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之殇:为生活我已竭尽全力,生活却反手给了我一耳光

独角金融独角金融
发布时间:2018-11-14 15:36:09

金融难民群像。


作者:吴忌

来源:独角金融

 

家住海口的戴可,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大宝5年级,二宝才刚刚1岁。由于前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儿,家里老人一直想要个男孩儿。戴可说,目前正在计划三宝,但压力太大了。

 

压力不仅来自于收入,还来自于最近遇到的糟心事儿,自己投资的网贷平台逾期了。“聚宝汇跟前海航交所,加起来二十多万,爹妈的养老钱都赔进去了。”

 

逾期出现之前,戴可正在老家盖房,借了十万元左右的外债,原定于10月左右还款。但现在,信誉扫地。还不上外债,房子只盖一半,剩下的装修也无法进行。“大开间,两边跟别人的合墙都没隔,已经拼尽全力了。”面对筹划许久的新房,戴可十分不甘,又无可奈何,最后叹一声,“可惜了我的房。”

 

在席卷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爆雷潮中,戴可的遭遇只是一个很小的缩影。他比较幸运的地方在于,聚宝汇与前海航交所背后的海航集团承诺为逾期兜底,还存有一线安全撤离的生机。许许多多与他一样遭遇了平台逾期、爆雷、跑路的投资人,由于投入比例太大,已几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未识P2P

 

吴飞非常喜欢李宗盛的歌——《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觉得歌词就是自己的人生写照。她形容自己“平凡、普通、卑微、渺小”,却渴慕阳光,胸怀感恩,一直努力地飞啊飞,心中充满希望,想要为家人找到一处可以栖息的美好地方。

 

已经是3个孩子妈妈的吴飞,与小她两岁的老公一起经营着快乐的5口之家。由于学历不高,又没什么特长,吴飞曾经做过营业员,当过销售,最后又成了一名微商。如果没有认识P2P,日子辛苦,但也甜蜜温馨,在忙活之余,看孩子嬉戏、学习,也许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了下去。

 

像吴飞一样,经过多年打拼才小有积蓄,在所投资的P2P平台出问题之前还对未来满怀憧憬的年轻夫妻,并不在少数。另外一个特殊的群体,是一些年纪已大的老人。一辈子兢兢业业换来的钱都被这场“雷”卷了进去,往后又几乎没有翻盘的机会,在金融局、在信访办、在平台办公场所,这些白发苍苍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已经年过80的湖北人赵芳是这些老人中的一员。用她的话来说,自己“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吃不饱、穿不暖,解放后在新中国才过上了好日子。”

 

然而,好日子过了30来年后,企业破产,赵芳“被下岗”,只剩下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随着年纪一大,浑身的病都来了——高血压、糖尿病、腰椎突出、颈椎突出。由于没有医保,收入又少,虽然多病缠身,赵芳还是轻易不敢去医院。

 

所幸的是,赵芳还有个儿子,儿子把赵芳接到了济南生活。在济南,虽然儿子总是在外打工很少回家,但好在有儿媳妇和孙子的陪伴与照顾,生活虽不富裕,却也能享一享天伦之乐。如果没有投资P2P,一家人也许就这样和和美美地过了下去。

 

直到遇见P2P。

 

 

遇见P2P

 

两年前,赵芳的儿子休假回家,非常兴奋地与母亲说,经过朋友推荐和自己长期考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财渠道——P2P平台爱投资。

 

“爱投资的董事长赵春霞是国家正牌金融研究生,有家庭,有孩子,是正正经经干事业的人, 这个平台是经过国家批准的,借钱的都是国家的上市大公司,每个月按时按点给利息,本钱到期就还,我已经出借了十几万,等于一年多挣了几千块。”赵芳的儿子如此对其介绍。

 

赵芳的儿子一年四季在外打工,奔波多年才攒下这十几万元积蓄,平时做事小心谨慎,吃穿用度都很节省,他说的话赵芳自然是信的。于是,在儿子的帮助下,赵芳一点点学会了怎么用手机上爱投资网站,把自己积蓄的3万元棺材本儿陆续投了进去。

 

诚如儿子所言,每个月都有几十元钱的利息到账。对此,赵芳很知足。几十元钱虽然不多,但也可以买好几瓶药,还能买两斤肉、一条鱼、几样青菜,给孙子做顿好饭。


“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天天清汤寡水,瘦得像麻杆一样。”赵芳说到孙子,就是一阵疼惜。对于这个本来生活就不太富裕的家庭来说,P2P每个月的利息,是改善生活的重要手段。

 

然而,平地一声雷,美梦忽然破碎。爱投资,逾期了。

 

与赵芳境遇类似的老人并不在少数。一位甘肃的退休老人李玉,同样是听了儿子的介绍,把自己和老伴儿一辈子的积蓄投进了爱投资。“从15年10月份左右到现在,刚开始投得少,一万、两万,后来慢慢看着可以,越投越多,我和老伴儿加起来投了能有七八十万。”据李玉估计,自己全家加上儿子,在爱投资的投资金额超过100万。

 

以前没有压力,想买啥买啥,现在啥都不敢买了。我现在觉得愧对这个家庭,我都在小区里面捡废纸、拾垃圾了。”对于投进P2P的钱拿不回来这件事,李玉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责任,愧对家人,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

 

睡不着觉的不只是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由于P2P网贷需要通过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来进行操作,投资人中的主要群体,尤其是大额投资人,还是以中、青年群体为主。

 

草根投资被经侦查封当晚,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得知消息后通知了一位认识的投资人雷瀚。他在草根上投资了400多万,完全不敢相信。就在爆雷前几天,他还去过草根投资的总部,得知公司刚有5亿元的进项,随后联系一直正常,谁想到,说出事就出事了。“我睡不着了,怎么办兄弟?”爆雷有点猝不及防,雷瀚焦灼地问。

 

家住北京的吕森,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中层。从2016年至今两年多的时间,在花果金融这个北京P2P平台上投入的金额也超过了400万元。

 

吕森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讲述起这一段经历,“刚开始只是投了500元试水。投了之后,每个月都有利息,感觉挺不错。2017年2月18日以后,我开始进行大量地投入,前前后后,3万,10万,20万,50万,100万……陆陆续续,总共投了400多万。

 

这400多万投进去,还没等溅起个水花,就已经沉没不见了。

 

 

爱得有多深,伤得就有多痛

 

雷了400多万的雷瀚,说自己“亏大了”,一聊天就想问一下自己的钱还能要回来吗。但若论此事对于生活的影响,他说影响不大。看他的朋友圈,该吃吃该喝喝,忙碌于各种活动,依旧享受生活。

 

同样雷了400多万的吕森在花果金融爆雷后,找了许多媒体来进行报道,参与了多次维权活动。然而,钱依旧要不回来,不得不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工作上。就在不久前,还向独角金融推荐了一款他们公司的保险产品。

 

对于雷瀚和吕森这样的投资者来说,几百万虽然不是小数目,但好在自己赚钱能力还不错,生活依然有盼头。也许多年以后,又可以积累起不菲的身家。然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平台的逾期、爆雷,怎么也无法说出“影响不大”这四个字。

 

戴可来到海航集团工作两年,一个月工资税后不到4千,属于最基层的员工。目前,工资依旧正常发放,但平台上的逾期实在让他揪心,“1万给不了,1千也不给,我还想我的20多万。”作为海航集团员工,他的逾期资金兑付要到明年2月份才有可能开始进行。他把系着红绳的海航集团工作证拿出来,问,“这根红绳值20多万?”

 

房子是戴可的一个梦想。他说自己一直想在市区搞套大的,但无奈房价承受不起。现在房子盖一半,眼看着无法进行下去,只好带着老婆孩子住在老爹的经济适用房。

 

谈及平台逾期对他生活的影响,他说,“有钱跟欠钱是不同的状态,以前轻松自在,岛内游想去哪去哪,想吃啥吃啥,现在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全家都受累。”

 

对于生活,他做出了自己的总结,“生活除了苟且还是苟且,一着走错,全盘皆输。”

 

81岁的老人赵芳,已经写了“遗言”。经历此番人生的大起大落,她说自己活够了,好几次走上天台,想跳下去一死了之,都被孙子哭着拽了回来。“我们一家活命的钱一个子儿都没剩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的话语中带着哭腔。

 

7月30日,爱投资发布公告12天后,吴飞的小宝宝提前4天出生。当时正在打临时工的她,银行卡里只有几百元钱,连医院都不敢去,忍着痛与丈夫收拾好生产包裹,挪到了社区诊所。万幸,孩子顺利出生。

 

然而,孩子的出生却没有伴随着应有的快乐。房贷逾期、信用卡逾期、孩子奶粉没了、尿不湿没了、肉和青菜吃不起、入冬棉衣买不起,每天睁开眼缺钱,闭上眼还是缺钱,晚上只能勉强休息两三个小时。产后3天,吴飞就用手机做微商;产后17天,她就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到处跑业务。

 

吴飞说,她已经偷着写好了遗书买好了药,准备鱼死网破带着小女儿和其他出借人一起去一趟北京,在平台门口住上几天,“让他们可怜可怜我们母女,把我的钱还了吧,我只要我的本金!”

 

“睡梦中,我梦见房子已经被封,一家人露宿街头……”吴飞落寞道。

 

关于P2P逾期、爆雷给投资者生活带来的影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留言区说说吧。

 

独角金融.jpg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