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华大基因回应“非法行医”举报:相信法律,不希望极端方式对待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8-09-17 13:22:13

什么仇什么怨?

(来自王德明文章中的自拍)  

     

       作者 | 陈梦霏 陈溢波

来源 | 野马财经


“我不跟你们斗了,我认输了,你们赢了,我只想最后从国家基因库楼上跳下跳到媒体的镜头里,把我最后未洒完的热血溅到你身上……”


9月14日,王德明在个人微博“独孤九剑王德明”上公开发出死亡预警。王德明此前对华大基因进行公开举报,曾令华大基因一度陷入“圈地门”,引起轩然大波。



 

“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圈地套骗国有资产”,“梅永红(深圳国家基因库主任、华大农业集团董事长)德不配位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非法行医并使用三无医疗器材”,这是王德明三次举报华大基因的三宗罪。


事实真相到底如何,目前还没有权威结论。同时,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曾通过微信、电话、微博等多种尝试联系王德明本人。截至目前,电话始终未能接通,微信未通过验证,微博私信也没有回复。该文章目前在微博已被删除。


然而,面对王德明突如其来的死亡“遗书”,华大基因副总裁朱岩梅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我们一直在努力通过正当的法律手段来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和商业名誉,我们从来没有,也不希望任何一方以极端方式对待此事。针对此事,我们已经报警。”


这种回应与9月15日下午,华大基因通过微信公众号“华大MEDIA”发表的《珍惜生命,尊重法律》正式回应一致。


什么仇什么怨要发死亡预警


14日晚间,华大基因“举报门”当事人王德明在微博发布长文《遗书:9月22日王德明将在国家基因库总部跳楼自杀,写给这个世界的遗言》。在该文章中,王德明称自己三次举报华大基因,后者均以雄厚财力及关系化解,他因“无力抵抗”只能选择死亡。


王德明还在“遗书”中喊话有关部门,“希望我的死能引起你们的注意,把国家基因库收回。”


究竟是怎样的深仇大恨,竟让一个自称为“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的成年男人,要以死相逼?


一切还得从今年5月份,华大基因官网发布的一则关于《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违法冒充“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声明》说起。


2018年5月18日,华大基因突然对外发表声明“我院从未以任何形式授权南京昌健誉嘉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亦从未以任何形式授予该公司员工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身份。


为此,王德明将自己的经历比作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乔峰”。他自嘲“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丐帮帮主’,突然就变成了‘契丹野种’。


根据王德明曾向《经济观察报》提供的诉状显示,2016年4月,南京昌健誉嘉曾与华大基因共同建立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可是“因‘国家基因库’只是一个有关部委批准使用的称号而并无独立法人主体,因此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一直依托南京昌健誉嘉的法人主体运营。”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目前南京昌健誉嘉在天眼查简介一栏中仍提到公司“是国家基因库的战略合作伙伴”。工商资料也显示,南京昌健誉嘉由王德明创办,由其妻子持股70%并担任法人,主要为江苏地区客户提供生命周期的细胞保存服务。



在华大基因声明否认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后,南京昌健誉嘉于5月30日向南京建邺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状,并于2018年6月26日在天涯论坛发表了一篇直指华大基因“涉嫌套骗国有资产”的文章。


王德明与华大基因的一场恶战由此展开。他自称,此前曾多次遭到华大基因“陷害”,被华大“陷害敲诈勒索”遭警方逮捕,被以“名誉侵犯”为由起诉,被提起“不正当竞争之诉”等,与此同时还几次接受了警方的“抓捕”。


对此,华大基因则一一进行了回应予以否认、澄清,同时称警方的问询却被王德明误会为“抓捕”。


3255条证据举报华大非法行医


“以为是一个奋斗终身的事业,没想到一滩狗血。”王德明对他与华大基因的这场合作如此形容。如今,因为华大基因的一则声明,曾经的合作伙伴变成了仇人。


王德明在“遗书”中说道,“我想死在这里,因为我爱国家基因库,我想永远留在这里。死是实现的唯一办法。”


在前两次举报风波平息不久之后,与华大基因“已经杀红了眼”的王德明,在决定赴死之前又进行了第三次举报。


这第三次举报的落点,王德明放在了“非法行医”上。根据王德明“遗书”所述,他已将3255条有关华大基因非法行医的名单和使用三无医疗器材的证据交给江苏省卫计委。


“3255条你非法行医的名单和使用三无医疗器材的证据已交给江苏省卫计委,相信你们肯定已经知道了。我,还将继续行动。你们不仁,我又何必再义?”王德明喊话华大基因。


他还向有关部门喊话,“我已经将华大基因非法行医的3255条证据交给了江苏省卫计委,病人的信息给到你们,是确凿无疑的证据,包含了身份证信息和电话,希望你们对华夏基金(应为‘华大基因’)进行处罚。


对此,华大基因副总裁朱岩梅对野马财经回应,“纯粹是子虚乌有。华大多次善意沟通,但他仍然造谣中伤。”此外,朱还称王德明“提出天价赔偿,而且将高管的孩子照片散布在网上,进行侮辱。”


同时,王德明还对有关部门称“华大基因的检测准确率,1/164,高出正常结果之五倍,是杀人基因,华大基因是杀人机,希望你们能够纠正他滥用这个技术再祸害人。这才是造福人类!”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检测准确率问题,早前王德明也有公开发表过看法。


8月2日,王德明以南京昌健誉嘉的名义发表《关于华大基因涉我司声明的声明》中指出“国家卫计委明确规定NIPT(无创产前检测)是3种人群适用、7种人群慎用、7种人群禁用。华大基因‘全民检测’的做法违反了国家卫计委的规定。”

(来源:王德明的微博)


而且“华大基因检出1.9万‘缺陷儿,检出率0.6%合1/164’,但唐氏综合征发病率仅为1/800分之一,30岁以内孕妇分娩概率低于1/1000,华大基因检验阳性数字高出病发率5倍多,结果当然不正常。”王德明在第三次举报中对这一点亦有提及。


就在王德明之前举报华大基因的言论发表之后不久,有媒体在7月份曝出一位无创产前基因检测为低风险的孕妇生下了缺陷儿的案例,使得舆论矛头再次指向国内在此项检测中地位靠前的华大基因。


华大基因被质疑为“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滥用的罪魁祸首”,也因此陷入一场“癌变门”风波。


对于无创产前检测,朱岩梅回应称,“2014年,无创产前检测被叫停,当时还没有给到创新的政策。这是属于那时候政策许可方面的问题,无关质量。”



三次交锋后他选择以命相搏


事实上,这最新一次举报“3255条证据举报华大基因非法行医”已经是王德明第三次与华大基因交锋。


此前,王德明两次举报,都是以华大基因“圈地”为重心之一。


第一次举报是在2018年6月11日,公安机关以“私刻公章”为由传唤了王德明。6月14日,王德明在天涯论坛发布了一则“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的文章。


王德明在举报中指出,华大基因“以‘高科技’和‘国家基因库’名义向各城市政府忽悠土地”,其实“就是伪高科技公司绣花枕头”,尽管圈内人称之为“生物富士康”,但是“与高科技并没有什么关系”。


2018年9月12日凌晨,王德明在新浪微博上发表《撕开画皮:举报华大基因碧桂园“圈地”套骗国有资产的两种典型模式》的文章。该文章也提到,“华大基因难忍暴利诱惑涉足房地产没人说不行,可是偏偏不正当竞争玩套路诈骗。还不是一城一地而是SOP标准化流程作案全国几十城市……”


王德明称,“圈地,华大基因的拿手好戏。国家基因库这个金字招牌揣在口袋里,拿出来忽悠地方政府简直无往而不利!”


(来源:王德明微博)


在举报文章中,王德明以华大基因惠州项目、苏州项目为例,“剖析”了华大基因“空手套白狼套骗国有资产”,“消化”土地的两种典型模式——惠州模式、苏州模式。


这些项目大多以镇、城、园、村的形式出现。“其实华大基因在全国几十个城市的‘生命小镇’、‘科技城’、‘产业园’等项目,如出一辙模式几乎相同。”王德明称。


对此,华大集团公共传播部副部长朱梓童曾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华大集团不会靠房地产来盈利,也不会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业务。华大集团与任何城市的合作,都不会从房地产开发经营这个角度出发。


此外,对于涉嫌“腐败”问题,王德明也是不吝言辞。在第二次交锋中,王德明也直指“梅永红(深圳国家基因库主任、华大农业集团董事长)德不配位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对于王德明对华大基因涉嫌腐败的问题,华大基因方面没有给出明确回应。


通过这三次的交锋,王德明自称“华大基因:我不跟你们斗了,我认输了,你们赢了”。在最后的“遗言”中,王德明道出自己的伤心事,他面临来自事业和家庭的重重压力。


泰戈尔曾说:“要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王德明却截然相反,他选择以命相搏。


面对来自华大基因《珍惜生命,尊重法律》的“劝解”,王德明最近会选择与华大、与自己和解吗?让我们一起呼吁王德明珍惜生命,静待权威部门调查结论。对于华大基因与王德明这段轰轰烈烈的纠葛,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