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保代手撕、业务频频“触雷”,国信证券“水逆”?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9-01-02 11:38:22

近年来国信证券遇上的麻烦事还远不止于此,状况频出,几乎是连年“水逆”。

 

 

 作者|韩蕾 邹婧

来源|野马财经


面对2018年“寒冬”,券商投行们或裁员、或降薪、或拓展业务,纷纷以“吃奶的”力气自救。就在2018年最后几天,老牌的国信证券又给金融民工们贡献了一个“大瓜”。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近年来国信证券遇上的麻烦事还远不止于此,状况频出,几乎是连年“水逆”。

 


12月28日,大A股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原国信证券(002736.SZ)员工马华锋心中却有一股怒气迟迟无法释放。


就在前几日,中新赛克(002912.SZ)一则公告将公司保荐代表人(下称“保代”)由马华锋更换为国信证券张存涛。中新赛克公告称,更换保代是因为收到了国信证券出具的一封函件。该函件称原委派的保代马华锋因工作变动不再担任……


作为当事人的马华锋显然不认可上述公司说法。他认为这其中有“黑幕”,是“国信证券为了阻止保代对上市公司进行现场检查,违法解除与保代的劳动关系”。

 

“黑幕”?“好戏”?


怒气难平之下,马华锋发了一条朋友圈,请“大家看好戏”。好事者迅速将其评定为“2018年证券市场最大的丑闻”。


(马华锋朋友圈截图)


马华锋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已向证监会举报此事。目前,此事尚未有权威调查结论。


上市公司更换保代本不算新鲜事,为何马华锋如此强烈反弹呢?


据马华锋在“投行业务资讯”上的爆料显示,“国信证券为了阻止保代对上市公司进行现场检查、阻挠保代履行持续督导义务,违法解除与保代的劳动关系,真是为了阻挠检查拼了”。


在从国信证券离职前,马华锋曾制定了一份对中新赛克的现场检查计划,计划在2018年12月24日至28日对中新赛克进行现场检查。


然而,就在要去中新赛克检查前夕,马华锋却接到了国信证券的一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通知书给定的与马华锋解除劳动合同的具体时间是2018年12月19日。


这一切在马华锋看来发生得不同寻常。他在公众号上称,“在国信的阻挠下,保代下半年都未能前去中新赛克进行现场检查,早就无法有效履行持续督导的法律义务了,这中新赛克上市公司直接脱离督导,多快活啊!”


12月28日,国信证券对中新赛克出具的持续督导现场检查报告显示,经过检查的相关事项均已合格。


究竟谁是谁非,究竟有没有持续督导现场检查,都存在疑问。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第一时间拨打了国信证券电话,并发送邮件咨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近年来国信证券在业务合规上的确存在一些问题,除机构本身外,还有多名员工也领到了监管层开出的“罚单”。

 

状况不断频领罚单


2018年12月28日,上市公司宁波东力(002164.SZ)发布了一则公告,内容是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惠州埃富拓科技有限公司对年富供应链的破产清算申请。


这跟国信证券又有什么关系呢?


四个月之前的8月29日,宁波东力在半年度业绩公告中曾提及,公司因“年富供应链收购案”踩雷,导致今年上半年巨亏31.47亿元。国信证券正是宁波东力收购年富供应链项目的独立财务顾问。


根据宁波东力公告,国信证券此前对于这起收购项目曾出具9条核查意见表示本次交易合规。也就是说,国信证券自始至终都未发现年富供应链财务数据存在问题。


这也并不是国信证券投行业务第一次“触雷”。


2018年6月,因担任*ST华泽(000693.SZ)财顾及其申请恢复上市的保荐机构时涉嫌虚假记载、重大遗漏,国信证券就被证监会处以“没一罚三”共计2800万元。


除此之外,据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2016年国信证券违规事项达十余件,2017年至今发生违规事件也已经超过5起。其中不乏营业部风险管理不合规、代销金融产品业务违规、内控不完善等“老生常谈”的问题。


与此同时,国信证券多名员工也因非法持有股票的行为领罚单。


譬如2015年6月,国信证券掀PE腐败风波,两名前保荐人戴丽君、刘兴华因借用他人账户突击买入天润曲轴(002283.SZ)原始股,并在公司IPO成功后违规获10倍收益,遭证监会罚没上亿元及禁入市场10年;2016年5月,时任国信证券投行部业务三部负责人罗先进“故技重施”,最终被罚没共计2255万元及终身市场禁入。


此外,在债券承销业务中,国信证券也两次被曝通过行贿获得审批便利。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上述违规事件暴露出国信证券在内控制度等方面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问题。中介机构应该扮演好‘看门人’角色,否则最终的结果就会损害广大投资者的利益。”

 

老骥能否再行千里?


兴许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接连曝出违规事项后,2016年国信证券从AA级连降两级至BBB级别,至2017年才重回A类。至于,2018年将如何,值得拭目以待。


尽管分类级别在2017年重回A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的日子会比较好过。据相关媒体统计,国信证券2018年保荐数量比上一年缩减了77%。


身为老牌券商,国信证券的综合实力毋庸置疑。它起源于中国证券市场最早的营业部之一深圳国投证券业务部,2014年底于A股上市,实控人为深圳市国资委,持股45.85%。


时至今日,国信证券已发展成为全国性大型综合类证券公司。就总资产、净资产、净资本、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五项核心指标而言,国信证券此前曾连续多年进入行业前十。


然而,在经历2015年A股市场异常波动后,国信证券的业绩开始出现滑坡。


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业绩排名情况显示,2017年度国信证券虽以43.67亿元净利润位居行业第七,增长率却为-18.1%。


2018年,国信证券的业绩也越发“尴尬”。

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国信证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63.4亿元,同比下降27.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3亿元,同比下降42.52%。


对此,国信证券曾披露原因,主要是由于金融去杠杆及中美贸易摩擦等宏观经济形势变化,整体证券市场受此影响震荡下行。


毫无疑问,监管层未来对金融中介的监管将更趋严格。老牌的国信证券又将如何“挽回颜面”、重获良好业绩呢?你认为,这员老将还能否继续行千里呢?欢迎你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