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一觉影视梦:被困“好莱坞”的王健林 | 棱镜

棱镜棱镜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7:08
万达

2013年9月22日,王健林在青岛市黄岛区攒了一个大大的局。

作者 |  孙春芳

来源:棱镜(lengjing_qqfinance)

 

当天,万达东方影都开工,奥斯卡主席、美国各大电影公司CEO、妮可•基德曼、雷奥纳多•迪卡普里奥等好莱坞影星,还有梁朝伟、甄子丹、章子怡等众多中国一线影星都莅临现场助阵。

 

这在当时,被看作是万达进军影视制造领域,打造电影全产业链的标志,而“要做就做大手笔”的王健林似乎离他的“东方好莱坞”梦想更近了一步。

 

整个红毯明星秀持续了两个小时,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穿着一袭淡红色的抹胸长裙,从红地毯那端缓步而来,在跟粉丝握手、互动、签名之后,她站在展板面前近一分钟,供大家拍照。

 

随后红毯秀的主持人问她,青岛东方影都建成之后会有更多的国际影人到来,有没有哪一位是你非常期待想合作的?

 

她的回答中规中矩:“受邀参加这个开工典礼很开心,赶在中国影视很繁荣的年代很幸福,谢谢万达。”


万达东方影城开工典礼上的景甜


她就是当时的“新秀”景甜,而她的问答可谓一语成谶。

 

集万千宠爱和资源于一身,却就是红不起来——五年过去,回首王健林的影视大业,和景甜的命运如出一辙。


携手出道的女星景甜和万达影视

 

两年之后,同样在青岛东方影都,景甜如愿和好莱坞一线巨星马特•达蒙拍摄了一部国际大片。

 

这部叫《长城》的片子由张艺谋导演,给景甜配戏的,还有刘德华、张涵予、鹿晗、林更新、王俊凯等一众新老明星。

 

景甜出道不久,就担此重任,引发外界对景甜和王健林关系的一系列猜想。

 

不过,知情人士对腾讯《棱镜》称,景甜和万达王健林并无个人关系,王健林私生活自律甚严,只有在业务层面和必要的社交场合才跟女明星有接触。

 

连接景甜与万达的,是路征和他的北京星光灿烂影视公司(下称“星光灿烂”),除路征之外,星光灿烂的高管还包括路平、丁崇武。

 

景甜2007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在她就读期间,路征出品了《一个女人的史诗》和《我的美女老板》,景甜在其中都出演了重要的角色。

 

景甜毕业那年,路征更是砸下重金,为景甜制作了“大片”《战国》,这部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为3.8。

 

彼时,万达在布局院线成功之后,开始涉足影视制作,成立了万达影视公司。在影视内容领域并无太多经验的万达影视,开始跟一些有过作品、小有名气的影视公司频繁接触。

 

路征和万达的缘分就此结下。

 

2013年,万达影视和星光灿烂联合出品了电影《警察故事2013》,景甜在其中出演女一号。前述知情人士称,景甜所以能出现在2013年万达东方影都开业典礼的明星红毯秀上,可能就与此有关。

 

由于路征在万达高层中的成功游说,景甜和万达的关系更上一层楼,2015年,她终于成功出演《长城》的女一号。


首部在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取景拍摄的张艺谋作品《长城》


《长城》最初由美国电影公司传奇影业主投,2016年1月,万达影视梦再进一步,花36亿美元收购了传奇影业(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230亿元),《长城》变成了万达主投。

 

路征和万达的关系也更加火热。2015年底和2016年初,路征密集注册成立了闪闪星光影视制作(北京)有限公司、星光灿烂演艺经纪(北京)有限公司、星光麦特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等。这些公司的地点都在万达总部附近——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万达广场10号楼。

 

此时,在青岛东方影都拍戏的景甜,其命运不经意地和王健林的影视大业绑在了一起。

 

东方影都,集结了王健林的所有产业梦想。房地产、商业综合体、文旅产业、影视产业,甚至包括万达的国际化,都统统凝聚于青岛市黄岛区的这个人造小岛——星光岛上。


100亿募资一周内被一抢而空


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直白:一切离不开钱。

 

王健林在收购了传奇影业之后,将其装入了一家新设立的国内公司——万达青岛影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影投”)。接下来,他要为万达影视和青岛影投筹集大笔资金。

 

王健林的融资自有他的套路:向企业界的朋友圈广发“英雄帖”。

 

2016年年初,王健林的老朋友们和投资圈的大佬都看到了一份万达影业的融资推介书。这份推介书称,万达影视2016至2018年的利润将分别达到3亿、4亿和5亿元;传奇影业三年内的净利润将分别达到8亿、10亿和13亿;两者合计净利润在三年内将达到11亿、14亿和18亿。

 

为此,万达向投资人募集资金100亿元左右,交易方式是受让万达影视老股及增资青岛影投。

 

上述融资的资本化有三种可能:借壳上市、独立上市或装入万达已上市公司。

 

万达承诺,力争2016年实现万达影视和青岛影投的上市。如果未能于投资人投入资金后1 年内实现上市,投资人可以选择:1、继续持有,等待上市;2、选择退出,万达文化集团将按单利15%的回报率从投资人处进行回购其所持有的万达影视及青岛影投股份。

 

据知情人士称,这100亿私募在一周之内被一抢而空,中间并无券商参与,仅仅是在万达和王健林的朋友圈就已经供不应求。

 

巨人投资的史玉柱、河南建业的胡葆森、大连一方的孙喜双、泛海控股的卢志强,这些王健林的老朋友均火线入股。

 

其中泛海控股以10.57亿的资金从王健林和万达集团处受让万达影视6.61%的股权,以14.42亿元增资青岛影投,获得7.59%股权。就此推算,万达影视和青岛影投的估值分别为160亿元和190亿元。

 

仅仅一两个月时间,就有29名投资者投资了青岛影投,28名投资人投资了万达影视,而投资青岛影投和万达影视的投资人基本重合。


青岛影投股东名单


万达影视股东名单


然而,时间和自身因素问题,两家企业在2016年年底之前实现独立或借壳上市均不现实,在此前的“对赌”压力之下,王健林新的如意算盘是,将青岛影投装入万达影视,万达影视则通过重组装入上市公司万达电影,以此实现资本化。

 

2016年4月,青岛影投并入万达影视,青岛影投的股东以换股方式成为万达影视的股东。


三年重组不得,万达影视估值大幅缩水

 

2016年5月,以经营院线资产为主的万达电影(002739.SZ)抛出第一版重组万达影视的方案,当时,装入青岛影投后的万达影视估值372亿元,万达电影向投资人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其股权,同时非公开发行募集80亿元资金。

 

然而,三个月之后,万达自行终止了这个重组方案。问题出在青岛影投最重要的资产——传奇影业上。

 

由于传奇影业的巨亏,导致青岛影投2014/15年的净利润为-29亿和-42亿元,从而导致万达影视净利润为-21.4亿元和-34亿元。

 

2016年年底,万达影视又将青岛影投剥离出去,转给了万达商管。

 

彼时,王健林还一度希望让传奇影业扭亏为盈,而花了1.5亿美元制作费和上千万美元营销费用的《长城》被寄予厚望。然而,尽管万达几乎用尽了其在院线和宣发上的所有资源,据《好莱坞报道》称,《长城》全球仅获得3.34亿美元票房,被视为票房失利,亏损7500万美元。

 

那些原本希望在青岛影投的资本化中分得一杯羹的投资人选择了退股和减资。

 

2017年2月,河南建业、巨人投资等投资人分别将其在青岛影投的出资转给万达投资。

 

根据公告,华策影视将其原先1.15亿元的出资以1.33亿元转给万达投资,获得1800万元的溢价,其利率正是万达影视融资推介书中称的15%。

 

青岛影投除大股东万达投资之外的其他股东共占63%的份额,由此推算,如果除万达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之外的这些其他股东全体减资退股,万达仅为此付出的利息就高达10亿元以上。

 

不仅如此,由于万达影视同样未能在2016年年底前实现资本化,河南建业、巨人投资等部分股东也从万达影视中退出,这些股东合计约占24.5%的股份,如按照万达影视160亿元的估值和股东投资年化15%的回报率计算,则万达需向这些退出的投资人支付约5.88亿元的利息。

 

万达影视资本化的失利,掀开了万达集团2017年磨难的开始,用王健林的话说,“2017年对万达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经历了风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难。”

 

2017年7月,万达将13个文旅城转让给融创,其中包括青岛东方影都。

 

同月,万达电影开始停牌,原因是酝酿重组,这一停就是一年半。

 

2018年4月28日,青岛东方影都正式开业,与3年前开工的“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相比,三年后的开业,繁华落尽,物是人非,甚至连大股东都换了人。


2018年4月,东方影都正式开业,孙宏斌赫然在列


万达集团官方称,本着低调、节俭的精神,开业典礼未邀请国外影星参加,只请了孙宏斌、郭台铭等企业家和冯小刚、吴京、陈思诚等导演。

 

2018年6月,停牌中的万达电影抛出第二版重组方案,收购万达影视96.8%的股权。此时,万达影视的估值已从160亿元跌到120亿元,万达电影打算以现金26.92亿元支付万达影视大股东万达投资的对价,剩余股东的对价89.26亿元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

 

这一方案随即引来深交所的问询函,函中列举了37个问题,包括此次重组是否涉及短线交易、青岛影投的财务状况等。

 

万达电影迟迟未能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

 

直到2018年11月4日,万达电影终于宣布复牌,同时调整重组方案,全部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万达影视96.8%的股权,不涉及现金支付。

 

复牌后的万达电影连续四个交易日跌停。11月27日,万达电影正式抛出第三版重组方案,此时,万达影视的估值跌到11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影视大股东——万达投资和其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林宁女士(王健林配偶)承诺万达影视2018、2019至2021年的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12.74亿元。

 

而在第一版的重组方案中,对赌协议的业绩承诺是2016至2018年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6亿元、21.38亿元。

 

两相对比,万达影视2018年的业绩承诺从第一版中的21.38亿元大幅缩减至7.63亿元。


风口的猪成了风中的落叶

 

此时,距离万达影视第一次募资已经过去了近三年。

 

三年弹指一挥间,影视行业已从三年前风口上的猪,变成三年后风中的落叶。

 

万达集团的影视板块在三年中也是震荡剧烈,其中包括人事变动和业务动荡。

 

2017年1月,传奇影业CEO托马斯·图尔宣布离职,万达集团称其离职跟其主导的电影《长城》失利无关。

 

2017年5月,传奇影业子公司——传奇东方CEO罗异离职。

 

2017年10月,万达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传奇影业临时CEO高群耀离职。

 

2018年3月,万达影视总经理蒋德富、五洲发行总经理阙文雄双双离职,万达旗下美国院线公司AMC董事会主席张霖从AMC董事会辞职。

 

人事变动之外,万达影视的业绩也随着影视行业的整体退潮而疲态尽显。

 

万达影视的利润目前主要来自于其收购的三家公司——骋亚影视、互爱互动和新媒诚品,分别代表了电影、游戏和电视剧制作业务。

 

2017年万达影视净利润为5.9亿元,旗下公司互爱互动贡献了2.87亿元,新媒诚品贡献了1.35亿元,骋亚影视的净利润在报表中未有体现。

 

影视剧行业具有业绩不稳定、靠天吃饭的性质,一部作品的成功与否甚至影响公司员工的薪酬待遇。2017年万达影视电影业务部门由于未达到目标业绩,员工没有拿到绩效工资,而2018年前7月,由于其投资出品的《唐人街探案2》票房良好,员工的这笔绩效工资又发了下来。

 

万达影视的还有一部分利润依靠旗下公司在新疆霍尔果斯注册获得退税而来。

 

万达影视旗下子、孙公司中,霍尔果斯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8年前7月靠税收优惠得到的利润达3938万元,霍尔果斯炫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靠税收优惠获得利润2287万元。

 

目前,霍尔果斯地方政府的部分税收优惠政策已暂停,包括万达影视在内的诸多影视公司都将受到影响。

 

一位接近万达影视的人士表示,2017年万达集团的各个板块中,只有网科和影视板块没有完成年度任务,王健林在2018年年会上表示了遗憾,并称影视集团中内容板块依然是个短板。目前万达影视自身内容生产能力依然不足,需要跟其他影视公司进行联合出品。万达影视版块如今的战略是会员制和360度IP打造,然而IP的打造和产业链的打通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见效,这导致万达影视短期内难有爆发式增长。

 

由于传奇影业已经从万达影视中剥离出去,万达电影在回复深交所的函中并未公开披露其近两年的财务数据。

 

在主投《长城》之后,传奇影业2017年和2018年年初分别出品了《金刚·骷髅岛》和《环太平洋·雷霆再起》,景甜在其中均有出演,两片的票房和口碑均是平平。

 

2018年2月,景甜和乒乓球国手张继科在一起了。

 

而在早前,东阳横店景甜影视文化工作室的出资人和法定代表人已由丁崇武变成景甜。2018年11月,路征等人将星光麦特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了李金磊和李艳伟,而公司的注册地点则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万达广场搬到了延庆区大榆树镇下屯村。

 

未来,景甜是否还能在万达投资的国际大片中领衔,这就如同万达影视的命运一般,难以预料。


《棱镜》尝试就万达影视现状和未来发展致电万达相关方,被告知目前暂无可奉告。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