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抽身多家A股公司,“厦门当代系”实业扩张还是资本游戏?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8-07-26 10:16:15

“厦门当代系”七年浮沉,核心公司控制权面临变更,三驾马车集体疲软。

 



作者 | 缪凌云

来源 | 野马财经


“厦门当代系”七年浮沉,核心公司控制权面临变更,三驾马车集体疲软。



坐拥三家A股上市公司的“厦门当代系”在资本市场也算颇有名气。如今,却传出了核心企业控制权将被转让的消息。


7月24日,当代东方(000673.SZ)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厦门当代集团(下称“厦门当代”)与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高速投资”)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后者有可能成为当代东方新的实际控制人。


上图截自当代东方相关公告


具体而言,山东高速投资将拿下当代东方不超过29.99%的股份,并成为其控股股东。有意思的是,协议并没有交代这些股份是从二级市场收购还是从厦门当代集团手中转让获得,抑或来自其它途径。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截至公告发布,厦门当代集团持有当代东方39.95%股份。这意味着山东高速投资想要上位,厦门当代集团需要进行转让、减持等操作,或者通过资产重组进行稀释。


当然,该交易还需得到山东高速投资母公司山东高速集团、山东省国资委等有权机关的批准,目前只是达成了初步意向,尚存在诸多变数。


王书同、王春芳父子造系


穿透到自然人层面,厦门当代由王书同、王春芳父子二人控制,而“厦门当代系”的核心公司当代东方,是借壳原“大同水泥”而来。


因经营不善,发生借款合同纠纷,2003年大同集团所持大同水泥1.22亿股被司法冻结并进行拍卖。2010年12月31日,厦门当代以6475万元拍得的其中62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9.99%)完成过户,正式成为控股股东。


三年后,王家人再度出手,短短半年时间又将两家上市公司纳入麾下。


2013年10月10日,同样是在被收购方经营不善的情况下,厦门当代以2.91亿元的价格拿下国旅联合(600358.SH)的股份,持股比例17.03%,成为第一大股东。


另一家厦华电子的(600870.SH)的收购路径则相对复杂。


首先,公司原控股股东华映吴江将所持14.07%股份分别转让给了厦门鑫汇、北京德昌行及王玲玲,而前两者的实际控制人即为王玲玲;接着,华映吴江一致行动人华映光电将所持8.02%表决权托委托给厦门鑫汇。


此操作后,王玲玲合计手握22.09%公司表决权,原控股股东华映吴江等表决权下降至12%。而厦华电子相关公告显示,王春芳与王玲玲为兄妹关系。



上图截自厦华电子相关公告


不久后,名为厦门四通的企业再度拿下厦华电子7.99%股份。


虽然从股权、人际上无法看出其与厦门当代的关系,不过野马财经(微信公告:ymcj8686)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厦门四通办公地址为“厦门市湖里区嘉禾路386号之二2101室D”,与厦门当代旗下厦门德昌行同样位于“厦门市湖里区嘉禾路386号之二(311单元)”,公司总经理潘辉亦与厦门当代人士赵宏伟共同投资了一家企业。并且,2016年4月18日,厦门四通将4.43%投票权委托给了王玲玲。


2016年3月,王春芳从建发集团手中获得了5%股份,厦门鑫汇又于5月24日再度受让了华映光电及其一致行动人手中厦华电子总股份6.18%的股权。


经过长达两年多的腾挪,厦门当代总计拿下厦华电子25.25%股份(29.78%表决权),实控人地位进一步稳固。


入主七年空有账面利润?


从当代东方到国旅联合、厦华电子,“厦门当代系”的上市公司版图扩张迅速。与此同时,业务经营也在通过资本运作不断发力。


当代东方前身大同水泥原本主营业务为水泥的制造与销售。接手之后,厦门当代很快将这部分业务剥离了出去,并在旅游、文化、物流诸多领域摸索,最终确定了影视传媒的发展方向。


2014年4月,当代东方抛出了一则股票定增方案。出资名单中,有着吴秀波、苏芒、唐季礼、荣信达影视等娱乐影视圈内诸多赫赫有名的个人或者机构,以及史玉柱的巨人网络。


吴秀波自然不必多说;苏芒曾任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人称“时尚女王”;唐季礼执导、监制过《红番区》、《警察故事3》、《神话》、《十二生肖》等影片,可谓成龙的“御用导演”;荣信达则捧红过周迅、陈坤、杨幂诸多明星,是当年的王牌经纪兼制作公司。


有了一众影业大咖加持,同年5月,当代东方又斥资11亿元,以12倍溢价收购了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盟将威”),正式进军影视传媒领域。


此后的盟将威的确参与了《北京遇上西雅图》、《欢乐喜剧人》、《碟中谍5》、《军师联盟》等著名电影、电视节目、网剧等作品。当代东方的扣非净利润从2014年之前在亏损边缘徘徊,迅速攀升至2015年至2017年的0.91亿元、1.45亿元、1.08亿元,股价也从2014年之前的5元/股(前复权)一下涨至如今20元/股以上。


不过,一片大好的形势背后却也存在诸多疑团。


收购之时,双方同时曾签订了一份利润补偿协议(俗称“对赌协议”),约定2014年至2016年盟将威归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亿元及2亿元。


从完成情况来看,盟将威这三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皆堪堪达线。截至2017年底,公司还存在10.07亿元商誉,其中8.75亿由收购盟将威而来。


并且,虽然当代东方近三年盈利似乎不错,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却分别为-4.989亿元、-0.94亿元、-4.685亿元。三年失血超十亿,空有账面利润。


更加重要的是,为了维持经营,当代东方大量举债。截至2017年末,短期借款高达4.52亿元,同比增长452倍;长期借款同比增长7.1%;财务费用2298.33万元,同比增长6.48倍,已经占到扣非净利润的五分之一。


此外,由于绝大多数贷款为2017年新增,很多款项会在2018年集中到期需要偿还。2018年1季报显示,公司今年仅前三个月财务费用就已达到1225万元。裁判文书网同时显示,厦门当代及王书同、王春芳、王玲玲还曾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院,目前则已撤诉。


上图截自裁判文书网


当代东方3月30日还曾发布公告称,江苏广电因《军师联盟》播放权许可相关事宜,将盟将威告上了法庭,要求支付2.008亿元违约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亦发现,早在2017年报中,当代东方就披露了11个,合计4.65亿元的涉诉事宜。


兄弟公司步履艰难


作为“厦门当代系”的核心企业,当代东方空有利润却在不断失血,并且诉讼缠身。7月24日更是出现了寻求卖身的信号。实际上,国旅联合、厦华电子两家公司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厦门当代接手之后,厦华电子至今已经发起过五次重组,前四次皆因各种缘由失败。2018年1月,公司再度发起重组,对象为光学企业福光股份。但市场仍存在溢价偏高(3倍),对赌方案存疑等诸多担忧。


并且,厦华电子自身由于连续两年归属净利润为负“披星戴帽”,于2018年4月25日成为*ST厦华。


至于国旅联合,厦门当代对其的操作与当代东方如出一辙——卖资产、向文化产业转型。然而落实过程却要艰难得多。


一方面,2017年7月22日,国旅联合试图以挂牌转让形式剥离旗下汤山温泉。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汤山温泉分别亏损2816.33万元、2583.68万元和1868.05万元。然而,挂牌之后一直无人问津,不得不连续降价两次,从最初的3.9亿元降低至2.99亿元方才抛出这块烫手的山芋。


另一方面,2017年9月12日,国旅联合抛出一份重大资产重组草案,拟以4.95亿元的价格重组度势体育。草案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度势体育净资产0.68亿元,上述价格溢价达6倍。2018年2月,证监会否决了此次方案。


被否之后的国旅联合并未死心,2月28日便发出《继续推进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有意思的是,6月29日,在重启的重组并无进展的情况下,厦门当代将所持14.57%股份转让给了江西省国企江旅集团。后者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厦门当代退居第二。


一个月后,厦门当代又在谋求放弃当代东方的控制权。


兜兜转转七年有余,王氏家族在A股闯出一片天地之后却突然抽身离开。到底是看透了资本市场的起起落落,还是另有它因?欢迎在文末留下你的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