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大帝: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李利军李利军
发布时间:2018-04-02 10:28:07
区块链

富察山房举例,中国的上古,人人知道天象,后来却只有天子知道何为天象。

富察山房,是一位天目大师。


30多年,他在烈火炎炎的烧炉里,做出了大量精品,艺术与市场价值双高。

 

说起天目,大众或许还有些陌生,它是传统名瓷,兴盛于宋朝。

 

宋徽宗赵佶非常推崇天目。他在《大观茶论》里写道:“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这里说的玉毫条指的是天目上银褐色细密条纹,像兔子的毫毛。

 

除此之外,天目的风格主要还有油滴与鹧鸪斑等。



天目在烧制时,窑温控制、胎体、摆放的位置,都会导致成品呈色不同,即使采用同样的釉水配方,也会出现差异。

 

因此,每一只天目都是孤品,这是吸引富察山房的一面。

这一烧,就是30多年。



皇族文化


富察是镶黄旗,三代出皇后。富察山房的身上,也就有了皇族文化的烙印。

 

在他的理解中,皇族文化中,最为重要的是责任与担当,一定要照顾自己的脸面。

 

他几十年如一日的炮制天目,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一心想要做出顶级精品,或许是这一文化,融入了血肉。

 

可是,如果仅仅称他匠人,他又不是那种岁月静好,淡泊风清之人;如果说他世俗,他又不会为了权贵折腰,更不能让心尖上的作品受一点点委屈。

 

有一次,权贵家的司机载着他,去参加一场发布会。这个发布会上将宣布,某地地方领导将给予他土地支持,帮他建窑做盏。路上,那位不懂艺术的司机,对他的一件作品说了一些轻佻的话,表现出鄙夷的神态,他扭头就下车,不愿再去出席这位权贵安排的政商活动。



他是不怕得罪人的。

 

想来想去,贵族出身的他,骨子里是对什么都瞧不上,敢怒敢怼。

 

在自述中,他30年前从事特种行业,获得个人一等功两次,是那个时代的楷模。

 

正是这样,他受过尊敬,内心一直有着骄傲;拿着很高的薪资,在社会阶层中,被人追捧。

 

后来,他中途受冤,被排挤,机缘巧合,进入陶瓷烧造这一行当;世间斗转星移,而他,还只是一门心思的做着自己的艺术品。

 

经历过,知道繁华是什么样子,也就没有更多欲求;专注于烧窑这件事儿,经年累月,这里就成了精神寄托,他也在天目里,想清楚,活明白了,再多的烦恼都有了出口,很快消融。


悲哀于真理垄断


挣大钱与享乐,他都不太感冒。让他还有动力去营销自己的,只有他的团队,跟他拜师学艺的那些徒弟。

 

他得为了他们的生计负责,不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但社会的变迁,让专注烧窑的他,有些看不明白。

 

在他看来,这个社会,讲真话的少,故弄玄虚的多;有真本事的少,花拳绣腿的多。




他看不惯那些兜售成功经验的,把自己的一点成就,包装得精致;原本踏实做就能学会的,反倒是让跟风者一门心思钻研技巧,而忘了用心去做。

 

就比如这天目,明明主要依靠用心,肯吃苦,熟能生巧,可偏偏一些人总爱藏着掖着,好像有个大秘密不让人知道。

 

久而久知,而且推及至整个社会,富察山房心生悲凉——这个时代,充满了成功学、鸡汤学,跳梁小丑竟然成为人生导师。小到修身齐家,大到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却一再被藏掖着。

 

“上古文化是真的中国文化,核心是平等。”富察山房举例,中国的上古,人人知道天象,后来却只有天子知道何为天象。

 

不明事理的人越来越多,却还想着出人头地,快速成材。这样,放在天目这个行当,精品越来越稀少,有的只是面上光鲜的二三流东西。

 

按他的观察,这个社会多了投机者,少了创造者,匠人匠心也就成了稀缺资源。

 

正是这种不解,激起了他些许怒气。

 

他活在了工匠时代,像是那个经典里的遗老遗少。


商业也艺术


但,在工业社会,他也明白,流水线的标准化生产,可以大大提升效率,为普通人带来价格便宜的商品。

 

他有时候也会怀疑,是不是自己跟不上这个时代。

 

富察山房手上带着最新的Apple Watch,它是工业商品,但依然被这位艺术家欣赏。


 

也许,匠人匠心一直都在,工业化的大规模生产,商业化的运作,还有卖力营销,是不会摧毁艺术的。

 

也正是这样,富察山房和这个时代有了紧密的联系,也有了和解的契机。他内心也一直清楚,艺术并不是闭门造车,有人欣赏,服务大众,心血之作才能发光发亮,正如他评价《冈仁波齐》这部电影营销成功时所称赞的那样——一部文艺小众电影,竟卖得这么好。


他的天目,何时才能被大众熟识,走入平常百姓家呢?


拥抱区块链


富察山房动了心思,他的天目作品,也开始赶时髦,将与区块链结合。

 

事情的起因还是永旗链的团队找上门来。他们这一团队,想把区块链的个人资产认证功能,应用到天目这一领域。

 

一个精品天目,少则几万元,多则几百万元。出自名家之手的,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

 

因此,确权,对于富察山房的精品天目来说,一直有着吸引力。他不必再通过中介,抹下面子,来让人承认他的价值。

 

永旗链方面介绍,利用“区块链+高清VR”技术,每一件天目都可以认证与登记。



具体做法是,富察山房使用区块链技术,还有VR,将每一件天目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VR视频(数字化),还有声明、所有权、发行编号,以及是否是限量版等,装在区块链里。

 

永旗链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可以完整记录保存这些信息,每一件天目都有了自己的身份ID,这与天目的独特性完美契合。

 

另外,更让富察山房动心的是,在区块链上,它的这些心血之作,甚至还可以拍卖交易,直接与买家对接,而无需任何中介。

 

富察山房能与珍爱自己作品的把玩者,建立起密切的关系,这是每个艺术家的渴望。这些兴趣相投的人,自会有共鸣。

 

在他的叙述中,区块链似乎可以帮助他保持纯粹与好奇。

 

但是,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是如何运转的,这个世界,离他的时代已经太远。

 

在交谈中,他最后简单提到了自己的人生感悟——眼睛、肩膀过去了,人就能过去。

 

现在,区块链新技术,已让他的眼睛与肩膀过去了,但还不能揭晓的是,他能完全拥抱这个新时代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