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对话王克勤:不法疫苗企业突破道德底线,需监管层系统性解决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8-07-24 11:14:25

对于正广受关注的疫苗造假事件。王克勤却开门见山地说,“不法疫苗企业突破道德底线,需追责长生生物如何获得批文。”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野马财经


初见王克勤,他一身白布衫,正忙于案头的工作。他略显歉意地向我们示意“最近手头有点忙”,桌子上还摆着来不及吃的午餐。


这位笑容可掬的西北汉子,目前正忙于大爱清尘的慈善事业,从刚猛的调查记者到如今专注尘肺病防治的“王老师”,他注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然而,对于正广受关注的疫苗造假事件。王克勤却开门见山地说,“不法疫苗企业突破道德底线,需追责长生生物如何获得批文。”



近期,长生生物(002680.SZ)疫苗生产记录造假案持续发酵,引发民众对疫苗安全问题的广泛关注。一篇王克勤2010年撰写的调查报道《山西疫苗乱象报道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重新进入到人们的视线中。


人们为这篇在当时具有“前瞻性”的文章感到遗憾。“王克勤”这一名字也再一次为众人所关注。


23日下午3点,大爱清尘北京办公室,王克勤略显狭小的办公室中,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就近期关于疫苗事件的热点问题独家对话了王克勤。


图为野马财经独家对话王克勤

关于疫苗事件:怎么能没有遗憾?

  

野马财经:2010年,您的《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系列报道曾在全国引起轰动,但最终这件事不了了之。事后,您曾对媒体说“如果山西疫苗事件得不到很好处理。类似问题会在全国不断重演。”2016年,“山东济南非法疫苗案”重演历史。8年过去,疫苗乱象仍未杜绝。对此,您心中有遗憾吗?如何避免类似的疫苗问题再次发生?


王克勤:怎么能没有遗憾?如果我对这个行当不了解,我没办法讲这句话。

2010年疫苗报道发表后,我在《中国经济时报》成立了疫苗救援中心,由20多个大学共计40多名学生组成的义工团队,他们轮流在办公室支持我,接全国读者的电话,搜集更多案例。


这些惨痛的案例我现在还保存着。


野马财经:能举一两个例子吗?


王克勤:当初做疫苗事件调查时,有个例子至今仍令我难忘。山西太原有位年轻的母亲,孩子8岁前健健康康,但在接种疫苗后夭折了。


孩子死后,他的家人用“阴阳八卦”给孩子母亲算了一卦,认为是孩子的母亲把孩子咒死了。全家人将罪责都推到孩子母亲身上,大家都不理她。这得是多大的折磨啊。最后听说这位母亲在太原街头疯疯颠颠地乞讨(说到这里,王克勤眼睛里依稀泛着泪光)。


疫苗本来是预防疾病的,相当于穿了一件“防弹衣”。孩子如果穿了一件合格有效的防弹衣,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


野马财经:当年签发您疫苗报道的时任《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随后被免职。您是如何看待老包的?


王克勤:(听到老包,王克勤先是露出了笑容,随后朝侧面一抱手作揖并说道)他是被我“干掉”的3个主编之一。事后,我曾对老包说,“对不住啊,因为我的报道害你丢了工作”。老包对我说,“求仁得仁,是你成就了我”。


就像网上那篇文章说的那样,我俩喝得烂醉,喝进了医院,这事就不再提了吧。现在我俩还时常联系。


大家共识是希望“中国疫苗更安全”

  

野马财经:您如何评价前两天刷屏的《疫苗之王》这篇稿件?


王克勤:对《疫苗之王》这篇稿件我不做任何评价。我希望能够有更多人站出来说疫苗,至于说得专业不专业、好还是坏,自会有人去判断。


野马财经:我们注意到,曾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在2010年两会上直言,部分国产疫苗质量不达标,监管部门缺少对这些疫苗大规模上市后的系统评价。有些疫苗质量在大规模人群使用中完全达不到质量标准,与进口疫苗相比,质量档次差很多。那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避免类似的疫苗问题再次发生?


王克勤:要全面客观地选择能解决问题的手段。比如,我们在当年山西疫苗案中发现,包括经营疫苗的企业和疫苗流通领域监管存在严重的问题,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条例》等都存在一些漏洞,这些漏洞给不法公司有了可乘之机。


这些年我也在关注疫苗的一些案例,从现在看,疫苗流通领域的监管已经在逐步完善,现在疫苗冷链运输的要求基本都能达到了。这次问题却是出在疫苗生产企业。


野马财经:这次大家有很多情绪,有人无奈叹息,也有很多谩骂?


王克勤:我看到这几天大家情绪很激动,有谩骂,也有唉声叹气,但我相信关注疫苗案的公众都有一个公共的愿望,那就是让疫苗在中国变得更安全,让“中国疫苗更安全”是大家内心深处一致的共识。


这次也完全突破人的道德底线了,我真的没想到。疫苗制造行业是暴利行业,有一句话“卖疫苗就是卖水”。这些企业能获得暴利的情况下,还如此疯狂?


这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重视,也需要监管层系统性地解决问题。


希望代价小一点速度快一点

  

野马财经:很多人都有疑问,我们还能相信国产疫苗吗?


王克勤:我在多个场合都回答过这个问题,我每天也会接到不同的电话,很多家长也很焦虑地问我这样的问题,在2010年我的报道出来后,我也跟很多专家一起交流。


可以这样说,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的公共卫生领域正在不停地进步,理性地说,我认为应该坚定不移地接种疫苗,而且要及时地接种疫苗。


野马财经:现在是国产疫苗的至暗时刻?


王克勤:我认为现在是中国国产疫苗的至暗时刻,可是我们相信情况会慢慢改变,会变得更好。我只是希望整个转变代价能小一点,速度能快一点,受伤的老百姓能少一点。


这么多年,我一直对国产疫苗的质量问题感到很担忧。我们的疫苗质量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差距,这也是事实。这次长生生物疫苗案发生,也是行业监管体系存在漏洞的体现。


我注意到最高层已经做出了批示,将一查到底。我认为还要从制度上对问题进行反思,这个长生生物到底是怎么获得批文,相关部门的监管漏洞是如何产生的,这些都需要查实,并向全社会公布。

“我无法成为苦难的旁观者”

  

野马财经:就在您从《中国经济时报》离职后不久,您设立了大爱清尘基金。大爱清尘基金的设立与您此前调查记者的身份有何渊源?


王克勤: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我无法成为苦难的旁观者。


现在做大爱清尘基金与以前做调查记者其实是一脉相承的。原来是通过写报道来争取弱者的权利,现在则是救起一个又一个生命。


野马财经:梁漱溟有一本书名为《这个世界会好吗》,相信您一定看过。做了多年的调查记者,您对这个世界有何展望?


王克勤:努力不一定会改变,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改变,在最糟糕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努力坚持改变。


我现在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做大爱清尘。大爱清尘基金设立于2011年6月15日,是致力于推动预防和最终消除尘肺病的公益组织。目前,大爱清尘已经在全国28个省市区累计帮助尘肺病农民7万多人,其中医疗救治2659人;发放制氧机2955台;助学尘肺家庭子女7225人;发放爱心包裹68339个,帮助那些尘肺病病人。


早年间,我更关注尘肺病的来源问题。这几年,我们的重心转向救助病人。

 

你对此次疫苗事件有什么看法?对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保障群众切身利益有什么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