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再度砸钱中融信托,一月2次增资背后图什么?

张译文张译文
0 2695
发布时间:2017-11-28 21:01:32

静水流深,暗流涌动。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信托”可以说是最为灵活的金融工具,不仅因为它起投金额高,是富人玩的游戏,更因为信托计划难以“穿透”,很多见不到光的资金可以通过信托工具隐藏起来。其次,信托还有避税、规避监管、转移资产等“灰色”功能,这使得“信托”牌照成为了最贵的金融牌照,没有之一。目前更是“一照难求”。

自1979年诞生以来至今的38年间,信托因其灵活的机制,也出现了诸多乱象。监管层进行过数次的规范和整顿,国内信托机构也从上千家锐减到现在的68家。

在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中,高育良书记就是通过信托这种金融工具安排自己年轻漂亮的新老婆和孩子的生活,这也让大众对于信托这种工具好奇起来。

而对于普通人而言,无非是投资信托产品。但是对于民营资本系族企业,追逐的则是掌控一家信托公司,而且不断增强其实力......

最近,中融信托就连续获得包括“中植系”在内的众股东不断加码增持。

11月27日,根据上市公司经纬纺机(000666.SZ)的公告,中融信托的各股东将向其增资20亿元,增资后注册资本金从100亿元增加到120亿元。

而在一个月前的10月27日,中融信托才刚刚发布公告称股东已以累积利润转增方式增资20亿元,注册资本金从80亿元增至100亿元。

这两度增资之后,中融信托和重庆、平安、昆仑、中信信托一同顺利迈入信托行业“百亿俱乐部”(注册资本金规模超过1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融信托一直被视为“中植系”旗下的核心金融平台。虽然对于中融信托财大气粗的股东而言,40亿元只是“毛毛雨”,但中融信托一个月内2度增资,一举步入“信托百亿俱乐部”也足够引人瞩目。

“中植系”等股东们为何会选在这个时候加码中融信托呢?野马财经致电中植企业集团公共事务部相关人士,其表示,中植集团是中融信托的二股东,大股东是央企,涉及业务的事情不是特别清楚,需要联系中融信托了解。

而随后野马财经试图联系中融信托,暂未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之前中融信托是由“中植系”控股,但是2010年之后将控股权出让给了央企下属上市公司经纬纺机。不过,经纬纺机控股后,并没有参与到中融信托的日常经营中,中融信托的高管团队亦未发生大的调整,仍然保持着当初灵活的民营风格,而“中植系”对中融信托的话语权也并未减弱。

行业迎来增资潮

其实中融信托也不是唯一被股东增资的公司,今年已有多家信托公司增资完成或正在进行。

1月末,华澳信托获股东同比例增资,注册资本将由6亿元提升至25亿元,直接跃至行业中游。

2月份,银监会批准交行向交银信托增资17亿元,交银信托的注册资本也从37.65亿元上升至57.65亿元,达到行业上游水平。

6月,华融信托增资24亿元获新疆银监局批复。江苏信托被股东江苏国信增资一事也在推进中。

11月份,中航信托获股东18亿元增资完、浙金信托的注册资本金由5亿元增加至10亿元。

信托公司大规模增资背后,有适应监管的原因,也有开展业务的需要。

以银监会批复的信息统计,2016年内共计有22家信托公司增资,注册资本增加总额达470.5亿元,其中15家增资后注册资本超30亿元。

而2015年共9家信托公司增资;2016年和2017年的信托公司增资数据较2015年有明显增长。

信托业迎“春天”?

对于行业的增资潮,中融信托内部人士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透露,信托业务的开展要计提信托公司净资本,当业务规模扩大时,为了符合监管要求,增资是必要的做法。而信托公司的净资本决定了该信托公司的最大业务规模。

银监会出台的《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中也规定信托公司应当持续符合下列风险控制指标:(一)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二)净资本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

为了扩大业务规模,在增资大潮下,注册资本少于10亿元的公司变得屈指可数,只有华宸信托、中泰信托、长城新盛信托的注册资本金分别为8亿元、5.17亿元、3亿元。

经纬纺机在公告中亦称,中融信托会将资金全部用于充实注册资本,扩大资产规模,满足其净资本要求,提高抗风险能力,配合战略转型,形成新的效益增长点。

有资产托管人士李凡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尽管如今信托业的监管力度丝毫没有放松,但在银行、保险等领域监管趋严的情况下,对于信托业无疑是一种“利好”,想必这也是信托机构不断增资的重要原因。

中融信托前述内部人士也赞同这一说法,他表示,在目前的发展来看,信托牌照会更有价值。银行作为传统金融载体的地位近年有所降低,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迅猛扩张的时代要结束了,而保险资金投资股市有了更多限制条件,随着金融监管整体趋严,信托牌照的价值进一步凸显。拥有更多的优势和资源,今后很多业务只有信托公司可以做。

而对于中融信托增资的主要意图,他判断,实际来看如果单单为了刷注册资本金第一名,那这次只需要多注资5亿就可以超越重庆信托。但中融信托并没有这么做,扩大业务规模才是根本。

“迎合金融降杠杆大背景”

而这一波信托增资潮同样与金融降杠杆的大背景相关。“对于增加注册资本金监管层是乐见其成的,近来凡是报批增资的信托公司,还没有发生不批准的情况。”信托从业人士王俐提到。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68家信托机构中,有53家信托公司是由央企、国企控股,有11家为民营控股。 其中还有4家股权结构经过特殊安排,大股东隐身其后,但是基本上也被市场认定为民营控股。即:渤海信托、爱建信托、重庆信托和中泰信托。

而对于很多涉足其中的民营资本系族企业,之所以如此青睐信托牌照,无非是看重其“灵活”的功能和难以穿透的特性,便于进行一些较为隐蔽的资本运作。比如中泰信托在实际控制人隐身的状态下,依然成为了上市公司精工钢构(600496.SH)的第八大股东。

“对于监管层而言,鼓励信托公司提高注册资本金则可以避免过去民营资本通过几亿资金控制一家信托公司,通过信托公司再对多家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的情况,增加注册资本金一方面符合降杠杆的监管要求,也从客观上增加了资本运作的成本。”王俐分析称。

静水流深,暗流涌动。这次增资潮过后,中国信托行业将面临怎样的发展和洗牌,小伙伴们可以在评论中聊聊看。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