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17.87亿元,22个小股东把这家停牌637天的上市公司给告了

张译文张译文
1 1839
发布时间:2017-11-27 21:27:05

消失的17.87亿元、停牌的637天、尚在深坑的中植系......*ST华泽迷雾何时能散?

作者丨张译文 缪凌云

来源丨野马财经

屋漏偏逢连阴雨,停牌的637天的*ST华泽,没有迎来复牌的利好,却迎来了小股东的联名举报。

近日,*ST华泽(000693.SZ)的22名小股东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大股东违规占款等问题。

部分中小股东联名举报函

究其细节,自2015年以来,*ST华泽相继发生大股东违规占款14.97亿元后无力归还;承诺以资产重组补偿,很多投资者看重重组预期,结果却换来长达637天的停牌以及不断刺破的“泡泡”……2017年三季报发布不久,公司内部多位董监高人士旋即对其真实性投下反对票。

甚至,连叱咤市场已久的“中植系”,都在阴沟里翻了船......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目前已有22名小股东联合向证监会提起实名举报,据他们透露,还有更多的小股东也在加入的路上。

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与*ST华泽取得了联系,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一去不回”的17.87亿元

事件的导火索,为2014年4月25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于*ST华泽一份关于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的专项审核报告,不过由于年限较短等因素并未得到重视。

至于危机真正爆发,则来自于2015年年报。

根据2015年年报,*ST华泽应收款项总金额为18.34亿元,全部为关联方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大股东旗下公司,下称“星王集团”)及旗下星王锌业等企业所欠。其中,有14.97亿元为没有经过适当的审批和披露违规占款;而另有一笔3亿元的票据资金,由 *ST华泽子公司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华泽”)向星王集团开出商业承兑汇票,收款人为星王集团,承兑人同样为 *ST华泽。

上图截自*ST华泽2015年年报

大股东相关企业占款金额如此之巨,要知道公司2015年营业总收入不过85.08亿元,净利润更是亏损1.5亿元,难怪小股东不干了。

对于这3亿元的票据,2016年5月11日,深交所在《*ST华泽2015年年报的问询函》中特意指出,*ST华泽说明上述商业承兑汇票的交易背景、截至目前款项支付情况、临时信息披露义务以及审议程序履行情况,并请会计师事务所就相关款项是否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进行核查并说明。

面对巨额的资金占款以及深交所的问询,星王集团及实际控制人王辉、王涛、王应虎已承诺,在 2016年 12月 31日之前,优先采用现金方式偿还占用的 *ST华泽资金,若不能全部采用现金还款,将采用资产置入等方式偿还。

上图截自*ST华泽2017年半年报

然而,“太美的承诺都是因为太年轻”,截至2017年中,不仅这14.97亿元只归还了1000万元,3亿元票据也没有了着落,变成了占用......

重组夭折,中植系也被“套牢”

既然没有归还现金,那么说好的第二选择——资产重组呢?

2016年3月1日,*ST华泽的确抛出过一份重组公告,并进行了停牌;然而,仅仅3个月后,重组便被终止。

公司表示,此次终止重组不会对公司目前经营规划及生产经营等方面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星王集团拟以其持有的控股公司的股权对应的资产评估,作价置入上市公司用于支付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努力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实现。因此公司控股股东在规定时间内解决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说白了,星王集团想用股权赔付占款这条路,也没有走通。

更加尴尬的是,虽然重组的事情打了水漂,但*ST华泽却未按规定复牌,而且,这一停,就是637天,至今依然未有复牌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5月底,即宣布终止重组前夕,一家名为深圳中融丝路资产管理(下称“中融丝路”)的公司,出现在了*ST华泽的公告中。

公告称,中融丝路将主导*ST华泽大股东的资金占用解决问题。

而野马财经发现,中融丝路股东为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融鼎新”)与达孜县中融风雷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中融风雷”)。二者的股东层穿透后,均直指A股市场的隐形大鳄“中植系”。

不仅如此,中融风雷除投资中融丝路外,还投资了另一家企业广西华汇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广西华汇)的投资。工商资料显示,广西华汇法定代表人为王应虎,他的另一个身份,即*ST华泽董事长。

而从以上关系可以判断出,“中植系”与*ST华泽的合作应该是比较紧密的。

广西华汇的股东层中,除了与王应虎直接关联的陕西星王外,还有持股14%的嘉兴润泓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认缴出资4152万元注册资本,持股比例为14%。穿透后,嘉兴润弘中的股东为中融信托。

2015年时,中融信托曾发布了一款名为中融-助金7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其资金用途正是对广西华汇进行股权投资。具体则为信托计划出资 4.15 亿作为 LP, 另一家企业出资 500 万作为 GP,投资完成后持有广西华汇 14%的股权。

但是,由于星王集团及旗下企业的全面停摆,该笔信托资金也已深陷泥潭。

对于“中植系”的入局,一位接近*ST华泽的人士则向野马财经表示,“中植入局后也被套(牢)”。

面临退市,中小投资者背水一战

2016年3月1日至今,*ST华泽停牌已达637天,在这期间,公司管理层动荡不安,业绩经营每况愈下。

一方面,2016年4月13日至4月19日,短短一周时间内,时任副总经理朱若甫、总经理陈胜利及董秘程永康相继辞职;2017年7月3日,时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叶照贯先生也提出书面辞职报告。

与此同时,2016年3月,公司董事长王涛、财务总监郭立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6年9月22日,王应虎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另一方面,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1.55亿元、4.04亿元及1.11亿元,且公司已基本处于停产状态,造血能力丧失,自救能力渺茫。2016年年报、2017年中报等更是被会计师出具了“无法表述意见”的审计意见。

再者,人员的不稳、经营的下滑,又造成了管理的极度混乱。

2017年10月31日,*ST华泽三季报发布,然而,对于公司的财报,包括副董事长刘腾在内的3位董董事会成员,以及监事杨源新都投出了反对票,质疑核心依旧是大股东占款。

除此之外,野马财经独家获取的一份企业《报告》显示,销售合同无法人签字,无授权委托书,银行预留财务印鉴丢失等问题。

不仅如此,由于涉及多次信批违法、涉案金额重大,*ST华泽还随时面临退市风险,被证监会要求每月发布一次退市风险公告,而对于在风险暴露前入局的众多投资者而已,这一份份公告无疑使之度日如年。

“上亿的亏损,近15亿的资金长期被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非法占用,我们这些小股东私下起来沟通的,一个一个都是心急如焚,公司还定时的公告存在退市的风险。公司高管人员都对数据质疑态度,让我们怎么相信上市公司?”一位*ST华泽的投资者对野马财经如此表示。

而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韩友维律师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ST华泽的违法情况很复杂,在这里就不讲了。凡在2014年4月25日—2016年2月29日(含)之间买入该股票,并在2月29日收盘时仍持有的投资者,都可以寻找律师申请索赔。

如果你是*ST华泽的投资者,或者遭遇过其它类似的事情,有什么维权的好方法,欢迎在文末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1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