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药业24年残局:大佬们的狂欢与散户的一地鸡毛

野马财经野马财经
发布时间:2018-01-02 23:27:25

从国资,到民营企业,到资本玩家,再到民营企业,再到国资,天目药业路在何方?

作者丨 缪凌云

来源丨野马财经

上市24年,天目药业实际控制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七次重组全部失败,公司一直挣扎在亏损线上下,各方势力间的夺权、背叛、狙击等剧情轮番上演。

但即便是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先后入局的数位玩家竟然都赚得盆满钵满,只留下一众战战兢兢的散户,不知何去何从。

2018年1月2日,天目药业(600671.SH)召开投资者说明会,对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项进行了解释,野马财经发现,其自1993年上市以来,七次重组,全部失败。

“中药第一股”沦为空壳

天目药业最初的主打产品为“铁皮石斛”。“铁皮石斛”是名贵中药药材,被道家列为“九大仙草”之首,天目山牌石斛更是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除此之外,天目药业的薄荷类产品,一度占有国内近一半的市场份额;旗下珍珠明目滴眼液,在当时也可谓家喻户晓。

此外,早在1993年8月23日,其就已经成功登陆A股,可谓名副其实的“中药第一股”,甚至,它还同时有着“杭州首家上市公司”的光环。

有着如此高的起点,天目药业的路程却越走越坎坷,1998年时,其还曾实现归属净利润2127.64万元;到了2000年,就只剩下了248.5万元。

那么,手握如此多高端资源的天目药业,又是如何将一手好牌打烂的呢?

一方面,在于盲目开发新项目。2000年前后,公司曾经花大力气投入一款名为“冻干鼠表皮生长因子”的产品,但最终远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另一方面,则总是“遇人不淑”。先是截至2005年年底,天目药业原实际控制人从公司拆借的资金余额高达1.18亿元,这对于年净利润不过百万级别的天目药业,无疑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然后2006年,一家名为现代联合的公司以100%的溢价拿下了天目药业的控股权,本以为能够就此看见转机,谁料“才出狼窝又入虎穴”,2006年11月至2007年4月,现代联合同样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占用了上市公司近1.2亿元的资金。为此,2007年4月30日,天目药业被首次实施“ST”。

以相同的剧本,栽在了两任不同的大股东手上,天目药业的中小投资者也是欲哭无泪。

上图截自东方财富choice

更加凄惨的是,在这之后,天目药业的经营状况彻底一蹶不振,自2008年起,常年挣扎在亏损线上下,多次依靠卖地卖房,逃过退市的命运。被卖掉的产品之中,就包括生产铁皮石斛的子公司。并且,2009年,天目药业曾试图收购鑫富药业,以期注入新的活力,但在2010年上半年,收购被终止,这也是公司第一次重组失败。

“背叛”与“复仇”

主业每况愈下,重组遭遇失败,大股东极不靠谱,文字已经无法来形容天目药业的惨况,这种情况下,宋晓明出现了。

在资本的江湖中,宋晓明可谓大名鼎鼎。早在2006年,年仅32岁的宋晓明就曾成功入主岳阳恒立(现“恒立实业,000622.SZ”),2008年,更是创办了自己的并购基金长城国汇,人送外号“并购教父”。

2011年7月开始,宋晓明利用旗下深圳诚汇、深圳长汇、天津长汇等基金连续举牌,从二级市场渠道拿下天目药业16.35%股权,而后,利用原大股东现代联合受困债务泥潭,股权被强制划转的机遇,从债权方沈素英手中,以8701万元价格拿下878万股,合计持股比例达到23.56%,成为新任第一大股东。野马财经(www.yemacaijing.com)根据彼时一系列权益变动书测算,总计成本约在2.8亿元上下。

“并购教父”的强势入主,天目药业似乎看到了一篇曙光,然而接下来的剧本,再度惊呆了一票吃瓜群众。

2013年三月,天目药业突然发布一则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宣布实控人由宋晓明变为杨宗昌。

原来,宋晓明一直为上述基金的GP(管理者),而杨宗昌则为LP(出资人),对于这一变动,外界普遍解读为宋晓明被杨宗昌踢出局。

接下来的事件,似乎也验证了大家的想法。遭到“背叛”后,宋晓明很快重新拉起一支队伍(长城汇理、华清汇理等),再度杀入场中,从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一年多的时间内,拿下天目药业23.8%的股权,大有向杨宗昌复仇,一决高下的趋势。根据彼时一系列权益变动书测算,总成本应在5亿元左右。

上图截自天目药业公告

面对来势汹汹的宋晓明,杨宗昌选择了急流勇退。2015年10月12日,其以5亿元整的价格,将所持全部股份转让给了接盘方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获利颇丰。

接下来的剧情则更有意思,就在大家以为宋晓明的对手正式换为长城集团时,2016年末,通过一系列的操作,他也选择了清仓式退出。

更令中小投资者无语的是,宋晓明在退出的时候,玩了一招“暗度陈仓”。

上图截自天目药业相关公告

2016年12月7日,天目药业发布公告称,长城汇理拟在北部湾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16.24%股权,并在随后回复上交所的公告中,明确给出了37元/每股的底价,且对接盘方给出了产业上的较高门槛。

实际上,12月6日,天目药业收盘价仅为31.6元/股,超17%的溢价转让,无疑给予了股价极大刺激,使得彼时已经连续下跌多日的股价迅速反弹,公告当日更是一字涨停。

然而,左手放出高价转让消息的时候,右手,宋晓明却选择了低价出货。相关权益报告书及2017年一季报显示,长城汇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此时间段内进行了清仓减持,减持平台全部为二级市场而非上述公告中表示的指定对手方,减持价格也应该是在24.06元/股至38.7元/股之间(总价11亿元左右)。

放出信息拉高股价,之后不按照披露内容悄悄出货,2017年12月27日,上交所对宋晓明这一行为进行了通报批评。对比之下,三年时间,宋晓明盈利约6亿元。

现代联合、杨宗昌、宋晓明,长城集团,从2010年到2017年,天目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换了四波,公司的经营状况,却始终没有起色。在这期间,还发生了六次资产重组,但全部失败。

而现代联合则占用了公司1.2亿元的资金,杨宗昌、宋晓明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这段时间,凭借着杨、宋股权争夺大战的激烈上演,以及不断放出的重组消息,天目药业的股价也从当初的13元左右,一度冲至38元的高点,但除了这些身在局中的大佬之外,“后知后觉”的散户们,到底是跟着吃了肉,还是成了接盘侠呢?

谁能收拾残局?

七年大戏,多方角色轮番上演,天目药业的主业却还是一地鸡毛。最新入主的长城集团,又能否力挽狂澜呢?

2017年6月27日,长城集团主导下的天目药业,又一次抛出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只是,七个月后,又失败了。

那么重组再次失败后,长城集团会采取哪些新的措施运营好公司?对于相关问题,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拨打了天目药业董秘办电话,接通后不久,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

而在投资者说明会上,对于投资者的疑问,天目药业的回答是“一如既往 地坚持踏实做好企业”等话语……

上图截自天目药业投资者说明会公告

七年时间,七次重组失败......不过,天目药业的故事竟然还未结束。

2017年第一季度,在宋晓明减持的同时,一家名为青岛汇隆华泽的投资公司,展开了对天目药业的强势增持。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豪掷近8亿元,一举拿下20%股份,直逼长城集团。

上图为天目药业最新股权结构

而汇隆华泽,为青岛市崂山区财政局全资子公司。

从国资,到民营企业,到资本玩家,再到民营企业,再到国资。上市24年,天目药业的经历可谓奇葩,而且,这家公司的前路依旧存在极大的变数。

长城集团、汇隆华泽,或者还有谁能够将天目药业拉出泥潭,欢迎在文末留下您的观点。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

热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