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担保、诉讼缠身,实控人都想跑,盛运环保正经历多事之秋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8-08-02 19:05:01

深陷债务危机泥潭的盛运环保(300090.SZ)正经历着“多事之秋”,“多米诺骨牌”正相继被推倒。

 

image.png


作者 | 徐悦邦 邹婧

来源 | 野马财经


7月31日,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盛运环保”,300090.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相关法院诉讼及仲裁通知书,共计3笔新增诉讼,涉及本金2.18亿元及相关利息、违约金等。

像这样的新增诉讼、仲裁公告,对盛运环保而言已不是“新鲜事”。这些诉讼、仲裁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催盛运环保还钱。

新增债务诉讼、仲裁接二连三

 

风里雨里,复牌后跌停等你。7月2日,主营业务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的盛运环保复牌。复牌后遭遇连续8个跌停,可谓惨淡。至今,公司股价仍不见明显起色。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开年以来,盛运环保共计发布12则新增诉讼、仲裁公告。有人戏称,盛运环保今年不是收到新的诉讼、仲裁,就是在收到新增诉讼、仲裁的路上。

无疑,盛运环保深陷债务泥潭。

7月9日早间,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券未能清偿,共计拖欠债务35笔,合计金额达8.87亿元。

其中,盛运环保所欠逾期债务12笔;另有20笔为盛运环保对全资、控股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逾期所产生的债务,其中16笔为违规担保;余下3笔则为到期未能偿还的明股实债,债权人为华融控股(深圳)股权投资并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在盛运环保拖欠的这些债务中,最受人们关注的是其因违规担保逾期所产生的连带责任债务。盛运环保的股民们在一夜之间赫然发现,公司一直瞒着他们在“偷偷”对外担保,而且要命的是数额还不小。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安徽证监局的一纸公文将盛运环保近几年来向关联企业违规担保的行为,从幕后推向了台前。

4月26日,安徽证监局向盛运环保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称公司(含子公司)存在部分对外担保未按规定履行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程序,并且未及时对外披露情况;同时,公司(含子公司)存在债务逾期及对外担保标的债务逾期未及时披露的情形。

 

除了上述情况外,盛运环保还面临着一系列麻烦。

比如,公司信用评级连遭降级,目前已被降至CC级;公司融资“炒股”所持有股票遭被动减持;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高管相继辞职等。


盛运环保命运的“多米诺骨牌”正相继被推倒。


近20亿违规对外担保有“暧昧”

今年5月份,多家金融机构经核查后认定,盛运环保内部控制存在缺陷。

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盛运环保2017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国海证券出具了核查意见,认定盛运环保2017年度存在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

据盛运环保2017年报(更新后)显示,公司对全资、控股子公司违规担保的金额为11.91亿元,对子公司外的违规担保达22.02亿元,违规担保数额共计33.93亿元。

同时,盛运环保及其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合同金额累计数量达43.14亿元,实际担保金额为33.96亿元,占2017年度经审计公司净资产的88.73%。

显然,盛运环保的这一行为已经触及监管“红线”。今年1月底,证监会等部门曾发布通知要求,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不得超过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合并会计报表净资产的50%。

令人没想到的是,在触及监管“红线”的情况下,盛运环保仍在不断地对外担保。

7月12日盛运环保公告显示,公司和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合同金额累计数量为52.31亿元,这一数目在年报时为43.14亿元。实际担保金额累计数量为39.53亿元,占最近一期公司经审计净资产的103.31%,并且该担保事项通过了董事会审批。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盛运环保近年来多次对外违规担保的主要对象,分别为盛运重工、新疆开源、润达机械3家企业。这些企业都与盛运环保关系暧昧。

其中,盛运环保绝大多数对外违规担保都与盛运重工这家企业相关。公告显示,截至5月30日盛运环保已对盛运重工提供22.38亿元资金。

2017年10月,由于公司董事胡凌云兼任盛运重工董事,盛运环保将盛运重工从“联营企业”改为“关联企业”。然而,盛运环保与盛运重工之间的关系远没有那么简单。

 

image.png

盛运环保2017年度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盛运重工曾是盛运环保的全资子公司。2014年之后,经多次股权转让,盛运环保将盛运重工股权转让给了润达机械。

 

image.png

截图来源:天眼查

另外,盛运环保与润达机械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天眼查显示,润达机械在成立仅两个月后便从盛运环保手中接过盛运重工70%的股权。公告显示,该笔收购交易对价的51%资金由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开晓胜提供融资支持。

润达机械法人汪玉此前曾任盛运环保副总经理,股东秦来法曾担任盛运环保监事会主席。也就是说,现今润达机械的两大股东均为盛运环保曾经的核心高管。

盛运环保的另一个违规对外担保对象——新疆开源也曾经是其参股子公司。

 

实控人开晓胜图谋精准“出局”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盛运环保近几年来大部分对外违规担保都与一个人有着密切关联。

这个人就是开晓胜,盛运环保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然而,开晓胜似乎“预知”了公司或将面临的“漩涡”,选择在暴风来临之前“转身而去”。

4月2日,盛运环保发布了董事长开晓胜辞职的公告。这一时间节点,恰好在盛运环保发布2017年度业绩修正巨亏13亿的公告前。

投资者开始关心的是,盛运环保因违规向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逾期后所产生的或有债务,相关关联方还不上钱时究竟该由谁来还?

 

对此,6月5日开晓胜在向安徽证监局上报的《关于改正措施的方案》中承诺,“2018年6月底前,关联方公司偿还3-5亿元资金给上市公司;8月底前,关联方公司再偿还3-5亿元;剩余资金占用不跨年,关联方公司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偿还;并且将在2019年5月前解除所有对上市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之外的违规担保”。

同时,开晓胜称若关联方未能按时归还资金,他将按期履行代偿义务。

 

image.png

截图来源:盛运环保关于改正措施的方案公告

然而,根据盛运环保7月9日发布的《关于清欠解保进展情况的公告》显示,上述担保暂无解除。查阅盛运环保公告发现,除了盛运重工使用经营性货款清偿了2298.10万元资金外,其他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方暂未清偿。

由于开晓胜所持盛运环保13.69%的股份此前已全部遭司法冻结、轮候冻结及多轮新增轮候冻结,同时其股权质押业已跌破平仓线。在此情况下,开晓胜代为偿债的能力受到质疑。

果然,开晓胜并未能如期兑现承诺。7月13日晚间,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由于开晓胜超期未履行还款计划安排承诺,安徽证监局决定对开晓胜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开晓胜7月17日到安徽证监会“报道”。

 

image.png

截图来源:盛运环保7月13日晚间公告

这已经不是开晓胜第一次未能如期履行承诺了。

面对这个“烂摊子”,盛运环保又将如何走出困局呢?进行资产重组,是盛运环保想到的一个好办法。

“接盘侠”四川能投是何方神圣?

 

2018年4月2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以13元/股的价格转让其所持有的盛运环保全部股份给新苏环保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后来,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分公司加入到这笔交易中以推进重组进程。

遗憾的是这次重组最终以失败落下帷幕。开晓胜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寻找下一个股权转让对象。

2018年5月23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及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四川能投”)共同签署合作协议。合作协议涉及公司控股权转让及公司项目子公司托管两方面。控股股东开晓胜拟以协议转让等方式将其所持有的盛运环保全部股份(13.69%)转让给四川能投。

据公开资料显示,四川能投为国有控股企业,其母公司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被称为四川省省级综合性产业投融资平台的“航母”。在这个时间节点入局,四川能投看中的是政府授予盛运环保的40个筹建和在建的城市生活垃圾发电BOT项目。

四川能投曾向媒体表示,“此次投资项目和能投的产业板块具有高度的协同性”。

从当前垃圾发电行业的竞争格局来看,盛运环保在手项目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五,而这正是四川能投所看重的。为此,四川能投将对盛运环保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提供不低于156.75亿元的投资。

若四川能投最终能成功入主盛运环保,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盛运环保当前所面临的流动性紧张、偿债压力大等一系列难题。然而,目前三者之间的合作、重组事宜仍存在不确定性。

盛运环保7月2日复牌后,曾连续录得8个“一”字跌停板。截至8月1日收盘,盛运环保收报于3.41元/股,相较复牌前9.24元/股的股价,跌幅已逾6成,累计蒸发市值已近80亿元。

盛运环保的“一出好戏”已经演完了上半场,下半场开始的“哨音”也即将吹响。

你是否投资过盛运环保或类似公司?对于存在纷繁复杂担保关系的上市公司,你是怎么看的?欢迎你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