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生化之争——山西煤老板与浙江民营天团的奇葩争夺战

张译文张译文
0 45825
发布时间:2017-09-15 20:10:11

一家血液制品公司引发的资本争夺战。

blob.png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 丨野马财经


ST生化的实际控制人史珉志最近应该有些闹心。

 

一方面,随着2015年,我国血液制品价格管制的放开,以及牌照的极难获得,有着相关生产资质的ST生化突然间成了一块宝贝疙瘩;


另一方面,突然出现的金矿,自然也引来了新的猎食者。浙民投天弘抛出要约收购方案,试图直接吃下ST生化27.49%的股份,一举拿下第一大股东之位。


众所周知,浙民投天弘背后,有着正泰、奥克斯、富通等多家浙江著名民营企业集团,实力不可谓不强大。


至于史老板,则是靠着煤炭发家,如今不仅孤军奋战,而且负债颇高,只能仓促祭出重大资产重组、举报、诉讼等种手段,多少有点应战不暇。


而野马财经发现,之所以落得如今这个局面,很大程度上,是史老板自己的资本运作,玩儿脱了...


十二年噩梦重组路


ST生化(000403.SZ)的第一大股东,史珉志的山西振兴集团,曾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煤电铝大王,一度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之列。


史珉志的野心不止于此,常年与实业打交道的他,2005年,开始玩起了资本运作。


当年,山西振兴集团从三九医药手里,接过了上市公司ST生化29.11%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ST生化原本的主营业务是生物医药,其中最值钱的资产,是旗下拥有血液制品生产资质的广东双林。要知道,自2001年至今,国家没有再批准任何一块新的牌照,其价值可见一斑。


并且,广东双林拥有拥有研发、生产、销售全产业链经营能力,产品多项生产工艺技术获国家发明专利,市场占有率、财务状况也都比较良好。


不过,煤老板史珉志可没想着转行全身心做医药,同年6月,振兴集团将旗下电业公司装入ST生化,并承诺将煤、电、铝三块联营业务相继注入。


也就是说,经过这一番倒腾之后,ST生化的主营业务变成了奇葩的“血液制品”+“煤电”。


“煤电也算工业的血液嘛,两者唯一的契合点,恐怕只有这个了吧”,一位对ST生化有所关注的券商人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苦笑道。


不过,资本市场可没空听笑话,2008年山西省启动大规模的煤炭兼并重组,大量民营煤矿关停,受此影响,振兴集团旗下煤矿同样关停。


而煤炭环节的缺失,直接导致了电、铝两块业务成本的飙升,随后,整个集团陷入困境,资产注入承诺成为泡影,已经装入的振兴电业,也亏损严重,成为拖累。


接下来的事情,正如前文所讲,ST生化原有医药业务底子非常好,虽然带着个拖油瓶,但公司近8年竟然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再加上2015年血液制品价格管制放开,行业前景更加广阔,于是,ST生化又开始忙不迭地将煤电业务剥离出去。


回首这十二年的进进出出,一通折腾,不知道史珉志的心中,会作何感想...


当野蛮人来敲门

  

由于资不抵债股权被质押,振兴电业的剥离之路也可谓漫长。又是一番运作,2017年9月9日,股权终于解冻,完成过户。


然而,比幸福来得更早的,竟然是“野蛮人”……


2017年6月21日中午,ST生化发布公告称,收到浙民投天弘的要约收购方案,后者拟以36元/股的价格要约收购上市公司27.49%的股份,而公司最新收盘价为30.93元/股,溢价16.39%。


要知道,振兴集团手中的股份,也不过占公司总股本的22.61%,如此看来,浙民投天弘,就是冲着实际控制人地位来的。

 

辛辛苦苦,来回折腾十二年,眼见着春天就要到了,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史老板自然不甘。

 

当天中午,ST生化便进入停牌,宣布要重大资产重组。


对此,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宋一欣律师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公司正常重组没有问题,只要不是临时决定的,如果是临时决定,那监管层得好好查一查。


毕竟,上市公司不是某一个人的,随意停牌的事情,近期也备受讨论。例如不久前的爱建之争,同样是相对于要约方案,重组时间掐得很准,市场上质疑其故意拖延的声音不绝于耳。


同样,对于ST生化临停后抛出的重组,也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

 

而从ST生化的回复来看,5月24日,与第一次重组对象山西康宝的初步沟通时间为5月24日,6月19日进一步探讨,21日便停牌,似乎没什么毛病。


可是,山西康宝这家公司虽然与ST生化主营业务相似,但资产总额达15.48亿,净利润达3.06亿元,再反观13亿资产、净利润不过5000万的ST生化,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于是,8月16日晚间,ST生化称交易双方始终未能就交易方案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与山西康宝相关的重组事项。野马财经联系山西康宝询问其具体是什么时候与ST生化方面接触,对方回复称“领导不在,不太清楚”。


虽然未能拉过来山西康宝,但ST生化并未放弃,很快又换了一个重组对象,变成要收购内蒙古维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更有意思的是,ST生化2015年曾放弃的重组标的就曾经是该公司的法人股东,于是怀疑的声音更多了,并再次引来了深交所对其重组真实性的质疑,发了一张关注函。

 

blob.png

 

4天后的回复也让人无语,直接把以前公告的内容抄了一遍。


可股民朋友们不干了,直接在互动易上质问董秘“两个标的明显不是一个级别,从人体血液制品到动物血清产品,ST生化的跨度巨大,有没有考虑投资者的利益安全”,董秘回应就是为了全体股东的利益,才重选标的的。


不过,有证券从业者分析,ST生化在重组上的此番折腾,更有可能是拖延术,慢慢消磨浙民投天弘的激情。


从资本大战,到对簿公堂

  

ST生化重组成功概率几何,相信你我心中都很有数,史老板自然更加明了。


于是,9月13日晚间,振兴集团一纸诉状,把浙民投天弘告上了法庭,甚至连ST生化都一起告了,颇有点“七伤拳”的味道。

 

先来划个重点,看看振兴集团都告了些啥:

 blob.png


 

主要看看第一条,其中所说的“一致行动人”,是指ST生化第四大股东天津红翰,而理由是,该公司曾与浙民投有过一次合作,“因此两者为一致行动人”。

 

blob.png


 

对此,天津红翰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直言“一致行动人?瞎说呢,没有的事”。

 

宋一欣同样表示,仅仅凭借上述言语并不能证明二者结为一致行动人,主要还是得拿出二者有一致行动的实际证据。

就此问题,野马财经多次联系ST生化董秘,但均未得到回复。


而对此,事件的另一方浙民投天弘还未发声,只是在之前公告称“要约若没有达到既定比例,不仅终止要约,还要把原本持有ST生化的股份清仓”。


某投资者黄先生则向野马财经吐槽:“一方面,只求ST生化早日复牌,让我们有买卖股票的权力;另一方面,生化剥离煤电后,摘掉ST近在咫尺,血站也继续在开,股价肯定不会低于36元/股,浙民投天弘6月14日才注册成立,还威胁要约的股份若没有达到22.5%,未免只想着自己了”。


复盘整个事件,可以看到,因为实际控制人的战略误判,使得一家早已盈利的公司,迟迟未能摘牌,不仅最终让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而且,连累一众股民跟着着急。

 

正所谓,神仙打架,遭殃的永远是小散......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