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监管与“跑路”赛跑

视野视野
发布时间:2016-04-25 20:25:06

今天,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互金协会”)成立已经整整一个月。回过头看,其成立时深孚众望,也是当下监管风暴到来的先兆。

山雨欲来风满楼。成立整整一个月的互金协会不仅仅为优秀平台背书,更预示着监管主体开始加强行业整顿。就在昨天,在中国金融论坛·2016钱塘峰会上,互金协会会长李东荣表示,协会要对违规行为进行自律惩处,必要时应重奖重罚,为网信技术深入应用和金融业转型升级营造良好的市场秩序。

 

与互金协会自律惩处配合的是,全国正在刮起的监管风暴,政府多个部门联合出击,已经形成细化监管部门、披露完整信息、规范工商注册、同时公安部门紧密配合的监管举措。

 

在快鹿系挤兑风波还未平静,百亿级理财平台“中晋资产”又被警方查封。紧接着,上海融宜宝又以涉嫌“非法吸收存款”被刑事立案……由此可见,互金监管一方面要挤破毒瘤,一方面又要与“骗子”赛跑,任务之重不得不做好规划并加快速度。

 

而行政手段与自律监管双管齐下,加速着行业优胜劣汰。互金行业的“血雨腥风”或许才刚刚开始。

 



创新顶层设计

 

本轮监管风暴自上而下,有准备有规划。国务院在414日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要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为期一年。当日,国务院批复并印发与整治工作配套的相关文件。

 

据财新报道,该专项整治工作将按照《实施方案》的部署,分摸底排查、清理整顿、评估、验收四个阶段,所有工作将于20171月底之前完成。

 

在这份统领性文件之下,按照“谁家孩子谁抱走”的原则,共有七个分项整治子方案,涉及多个部委,其中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将分别发布网络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和互联网保险等领域的专项整治细则,个别部委负责将两个分项整治方案。由于此次整治涉及打击非法集资等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将密切配合参与。

 

同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主办的互联网金融统计制度和互联网金融信用信息共享标准培训会在北京召开。培训的主要内容为《互联网金融统计制度》和《互联网金融信用信息共享标准》的主要内容和数据报送流程。

 

与此同时,除了互金协会从制度上加强行业管理以外,北、上、广、深等互联网金融发达地区的“打非”活动亦全面升级。

 

互金一时陷入人人“喊打”的局面,然而,“无网络,不金融。”李东荣表示,互联网时代金融业转型升级是适应现代生产力发展规律的必然要求。

 

不过,互联网金融在我国显然已经走入了迷途,就李东荣看来,互联网和金融的融合发展不同于其他行业,不能简单“+”。从业机构必须充分认识到,网信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并没有改变金融功能属性和金融风险属性。一些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还没有经历完整的经济周期考验,资金安全、投资者适当性等方面还存在较多漏洞,积累了较大的风险隐患。

 

李东荣说,“十三五”时期推进互联网时代下金融业转型升级是一项需要统筹谋划、有序推进的系统工程,应注重凝聚市场、政府、社会等多方行动力量,处理好业务创新和防范风险的关系,要努力构建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

 

在多方监管参与下,顶层也要创新监管手段。以温州为例。据野马财经了解,金改四年以来,在民间金融活跃的温州,当地加强了民间金融借贷的监管,将P2P定义为民间金融信息服务企业。去年当地金融办联合地方银行、公安、工商等部门,对区域内每一家P2P企业地毯式排查,全面走访,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温州市人民政府金融办相关人员向野马财经表示,他们是全国唯一一家具有执法权的单位。这是他们监管的最大优势和经验。

 

当地为了细化互联网监管,出台了民间金融信息服务条例,这个条例作为当地的执法依据。然而,条例对P2P没有针对性,约束性没有那么强。“在全国和行业监管主体和细则不明确的情况下,我们做得还是比较超前和到位的。但是约束手段还是比较缺乏。”上述人员表示。他们也期待全国性的监管能更加明确监管主体和更加健全的制度建设。

 


首要工作是信息公开

 

在全国监管的统筹下,协会成立一个月来,最为人注目的是祭出了堪称史上最严苛的信息披露制度——《互联网金融统计制度》和《互联网金融信用信息共享标准》。

 

其中,《互联网金融统计制度》包括公司基本信息、财务信息、业务信息三类共六张统计表,分别按照年度、季度和月度进行数据统计;《互联网金融信用信息共享标准》是面向互联网金融企业建立的统一的信用信息采集标准,通过采集会员单位的融资业务信息,在会员范围内就借款人的信用信息进行共享。

 

拍拍贷总裁胡宏辉对野马财经表示,从这次对信息报送培训来说,单是“业务发展状况采集指标表”就包含了106个数据,采集维度涵盖了目前互联网金融各业态的主要业务及风险监测指标。“这也表明,互金协会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规范化、防范系统风险上已开始有了实质性的动作。”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的一份会议资料显示,在协会要求的统计事项中,对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基本情况、法人和股东情况、资产负债、利润情况,业务发展状况以及产品异常情况采集和报送都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从产品异常情况采集和报送端来看,平台需要上报“90天以上逾期余额和笔数”、“提前还款金额和笔数”、“当期代偿金额”和“当年累计代偿金额”等信息。如在产品异常情况采集指标表中,仅互联网债权类融资就包括了逾期债权类融资余额、90天以上逾期债权类融资余额、逾期债权类融资笔数、提前还款金额 、当期代偿金额、当年累计代偿金额等多项指标。

 

对此,掌众金融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谭淳称,“全方位的统计指标可以使互金协会及时了解并掌握会员单位的资产端是否健康,风控能力是否合格,从一定程度上也利于督促平台安全运营。”

 

首金网总裁周健表示,信息披露不求信息大而全,关键在于披露有用信息。披露机构基本信息和平台运营信息对P2P平台来说,难度并不大,只要能有配套机制保障平台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即可。同时,信息披露要能够更加具体地提出可实现路径,如明确风险提示的基本标准和范围,能够让各家平台的风险提示标准相同,更有利于投资人判断。

 

“不对监管机构进行信息披露,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该治的没有治,不该治的反而治死了。”胡宏辉认为。

 

信息披露,成为增强行业公信力的关键。然而如何保证信息的真实性,防止信息虚假?

 

胡宏辉向野马财经表示,有些信息是可以通过第三方来验证的,有些则不能,比如说股东信息、高管信息,还有一些经营的信息是无法通过第三方来验证的,这样的信息监管者可以进行抽查。而且,正在建立的中央数据库,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核实信息。企业自身也要有一定的信用,发布虚假信息要承担责任。

 

 


建立工商注册防火墙

 

按照央行414日出台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各省级政府将联合当地金融监管部门,主要从在工商系统登记注册的企业入手,进行业务性质界定,以便分类处置。这是央行再次以行政手段,实施监管升级。

 

去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按照分类监管原则,各类业态分由不同的金融监管部门负责。而到了年底,银监会等多部门又起草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虽然相关政策不断出台,但是业界普遍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尚处在“弱监管”状态,存在明显监管漏洞和监管空白。

 

而这一次从工商系统登记入手,明显更有震慑力。具体而言,注册名称或经营范围出现跟“金融”有关字样的机构,包括交易所、金融、资产管理、理财、基金、基金管理、投资管理、财富管理、股权投资基金、网贷、网络借贷、P2P、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支付等,均将暂停注册。

 

目前,上海、深圳、北京等城市,已采取了前述行动。

 

比如北京暂停登记“项目投资”“股权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投资顾问”“资本管理”“资产管理”“融资租赁”“非融资性担保”等投资性经营项目。名称或经营范围中包含跟金融有关表述的企业,也暂停核准登记。深圳市也暂停了全市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名称及经营范围的登记注册。

 

同时,P2P公司也相应作出名称及经营范围的调整。比如,原来可以叫“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依托互联网等技术手段,提供金融中介服务”,现在这些公司都必须改名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

 

这其实是《办法》的落地。《办法》出台时,已经明确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是金融信息服务中介机构,其本质是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不得吸收公众存款、归集资金设立资金池、不得自身为出借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等十二项禁止性行为。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加强监管,实际上是取消了之前设定的18个月过渡期。原因是各地问题频出,当初的设想已经跟不上形势的变化。

 

而据《财经》报道,《办法》出台后受到很多争议。目前新规的修改工作已经暂缓,相关部门将在这一轮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结束后,结合整治情况,充分吸取市场意见和声音,再做修改。显然,市场变化之快,让规则制定和修改工作陷入两难。

 


 

多地互金协会助力

 

互金协会加强监管是国务院牵头多部委联动监管的一部分,各地对此也纷纷支持,一场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风暴正在降临。

 

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就出台了《江苏省网贷平台产品模式备案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要求会员单位在进行互联网金融产品创新时进行事前备案。这是全国范围内实施事前监管的首例。

 

管理办法要求公司在发行新的产品类别、推行新的发展模式前5日内,将产品或模式说明、风险提示、合法合规性说明等相关材料报协会进行事前备案。对于备案材料不合规的平台,该协会将关闭其备案窗口、甚至对其进行自律惩戒的惩罚措施。

 

而在深圳,一场自查自纠的互金房产众筹监管也已经打响。一些平台已经完成产品下线,并向协会书面通报了自查整改情况。

 

这是为了响应414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所有在深圳开展房产众筹业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全面停止开展房产众筹业务,包括但不限于众筹购房、众筹租房等业务形态。

 

另外,深圳经侦下发了《互联网借贷平台公司基础信息登记表》,要求相关企业须提交了员工花名册,包含姓名、身份证和职位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登记表中还出现了“第三方支付合作公司及关联账号”和“平台服务器供应商名称”。这是公安部门为事后监管提前做好了准备。

 

上海的整改动作更早。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在上个月15日就宣布,将建立较为完善的P2P巡查机制,建立互联网金融产品库。将来会员在研发并推出创新金融产品前均须向协会备案入库,做好事前监管,严控风险。此外,还将建立健全联络员制度和举报机制、制定风险应急预案并开展投资者、从业者教育等。这些与快鹿系、中晋系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坍塌不无关系。

 

广州互金协会在《广州市P2P平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自查报告》的基础上,参照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初稿)》下发了《广州市P2P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基础信息表、经营数据表、自查自纠进度表》,并要求会员每月7日前报送。

 

目前,包括北京在内,多地政府在打击非法集资方面也在施以重拳。据媒体报道,监管重点主要看三条:是否高息揽客,譬如承诺高于合理定价的回报率;是否面向社会不特定人群进行营销;是否有夸张和不实宣传。

 

在宣传方面,近期北京市网贷协会也颁发文件“关于规范营销、网站和宣传的用语,内容和活动的通知”,明确要求各家会员单位“深入学习、宣贯《广告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对自身营销行为,网站内容和宣传用语的内容,行为进行自查,不得承诺收益,保本保息。”

 

一系列的监管举措表明高层整顿行业的决心之大。而对于互金企业而言,按照规范整改与经营是其立企之本,普惠金融的使命也有待其完成。

 

与此同时,对于投资者的教育也必不可少,甚至意义更为长远和重要,正如李东荣所言,要通过教育培训的方式帮助投资者树立“自享收益、自担风险”的投资理念。而风险的教育是一项长期的重要工作,需要调动社会各个方面的力量来共同做好。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