝义财被“释放”数日归来后,首次现身在其父的出殡仪式上,一身黑色西装,表情沉痛。


据侦探君了解,祝义财的父亲今日从南京市殡仪馆出殡,只邀请了亲朋好友出席。



这距离2017年3月29日祝义财父亲去世,已经将近22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祝义财父亲去世后,没有按照乡土传统尽快下葬,而是一直停放在殡仪馆。


且一大早,祝义财就通过刚刚注册5天的微博及雨润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祭父文”,悼念其父,言辞恳切。有路人表示“看哭了”。



行文之中,祝义财提及,自己被连续七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期间,父亲带着遗憾重病亡故。其父一生辛劳,从未下过一次馆子,喝过一杯像样的酒,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


作为其父唯一的儿子,祝义财文章中也表示,“万不得已让您在这冰冷的殡仪馆等了太久。



雨润集团有知情人士对外表示,这是祝总的家事,本不想对外公布,但考虑到祝总现在关注度比较高,害怕有些不实言论传播发酵,索性自己发声。


百事孝为先。做为家里唯一的儿子,祝义财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能在父亲重病之时陪伴并在病逝时及时发丧?


1


这得倒回到2015年3月22日。


当天,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检察院对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紧接着,2015年6月10日,祝义财辞去中央商场董事长职务。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一般适用于重大贿赂犯罪,加上当时南京杨卫泽一案正沸沸扬扬,祝义财被羁震惊官界和商界。外界不少人猜测祝义财可能受此案波及。


但其实关于祝义财为何被羁押一直没有确切消息,直到案情一步步发展,人们才窥测到其中一角。


随后的3年10个月的时间内,祝义财被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四次,决定执行“逮捕强制措施”二次。


2015年8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将该案指定给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办理。


2015年9月8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将该案指定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


随后,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对本案立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管辖权变更为由,对祝义财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后来,这个案子又由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交到了上城区人民检察院。期间,2016年3月22日和2017年3月29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两次决定逮捕祝义财。


直到2017年6月6日,转了一圈后,案子又回到了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手中。


根据雨润集团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年6月29日,杭州市检察院反贪局以行贿罪、挪用公款罪等罪名将案件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8年1月12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不构成挪用公款,以行贿等罪移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2019年1月10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主动撤回行贿等罪的指控。


关于行贿罪,据《澎湃新闻》报道,雨润集团官网曾出具一份“律师辩护意见书”。其中提到,杭州检方在起诉书中指控,2004年以来,祝义财为逐步收购并控制中商,寻求时任中商董事长胡晓军,副董事长、总经理廖建生,中商党委书记、副董事长、监事会主席颜迪明三人给予的支持和帮助,事先承诺留任岗位,并给予额外的奖励及股权激励。2005年至2014年期间,祝义财送给三人财物合计3768万元。


这之前,《证券时报》“e公司”曾发过一篇文章《祝义财失联之迷揭晓:收购中央商场巨额行贿,故意关店造成数千万损失》,叙述祝义财向中商高管胡晓军等人行贿3000多万以及从中央商场借款4000万,用于收购中央商场股份。


最后雨润集团官方声明其为不实报道



最终挪用公款、行贿罪名没有成立,真正让祝义财“折腰”的是销毁会计凭证罪。


1月21日上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判决祝义财犯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由于羁押时间已经折抵刑期,决定解除监视居住,释放了祝义财。


该案历时3年10个月,兜兜转转终于迎来结果。


2


祝义财1964年出生,安徽桐城人,毕业时25岁,正赶上80年代的尾巴,也是白手起家的大佬之一。


1989年,他从合肥工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安徽省交通厅下属的海运公司。


适逢改革开放初期,他买了辆三轮车,跟一家日本水产品贸易公司做虾蟹生意。从中他看到了食品行业的商机。


1992年底,祝义财在创立了雨润食品,杀进了食品加工厂行业。1993年1月,工厂正式迁址南京。


当时市场普遍流行高温肉制品加工,雨润凭借着低温肉制品加工迅速打开市场。“雨润火腿”曾风靡一时。


到1996年,雨润食品已经拥有了1000多家经销商,产值过亿元。


1997年4月,祝义财用2500多万元拿下国有企业南京罐头食品厂,在江苏商界说起来都是首屈一指的。


后来,他收购了50多家濒临倒闭的国有肉联厂。


2005年,雨润食品(01068.HK)在香港上市,一跃成为国内肉食品行业龙头老大。


在此期间,他还涉猎了房地产行业,成立了江苏地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同时通过不断增持股权比例,成为A股上市公司南京中商股份的第一大股东。2009年6月,祝义财取得南京中商的控股权,南京中商更名为中央商场。


拿下这家企业也是祝义财命运转折的原因之一。祝义财被羁押之时,他已经成了江苏首富,商业版图涉及食品、物流、旅游、商业、房地产、金融和建设等多个领域。


他曾坦言,“从创业开始,我一无靠山,二无关系,赚钱少别人看不上的,又苦又累别人不愿做的,风险大别人不敢做的,我都做。面对困难我想办法解决,困难就会转化为发展的机会。”


确实,2019年1月22日晚,祝义财被监视居住3年多后,终于由“困局”变为“生局”回到家中。


不过,此时的雨润已大不如前。


其中,雨润食品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同比增长5.4%,却依旧有5.42亿港元的亏损。截至2018年6月30日,未偿还的银行贷款高达73.28亿港元。


另一方面,盈利能力不错的中央商场业绩2018年上半年突然出现暴跌。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重挫91.91%,仅有243.23万元。


有消息称,祝义财回家后,将前往安徽老家,并出席集团年会。不过还未见其他动作,祝义财第一次面对公众就是发文悼念其父,意义重大。


祭文中,祝义财说,“今天我与各位至亲好友一起来送您最后一程,愿您魂归故里,落叶归根,长眠在您充满乡愁的烟波浩渺的碧水湖畔,任春风化雨,无声润物,护佑着雨润这个民族的品牌,庇荫这个大家庭13万人,更加团结、发奋图强、艰苦拼搏,人人为企业争利、守利,携手战胜当前的危机,渡过难关,尽快进入良性循环。”


他还多次感谢了在他离开1400多天的日子里,“对我老父亲老母亲细心关护、真心安慰的至亲好友;感谢对我的家人理解、支持,和对我的企业鼎力相助的每一个人;感谢今天到场的乡里乡亲、真朋挚友和血脉相连的亲人们,谢谢你们来为我的老父亲送上最后一程!”


各位小伙伴怎么看祝义财的归来呢?是带领雨润集团走向新的征程,还是“英雄迟暮,垂垂老矣,何处觅肝胆?评论中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